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陈豪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3,376

  写在最前。

  更新前和众位看官闲扯几句。

  九天初来乍到,新人新书。写的不一定对的上众位的口味,但一定会尽心尽力写好,而且保证一定不会太监。因为九天不是靠写书过日子的,要为了生活奔波,所以更新时间实在难以固定。(日后若能签约,或许能够固定下来。)但九天保证每天至少更新两章,希望各位多多担待。

  最后祝各位看官看得舒心。喜欢收藏下,算是对九天的支持。多谢了。

  破雲坐在陈鸣住所的前厅里,没有了上次来的轻松愉快。

  破雲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来陈鸣打听陈老之事后再前往震龙山。在知道雷殃门与清月门瓦解可能有联系,破雲心里早就飞向震龙山了。

  一阵脚步响起,陈鸣和李金走进前厅,坐在破雲对面。

  陈鸣微笑道,“破雲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破雲努力平静自己,淡然道:“不错,破雲有些疑问想请教门主。”

  “哦?”陈鸣有些意外,笑道:“不知道破雲想知道什么事?”

  破雲看了一眼李金后看着陈鸣,淡淡道,“此事只是些私事,不知道门主可否单独一谈。”

  陈鸣听破雲说的严肃不由一皱眉,看了看旁边不忿的李金,笑道,“李金是我贴身保镖与我一般无二,没什么对他隐瞒的。”

  李金听闻不由咧嘴嘿嘿直乐,脸露得意之色。

  破雲微笑道,“既然这样。破雲就照直说了。”

  陈鸣点点头。

  “破雲曾听说夜影有位高手叫做陈隐。不知道门主可曾听说。”破雲悠然道。

  “陈隐?!”陈鸣失声道:“你说陈隐?!你是如何知道陈隐的?!”

  “破雲也是听说。”破雲神色不乱,淡然道:“如此说来。门主是知道陈隐这个人了。”

  旁边的李金怒道:“小…少爷问你话你竟然如此冷淡!”

  破雲眼神一冷,冷声道:“门主把你留在此地,不是听你说废话的吧。”

  陈鸣挥手制止李金,沉声道:“我是知道陈隐这个人,夜影很多人都知道陈隐。但是陈隐对我来说有重要关系,还请破雲说明到底怎么回事。”

  破雲微微皱眉,谨慎道:“不知门主和陈隐是何关系。”

  陈鸣激动道,“陈隐是我爷爷!你快说陈隐怎么了!”旁边的李金欲言又止。

  破雲心中猛震,失声道:“陈老是你爷爷?!”随即黯然道:“若是陈老知道还有亲人在世,他会有多高兴。”

  陈鸣双眼猛睁,急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呀!”

  破雲收敛心神,皱眉低声道,“不是破雲不相信门主。门主看来不过双十年纪,而据我所知陈隐应该在江湖中数十年未走动了。门主何以说明自己呢。”

  陈鸣一怔,冷静片刻,缓缓道,“是陈鸣失态了。只因父亲最大的憾事就是一面未谋的爷爷,所以一直在打听爷爷的消息。今日听破雲讲到不由失态。”

  破雲沉声道:“门主怎如此肯定?难道不怀疑是不同的人吗?”

  “既然破雲说是夜影的陈隐那只就有一人。再说武林中从没出过叫陈隐的高手。”陈鸣看着破雲。

  破雲点头。一个杀手是不会在江湖中出名的,杀手出名那只有死。

  “等等。陈隐不是没有亲人吗?”破雲警惕说道。

  “奶奶本是侍奉爷爷的婢女,爷爷和奶奶也没有成亲,爷爷也从没把奶奶当成亲人。”陈鸣黯然道:“奶奶生下父亲就过世了。”

  破雲沉默半响。空气中弥漫着伤感的情绪。

  “陈老对我恩同再造。”破雲黯然道:“当年我因故被困,恰巧与陈老困在一起,受陈老照顾。”

  破雲沉声把自己落谷遇到陈老,陈老如何传授自己武功,陈老如何叙述从前遭遇的经过讲述了一遍。当然没谈到自己为何落谷,淼刃和龙契图一些秘密的事情。

  李金听得张着大嘴,惊呼道,“少爷!此事重大,赶快报告师傅吧!”

  陈鸣也是听得目瞪口呆,连连点头,“对。此事如此重大,必须要和爹爹报告的。”

  “破雲,请你随我去见我父亲。对我父亲说清楚此事。”陈鸣看着破雲。

  破雲稍一犹豫。本来想打听下陈老的消息就去震龙山的,没想到竟然凑巧是陈鸣的爷爷,此去必耽误不少时间。

  破雲暗叹一声,陈老对自己恩重如山,必须交代好陈老的事情,点头道,“不知离此地可远?破雲的好友还在客栈等候。”

  陈鸣忙道,“不远。就在丰州城内。你的朋友我会派人通知的,你不用担心。”

  破雲一怔,没想到陈鸣的父亲竟然就在丰州。不过倒也省去不少时间。

  “李金。你先去通告爹爹,我带破雲随后就到。”陈鸣看着李金奔去的身影,拉着破雲就跑。边跑边说道,“破雲不须紧张。我爹爹人很好的。”

  破雲苦笑一声,自己只是陈述事实,又有什么紧张呢。

  破雲随陈鸣一阵狂奔,走到一所宏大的房屋前。

  门前的侍卫早已躬身等候。陈鸣练看都没看一眼,拉着破雲就急冲冲的闯进客厅。

  客厅很大。

  李金正焦急的来回踱步,看见陈鸣,破雲两人到来连忙迎上道,“师傅吩咐带破雲去书房。少爷你快去吧,师傅看来很着急。”

  陈鸣听罢连忙带破雲向屋内跑去,穿过一个小花园,走进了后堂,走到一到古朴的房门外停了下来。

  破雲一阵苦笑,这陈鸣好急的脾气。不由想起陈靖,陈靖虽然调皮,但是性子还是有急有慢的,做事也是有条有理的。心中想着陈靖脸上不禁微微一笑。

  陈鸣喘着气回头看破雲,“你笑什么?”

  破雲连忙收敛笑容,“没有。破雲只是想到了一些好笑之事。”

  陈鸣疑惑的看了看破雲,转头轻敲房门,“爹爹。鸣儿带破雲来了。”

  “恩。进来吧。”一声浑厚的声音从门内传出来。

  “吱呀”推门进去。破雲发现书房非常非常大,竟然有一个庭院大小。周围放满了书架,上面的书满满的,而且没有一丝灰尘,显然经常有人抹擦观看。

  书房最里面有一张古朴的长桌,上面摆着笔墨纸砚,旁边的香炉青烟袅袅。桌子后面坐着一位中年人。

  破雲朝桌后之人看去,只觉一股滔天气势从此人发出。

  破雲大惊,没等运功抵挡身体便已不能动转,口不能出声,呼吸竟然都有些困难。

  男子缓缓从桌后站起,口气颇为嘉许,“恩,本领不错。来旁边坐吧。”

  陡然,破雲只觉一轻,身上重重的威压消散不见。

  破雲满脸惊惧,喘着气汗珠不住的顺脸庞滴下。

  “高手!绝对的高手!”破雲心中惊恐不已,“我在他手下估计一招都走不过。”

  陈鸣眼中一丝不忍,扶住破雲轻声道:“来坐吧。这就是我父亲。父亲好像蛮欣赏你的,很少人能在父亲的威压下还站着的。”

  破雲心中苦笑,自己被人气势压的身体都不能动,这还算好事了。

  破雲身体僵硬的坐下,这才看清此人容貌。

  此人浓眉大眼,方口阔鼻,头上随便扎了一个发髻,双目朗朗不怒自威。

  “你就是鸣儿所说的破雲吧。”中年男子随意的问道。

  “正是。破雲见过前辈。”破雲起身躬身一礼。

  中年男子微微点头,“不必客套。我姓陈名豪。你是鸣儿好友就叫我声伯父吧。”

  破雲只觉陈豪言语温暖,哪有刚才的霸气,恭声道,“小侄恭敬不如从命。”

  陈豪看着坐下的破雲,沉声道:“不知道鸣儿所说可真。破雲真知道陈隐的消息?”

  “不错。正是破雲对门主说的。”破雲恭声道。

  破雲定了定神,又把如何遇到陈老,陈老如何传授自己武功和陈老的遭遇讲述了一遍。

  陈豪当听到陈老被暗算落谷的时候勃然大怒,身上霸气四散迷漫,还是陈鸣在旁边劝说才恢复冷静,要不可怜破雲又要狼狈不堪了。

  “王涧仞!你这个混蛋!”陈豪怒吼一声,手重重砸在长桌之上。

  长桌如何受得了如此大力,登时被打的粉碎,碎屑四处飞溅。

  破雲和陈鸣心下骇然,一动不敢动。

  过了半响,尘嚣落下。

  陈豪一阵失神,转头看着破雲沉声道:“陈隐就是我父亲。你与我父相遇便是有缘,我来解答你心中的疑惑吧。”

  当年夜影首领父子回来对组织宣布陈隐不幸战死,组织里一片哗然。

  陈隐可以说是夜影武功最高之人,陈隐都遭不测,可想敌人有多强。

  陈隐唯一的婢女小然忽然发现自己怀上了陈隐的骨肉,首领为了纪念陈隐便交待,如果小然能喜得一子,便把夜影五门中的两门交与此子掌管。

  此事一公布组织都纷纷附和,都对首领的仁义无双大感钦佩,又有谁知道首领只是在摆样子给大家看。

  不想小然还真生下一子,只是生下此子就去世了。就这样陈豪从小在夜影组织的安排下长大,到陈豪十八岁的时候已经是顶级的好手。首映也不得不兑现诺言,交给陈豪两门管理。首领当然不会食言,还对陈豪大大赞赏,表面功夫做的十足。

  陈豪被蒙在鼓里,深深觉得受首领赏识之恩。最大的遗憾就是父母均一面未见,深深以为憾事。

继续阅读:第28章 厚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