第37章 刺娘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3,137

  蓦然。

  破雲猛的转头,左手两指一夹,夹住了钢针。

  谢冰脸色一变,用力一挣从破雲怀中纵身而出。

  钢针迎着阳光映出蓝蓝的光芒,显然剧毒无比。

  破雲摆弄着钢针,眯着眼嘿嘿坏笑道,“小妹妹。这么长的针你是藏在哪里着呢?”

  女童谢冰脸色七转八变,沉声道,“你是什么时候发觉的?”

  破雲悠然笑道,“你编的故事很一般,虽然颇为顺理,但是细细一想漏洞百出。试问一个小女孩,怎会被人绑来放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山野岭。如果真有匪盗作恶,他们会任你自由手脚吗?”

  “你虽然眼泪哭不少,只不过是想让我放松警惕同情你。”破雲懒洋洋说道,“反正你的目的就是接近我,然后就用钢针这么轻轻一刺就行了。看这针上蓝光幽幽,怕是碰点皮都会要人命吧。”

  谢冰铁青着脸问道,“既然你怀疑我为什么不动手?”

  破雲坏笑道,“我难得抱一次‘刺娘’,想看看你倒是有多大本事。换成你,你也会这样吧。对吗,谢冰。还是应该叫你梁雅玲呢?”破雲一脸的轻松,语气调侃,仿佛在和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讲话一般。

  刺娘梁雅玲脸色又是一变,眼睛深深的收缩道,“你知道我?”声音阴实哪里还有刚才幼女的童声。

  破雲索性靠在路边的树上,懒洋洋的说道,“刺娘可是有名的夜影杀手,精通易容缩骨,江湖中谁不知道。”说着脑袋一歪好像有些失落,“不过我也在夜影中却没见过刺娘,实在是遗憾的很啊。”说着脸上又浮上一丝坏笑,“没想到在这荒山野岭竟然这么好运气遇到刺娘姑娘。”

  刺娘被破雲看的脸一红,狠声道,“你没见过我怎么知道我就是刺娘!”

  破雲微微一笑道,“我是没见过你,可我却知道这个东西是哪里的。”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块银牌,一面是漆黑深夜,一面一个硕大的梁字。

  刺娘看见银牌,用手一摸怀里变色失声道,“你什么时候偷去的。”

  破雲嘿嘿笑道,“刺娘姑娘只顾着拿毒针暗害破雲,又怎会注意这点小事呢。”

  刺娘铁青着脸手一翻,一柄短小匕首出现在手上,电光霹雳般直刺破雲。

  匕首寒光转眼奔至破雲胸前,不料破雲轻轻一转身,轻松异常的躲了过去。

  刺娘的匕首如毒蛇般追随着破雲。

  破雲脚下飘忽在条条寒光中穿行轻松之极,嘿嘿调侃道,“你看看我,只顾着说话了,竟然忘了刺娘会恼羞成怒。刺娘你别在意,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

  刺娘气得牙关紧咬双眼冒火,匕首阴狠毒辣,恨不得在破雲身上捅几个窟窿。

  破雲脚下紧踩,一副悠然样子在刺娘匕首寒光中飘舞,还时不时的出言讥讽刺娘。

  刺娘终于暴怒了。

  刺娘退后一步,左手捏个剑诀右手紧握匕首,暗运功力全身肌肤慢慢转成血红色!

  破雲眼睛收缩,暗道不妙,“‘血魔功!’刺娘终于用全力了。”

  血魔功不是非常罕见的武功,只不过是透支体力暂时功力大增的功法。因为使用此功便能得到与平时数倍的功力,所以正道人士均说此功乃邪功、魔功,是以各大门派弟子均不得修习。

  可一些小门派就不管那么多了,功夫能制敌杀人就是好功夫,对血魔功从不排斥。但因为血魔功对自身伤害太大,一次使用最少要修养十数天才能恢复,所以不到非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还是很少有人用的。

  破雲淡然笑道:“你我有何深仇大恨,何必如此性命相搏。”口中轻松,心中却不敢大意,默运内功全身戒备。

  刺娘不理破雲,口中喃喃有词,忽然眼中精光一闪,大喝一声:“受死吧!”手中匕首直奔破雲而来。

  匕首的寒光转眼间便到了破雲胸前。虽然破雲全身戒备,但是匕首来的实在太快了,只能勉强一闪身。

  破雲退后两步只觉胸口冰凉。低头一看衣服破出一条长长的划痕,慢慢的泛出一条淡淡的血色。

  破雲眉头微皱,感觉只是皮外伤,那也不由大为吃惊。

  方才破雲戏刺娘犹如玩闹,没想到运用血魔功以后功力竟然猛增到如此地步,竭尽全力的躲闪还是被刺娘划伤。

  破雲心中不由对血魔功又有了几丝忌惮,心下念头飞转,“血魔功只是提高一时之力,不如游斗消耗她的体力再作打算。”

  只照了两个回合破雲的衣衫就已被刺的破烂不堪了,而破雲更是手忙脚乱。

  破雲心中暗叫糟糕,心中的如意算盘竟然落空。

  刺娘运用血魔功以后,匕首的速度竟然比脚下飘忽破雲的速度,还要稍胜一筹!虽然没有什么致命之伤,但破雲想消耗体力的办法是行不通了,再这么跑下去没准那一次攻击便刺个正着。

  无奈之下,手一翻淼刃出现手中。

  无名四式猛然出手!

  蓟桑剑法揉入无名七式中后,破雲使用无名七式更是威猛无比。

  一股凌厉的剑芒直直的碰上了刺娘的匕首。

  刺娘匕首再也拿捏不住脱手而飞,在空中翻转半响叮的一声落在地上,迎着阳光寒光闪闪。

  刺娘看着停在脖颈上的淼刃,眼中尽是不信。

  破雲抬手轻扬,淼刃在刺娘脖颈收回转身欲走。

  刺娘瘫软的坐在地上,身材也渐渐的高,功力不足以维持缩骨,眼中尽是愤怒,喘着气道,“你!你为什么不杀我!”

  破雲淡淡道,“杀手都是受人雇佣办事的。你也只是身不由己,我为什么要杀你。”

  刺娘眼中一片黯然,嘴角嚅嚅:“你…你不问我是谁要雇杀手杀你吗?”

  破雲微微一笑,“问杀手雇主的事本来就是浪费时间,杀手都透露雇主的信息,谁还敢请杀手?再说我也猜到是谁这么想要我的命了。”说着双眼深邃的望向远方。

  刺娘大大感动,眼中泪水潸然,轻声哽咽道,“你真是好人。”忽然眼中凶光大闪阴森道,“可惜今天你非要死在这里!”

  破雲全身一软,噗通一下倒在地上。

  “哈哈哈哈!”刺娘眼露得意之色,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就算你再厉害也不是‘九九散’的对手。”

  破雲倒在地上吃力的挪动身体,眼中尽是疑惑,“九九散?为什么你非要对我下毒手?为什么?”

  九九散是江湖中为数不多的,最平常也最不容易防备的毒药之一。九九散据说是毒门李氏配毒无意中配出的一中毒药。

  与其说毒药不如说是麻药说的准确。九九散无色无味,经人吸入便会身体麻木不能行动。不过九九散没有毒性只是单纯的麻药,而且在强烈阳光,烟雾和水中不起作用且药性十分短,所以虽然寻常,但在江湖中很少有人使用。

  毕竟下毒还要注意这么多,是很麻烦的事情。

  刺娘踉跄的捡起匕首走到破雲身边阴森一笑道,“我不会败在你手下的。想我刺娘纵横江湖怎能败在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手上,你去死吧!”说着手中匕首狠狠的朝破雲心口刺下!

  寒光一闪,匕首重重的刺在了地面之上。地上哪里还有破雲的踪影。

  刺娘大惊失色扭头看见破雲正站在自己右边,正悠然的看着自己。

  破雲冷冷道,“难道名利如此重要?使你几番狠下毒手?”

  刺娘瞪大眼睛失声道,“你…你不畏毒?”

  破雲冷然道,“你不需要知道这些。你如此想取破雲性命,难道就不怕我反取了你的性命吗!”说着一丝丝冰冷的杀意自破雲弥漫开来。

  刺娘哇的一声痛哭起来,哽咽道,“是…是我不好…是我把名利看得太重…公子…你可怜可怜我…不要杀我…”哪有刚才凌厉杀人的气势,完完全全的惧怕求饶了。

  破雲摇摇头苦笑道,“算了。你走吧,不要再骚扰我了。”言罢暗叹一声杀意散去,转身就要走远。

  刺娘泪流满面低声喃喃:“多谢公子…多谢公子不杀之恩…”看着破雲的背后眼睛,忽然又是一阵恶寒,手轻抖,一把细如牛毛的细针无声无息的直奔破雲!

  蓝汪汪的细针悄然无声的眼看就打在破雲后背上,忽然破雲人影一闪,竟然消失不见了!

  刺娘最后听到的一句话是,“你如此心狠手辣,留你不得!愿你来世做个安分之人!”

  刺娘刚要张口说话,却觉胸前有一丝冰冷。

  慢慢的,冰冷逐渐弥漫到全身。一点嫣红在刺娘的心口处散发开来,刺娘瞪着满是惊惧的双眼,张嘴咯咯的想说什么,最终却一句都没说出,噗通倒在了地上。

  破雲收起淼刃头也不回的大步而去。

继续阅读:第38章 风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