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分离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3,215

  破雲说发现陈靖是陈鸣的兄弟,陈靖却狡黠一笑,说破雲猜错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听陈靖如此说,破雲一怔。“我猜错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陈靖淡然道,“你先去屋外等下。”

  “恩?干吗?”破雲一脸疑惑。

  “你出去等我叫你再进来就知道了。”陈靖微笑道。

  破雲虽然满脸不解,还是走出了房门。在外面足足等了顿饭工夫,才听里面一声细语,招呼破雲进去。

  破雲闻声一怔,感觉不像陈靖平日的声音。心中疑惑着推门进屋不由大吃一惊。

  屋里坐着一名身着白衣的绝色女子,粉腮细眉贝齿朱唇,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哪里还有陈靖的踪影!

  破雲一时不知说什么了,张嘴愣在门口。

  绝色女子噗嗤一笑,仿佛春暖花开万物复苏,声如莺啼,“进来呀。在门口发什么傻呀。”

  破雲这才回神失声道:“你!你是陈靖?!”

  绝色女子微笑着调皮道,“对呀。我说你猜错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嘛。我和鸣儿本来女儿身,只因为行走江湖方便才女扮男装的。”

  破雲坐在陈靖对面,惊讶的左看右看。

  陈靖让破雲看的俏脸一红,啐道,“看什么看。不认识啊。”

  破雲这才意识失礼,连忙整容急道:“你…你是女孩子?”

  陈靖白了一眼破雲。“你不会看吗?你看我哪里不像女孩子吗?”说着转身绕了一个圈。

  陈靖衣带飘舞,宛如天仙下凡。破雲看得不由痴了。

  陈靖刚退下的红潮又浮上俏脸,怒道,“臭破雲!看什么看!”

  破雲笑着赞叹道,“这一声呼喝倒是像我的靖弟了。原来你是女儿身还这么漂亮啊!这么漂亮为什么要扮成小叫花啊?”

  陈靖狠狠的白了破雲一眼。“你猜对了。只是我和鸣儿不是兄弟是姐妹,我叫陈怜静,鸣儿叫陈怜茗。”

  “闭月羞花,我见犹怜!好名字!”破雲不由脱口道,话音出口便觉唐突,不由尴尬一笑。

  怜静瞪了一眼破雲,继续道:“既然被你发觉就不瞒你了。不错,陈豪就是我爹爹。我便是夜影水门门主,本在曲曳城安排任务。可前些日爹爹想让我嫁给王家,我不同意。爹爹大发雷霆,说王家的男儿倒也配得上我。我一气之下就自己偷偷跑出来了。”

  “我对爹爹很生气,对世间伤透了心,便拌为小乞儿四处流浪。不想在爹爹竟然发现我的踪影,派茗儿追我到了青虾村,这才遇到你的。”说到遇到你,怜静的俏脸又微微发红。

  “王家?”破雲皱眉道:“王猛的何人?”

  怜静一怔,“王猛的儿子王歧。你怎么知道王猛?”

  破雲皱眉,神色古怪道,“你现在回去,你爹爹肯定不会再强迫你嫁给王歧了。”

  怜静又是一怔,“为什么?你怎么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赶快说。”

  破雲把对陈豪说的话又对怜静说了一遍。

  怜静脸色一阵苍白,抬头坚定的望着破雲道,“雲哥,我必须回去见见我父亲。我心里实在放心不下。”

  “正当如此。”破雲在怀里掏出一粒天泉丹和淼刃递给怜静,“…我叫你怜静吧。这是你父亲给的天泉丹,我可不敢藏私,你爹爹的武功我可领教过,我可不是伯父的对手。”破雲微笑道,“你一粒我一粒。这把匕首是我偶然所得,削铁如泥颇为锋利,给你留作防身用吧。”

  怜静看了看东西,急道,“我只是回去看看。咱们不是还要一起去闯荡江湖吗?”

  破雲把东西放在怜静近前,温声道,“没有陈老的事我都想把你留在丰州,更何况现在你要去看望陈豪前辈。怜静,你我会有再相逢之时的。”

  怜静沉默良久,默默道,“那…在离别前,我能听听你的故事吗?”

  破雲看着沉默的怜静,心中不由一痛。他又何尝不知怜静的心意,可他的血海深仇未报,前途看不到一点希望,又怎能带一个女子去冒险呢。

  破雲黯然道,“好吧…你是第一个听我故事的人。”

  怜静看着破雲,眼中一阵怜惜。虽然破雲平日一副笑脸,但她知道面前这个男人,一定有很痛很痛的故事。

  破雲深深的喝了一口茶,恍如昨日般把过去的一切一切都说了个遍。

  小时候的快乐幸福…

  惨绝人寰的灭门…

  神秘残忍的黑衣人…

  偶然的落谷…

  残缺的龙契图…

  夜羽门的指环…

  破雲毫无隐瞒的娓娓诉说了顿饭工夫。

  说完,破雲长吐一口气,觉得心中一阵舒畅。这些年来,破雲第一次把心里的秘密说出来,他实在憋的时间太长太累了,今天终于有了倾诉的听客。

  怜静静静的听完破雲的诉说,眼中的怜惜更浓了几分。为什么老天让破雲背负这么多事,为什么自己不能和破雲一起分担,替破雲解忧。

  怜静心中的离愁和愤怒交织在一起呐喊着。

  屋子变得很静,静的能听到两人的心跳。破雲和怜静谁都不想打破这份宁静

  过了良久,怜静轻轻的说道:“雲哥。你不用再一个人痛苦伤心了,怜静会帮你分担一切的。”抬头眼中尽是不舍,伸手从破雲衣襟上扯下一粒扣子握在手心,轻声道:“你此去凶险,匕首留你用吧。我就要这个当做纪念。”

  说着在衣袖中套出一块绣花锦帕递给破雲。“这是我亲手做的。雲哥若是想念怜静就看看它吧。”怜静俏脸不由一红。

  破雲接过手帕只觉心中澎湃,不由上前猛然将怜静揽入怀里。

  怜静一惊,微微一动便不再挣扎。

  破雲心中满是温暖与不舍。

  两人相拥良久,破雲在怜静耳边轻轻道,“怜静。你要保重!”

  说完蓦然转身冲出屋外,生怕慢一点就会不忍心离去。

  怜静一愣,不由悲由心生,两行清泪顺脸庞滑落…

  常盛林。

  呼叫的北风肆无忌惮的狂吼着。

  一条人影慢慢的走来。

  来人走进林中四处一望,对着西下的夕阳深呼口气喃喃道,“看来今夜要在这里过夜了。”在怀里掏出一块手帕轻轻的抚摸几下,重新小心翼翼的折好放回怀里。

  来人不用说,正是破雲。

  破雲从丰州出来直奔震龙山,已经赶了半个月余。心中虽然对怜静依依不舍,但血仇未报怎能儿女情长。

  夜幕将至。

  破雲寻了一所避风干燥的小山洞,捡来树枝点燃火堆。

  外面渐渐的不能视物,只有北风依旧肆虐。

  破雲望着随风忽闪的火光,心里思绪万千。

  无忧的儿时突来横祸,全家尽皆遇害。自己不得已跳崖寻死,恰巧生还。遇到陈隐,锻炼身体学习武功。苦练十载武功终于有所成,寻到出谷路径,陈隐却撒手人寰。初出江湖,凭借高强武功倒是没有受欺负,加入夜影调查陈隐之事,又遇到怜静。

  想到怜静,破雲心中苦笑不得,调皮淘气的境弟竟然是一位娇滴滴的大姑娘。想到离别的情形不由心中一暖。

  有一个喜爱你的女子在等你,这是多么令人振奋的事。可是破雲只能默默离开,前途渺茫,决不能带着怜静去冒险。

  此去震龙山如果面对雷殃门何门主,自己又有几分胜算呢。

  破雲想到在陈豪面前就像一个小孩一样的情景,不住的苦笑。都是武林顶级的人物,雷殃门门主又会比陈豪差多少呢。

  想到这里破雲长叹一声,心中怀疑此行到底是对是错呢。

  破雲并不怕死,但也不是莽撞少年鲁莽行事。

  面对像陈豪一样的对手,自己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到时候该怎么办?难道落荒而逃?

  破雲心中烦躁,甩手向火堆扔了一根枯枝。火焰飞舞,忽觉一股冰冷之意弥漫过来!

  破雲心中一凛全身戒备,沉声喝道:“谁!”

  “嘎嘎嘎嘎!”

  一阵桀骜笑声,洞口闪出两条人影。

  “大哥。这小子倒还有些能耐,竟然能察觉我等的到来。”两条人影中瘦高的黄衣人看着破雲,眼中充满了不屑。

  “嘎嘎!正好!我阴山二圣岂能与无能之人交手。”另一名矮胖的黄衣人将一个布袋扔到破雲近前。

  布袋口松松垮垮,一颗鲜血干涩的头颅从布袋中滚落出来。

  映着闪闪的火光,破雲定睛看去不由一惊,竟然是荡杞堂韩衅的头颅!

  听到阴山二圣破雲就已心惊。幼时虽然淘气,但武林轶事倒是没少听说。

  相传此二人乃亲兄弟兄长宦暻弟弟宦毗,偶然得到一本阴毒武功秘笈。在阴山修炼成功后便在武林中为非作歹无恶不作,偏偏又武功了得,尤其是兄弟二人联手。

  武林中人聚众围剿数次均被其逃脱。武林人士气愤之余称他兄弟二人为‘阴山二鬼’。两兄弟听说这个外号非但不生气还沾沾自喜,自称阴山二圣起来。

继续阅读:第30章 智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