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毁容
九天青雨2018-03-19 16:313,197

  麻痹的感觉,慢慢爬上了破雲的身体。

  破雲绝望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身上只有辟毒珠是解毒的,自己下毒的功夫更是江湖三流的,如此剧毒如何解法?

  破雲心中一横,掏出助力丹扔进嘴里,顺便又把炎果捡起也一起放进嘴里,恶狠狠的乱嚼。“不是这个该死的炎果,我也不会落此下场,死也不能便宜你。我嚼了你!”说话间仿佛忘了是自己舍不得炎果,才冒险遭遇不测的。

  只有片刻功夫,破雲就觉得全身麻麻的热热的。破雲运起天清月明功,功行一周身体也不见好转。

  一遍一遍的运功,一遍一遍的失望。

  破雲最后的意识就是不要太执着了,听天由命吧,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啊…”一声呻吟,倒在地上的破雲,抽搐了两下后挣扎着站起来,不停的喃喃道,“渴死我了。渴死我了。”踉踉跄跄的向山洞外走去。

  走出山洞外面已经是月光皎洁了,不知道是天黑了还是已经过了几天了。破雲艰难的走到温泉边,噗通的一声就跳进了温泉。

  破雲脸色通红咕咚咚的喝了几口泉水,迷迷糊糊的喃喃,“这下好了…这下不渴了…”脑袋一歪,靠在泉边又不知道什么了。

  清晨。

  无风,晴朗的天空就像湛蓝的大海一样。

  阳光穿过树叶照在破雲脸上。破雲迷蒙的睁开眼,“这是哪里啊。”猛的一愣神失声道,“我不是被金线碧蛇咬了吗?我竟然没死?!”就在水里运功一试,发觉全身没有一丝中毒的迹象,身体简直好的不能再好了。

  破雲欢喜的在温泉中站起,兴奋的欢呼着抬起胳膊左晃右晃。忽见水中涟漪上,一个奇怪的面庞随着涟漪不停的抖动。

  破雲心中一惊,手慢慢的停下来。水面上映出一张脸上肌肉交错,凹凸不平的黝黑面庞。

  破雲心中充满恐惧,双手慢慢的摸到脸上,水中的倒影也摸到脸上,入手凹凸不平。破雲眼睛收缩,双手不停的摸索脸庞终于惊恐叫出来,双手拍打着水中的倒影,仿佛想把那个脸庞丑陋的人影拍碎一样。

  良久。

  破雲呆呆的坐在泉水边,脸上不知道是泉水,还是泪水顺着糙陋的脸上滑下。

  破雲仰天长叹,“老天让我在金线碧蛇口下余生,让我能去为父母报仇雪恨,我又何必在乎太多呢,又何必在乎容貌如何呢。”虽然如此说,想到怜静那娇俏的小脸,心中还是重重的一痛。

  “唉…”一声长叹,破雲站起身,看着窟窿突然想到金线碧蛇不知道死了没有。破雲中毒到昏迷只是片刻的功夫,只知道淼刃砍中了金线碧蛇,它到底死没死却根本没有印象了。

  破雲随意的走进山洞,丝毫没有上次进山洞的谨慎,内心深处甚至有种,想再让金线碧蛇咬一口的灰暗想法。

  金线碧蛇身体分为两截,散在原来炎果的附近。金线碧蛇毒性之猛,四处三尺之外就有被毒死的虫子尸体。

  破雲拿起蛇头上身手上用力,一枚碧绿的蛇胆和一枚通红的小丸掉落在破雲手中。

  破雲随手扔掉金线碧蛇,看着手中的蛇胆和内丹不由苦笑,“这两样的代价也太大了吧。”顺手把就要枯萎的炎果根茎装入怀里,心想炎果如此珍贵,没准根茎也有什么过人之处。

  破雲走出山洞看着阳光朦胧的山谷暗叹一声,把蛇胆和内丹放入嘴里盘膝而坐运功炼化,神情萧索也不顾忌蛇胆有没有毒了。

  运功六六三十六周天,破雲眼睛一睁低声喃喃道,“也不知道是炎果,还是蛇胆内丹的功效,竟然丝毫感觉不到饥饿,而且功力大进。现在就是两个大气董炀,我看我对付也是富富有余。”转头看了看从树叶间露出的天空,“只是金线碧蛇的毒性太猛了,没要了性命却还是经络受损,脸庞变成了这样。”破雲暗叹一声,“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破雲在山谷中细细找寻了一番,发现并没有出路眉头不由一皱,纵身跳到一颗高大的树冠之上,轻轻一跳心中不由吃了一惊,没想到轻轻一纵就纵身如此高,可见功力进步非凡。

  在树冠上抬头望去,四周陡峭的山壁有一处向外突出的山岩,细看离树冠足足有五丈有余。

  破雲心中迟疑,功行一周朝突起山岩用力纵去。没想到一纵竟然跳过山岩数尺,连忙脚下轻踏,在空中轻盈转身落在山岩上。

  山岩不大,只有方圆五尺左右。四周很潮湿满是青苔,山壁那侧满是手指粗细的藤蔓。破雲向上看去山壁上都是这样的藤蔓,用手抓住藤蔓试了试感觉很结实,终身一跃用手抓住藤蔓向上爬去。

  爬到半山腰又有一处突出的山岩,破雲借力纵身跳了上去。山岩比方才的那个要小,靠山壁的地方有一条裂缝里面黑乎乎的,裂缝口呼呼的吹着风。

  破雲皱眉暗忖,“裂缝有风说明不是死路,但是不知道通向哪里。山壁上藤蔓渐稀,也不知道上面还有没有藤蔓,若是爬到半路没有藤蔓可用可就糟糕了。”

  “裂缝的危险还是稍小一点,先在裂缝中看看有没有出路在做打算。”

  破雲侧身走进山壁裂缝,发现自己竟然能在黑暗中看的一清二楚。原来在黑暗中目视也就五步左右,现在竟然能看清一切,就像在白天中一样,让沮丧的破雲多少有些欢喜。

  进入裂缝往前走了几步就是转弯,破雲顺着裂缝左转右转走了丈许,道路开始渐渐向上延伸了。破雲在裂缝里顺着向上的路左拐右拐走了足足顿饭功夫,前面终于看见了一丝光亮。

  破雲急忙快步走去,到了近处发现是一处裂缝,光亮正是从裂缝照进来的阳光。破雲心中一动,拿出淼刃在裂缝里一通乱砍,裂缝被看出两尺宽的窟窿。

  破雲爬出裂缝,强烈的阳光照在破雲脸上,破雲不由眼睛刺痛,好长时间睁开眼,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山的山脚下。旁边都山峰高入云端,应该是破雲掉下来的那座山旁边的一座高山。

  重见天日的破雲感觉心情稍好一些,信步在山间穿行,走了半响,终于看见了一条曲折的羊肠小路。在羊肠小路上走了好久,破雲看见远处有阵阵炊烟升起,肚子不觉又咕咕叫了。

  破雲摸了摸肌肉凹凸的面庞,苦笑一声朝炊烟走去。

  望山跑死马。

  虽然看见了炊烟,可走到跟前却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这是山里的小村落,只有十余户人家。

  破雲正在村落外面徘徊犹豫着的时候,一位扎着一个大大的马尾辫的少女,从山里回村落。

  少女十四五岁,突然发现破雲,又看破雲衣衫褴褛相貌丑陋,不由吓得尖声叫出来。

  离村落最近的木屋里快速跑出一位中年人,手持猎叉高声叫道,“小薇!怎么?!”

  少女小薇看见中年人连忙跑过去道,“赵叔,那里有个怪人。”

  中年人看见破雲不由脸色一变,喝道,“你是什么怪物?!想干什么!”一摆手中猎叉,准备随时都能攻击。

  破雲在怀中一摸脸色不由尴尬起来,身上只剩下淼刃,辟毒珠等自己用的物品还有就是炎果的根茎,哪里还有什么银子。破雲低着脸,轻声道,“我在山里迷路了。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请问能给我口吃的吗?”

  中年人脸色一沉怒道,“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怪东西还敢要吃的!赶紧滚!别等我一猎叉叉死你!”

  破雲怒由心起,可一想自己可怖的容貌不由怒气全消,暗叹一声脸色黯然转头就想走去。

  “等等。”躲在中年人后面的少女出来对破雲说道,“我家还有点吃的,你跟我走吧。”

  中年人忙道,“小薇。这个人如此丑恶必定不是好人,再说你父母早亡,你就和老弱多病的奶奶一起生活,你们哪里有多余的食物给别人。”

  少女嘻嘻一笑道,“奶奶和我吃的都少,再说他也真是饿了,你没听到他肚子饿的都咕咕叫吗。”

  破雲脸一红没想到自己肚子的叫声竟然这么大声,幸好现在日落西山阳光不是很足,加上现在破雲黝黑的脸庞才没让人发现自己的窘态。

  中年人皱着眉看着破雲没有说话。

  少女对着破雲道,“快点跟我走吧,一会天黑了外面会有狼群的。”说着对中年人一笑,“谢谢赵叔。有事情我会喊你的。”

  中年人显然很疼爱少女,摸了摸少女脑袋,“你和你母亲一样,都是这么善良。”转头又看了看破雲,见破雲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老实样也稍放宽心。回屋取去三块红薯递给少女,“这几块红薯你拿去吧,一会我去你家看看。”说着不放心的看了看破雲。

  少女谢谢一声,招呼破雲就往村落里走去。

  破雲看了看少女,又摸了摸咕咕猛叫的肚子,苦笑一声随着少女走进了村落。

继续阅读:第46章 小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