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逃亡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3,087

  铁牛山。

  与常青林接壤,方圆百余里,山上草木旺盛,鸟语花香。

  只可惜现在是已是初冬。树上的叶子都落得七七八八的,鸟儿也都奔至暖方,只剩下几只乌鸦嘎嘎的叫着。

  一条人影疾奔而来。

  此人青衣黑发正是破雲。

  只不过显得狼狈的狠,衣襟让枯枝刮的都是口子,脸上满是灰土。

  破雲一边狂奔,一边苦笑。

  从常青林已经逃出来五天了,可破雲丝毫不敢停顿。身后传来的危机感告诉破雲,宦暻正在紧追不舍!如果不是一路上不停的转换方向,不停的下陷阱,早被宦暻追到了。

  破雲感到身体越来越沉了,连续不断五天的奔袭,根本没有好好休息过,实在太累了。

  破雲走到一颗大大的枯树下,喘着气囫囵的吃两口干粮喝两口水,长出口气,不停的苦笑。

  破雲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刚出丰州就遇到强敌,心中倒还庆幸怜静没有同行,倒算是无奈中的一点安慰。

  破雲蓦然起身。一股庞大的杀气铺天盖地而来!

  “小崽子。看你往哪里逃!”宦暻愤怒到声音远远传来。

  破雲苦笑一声,纵身便走。

  两条人影一前一后疾奔而去。

  渐渐的后面的人影离前面的人影越来越近。前面的人影忽然一转身,转头奔去。

  一块黑乎乎的东西直奔后面的人影,前面人影大喝一声,“龙契图!”

  后面的宦暻一愣,停身接到东西一看不由大怒,竟然是一块石头。趁此机会破雲狂奔而去。

  宦暻狠狠的把石头丢到一旁,怒喝道,“我倒要看你能跑多远。”言罢纵身追上。

  破雲一边狂奔一边心底琢磨,“硬拼是不行的,肯定不敌宦暻。身上除了龙契图,夜羽指环,淼刃就是怜静的手帕了。那样东西能退敌呢…”

  破雲心中苦笑不已,脚下却不停留,左转右转辗转腾挪。

  忽见山壁一条大裂缝,直接奔了进去。

  裂缝越走越窄,越走越黑。破雲心里只盼宦暻没发现自己进了裂缝。

  破雲的眼睛因为染过冥龟血液,漆黑一片倒也能看到近身十步左右的环境。在漆黑的裂缝里左绕右绕,裂缝竟然有些渐渐变宽。侧耳倾听,后面隐隐急碎的脚步声。

  破雲心中暗骂好难缠的宦暻。疾步向前,走了一阵裂缝豁然开阔,仿佛一所空地,远处一处洞口来黑暗中颇为显眼。

  忽然一阵腥风扑来,破雲一惊,连忙靠近山壁静步倾听。脚下似乎踩到什么粘东西,破雲眉头微皱,侧身闪开。

  漆黑中一条人影出现在刚才破雲的位置,火光一闪。宦暻打着了随身的火折子。

  宦暻的身边登时亮了起来,周围丈许范围在火折子的照耀下微弱可见。

  宦暻抬脚看去,脚下踩的粘糊糊的东西仿佛稀粥一般,不由心中厌恶眉头微皱,喝道“小崽子。赶快出来受死!”

  破雲躲的远远的,看着火光的中宦暻不由心中一紧,若被发现小命休矣。

  忽然,耳中尽是沙沙之声。

  破雲心中一阵恐惧之意涌上心头,本能的把淼刃握在手中。

  火光中的宦暻仿佛也听到了什么,戒备全身四处观望。

  蓦然!

  沙沙之声大作,一只毛茸茸巨大的尖锐东西刺向宦暻!

  宦暻大惊,闪身躲过。抬手火折子照去,失声道,“戟蛛!”

  破雲借飘忽火光望去,一个两人多高的巨大蜘蛛,两双眼睛正恶狠狠的看着宦暻。

  “戟蛛?没听说过。”破雲暗道:“看宦暻的样子倒是很惧怕。”

  巨大蜘蛛八条巨大的长腿上,面布满了暗红色的长毛,身体后面一个巨大的腹部,嘴角更是滴答滴答流着粘糊糊的口水。

  宦暻看见戟蛛立马失去了对破雲的兴趣,急忙忙的朝原路狂奔。

  戟蛛在后面紧追不舍,六腿奔路,前面两只最大的长腿如长矛般不断刺向宦暻。

  宦暻左躲右闪只想快点逃离这里。

  忽然,戟蛛嘴一张,一张白色的丝网只只扑宦暻。

  宦暻大惊,向前跳去却被戟蛛第二张网裹个正着。

  火折子落地。

  破雲只见宦暻双手用力拉扯蛛网,想在蛛网中逃脱,却如何也扯不开蛛丝。

  不一会,宦暻脸色开始发青,双手也无力的垂在两边。

  破雲暗中惊叹好烈的毒性。

  昏暗中。

  戟蛛四只眼睛闪着凶光,大嘴一张就在宦暻腹中咬了一个洞,又在腹中一阵乱咬。

  宦暻惨叫连连,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弱,逐渐听不见声音了。

  戟蛛猛的一口咬下宦暻的头颅,奇怪的是并没有鲜血喷出。

  戟蛛大嘴慢慢的在宦暻脖颈吮吸起来。

  片刻,宦暻矮胖的身体慢慢变瘦,最后竟然只剩下一层人皮被戟蛛随意的扔在一旁。

  破雲看的毛骨悚然,一个武功高强之人竟然如此就尸骨无存了。

  破雲感觉身体僵硬,身子一歪,踩到什么东西发出‘咔’的一声。

  戟蛛蓦然回首,四只眼睛凶光闪闪,慢慢的走了过来。

  破雲心中大震,连忙轻声向洞口走动,掏出一锭银子远远扔了过去。

  银子叮的一声打在山壁上,戟蛛狂奔而至,而破雲则趁此机会向洞口狂奔。

  戟蛛发现没有东西,转头看见狂奔的破雲,立时飞奔追去。

  破雲哪敢停留,直接奔出洞外,这才发现竟然是刚才钻进裂缝的山壁的另一面,不知不觉间竟然穿过山腹。

  后面沙沙声紧密,戟蛛竟然三窜两窜跳到破雲身后,尖锐闪着微蓝色的长腿狠狠的刺下。

  破雲感觉背后生风,慌忙闪身向旁边纵去。侧眼看去戟蛛嘴中突出一张蛛网向自己裹来。

  破雲暗道不妙,想要再跳窜躲开却是不行了。

  蛛网结结实实的把破雲裹在网里。

  戟蛛四只眼凶光闪闪,张开大嘴直扑破雲。

  破雲手中淼刃连忙胡乱乱砍,淼刃砍在蛛网上,黏黏的蛛丝竟然变得僵硬,顺着锋利的淼刃竟然纷纷破裂。

  破雲在蛛网中闪出,戟蛛的血盆大口已经到了头顶。

  破雲用尽全力。无名七式狂怒出手!

  天空都仿佛暗了几分,淼刃的剑芒直冲云霄,瞬时迅雷劈下!

  戟蛛身体一顿,惨叫一声,身体顺着淼刃锋芒一分为二!身体狂喷而出黄色的液体,两半的身体还不停的惨叫抽搐。

  戟蛛身体流出的黏黏的黄色液体淋得破雲犹如落汤鸡般,破雲感到身上微微发麻,也顾不得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停的喘息。心里侥幸不已,“要不是有削铁如泥的淼刃和威力无比的七式,还真危险啊。”转念疑惑不已,“不过戟蛛并不太强嘛,为何宦暻如此惧怕此物。”

  破雲根本没听说过戟蛛又怎知戟蛛的厉害。

  戟蛛身体和吐的蛛丝均有剧毒,而且吐出的蛛丝不仅黏黏而且坚韧无比,若不是淼刃质地森寒正巧破了蛛丝,破雲想挣脱势必登天。

  破雲碰巧沐浴过冥龟血,身体已颇为抗毒,是以淋到蛛液只是微微发麻而已。而且戟蛛最让人心惊的都不是这些,而是戟蛛群居!只要有一只戟蛛就说明附近必有其他的戟蛛!

  宦暻就知道戟蛛习性想赶快脱身,不想反丢了性命。

  破雲喘息着看着停止抽搐的戟蛛,心下稍安,转眼看见黏黏的蛛液中一颗微微发红的圆球。

  “内丹!”破雲欢喜着拿起内丹左看右看。

  蓦然!

  一阵尖锐的叫声在四周响起,沙沙声大震。

  破雲的心狠狠的跳了一下,迎面飞奔而来了四只戟蛛!

  破雲扭头便跑进刚出来的山洞,四下寻找钻进来的裂缝。

  洞口一声巨响。

  两只戟蛛争先恐后的竟然撞在了洞口。

  破雲心地焦急,眼睛一亮,终于找到了来时裂缝。

  破雲跑进裂缝狼狈不堪,就听后面轰的一声。

  两只戟蛛长腿便狠狠的伸进裂缝里乱刺。

  破雲慌忙后退,直到戟蛛长腿不能够到自己才稍缓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一身冷汗,全身无力。

  无名七式本是拼命用的招式可想威力之大。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巨大威力后对身体的体力需求也是很大的。

  以破雲现在功力充分休息也只能用一次而已,破雲连续躲闪宦暻追踪这么久,体力早已耗空,再使用无名七式,不是冥龟血和内丹的功效,破雲早瘫软地上不能起身了。

  破雲苦笑一声,喃喃道,“还是继续逃吧…没想到刚出狼口又入虎穴…只怕现在遇到寻常凶物都不能抵挡了…”

继续阅读:第32章 劫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