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品茶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2,974

  丰州城。夜影堂口一所密室中。

  “什么!还没找到!快去找!多派些人手!!”一名美貌少女焦急满面的对一名黑衣人急道。

  “静儿。不要急躁,我看破雲不是短命相。放心吧。”上首一名威猛中年人叹道。

  “是啊,姐姐。连阴山二鬼都不是破雲的对手,你就放心吧。连爹爹火爆脾气都没有莽撞,破雲才智过人更会多加小心的。”旁边一名与美貌少女容貌相似的少女劝道。

  “就是连阴山二鬼都败下来我才着急的。”怜静一脸愁容,“雷殃门第一次就派出阴山二鬼这样的高手,下次会派出什么样的高手呢。破雲终究人单势孤,怎么敌得过他们呢。”

  陈豪哈哈笑道,“我的静儿何时会如此关心别人了。”

  怜静俏脸一红微嗔道,“爹爹就知道欺负孩儿。先是要逼婚,现在又取笑人家,要是娘亲在世就好了。”说着凤眼微红黯然之极。

  陈豪眼皮一跳,神色黯然低声说道,“不错。如果你母亲在世,她一定不会逼迫你的。是父亲不对,要你嫁给不喜欢的人。”抬头珍惜的看着怜静道,“静儿,父亲不会再错了。你放心吧。”

  怜静只觉满身感动,清泪在眼眶里滚滚欲下。

  陈豪忍着被怜静勾起的对妻子的思念,哈哈笑道,“我陈家儿女怎会惺惺作态。倒是破雲来历神秘,竟然能把阴山二鬼拿下,实在是出人意料。有阴山二鬼铺路,破雲定会更加小心的。静儿放宽心吧。”

  怜静俏脸又是一红,嘴角嚅嚅还是没有说出破雲的来历,美目望向窗外,心里俱是对破雲的牵挂与思念…

  初春的山林还是死气沉沉。

  破雲走在山间小路。

  冷冽的寒风吹过,破雲感到一阵清凉。

  “这次修习最大的收获就是对毒药的熟悉。”破雲想着自己炼制的毒药不由一笑,“蓟桑剑法虽然用匕首使出会威力大减,但淼刃还是我最喜欢的兵刃。倒是猫鼬步法配合天龙步法实在是对敌的利器,就是打不过,跑还是没问题的。”

  “不知道陈豪前辈有没有什么行动,怜静现在在干什么呢?”想起怜静破雲不由心中一暖。转念又想到了茹秋晴,心里不住苦笑,“竟然有玩那样的游戏。”破雲不住摇头。

  “好了。去震龙山吧。”破雲理顺思绪做了决定。

  正当破雲做出了决定,忽然听到一声悠扬的笛声。

  一声转成两声,两声转成三声。悠扬的笛声清脆悦耳,破雲闻声心中不由大为舒畅。

  “此笛声犹如仙乐,必要看看吹笛之人是何高人。”破雲顺着笛声急步而去。

  转过山头,远处一间茅屋正青烟袅袅。

  破雲走近茅屋,笛声戛然而止。

  “在下远道而来,闻笛声而冒昧前往,还请主人见谅。”破雲对着茅草木门客气的高声说道。

  木门吱呀一声打开来。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手握青竹短笛,站在门口微笑着看着破雲。

  老者中等身材,慈眉善目一派安详摸样,微笑问道,“小哥懂乐理?”

  破雲微笑道,“说来惭愧,在下一丝乐理不懂。只是听老丈笛声悦耳不由随声前来。”

  老者脸上闪过一丝失望,微笑道,“远道是客。小哥,请屋里坐吧。”

  破雲含笑随老者走进茅屋。

  茅屋很简陋,屋子中间一张老旧低矮的小小火炉,火炉上摆放着酒壶酒杯,四周放着几个蒲团。

  老者坐在一个蒲团上微笑道,“寒舍简陋。小哥勿怪。”

  破雲盘膝坐于蒲团笑道,“哪里的事。倒是在下冒昧打扰了。”

  老者微笑道,“深山无以待客,请。”说这给破雲倒了一杯递了过来。

  破雲接过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原来不是酒,而是香茗。

  “好茶!”破雲一口茶入口不由脱口而出道,“绿叶红镶边,七泡有余香!好一壶极品铁观音!”

  老者眼睛一亮,笑道,“小哥懂茶?”

  破雲谦虚道,“在下只是略懂一二。铁观音乌润结实,沉重死铁,味香形美,是以在下一认便出。”

  老者点头赞道,“好一个味香形美。”饶有兴致的问道,“小哥可知铁观音如何分辨优劣?”

  破雲思索道,“铁观音可在‘观形,听声,察色,闻香,品韵’来分别优劣,倒是不一定越香茶就越好。”抬头微笑看着老者,“在下学识肤浅就知道这些了。”

  破雲从来不喜喝酒,喜饮茶。破雲认为时时刻刻都要保持清醒。

  老者哈哈笑道,“小哥不必谦逊。小哥对茶道一途精通的很啊。”说着自己轻泯一口铁观音问道,“还未请教小哥姓字名谁?”

  破雲谦虚一笑,“晚辈破雲,还敢请问老丈贵姓。”

  破雲对这位慈祥老人忽然有种亲切的感觉,不由脱口说出了自己的真名实姓。

  老者眯着眼笑道,“老夫姓冬。小哥可知这茶树是哪里起源的…”

  破雲不想老者不光精通乐理,对茶道一途还了若指掌,而自己除了习武最大的爱好就饮茶,不由和老者畅谈了个把时辰。

  破雲拱手叹道,“老丈于茶道精通之处实在让破雲佩服之至。”

  老者爽朗大笑道,“哈哈。痛快!痛快!老夫很久没有如此畅谈了。小娃儿,很合老夫脾气。”

  破雲微笑不语。

  老者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看破雲点头道,“小娃儿,很好。这包西湖龙井留与你吧,我走也!”说着掏出一包东西放在地上,身形一动竟然消失不见了。

  破雲大吃一惊,好快的身法!

  破雲万万没有想到老者是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丝毫没有看出老者会武功。

  “此老武功之高实是罕见啊,就连怜静之父陈豪前辈与之相比也望尘莫及啊。”破雲心中苦笑,“此老若想取我性命只怕比捏死只蚂蚁还要容易,我竟然还与之高谈阔论。”

  破雲拿起纸包,一股清香迎面扑来。

  “好茶!”破雲脱口赞道。小心收起茶包,心中又对老者多了几分好奇。

  破雲漫步走出茅屋,迎着凉风看着满处光秃秃的树林。回头看着尚有余温的火炉,心里恍如梦中。

  摇摇头,苦笑一声,破雲大步走出…

  破雲走后良久,一条矮小人影落在茅屋之外,看着逐渐消失的青烟喃喃低语,“看来刚走没有多久。”眼中精光一闪,纵身消失在树林中…

  破雲忽然觉得一阵发冷,心中警觉的四下张望。

  破雲对危险的警觉是异于常人的。在坎坎坷坷的幼年生活里已经保持了这种警觉性,再加以陈隐的教导和夜影杀手的锻炼,可以说破雲是一只一直紧绷着神经的猎豹,时刻准备应对危险。

  破雲看着空荡荡的树林,顺着山路谨慎的前行。

  忽然看见路中央站着一名女童,女童睁着大眼睛疑惑的四下观望。

  破雲心中一紧,慢步走到女童前。

  女童也就十岁左右,扎着两只大大的马尾辫,两只大眼睛中尽是惊惧和疑惑。

  破雲四下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人迹,沉声对女童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为何独自在这荒山野岭之中?”

  女童一脸惊惧,看着破雲颤声道:“我叫谢冰。有一个张着大胡子的人说带我去玩,我走着走着就不知道。醒来就在这里只剩我一个人了。”说着终于大哭起来,上前拉住破雲衣袖泣道,“哥哥。我想爹爹妈妈!我好害怕啊!”

  破雲搂住女童安慰道,“小妹妹,别怕。有哥哥在,没事的。”

  女童谢冰双眼婆娑,反手搂住破雲失声痛哭。

  破雲轻轻拍着女童安慰半响,女童哭声才渐小。

  破雲柔声道,“小妹妹,你知道你家在什么地方吗?”

  谢冰抽抽泣泣哽咽道,“我…我家在回头村…我也不知道在这里的哪边…”

  破雲眉头一皱,柔声道,“小妹妹,哥哥先送你出山,然后回家好不好。”

  谢冰抽泣着点点头,双眼满是泪花,让人见了觉得可怜至极。

  破雲抱起谢冰慢慢往前走去。

  谢冰趴在破雲宽实的肩膀上,天真无邪的眼中忽然变得阴毒狠狠,小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只细细的钢针!

  端详片刻,照着破雲头颈上静静刺下!

继续阅读:第37章 刺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