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智斗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3,084

  破雲暗定心神,沉声道,“两位深夜来此。不知所为何事?”

  “小子。我们二圣来此不是为的别的,就是为了取你的相上头颅。是你自裁还是让本大爷动手?”瘦高个宦毗一脸不屑,阴森森道。

  破雲微微皱眉,“破雲根本不曾见过二位,更不知何时得罪过二位,二位为何如此破雲如此仇恨。”

  “小子。你也别装傻了,你看见韩衅的头颅就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矮胖宦暻阴阳怪气道。

  “破雲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破雲淡淡道。

  宦毗怒道,“小子,别装傻充愣。你与韩衅说的话我们都知道了。”桀桀怪笑道,“想堂堂荡杞堂堂主,竟然会不知何人把自己的武功废了?”

  宦暻接道:“想对我二人隐瞒算是打错了注意。在我‘搜魂阴手’下谁人能不说出心底话。”

  破雲心里一惊,没想到韩衅会遇到直接搜魂的对手,看在自己的行踪业已暴露。

  破雲暗悔不该心慈手软,韩衅也是罪有应得,不如直接杀了灭口。

  现在想什么都没有用了,破雲淡淡道,“二位就是震龙山来的?”

  宦暻道,“不错。我兄弟二人吃了不少震龙山的好处,如此小的忙还是要帮的。”说着一阵怪笑。

  “大哥,别和这小子废话了。赶紧了结了他好回去复命,省的在这穷乡僻壤喝西北风。”宦毗走进山洞离破雲只有五步之遥,全身肆虐的散发出杀意,连冉冉火焰都随之起伏不定。

  破雲心里一凉。在宦毗的气势中发现根本不是对手。对方不及陈豪却比自己高出很多。

  心里苦笑,一人尚且如此何况两人。

  破雲转颜一笑,“破雲自知不是二位前辈的对手,但蝼蚁尚且偷生,不知二位前辈能否饶破雲一命呢。当然破雲自有重礼相谢。”

  宦暻,宦毗二人被破雲捧得得洋洋得意,逼迫破雲之势倒是轻了几分。

  宦毗得意道:“小辈倒是明白事理。”

  宦暻装作无奈道,“可惜啊…我兄弟二人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是无论如何都必须要死的。”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破雲一脸无奈,可怜兮兮道,“只求二位饶小子一命,破雲有重礼相谢。”

  宦毗嗤鼻道:“你个穷小子能有什么重礼。”

  宦暻挥手疑惑道,“你有什么好东西?若是贵重饶你一命也不是不可。”

  破雲心中暗骂,“就算有好东西给你,你不还是要杀我灭口吗,还想骗我?”面上装作紧张反问道,“不知道二位前辈可知道龙契图?”

  “龙契图?!”宦暻,宦毗同时惊呼道。

  宦毗上前道,“你知道龙契图的消息?”

  虽然四大门派严格控制龙契图消息的外泄,但世上怎有不透风的墙。武林资深人士都知道梗概,可以说在江湖中,龙契图是个不是秘密的秘密。

  破雲犹豫一下,上前附耳宦毗道,“前辈。我确实知道龙契图…”忽然压低声音含糊不清,续道,“前辈可听清楚了?”

  宦毗一怔,没明白怎么回事。

  破雲闪过发愣的宦毗走出洞外。

  宦暻阴着脸一把拦住破雲。“把龙契图的消息告诉我。”宦暻说着看了看宦毗。

  破雲一脸为难低道:“宦暻前辈,宦毗前辈不让晚辈告诉前辈。前辈如果想知道去问他吧。”说着看了看宦毗。

  宦毗武功高强,破雲话声虽小但怎能瞒过宦毗耳力。

  宦毗大怒道,“放屁!你小子挑拨离间!什么时候和我说龙契图的消息了!”说话间奔至破雲面前就是一掌。

  ‘轰’宦暻铁掌迎上宦毗,两人都震得后退两步。

  宦毗一掌劈出就感到后悔,见大哥拦住了自己惊诧道,“大哥!你不会真信他的话吧!他在挑拨离间啊!他根本没有和我说龙契图的消息!”

  宦暻寒着脸,冷声道,“是非我还能分辨。倒是弟弟怎如此急着想要此子的命呢?”

  宦毗歉然道,“是小弟一时冲动。大哥!他真没有和我说什么!不信你直接用搜魂手搜这小子魂行了。”

  宦暻打断宦毗的话语,冷然道,“说与没说我自会问他。你只需旁观即可。”

  破雲暗自好笑,这对兄弟的情谊已经在巨大诱惑下会产了生裂痕。

  宦暻冷声对破雲道,“你对我说说龙契图的消息。”

  破雲刚要附耳过去,宦暻就冷冷道,“不需要隐瞒什么,直接说吧。”

  “是。前辈。”破雲恭声道,“晚辈确实知道一些龙契图的消息。”说着看了看从洞里缓缓走出的宦毗。

  宦暻面沉似水,沉声道,“放心说,我保你安全。”

  旁边的宦毗闻言便知大哥对自己有了猜忌,不由心里暗怒大哥轻信外人,又狠狠的瞪着破雲,只等破雲说完便立毙掌下。

  破雲看着宦毗,畏畏缩缩道,“晚辈在丰州听到了一点关于龙契图的消息。”顿了顿续道,“晚辈听说块龙契图已经出现在江湖中,宦毗前辈就是不让我说下落的。”

  宦暻眼睛一亮,一旁的宦毗却怒不可遏,怒吼道,“小崽子还在血口喷人!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我看你是不知死活!”说着大步过来。

  破雲陡然道,“就是现在!动手前辈!”

  宦暻心下大惊,原来两人已经密谋暗算自己。

  宦暻运用十成功力,双掌猛拍宦毗。

  在宦暻眼里,破雲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武功高强的宦毗才是最危险的。

  宦毗一惊,万万没有想到兄长竟会对自己下此毒手,下意识双掌挡出。

  一个愤怒出力,一个仓皇应对,高下立判。

  宦毗闷哼一声口吐鲜血,被强劲的掌力拍出一丈多远。

  黑暗中依稀看见宦毗气息不均脸色苍白,显然受了不轻的内伤。

  宦暻双掌击出便已后悔,生生的撤回两成劲力。就剩下的八成劲力就把毫不知从的宦毗打成重伤。

  宦暻急忙纵身前去扶起宦毗,“弟弟。你怎么样!”话间流露一丝悔意。

  宦毗双眼无力的微张,嘴角抽搐道,“大哥…我真是被冤枉的…”

  宦暻怒目圆睁,确知自己被破雲骗了,沉声道:“是大哥太鲁莽了。弟弟你先静养,我去宰了那个小崽子!”

  宦暻扶宦毗盘膝坐下打坐。起身寻去,哪里还有破雲的身影,只有黑漆漆的树林苍茫一片。

  宦暻勃然大怒,头上青筋显露,低喝道,“小崽子。就是天边我也会把你找出来!”

  一纵身,消失在茫茫树立,追寻破雲去了。

  天地间只剩下洞口打坐疗伤的宦毗和闪烁的火光。

  忽然,一条人影轻飘飘的落在洞口之上,正是消失不见得破雲。

  在宦暻攻向宦毗时,破雲一拧身轻飘飘的纵上一棵枯大的松树之上。

  破雲知道在若是逃跑,必定逃不过宦暻,不如收敛气息藏身再伺机而动。毕竟天龙步是步法,对长途奔涉作用不大。

  见宦暻含怒追寻自己而去,只剩下独自疗伤的宦毗,破雲不由心下一喜。正是除掉宦毗的绝佳时机!

  破雲落在宦毗身侧,手中寒光一闪。

  无名一式闪电般出手!

  盘膝打坐的宦毗竟然察觉到了危险,也不顾身份就地一滚。

  寒光闪过!

  宦毗惨叫一声,虽然躲闪奈何身负重伤,一条右臂生生被淼刃砍下。

  惨叫声在夜空回荡不绝。

  破雲心中一凛,体内天清月明功运至极限。

  无名四式蓦然出手!

  无名四式是与敌面对面对峙使用的招数,相对偷袭用的无名前三式要声势大许多。

  淼刃的寒光隐隐做声,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重重的击在宦毗左胸之上。

  破雲手一抖收回淼刃,纵身便走。

  宦毗手捂左胸,胸口戳口鲜血波波,口中一阵咯咯作响,双眼圆翻轰然倒在地上不断抽搐。

  片刻。

  一条人影迅捷落在宦毗身旁,连点宦毗心脉旁的八处穴道,把宦毗伏在怀中,急道,“弟弟!你怎么样!”

  宦暻闻得惨呼便知要坏,不断埋怨自己糊涂竟然任受伤的弟弟独自疗伤,心下暗盼不是弟弟出事,不想到来果真弟弟遇害。

  宦毗双手抓住宦暻,双眼圆睁,嘴唇抖动想要说些什么,努力几下还是咯咯两声,没说出一句话,脑袋一歪没了气息。

  “啊!!!!!!”

  宦暻愤怒的长啸惊得树林野鸟四散飞逃。

  “小崽子!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宦暻抱着身体逐渐冰冷的宦毗愤怒的咆哮着。

继续阅读:第31章 逃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