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修习
九天青雨2018-03-19 16:353,225

  破雲不接雉清戒,郑重道,“破雲不能当此重任。如果两位苦苦相逼,破雲只能就此离开了。”

  木海与王自庸互看一眼,一时间欲言又止。

  破雲微笑道,“这个掌门的位置破雲说什么都不会坐的。倒是破雲颇为喜欢淼刃,如果可以可否留与破雲?”

  桌上最贵重的当属龙契图,龙契图所蕴含的宝藏是任何人都梦寐以求的。

  其次就是夜羽门的掌门指环雉清戒,一旦成为夜羽门掌门无疑直接提升为一方霸主。无论实力还是气势上都是非常非常大的提升。

  要数最次的就是淼刃了。虽然淼刃削铁如泥颇为锐利,可和前两样一比,这点优点根本就不算什么,价值相差太远了。

  木海眼中闪动几分感动之色。

  虽然木海能够毫不犹豫的让出掌门,但谁都知道掌门的权利有多大,木海还是有一丝疑虑和遗憾的。看见破雲如此大气不由好感剧增。

  王自庸眼中也尽是赞许之色,对木海道,“师兄,既然破雲并无此意,还是师兄继续打理夜羽门吧。”

  木海沉思道,“既然如此,那我继续执掌夜羽门。不过夜羽门门主的位置随时等破雲小兄弟来接管。”

  破雲微笑并不说话。

  木海续道,“龙契图,匕首本来就是师祖赠与你的,自然都属于你。至于雉清戒,因为是夜羽门掌门信物就由我暂时保管,等破雲执掌夜羽门再与交还,可好?”

  破雲微笑道,“破雲只是做了世人都会做的事情,木前辈不须多礼。我只要匕首防身即可,其他之物对于我来说没什么兴趣。”

  木海瞪眼微怒道,“那怎么行!东西你收好。我卖个老,从今开始,破雲你就是我木海的师弟。你叫我声掌门师兄便可。”

  王自庸也微笑道,“还有一位王师兄。”

  破雲闻言心中一阵感动。

  破雲来夜羽门只是传达王环前辈的遗言而已,并没有想以此获报。没想到夜羽门如此恩义,如此厚待自己。

  破雲忙道,“破雲怎能和木前辈同辈相交。”

  木海怒声道,“破雲如此看低我师兄弟二人吗!掌门之位本就是你的,同辈相交又有什么!”

  破雲闻言洒脱一笑,道:“既然如此,破雲拜见师兄。”说着恭敬一辑。

  木海哈哈笑道,“好!好!师弟不必多礼。”扶住破雲显得很是高兴。

  王自庸也是满脸笑容。“我去准备筵席,为破雲师弟洗尘。”

  筵席很隆重。

  数百名二代三代弟子都参加了筵席。

  木海举杯对众人高声道,“今天我有重要的事和大家说。”

  霎时筵席安静无声,静待木海发言。

  木海指着破雲向大家介绍,“这位是我与自庸的师弟,因为门内之事外出,现在归还。特此通告众弟子。”

  破雲含笑朝众人点点头。

  “这人是谁啊?如此年轻会是掌门的师弟?”

  “是啊。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掌门都说了,必定是掌门师弟了。”

  木海挥手制止酒宴的骚乱,高声道,“今天我们为破雲师弟归还接风洗尘!干!”

  众弟子高声应道,“干!”

  木海放下酒杯,笑着对破雲说道,“我看破雲师弟武功根基浑厚,门内经阁藏有几本高深武功心法,不知师弟可有兴趣一观?”

  破雲闻言喜道:“破雲正感身单力孤。破雲定当前往。”

  木海掏出一个小方形锦盒递给破雲道,“师兄没什么好送的,这颗‘助力丹’就送给师弟做个见面礼吧。”

  王自庸笑道,“师兄可是下了血本,连助力丹都送师弟了,看来我也不能寒酸。”说着从怀里掏出一颗黑暗无光的珠子笑道,“我就送师弟这颗‘辟毒珠’留作防身。此珠颇有辟毒功效,含在口中就是昔年清月门的天蟒液之毒也奈何不得。”

  破雲闻言一惊,天蟒液如此霸道的毒性都不惧,可见此珠的珍贵。

  破雲看着手中的锦盒与珠子一阵感慨,仿佛儿时温暖的家又回来了,感激道,“多谢两位师兄。多谢!”

  “哈哈!谢什么!我们干!”

  次日清晨。

  木海陪同破雲来到经阁。

  经阁很大,共三层。

  第一层都是基础的武功心法。

  第二层是高等的武功秘笈。

  而第三层只有木海和王自庸能够上去的高深武功所放之处。

  破雲现在就站在第三层愣愣的看着四周的书架。

  四周的书架上空空如也,只有正对着门口的书架上放着几本书。

  木海一脸无奈道,“自从师祖外出不归,门内人心涣散。高深秘笈被师祖辈的门下大量私自带走,这也是为何先师下令不在江湖中走动的原因。”

  木海看着破雲脸上的一丝失望,微笑道,“虽然书籍丢失不少,可夜羽门最重要的‘锁夜三剑’却是只有掌门修习的武功。师弟若有一日掌管夜羽,师兄定当倾囊传授。”说着拿起一本书籍递给破雲道,“虽然只剩几本,但是武学一宗博大精深。想来必会对师弟有所帮助。”

  破雲接过书点点头,对木海说道:“破雲就此修习武功了。请师兄通知门下不要打扰破雲。”

  木海一怔,微笑道,“好勤奋的师弟。师弟就在此修习吧,我会和门下说的。”转身走下楼梯。

  破雲目视木海没了人影,在几本书籍中端详半响,挑出三本书。

  “一本剑法,一本步法和一本毒经。”破雲看着这三本书很满意。

  “好了。三个月。最多三个月,不论三本书籍能否学会都要去震龙山了。我已经等不了太久了。”破雲眼中精光一闪,就地盘膝而坐修行起来。

  “师叔。吃饭了。”

  随着一声清亮的喊声,破雲放下手中的毒经,喃喃道,“‘急强毒’真是太霸道了。”放下毒经走下到一层。

  经阁一层多放了一张小圆桌,桌上四样精致菜肴,桌旁边垂手站着一名十四五,眉清目秀的少年。

  破雲笑着对少年道:“都说不用对我这么死死板板的,怎么还这样。”

  少年微笑道,“杉儿可不敢,要是被师傅知道我对师叔不恭,师傅还不拨了我的皮呀。”

  破雲苦笑摇摇头坐下身,随口问道,“郭杉。我在经阁多久了。”

  “师叔。你已经在经阁呆了三月一十一天了。”郭杉眼中尽是敬佩,早被破雲刻苦修炼的情形折服了。

  “啊?”破雲一愣,喃喃道,“都三个月了?这么快?”愣神完急忙三口两口吃完饭便向门外跑。

  郭杉一愣,急道,“师叔!你干什么去啊?”

  “我去找你师傅。”破雲头也不回的直奔而去。

  只剩下傻傻的郭杉愣在那里,嘴里喃喃不停,“这么着急,不能是我做错什么事,去告我的状吧…”

  破雲左拐右拐跑到一栋清雅竹楼门前,伸手便敲急声道:“师兄。”

  门一开,王自庸从屋里走出来。一看是破雲不由一怔,随即笑道,“怎么。破雲师弟修习完了?”说着忽然想起什么疑惑道,“不是杉儿惹师弟生气了吧。”

  破雲这么风风火火的到来,着实让王自庸有些疑惑。

  破雲微笑道,“你那乖巧徒儿怎会惹我生气。说实话,我实在羡慕师兄能收到这么一个好徒儿啊。”

  王自庸闻言笑道,“羡慕送你好了,我正发愁这孩子要学的东西太多,没时间教他呢。”转身手做请式,“快进来坐。”

  破雲随王自庸进屋坐在桌旁。王自庸倒杯茶给破雲微笑道,“师弟如此着急是为何事?”

  破雲脸色一整。“不知道掌门师兄还要多久出关?”

  木海在一个多月前就闭关修炼了,这个破雲是知道的。

  王自庸一怔,思索道,“师兄没说要闭关多久,不过师兄已经很久没有闭关了,想来这次闭关应该很重要。”

  习武之人闭关修炼是常事。不过闭关多为了潜心修习或是突破某种瓶颈。木海武功如此还闭关,可见是要领悟什么好突破自己的瓶颈。

  破雲思索片刻道,“既然如此。破雲就不和掌门师兄道别了,请师兄代言一声吧。破雲明日就要下山。”

  王自庸一愣问道,“师弟何事如此着急?说出来看为兄能否帮忙?”

  破雲微笑道,“只是破雲的私事罢了,但请师兄不要透露破雲来夜羽的事情。”说着调侃道,“我可是雷殃门的通缉犯,我可不想连累夜羽门。”

  王自庸眉头一皱,“雷殃门那里等掌门师兄出关出面一下就应该没事了。别看他雷殃门崛起迅速,实力不一定比夜羽强。”

  雷殃门的崛起让日渐衰败的夜羽气愤不已。

  破雲微笑道,“雷殃门的事情,破雲还没有放在眼里。明日破雲就不来打扰师兄了,破雲先回去收拾东西了。”说完起身走出屋外。

  王自庸双眉紧皱喃喃道,“什么事这么急呢?倒是小师弟为何一直对自己的来历遮遮掩掩呢。”

继续阅读:第36章 品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