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炎果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3,298

  在破雲即中汪婆婆的同时,背后掌风翻动。

  破雲使尽全身力气向旁边一闪。

  巴拉的铁掌,重重的印在了破雲的左臂上,而大气的利刃却是擦着破雲后背而过,掀起了一道一尺多长一寸来深的血口。

  破雲只感到五脏六腑都离了位,口中发甜,一口鲜血脱口而出。

  大气董炀和巴拉看都没看汪婆婆一眼,径直朝破雲奔来。

  破雲吐出一口鲜血后反而觉得神情一振,做好准备迎击二人,心里却暗叹汪婆婆等人临时的合作关系,就是这么脆弱。

  巴拉雄厚的掌风迎面而来,大气董炀利刃紧随其后罩向破雲。

  破雲侧身闪过掌风,淼刃迎向大气的奇型武器。

  大气董炀兵器巨大的压力重重的压在淼刃上,破雲只觉虎口发麻,淼刃险些脱手而出。

  破雲心中一沉,心知刚才巴拉的一掌已经让自己受了不轻的内伤。破雲更是不敢停步,只顾脚下踩着天龙步慌忙躲闪。

  大气董炀和巴拉把破雲逼的步步后退,眼见后面是陡壁没有退路了。

  大气董炀阴森森笑道,“如果你说出秘密,我们还能绕你一死。不然你就等着死吧!”嘴上虽然如此说,手中兵刃却不停歇反而越挥越紧。

  破雲心中发苦,被二人夹击的狼狈不堪,躲闪越来越多攻势越来越少。忽然灵机一动。转身朝断壁就要跳下。

  大气董炀和巴拉一愣以为破雲想跳崖寻死,哪知破雲在空中的身影忽然消失了,竟然在巴拉右侧冲了出来。

  破雲只是踩着天龙步绕了一个小小的弧线,趁巴拉愣神之际破雲用尽全力,无名七式怒吼而出!

  三人骤然分开,空中落叶飘舞。

  蓦然一声轻响,大气董炀的兵刃一折为二,而巴拉头顶则出现一丝血痕一直往下到腿部。一阵微风吹过,巴拉竟然从中一分为二!

  狂喷而出的鲜血溅了大气董炀满身都是。

  大气董炀看着满地的五脏六腑,心中一阵狂颤,如果不是透过巴拉威力已弱,如果不是自己下意识的举起兵器抵挡,自己会和地上的巴拉一个样子!

  大气蓦然回头看着破雲,杀气腾腾的走了过去。

  破雲心中苦笑,如果方才能伤及大气就还有逃生希望,现在大气只是兵器毁坏而自己却全身无力,一种无力的感觉涌上心头。

  破雲看着浑身浴血,和杀猪的没什么两样的大气董炀一步步逼近,忽然一笑,“我看你是赔了夫人又折兵,雷殃门的好处你也得不到了。”说完转身就跳下悬崖,这是真真确确的跳下去了。

  大气董炀快步走到断壁,只见下面烟雾缭绕深不见底,哪里还有破雲的身影。

  大气董炀不由怒由心生,额头青筋凸起朝深渊下振声怒吼。

  吼声震起一群飞鸟自山谷下飞起,大气董炀呆立在悬崖边半响,长叹一声转身而去,意境萧索至极。

  山间又恢复了平日的宁静,溪水砸在岩石上的咚咚声,鸟儿翱翔的喜悦声。如果地上没有汪婆婆与惨不忍赌的巴拉,谁都不会想到刚才这里刚经历一场惊心动魄的争斗。

  半响。

  在悬崖边的草丛忽然嗦嗦声响,一条绕在山壁边的藤蔓抖个不停。

  过了老半天,一个摸样俊俏的长发青年露出头来,只是青年脸色差到极点,简直没有一丝血色,而且头发乱蓬蓬的,细看下去正是掉下山崖的破雲。

  破雲在第一次假意跳崖时,就发现山崖边上有几株藤蔓有孩童手臂粗细,到了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只好跳入悬崖马上抓住藤蔓一动不敢动。

  听了好久没有声音确定没有人,破雲这才敢慢慢的爬上来。说是爬不如说是蹭,破雲全身无力只是求生的欲望在支持这他,要不拉住藤蔓的手早就松开了。

  费了老半天劲,破雲终于一只手摸到山崖边了。

  破雲心中也稍缓了一口气,手能抓到悬崖边就离脱困不远了。

  忽然咔嚓一声轻响,破雲一怔,就听连续的咔嚓咔嚓声音,藤蔓断裂了!

  破雲最后用力的抓了一下悬崖边,手指将将够到,却没有力量把全身拉住,身体顺着山崖飞快的掉了下去。

  呼啸的风声在破雲耳边响起,看着飞快向前跑去的景色,破雲心中暗道,“这可是要比我的天龙步快上很多呀…”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破雲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第一反应不是竟然还活着,而是怎么这么热啊,之后又什么都不知道了。

  破雲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借着蒙蒙的亮光破雲四处看去,发现自己竟然如此幸运掉进了山谷中不到丈圆的一个温泉里。

  山谷不大,四周都不知名的树木而且树很高,当中一个温泉,温泉里波波冒着水泡,一阵阵浓烈刺鼻的硫磺味道传来。现在山谷里基本看不见东西了,虽然破雲眼力不错,却也看不清山壁边的摸样。

  破雲长长出了一口气,心中不住的后怕。早知道藤蔓如此脆弱,不如先委曲求全,应付大气董炀一番再做打算。

  破雲努力的挪了挪身体想在温泉里上来,可一动,就感觉全身骨头都散了架一样,疼痛仿佛来自骨髓之中,让人难以忍受。挣扎了老半天,破雲费劲了全力才爬上了温泉。

  破雲靠在温泉的棵树下,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连动一动小手指头的劲力都已经没有,刚刚有点的精神又已消耗殆尽。

  迷迷糊糊间,破雲又睡了过去。

  ‘吱…吱…’两声鸟鸣传进破雲耳朵。

  破雲睁眼醒来发现已经是清晨了。

  阳光透过树叶照射进山谷中,照射在温泉上的蒙蒙热气上五颜六色。成群的鸟儿在树冠上飞来飞去。山谷中一片安详宁静之色。

  此时破雲再定睛看去。山谷中的温泉有点像个鸡蛋形状,自己所在的地方是鸡蛋的尖上,对面鸡蛋的另一边不少的山石岩间冒着青烟。在后面有一个矮小的山洞烟雾缭绕,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东西。

  谷中因为硫磺温泉,温度异常之高,破雲热得满头大汗,加之受伤未愈和腹中饥饥,费尽全力才晃晃荡荡站起身,脚下踉踉跄跄的朝小山洞慢慢蹭去。

  远处看山洞很小,到了近前才发现山洞不算很小,破雲直着身子都能进去。山洞里很热但很干燥,地面和四周的山壁上不时的冒出些青烟。

  破雲苦笑一声,“先在这里疗伤吧,等伤势好些再做打算吧。”在怀中掏出天泉丹和助力丹,看了半响把天泉丹扔到了嘴里。

  天泉丹到嘴里即刻溶化,顺喉间流下。破雲只感到有些甜甜的感觉,嘴里就没有东西了。

  破雲不敢怠慢,连忙盘膝而坐,心中默运天清月明功专心运功疗伤。

  良久良久。

  盘膝而坐的破雲忽然眼睛精光一闪,低声喃喃道,“功力恢复到了六成左右,剩下的就是恢复体力了。也侥幸是打在臂膀上,要是后心上估计难逃一死。”

  破雲扶着山壁站起身,肚子饿的咕咕叫。破雲苦笑着看了看四周,哪里有什么可以充饥的东西,就是走兽都没有一只。

  看到这里破雲长叹一声刚要走出山洞,忽然发现浓浓的硫磺味道里混合着一股香甜的味道。

  破雲心下疑惑,心道刚才怎么没有发现有香气。顺着香气慢慢的寻找,发现香甜的气味竟然传自山洞里面。

  破雲疑心更重了几分,方才进洞和运功疗伤之际都没有发现此等香味,莫非有什么奇异之处?

  山洞本不大,破雲绕了一圈也没看见有什么奇异的地方。不过时有时无淡淡的香味,却的确是来山洞中散发出的。

  破雲心下大奇,又仔仔细细的绕山洞绕了一圈,终于发现了些事情。

  山洞最里面的山壁上有几个小孩手臂粗细的洞孔,阵阵香气正是从孔洞里传出来的。

  破雲向孔洞里看了看,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也不知道孔洞是不是直的到底有多深。

  破雲犹豫了一下,掏出淼刃向孔洞中一捅乱捅,没想到孔洞被捅出一个大窟窿来。窟窿越捅越大,香气也越来越浓,本就饥肠辘辘的破雲不由馋的直咽口水。

  窟窿大到两尺左右的时候,破雲就急不可待的冲了进去。

  窟窿里面还是山洞,只不过要比外面的山洞大一些,黑漆漆的,只有远处还从外面照射进来几缕阳光。阳光最浓烈的地上,孤零零的站着一株植物。植物粉茎绿叶,只有一尺左右高,在植物最上面张着一枚红红的果实,阵阵香甜的味道正是此果散发出来的。

  破雲远远的看见这枚红红的果实,不由惊呼道,“炎果!竟然是炎果!”

  炎果是一种极不易存活的植物。

  据说炎果喜热又需要一丝潮湿,生长在不干不湿两相宜的地方,每天必须要得到阳光几个时辰的照射,否则根本不会结果。就算如此环境也要五十年许才会结果,果熟七日后果实就会迅速萎缩消失。

  最重要的是此株植物在其果实萎缩几日后便枯萎,不再存活。而且在没有结出果的时候,出土便死,所以根本不能人来种植,也就是为什么炎果非常稀少的原因。

继续阅读:第44章 碧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