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小薇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3,191

  少女带着破雲回到家,一栋破烂不堪的木屋。

  刚进门就听一个声音苍老的妇人声音传来,“小薇,是你回来了吗?”

  少女走进里屋欢声应道,“奶奶,是我。我回来了。”

  破雲站外外屋看着这摇摇欲倒的木屋沉默了。

  贫困。善良。

  这是两种非常非常容易就交织到一起的情形,可让破雲无奈的是他身无分文,有心无力。

  片刻,少女搀扶着一位老妇人走出里屋。

  老妇人看看破雲并没有因为破雲容貌丑陋而嫌弃,而是慈祥微笑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破雲听老妇人这么一说不由想起母亲,眼圈不由一红,低声道,“我叫石雨。”

  老妇人点点头,对少女道,“小薇,去看看有什么吃的拿些吃的给他。”转头对破雲和声道,“孩子,你先去后院水井去洗一洗吧,回来吃些东西。看你一身疲惫,一定饿坏了吧。”

  破雲低着头不让人看见红红的眼睛,哽咽道,“谢…谢谢,谢谢…”说完低着头慢慢走向后院。

  在后院洗漱完回来,屋子里的小木桌上,已经摆着一碗粥和几个热腾腾的红薯。

  少女和老妇人坐在桌边微笑看着破雲。老妇人用手指了下旁边的凳子对破雲说道,“来。快趁热吃吧,一会就凉了。”

  破雲期期艾艾的坐下来,闻着传来的粥香再也抵挡不住诱惑了,拿起红薯端起粥碗饿狼似的吃起来。

  老妇人微笑道,“慢点吃,别噎着。”

  少女嘻嘻笑道,“还有粥,吃完我再给你去拿。”

  破雲嗯了一声也不抬头,恨不得一口气就把东西吃完。

  忽然外面响起刚才中年人的声音,“杨大娘。我来了。”

  人影闪动,刚才的中年人手里提着一只野兔走了进来,看见破雲正狼吐虎咽的吃东西不由一愣,转而对老妇人笑道,“大娘就是心好,这小子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老妇人笑道:“没有什么不对劲的。这孩子饿坏了。”

  中年人把野兔递给少女哈哈笑道,“大娘家境贫寒尚有此善心,我赵平强身强力壮,怎能逊于大娘。这只野兔是我今日打的,留给大娘补补身子吧。让这小子去我家吧,我顺便看着点他。”言下之意还是不放心破雲。

  少女接过野兔嘻嘻一笑道,“赵叔就是多疑,你看他这么凄惨能有什么事啊。再说你我两家离着这么近,有事我会喊的。”

  老妇人笑眯眯的看着中年人点了点头。

  中年人摇摇头,无奈的笑了笑,“那我先走了,大娘。有事叫我。”说完转身走出屋外。

  老妇人微笑着看中年人走出门外,转头对少女说道,“小薇,先带他去柴房过夜吧。”

  破雲站起身,恭声对老妇人道,“多谢婆婆。”

  老妇人微微点头走进了里屋。

  少女把破雲领到柴房,一路不停的问东问西,对破雲十分的好奇。破雲却只是闭嘴不答。

  少女问了几句便觉无聊,说了一声你先凑合一夜吧,扭头便走了。

  柴房简直不能用简陋来形容了,四壁和房顶都是用木板做成的。现在都已经烂的的不成样子,上面满是窟窿,寒风在左边的窟窿进来从右边的窟窿出去,比外面也暖和不了多少。

  破雲随意的躺在柴草堆上,透过房顶上的窟窿望着星空,心里一阵惆怅。摸着自己都觉得可怕的脸,破雲心烦意乱闷闷不乐。

  忽然。

  柴房门打开,少女手中拿着什么东西走了进来。

  破雲一直望着天空,仿佛没看见少女进来一样。

  少女把手里的东西往破雲身上一盖,原来是一张老旧的布单。虽然破旧但洗的很干净。

  少女见破雲没反应,不由气道,“你这个人吃饱了就忘了恩人啊,这么爱答不理的。”

  破雲苦笑一声,“姑娘。我平时就这样不爱说话,不是故意不理姑娘的。天色这么晚了,姑娘还是回去睡吧。”

  少女见破雲开了口不由一喜,忙道,“不晚不晚,我平时要很晚才睡觉呢。你是在山那边来的吗?外面是什么样的?”

  破雲闻罢一怔,“你没出去过吗?”

  少女脸色一黯,道:“我爹娘在我三岁那年出去赚钱,却再也没有回来,我一直和奶奶相依为命。我想去外面看看,奶奶说外面太危险都是坏人,再说我也放心不下奶奶,我一直没出过山。”

  破雲一阵沉默,半响声音萧索道,“外面的世界和你奶奶说的一样,太多危险了。在外面生活很累,不如这里安静祥和。”

  如此淳朴的少女,在江湖中如何能保护自己安身立足呢。

  少女抗声道,“你说谎!牛家二儿子就去山外闯荡了,他回来说外面的世界非常非常好。有美丽的房子好多好多的好吃的,还有好多好多好玩的东西。”

  破雲暗叹一声不再说话。

  少女看着破雲肌肉凸起的脸庞好奇问道,“你的脸是天生就这样吗?”

  破雲不答话。

  少女低声喃喃道,“好可怜,出生就这么难看一定受尽别人的冷眼。二狗就是比别的狗张得难看一些,所有的狗都不理它。”

  破雲心中哭笑不得,干脆装作没听到。

  少女看破雲又不说话了,瞪了一眼破雲转身走了。

  破雲暗地摇了摇头,又开始望着天空出神…

  翌日清晨。

  晴朗无云。天地间一股浓厚的泥土清香。

  少女小薇从屋里蹦蹦跳跳的跑出屋子,看一下柴房不由愣住了。

  柴房外放着成堆成堆的砍好的木柴。

  小薇快步跑进柴房,哪里还有破雲的影子。小薇急急忙忙的回头,想去找找看,蓦然发现一个人影站在后面,急忙停身险些撞上后面的人,定睛一看竟然是破雲,手中还提着一只野兔。

  小薇鼓着嘴,“你走路不出声音啊!我看没人以为你也不说一声就走了呢。”

  破雲心中苦笑,难道走路还要一边敲鼓一边敲锣不成,脸上浮上一丝笑容,“赐食之恩还没报,我不会走的。这是我刚打的野兔。”说着把野兔递给小薇。

  小薇接过野兔见破雲脸露笑容,不由笑道,“对嘛。别总板着脸,本来就难看,板着脸更难看了。”说着忽然觉得自己说走嘴了,一吐小舌头扮个鬼脸,指着门口的木柴道,“这都是你劈的?”

  破雲点点头,“我没找到斧子,只劈了这么多。如果有斧子还能再多些。”心中对淼刃不由怜惜起来,用贴身匕首劈木柴,大概没几个人能做到。

  小薇双手乱挥道,“不用劈了,不用劈了。你劈的这些都够一年用的了。”说着看了看破雲又看了看手里的野兔调皮道,“没想到你听能干的嘛。奶奶让我招呼你吃早饭了。”

  破雲淡淡一笑道,“刚才我在树林里吃了些野果子,已经吃饱了,我再去打点猎物。”说着头也不回的走远了。

  小薇一怔,看着破雲走远,拿着野兔又跳跳蹦蹦的向屋里跑,边跑边大声喊道,“奶奶!奶奶!咱们又能吃肉啦!”

  就这样,破雲在这十来户的小村落里竟然住了下来。

  后来,破雲才知道这个村庄的祖上是逃避战乱而在这里避世的,而现在的赵平强,也就是破雲刚进村的中年人,就是当年带领大家走到这里的领袖的嫡系,也是现在这村落的领头人。

  村落虽小,但大家都勤劳节俭,生活虽然清苦但也都能过活。

  小薇叫徐薇,小时候父母去山外闯荡就再也没有音信。村里出村的人也都四处打听也没有消息,大家都觉得凶多吉少,小薇也知道只是一直不敢相信罢了。小薇的奶奶也是心疼小薇,不多说关于小薇父母的事情。

  破雲就住在小薇家的柴房里,不过破雲不仅把柴房修葺完整,连小薇和小薇奶奶住的房屋也都修整一新。而且破雲每天都打很多猎物回来,甚至有一次打了两只狼回来,吓得小薇不敢要,让破雲赶快扔掉,就连村里的强人赵平强也自愧不如。

  虽然破雲一直不肯说出自己的来历还样貌丑陋,可看在破雲如此勤劳能干,而且村落实在是一穷二白没什么让人好提防的,村里人也就很喜欢和破雲聊天做事,尤其是几个半大不大的孩童,总围着破雲追问外面的世界。

  每次都是小薇摆出一副大人嘴脸训斥跑几个孩子,而破雲总是微笑沉默从不说起外面的世界。这也让村里的人们大概猜测出,破雲是遇到什么变故对外面的世界失去的信心。

  破雲好像融入了村落。其实连破雲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会留在这里而没有出山。

  到底是厌倦了外面世界的勾心斗角,还是对自己容貌的惧怕,破雲一想到这些就选择逃避,根本不敢直面去思考,而且在破雲的内心深处,是非常非常希望过上现在这样与世无争的生活…

继续阅读:第47章 强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