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厚赐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3,194

  等后来首领年纪大去世了,就由他的儿子王涧仞掌管金火土三门,陈豪掌管水木两门。近年来陈豪年纪渐大就把两门分别交给两个孩子打理,自己落个清闲。

  倒是王涧仞这些年来一直暗中打理,把水木两门的好手挖走不少。说是两门,其实现在水木两门的势力也就是一门多一点。

  陈豪心存对王家的感激,并不在意,倒是两个孩子总叫嚷着去找王涧仞评理。

  陈豪总认为江山是人家爹爹打下来的,将就将就也就行了。

  陈豪深吸口气,声音冰冷道:“没想到我认贼为父,竟然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王涧仞!我绝不会饶了你的!”双拳紧握,指节发白声声作响。

  “伯父。依小侄只见应从长计较。”破雲低头沉吟道:“那个王涧仞明知事情真相,却没有动手暗害伯父,怕是有什么玄机。”

  陈豪点了点头。

  按道理说陈豪一家如王家骨中之刺,王涧仞非但没有迫害陈豪反而故意提携。虽然近来势力蚕食不断,但是在哪一个大门派中没有这样的事情呢。

  “破雲说的有道理。”陈鸣一旁道,“爹爹。你可不要冲动啊。”

  陈鸣是怕爹爹听完火气冲头直接去找王涧仞报仇而吃亏。

  陈豪微微一笑道,“你爹爹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用为爹爹担心。”目光转冷道:“这一切还要从长计议,父亲的仇是不能不报的!”

  “不知王涧仞平日何处?”破雲问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一定要仔细行事才好。”

  陈豪沉声道:“王涧仞平日无人知道他的去向。王家的三门都让他的儿子王猛照看着,总坛在怒风山。”

  破雲眉头微皱,低头喃喃:“狡兔三窟。想王涧仞狡猾异常,必会有分坛所在的。”

  陈豪点头,“此事不能急于一时。鸣儿,让下人准备筵席,我要和破雲喝两杯。”

  陈鸣笑道:“破雲好大面子啊。爹爹平时都不喝酒的。”

  破雲微笑着摇头道:“破雲谢谢伯父的心意。不过破雲尚有以为朋友在客栈等我,我就不参加筵席了。再者我还要有些事情要办。”

  “把你的朋友找来不就行了,正好一起热闹。”陈豪微笑道。

  破雲道恭声道:“破雲的朋友不喜热闹,再者小侄真有急事要办。既然陈老的事情转达了,我就不多做停留了。不过若伯父报仇之日,还望伯父通知小侄一声。破雲受陈老大恩必当厚报。”

  “看来你这朋友对你很重要啊。”陈豪眼有深意的看着破雲。

  破雲想着陈靖调皮淘气的情景,点头微笑道:“此人心地善良和我颇为投机。”

  陈豪点点头站起身,在旁边的柜台里拿出一个小小锦盒和一块令牌。

  “这是两颗天泉丹,对加快功力修为颇有奇效。”陈豪拿着和破雲铜牌大小的令牌说道,“此牌玄铁制造,带在身边颇有祛暑功效。你拿它在夜影的势力里如我亲历。”

  陈豪看着犹豫的破雲微笑道,“拿着吧。夜影的消息灵通财力雄厚,你打听什么使用钱财也方便一些。”

  破雲庄重道:“破雲受此厚赐实在受宠若惊。重恩不言谢,伯父再会!”接过东西放进怀里,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忽然站定身。

  破雲回头郑重问道,“伯父。有一事破雲如骨噎喉不吐不快,还请伯父明示。”

  “什么事?”陈豪一丝疑惑。

  “伯父的武功在江湖中排第几?”破雲郑重道:“如果和王涧仞交手有没有胜算。”

  陈豪一怔,苦笑道:“在江湖排第几?江湖中藏龙卧虎,高手数不尽数,我绝不会排进前五十位的。至于王涧仞,我已有近十年没有见了。原来我两人武功相差无几,现今交手就不知道了。”

  破雲脸色一变,恭声道:“破雲告辞!后会有期!”转身走出书房。

  看着消失不见得破雲,陈鸣扯着陈豪的衣袖,撒娇道,“爹爹!只剩两颗的天泉丹如此珍贵,你竟然随便送人了。”

  陈豪微笑道:“如果两颗天泉丹能换来一个正直的人也是难能可贵的。”抬手溺爱的揉了揉陈鸣脑袋,“这个破雲武功比你要高出很多,甚至必你姐姐都要高些。你姐姐和他在一起我还算放心。”

  陈鸣一惊,瞪大眼睛失声道:“你知道他和姐姐在一起?”话刚出口便觉失言,连忙双手捂嘴憋的小脸通红,一派小儿女姿态。

  陈豪笑骂道,“就你这个鬼灵精的那点小把戏还想骗你爹爹了?你姐姐刚进丰州我就知道了,此人还算正直。只是没想到你姐姐竟然女扮男装和他住一间房屋。要不是我看他二人都没有越轨之行,早出手毙于掌下了。”说着声音转为严厉。

  陈鸣吐了吐小舌头,狡黠道,“爹爹你看破雲和姐姐合适吗?”

  陈豪粗眉微皱,“小孩子休的乱讲。”

  虽然今日听到王家竟然如此恶毒,女儿说什么也不能嫁给他们了。但是,破雲一切都还没调查底细,怎能轻易下决定。

  破雲告辞送自己出门口的李金,心里波涛汹涌。

  陈豪如此武功竟然还不是顶尖高手。破雲没有问关于雷殃门的事情,因为破雲知道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去做,光靠别人是不行的。

  虽说没问,但今天紧紧是威压就彻底击垮破雲的陈豪却给了自己一个提示。四大势力的首领又怎会相差很多。

  破雲紧皱眉头,这实在是一个坏消息,不过也算是好消息,总比自己鸡蛋碰石头的好。

  不知不觉走到了客栈门口,看见陈靖正和一个邋里邋遢的小鬼,聚精会神的蹲在一个瓷罐旁边,破雲走来都没发觉。

  破雲不由心下大奇,走进观看,不由一笑。

  瓷罐中放着两只蟋蟀。两人竟然在斗蛐蛐。

  这时个头大的蟋蟀被小个子的蟋蟀咬掉了一条腿。大个头蟋蟀任陈靖怎样拨弄都不敢到小个子蟋蟀近前。

  邋遢小鬼大声欢呼起来,朝陈靖叫道,“你输了!快给钱!”

  陈靖气急败坏的把蟋蟀扔出老远,从怀里掏出两枚铜板扔给邋遢小鬼,恶狠狠的说道,“你个死小鬼不用得意!等我捉到厉害的蟋蟀不杀你的落花流水!”

  邋遢小鬼扮个鬼脸,吐舌道,“你以为现在蟋蟀那么好捉啊,这两头我费了好大功夫才找到的。傻瓜。”说完一溜烟的跑走了。

  陈靖气得双脚跺地,怒道,“雲哥,我们去捉蟋蟀。这个死小鬼,气死我了!”

  破雲失声笑道,“靖弟,你怎么和小乞儿玩在一起了。”

  “你去哪里也不带我,我能和谁玩?”陈靖翻了一眼破雲,“小乞儿怎么了。当初我不也是个小乞儿。”

  破雲苦笑一声,陈靖发起脾气他就只有头疼的份了。

  破雲面容一整,正色道,“靖弟。我又重要事情和你说。”

  陈靖一怔,看破雲说正郑重,点头和破雲走进了房间。

  破雲先给陈靖倒了杯茶,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拿起轻泯。

  陈靖看的一头雾水,“不是有重要的事吗?”

  破雲放下茶杯微笑道,“对。是有些事情。”

  破雲面容变得严肃,郑重道,“靖弟。恐怕你我要在此地分别了。”

  陈靖一愣,失声道,“为什么啊?怎么回事?”

  破雲沉声道:“我要去追查一个仇人。此行凶险万分,几乎有去无回。我不能带你去冒险。”

  陈靖急道,“不是说好了一起去吗?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因为我见过你的父亲了。”破雲缓缓道。

  “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懂…”陈靖脸色开始慌张,极力掩饰着。

  破雲长叹一声,“靖弟。你不必再瞒我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和你父亲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羡慕你有这么好的一位父亲,而我从八岁就失去了父母。”

  破雲第一次对陈靖透露了自己的过去。

  陈靖定了定神,问道,“我只是个小乞儿。你不信罢了。”

  破雲摇头苦笑一声:“靖弟你又何必再演戏。你和陈鸣是兄弟,你的父亲是夜影元老陈豪。我说的可对?”

  “你什么时候开始察觉的?”陈靖反问破雲道。

  破雲微笑道,“从我说关于陈鸣的事,你就有所反常,我就有所察觉。而我对陈鸣说起你时,陈鸣更是装傻。木门长据丰州,我们一进丰州,他就知道消息了吧。而他装作不知明明是在隐瞒什么。”

  破雲慢慢轻泯一口茶,不慌不忙接着道:“陈鸣带我去见你父亲。你父亲说手低事务都交给两个孩子处理了,我便猜想你就是陈豪前辈的另外一个孩子。”

  陈靖静静的听完破雲的话微微一笑,“雲哥,你果然聪明过人。不错,事实被你猜的八八九九,不过你猜错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眼睛露出一丝狡黠神色,“…而且错的十分离谱!”

继续阅读:第29章 分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