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碧蛇
九天青雨2017-06-13 10:313,158

  破雲眼中放光,炎果对于习武之人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平添功力数十年!

  走进窟窿细看里面的山洞,里面黑乎乎的而且地上崎岖不平,倒是没了外面那股刺鼻的硫磺味道。

  在黑漆漆的山洞中破雲也不过看到五步左右距离,视线受限不由心中戒备,暗暗把淼刃握在手中,脚下一高一低的走近炎果。

  离炎果还有五步左右的时候,炎果浓烈的香气越来越强烈,破雲终于忍不住跑了过去。

  在离炎果还有两步不到的时候忽然一声轻响,一条淡淡的红线朝着破雲迎面而来。

  破雲一心想着炎果怎料会突然遇袭,急忙向旁边一闪。红线带着微微的腥风从破雲身边擦过。

  破雲浑身戒备看了看红线来的地方,又回头看着红线消失的方向,一副只要你出来我就要你命的架势。

  半响过后丝毫没有动静,破雲心中疑惑,小心翼翼的慢慢向红线消失的方向走去,除了凹凸不平的地面还有黑乎乎的山壁之外,什么可疑的地方都没有。

  破雲心中纳闷,暗道难道什么飞虫被惊扰了飞出去了,回头又朝炎果慢慢走去。

  在离炎果两步时候突然又有红线飞来,而且不是一条。

  这次破雲有了准备,脚下轻踩飘然躲过,看看红线消失的方向,转头戒备着看向红线来的方向。

  红线是在炎果后面的地方飞出来的,炎果后面漆黑一片,上方的阳光照射下来,更显得后面黑咕隆咚的。

  破雲犹豫一下又慢慢向炎果走了一步,这次终于看见炎果后面仿佛有个东西在左右摇摆。

  蓦然,又是几条红线直奔破雲而来。

  破雲这才明白红线是炎果后面的东西喷射出来的。在几条腥腥的红线中躲闪开,破雲淼刃照着炎果后面的东西就是一刺。

  淼刃还没到炎果,炎果后面东西一动。在炎果后面爬出一条小蛇,蛇口中惨红的蛇头不停的吞吐。

  小蛇只有一尺多长拇指粗细,碧绿色身子,蛇头上绕着几道细细的金色花纹,就像带着一顶金色皇冠一样。此时小蛇弓着身子眼睛冷冷的盯着破雲,仿佛一点都不担心淼刃会刺到它。

  破雲看到这条傲慢小蛇,不由脸色大变,脱口道,“金线碧蛇!”刺到一半的淼刃蓦然收手,急忙后退几步紧紧的盯着金线碧蛇。

  金线碧蛇,江湖中人闻之色变的毒物。据说此蛇是天蟒一类的巨蛇与蝮蛇杂交而成的。

  金线碧蛇能生存下来的几率非常非常小,因为两类不同种的蛇互相亲近,本就是少之又少的事情,而且金线碧蛇天生短小,刚出生基本没什么毒性,差不多都成了别人的腹中餐。

  只有少之又少的金线碧蛇存活下来,长到成年时剧烈的毒性方显示出来。

  一条成年的金线碧蛇的毒性就是天蟒也是望尘莫及的,中了金线碧蛇的毒根本无药可救。金线碧蛇最可怕之处,是它能把毒液快速的吐出来攻击敌人,这样就是在远处与金线碧蛇对持,也是很危险的事情。

  破雲后怕的同时,稍稍庆幸这条金线碧蛇还没有成年,这也是为什么金线碧蛇没有连续向破雲吐毒液。

  破雲咽了口吐沫,金线碧蛇可不是一般之物,心中对辟毒珠实在是没什么把握。不过幸好这条小蛇看样子是想要炎果,并没有主动向破雲进攻。但是如此就放弃这难得的炎果,破雲又是非常不甘心。

  破雲慢慢的向后退去,金线碧蛇只是看着破雲远去根本没有想追去的迹象。

  慢慢的从窟窿里出来,破雲稍稍缓了一口气,眼睛一直盯着窟窿那里,怕金线碧蛇突然出来偷袭。直到破雲走到温泉边上才神情才略有稍安。

  破雲苦笑着坐在泉边,双脚泡在温泉中。

  “这条金线碧蛇还没有成年,不如舍命去试一试?”

  “就算没有成年,能口吐毒液说明它也不是好惹的。”

  “那炎果更是珍惜之物,怎能这就放弃呢。”

  “保住小命比什么都重要,小命都没了要什么东西都没用了。”

  “可是不去招惹它,它没准一会就出来。让它偷袭难道还有小命啊。”

  “没看它只是守着炎果不动吗,炎果可能还没熟透,它在等炎果熟透再吃。在炎果彻底熟透前它是不会随便走开的,就是它把炎果吃掉后也只会找个地方去消化炎果,炎果孕育着的能量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吸收的。既然金线碧蛇知道等炎果熟透,那它也就一定知道炎果需要时间炼化的。”

  “难道真眼睁睁的看炎果送给那条死蛇!?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

  “那条是金线碧蛇,是比天蟒还要厉害很多倍的蛇。你能有什么办法?”

  “难道就没有什么能克制它的?”

  破雲脑袋里两个声音一直争吵个不停。

  “难道真没有什么办法吗?”破雲看着脚下的温泉愣愣出神。

  一股浓烈的硫磺之味扑面而来,呛得破雲一阵剧烈咳嗽。

  忽然破雲眼睛一亮喃喃道,“它不是不想追我,是外面有硫磺的味道。虽然金线碧蛇乃是异种,可蛇天性惧怕硫磺,它也理所应当的惧怕才对。”

  破雲兴奋的在温泉底摸了几块硫磺上来,又跑到了窟窿口。

  破雲看着窟窿口一阵犹豫,万一金线碧蛇不惧硫磺就麻烦了。再不去炎果真要被它吃了,破雲心中一横小心翼翼的又进了窟窿。

  窟窿还是黑漆漆的,远处还是有一道阳光照射着炎果,不过阳光有些偏斜了。炎果下面金线碧蛇游来游去仿佛在守护着自己的领土一样,看见破雲来不由脖子一梗盯住破雲,舌头不住的吞吐。

  破雲咽口唾沫心中实在没什么把握,可弓在弦上不得不发。手中用力,一块硫磺被捏的粉碎。破雲在身上抹了点,剩下的用力向金线碧蛇扔去。

  霎时,硫磺的烟雾在山洞中迷漫开来。

  金线碧蛇看见烟雾仿佛非常厌恶。张开嘴巴,照着破雲就是一通毒液飞来。

  破雲哪敢硬接,慌忙躲闪开来。就听金线碧蛇咝咝乱叫仿佛烦躁起来。

  破雲心中一喜暗道管用,一边躲闪一边手中又捏碎几块硫磺朝金线碧蛇扔了过去。

  山洞中飞舞的满是硫磺的烟粉,破雲后退到山壁旁小心谨慎的看着金线碧蛇方向。

  山洞里忽然变得静悄悄的。

  半响过后,飞舞的硫磺烟粉落尽,破雲望去金线碧蛇竟然消失不见了。

  破雲不敢大意,又等了半响看没有动静,才敢慢慢的走向炎果。一边走一面暗道,“难道金线碧蛇被硫磺的味道熏跑了?百年难遇的异种也这么怕硫磺?外人说的也不一定都是真的,估计都是夸大其词。”

  破雲再次走到炎果近前,这次没了金线碧蛇的捣乱破雲还有点不习惯,东看看西看看的,惟恐金线碧蛇在哪里躲藏突然出来偷袭。

  看了半响都没发现金线碧蛇的踪影,破雲心中一缓,“准是受不了硫磺的味道逃跑了。这下炎果可是我的了。”

  看着娇艳欲滴的炎果破雲心中大喜,小心翼翼的托起炎果端详。没想到炎果让破雲一托竟然掉落下来,骨碌碌的掉在破雲手掌中。

  破雲一惊,见炎果没有丝毫破损心中大慰,想来必是炎果即将熟透才一碰即掉的。

  正当破雲美滋滋的看着红彤彤的炎果发傻的时候,一条暗影在炎果的树枝上闪电般直扑破雲!

  破雲只觉破风之声,转眼一看不由心中大骇!

  金线碧蛇正张着小嘴,恶狠狠朝破雲咬下!

  破雲下意识的用手挡去,金线碧蛇的小嘴在破雲的左手掌上咬个结实,霎时四个小孔有血流出。金线碧蛇咬完张嘴弓身就向后面弹去就要逃跑。

  破雲惊惧不已,右手淼刃狠狠扫去。金线碧蛇在空中被淼刃一分为二,两节蛇身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眼见是不活了。

  破雲也顾不得炎果了,顺手放在地上,慌忙把辟毒珠塞进口中,盘膝而坐希望用功力把蛇毒逼出体外,心中还不住暗骂自己太大意。

  金丝碧蛇不知道是被硫磺之味熏到没有了精神,还是有意暗藏此处准备偷袭破雲。金线碧蛇蛇身本就短小,又与炎果树枝颜色近似,加之在黑乎乎的山洞里根本不会被人发现。如果不是破雲眼力了得,什么东西咬了自己都不知道。

  破雲只觉一股麻麻的感觉,顺着左手飞快的向胳膊肩膀蔓延,破雲连忙疾点左臂穴道希望能阻止毒性蔓延。可麻麻的感觉只是一缓,但并没有停下的迹象。

  破雲心中苦笑,“这下可完了,连辟毒珠都不管用,看来这金线碧蛇之毒是无法可解了。如此剧毒不消片刻,全身便会通体中毒无力回天了。没想到这条死蛇就是我命中的克星,看来明天的太阳要看不到了…”

继续阅读:第45章 毁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