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劫色
九天青雨2018-03-19 16:343,222

  五天后。

  铁牛山半山腰的一处小洞穴。

  紧闭双眼的破雲忽然睁开眼睛,眼睛犹如清澈的海水,波澜不惊。

  破雲懒懒的伸了伸懒腰,喃喃,“没想到戟蛛的内丹如此大补。不仅治愈了伤势,竟然连天清月明功都突破到最高层第九层了。”嘴角微翘自嘲道,“看来被追杀也不一定是坏事。倒是戟蛛的内丹如此珍贵,以后有机会要多备几颗。”

  若有人在旁非要气死。戟蛛凶悍群居,简直就是武林中人的克星。武林中人惟恐避之不及,破雲却说多备几颗…

  破雲轻身纵出洞外四处观看。虽然说的轻松,但是破雲还知道自己的实力的。虽说天清月明功已经修炼到最高层,但是面对戟蛛围攻还是没什么胜算的。

  “看来我的武功还是差太远啊。”虽然完全领悟了天清月明功,破雲还是知道自己和顶级高手的差距。

  “还是先去夜羽门吧,先站稳脚跟再去震龙山吧。”破雲心中无奈的做出了决定。

  方镇。

  其实不是镇。一座中等规模的城池。

  齐仙阁。

  方镇中最大的酒楼。

  破雲正慢条斯理的穿插在街上熙熙嚷嚷的人群中,向齐仙阁走去。

  “这地方还真奇怪,方镇不是镇。一个酒楼竟然与仙同齐,这是好大的口气。”

  破雲好奇的走进热闹的齐仙阁,放眼望去不由一愣。

  齐仙阁四周的楼板全部装饰成飘云样,摆的桌子也是云彩摸样,人坐在桌边还有几分像在云间。

  破雲找了一处安静的角落坐下,叫了一壶茶几碟小菜自斟自饮。

  “李兄,你可听说了。雷殃门派出大量的好手四处打探一名叫破雲的男子。”旁桌一位锦衣青年对一名中年男子问道。

  “恩。倒是有所耳闻,听传言这个破雲把雷殃门在丰州的荡杞堂给荡平了。荡杞堂主副门主都被他杀了,现在还没有他的下落。”中年男子举杯仰头而尽。

  锦衣青年羡慕道,“仗剑而行,驰骋江湖。我倒是有些羡慕这位仁兄。”

  “噤声!你不要命了,现在雷殃门正在火头上,你想引火上身啊!”中年男子急忙制止锦衣青年,眼光还连连扫向破雲。

  破雲暗自苦笑,韩衅明明是阴山二鬼所杀,却算在自己头上。再者,雷殃门大肆寻找自己,多半是因为雷殃门得知了阴山二鬼身死的消息。低头思索,已经引起雷殃门的注意了,这实在是意外之事,对以后行动多有不便。

  破雲草草吃喝些结账走出门口,正好门外走进一位青年。破雲脚下急错,躲开来人。

  来人一愣,笑道,“兄台好武功。小弟心急莽撞了,请兄台多多包涵。”

  破雲看来人眉清目秀面色友善,心中不禁大有好感,缓声道,“兄台不必多礼,也是在下没注意看路。”说着侧身走过门口。

  来人看着破雲走远忽然高声呼道,“兄台贵姓?”

  破雲踌躇片刻,头也不回答道,“在下石雨。”

  青年高呼,“小弟姜枫礼。兄台咱们有缘再见!”

  破雲挥挥手算是答道。心里哭笑不得,“如果知道我就是雷殃门找的破雲,不知道他还想不想与我相交。”

  黑暗密室,弱光飘忽。

  一条精壮人影沉声道,“这个破雲还没有找到吗!”

  旁边一留着鼠须的干瘦男人立马恭声道,“门主放心。已经派出众多好手寻找那小子了,过不了几天就能有消息了。”

  精壮人影沉声道,“再多派些人手寻找,越快找到那小子越好!快去办!”

  鼠须男子应声连忙退出。

  精壮人影眼中残忍之色大放,喃喃道,“不管你是不是那个小崽子,你都要死!要怪就怪和那个小崽子同名!”

  破雲出了方镇不再停留,一路直奔长岩山的夜羽门。

  行至一座高山之中,破雲看了看四周高大的松林,深吸口气,慢慢的在一湾溪水深深的拍了拍脸,冰冷刺骨的溪水让破雲的疲惫之色减缓不少。

  破雲心下想道只要翻过此山再有两三日便能到达长岩山,心中终于宽慰不少。

  一路赶来,马不停蹄。为了少生事端早日到达,一直走山路抄近路。衣服早已被枯枝刮得乱七八糟,用布带在腰间随意一扎,头发满是灰土扎成一束。

  破雲抬眼看见顺流而下的溪边,有一条花花绿绿的东西被枯枝钩在水边。

  破雲捡起一看不由双眉一皱。

  这是一条衣袖,从断裂之处看来是被生生撕下来的。从样式和鲜艳的大多花朵来看必属女子之物。

  破雲疑惑,哪里来的急色鬼?无奈的摇摇头,虽然想少生事端,但是这种事还是要管的,先去看看吧。

  沿小溪一路向上走去老远,破雲都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可短袖的痕迹明明很新,难道去了别的地方?那如何寻找。

  “救命啊!”正当破雲踌躇之际,山间响起一声女子的尖锐呼救声。

  破雲眼神一凛,循声疾奔而去。

  奔过山坳便见一名女子神色慌张的边呼喊边拼命逃跑。女子后面十步左右,三名身着毡装的大汉正急忙追赶着。

  破雲暗中戒备,并没有急于现身,而是隐藏身形定神观看。毕竟这是在深山老林中,谁知道这是不是设计自己的全套。

  眼见后面三人离前面女子越来越近,女子呼救之声更为凄惨。

  女子慌张间被树枝绊倒,娇哼一声倒在地上,一双大眼睛无助的四周张望,眼神中期盼之色逐渐被绝望淹没。

  忽然人影飘落。

  破雲终于忍不住显现了身形,飘落在女子旁边扶起女子,看着后面的三名壮汉。

  破雲回头看了看女子。女子花容月貌清丽脱俗,甚是美貌,只是现在脸上满是惊惧。身上的罗衫更是破烂不堪,露出一段段藕般玉体。

  破雲眉头一皱,心中怒气大盛。脱下外套给绝色女子披在身上,和声道,“你且退下。一切有我。”

  破雲一直都认为欺负女人是最无耻的,是以对行为不轨之人也是恨之入骨。

  女子本是惊惧至极,忽见破雲落至身边不由一愣,转而满脸喜色,娇声道,“多谢公子出手相助。”声音优美如婉婉莺啼。

  为首的一名大汉怒道,“哪来的混小子敢来捣乱!”

  破雲冷冷的看着三名大汉,寒声道,“晴天白日竟敢欲为不轨!你们几个好大的胆子!”

  为首大汉怒道,“臭小子!赶紧给我滚!”

  旁边的一名大汉对为首大汉道,“周茂大哥,这小子这么狂妄,干脆教训教训他得了。”

  另外一名大汉也附和道,“对,大哥,给他点颜色看看。”

  为首大汉被二人一鼓劲,对破雲大声喝道,“小子赶紧滚开还能绕你一命,若再在妨碍老子好事,你小命难保!”

  破雲深吸一口气,把怒气深深压下,冷冷道,“你想绕我,我却不想绕你。”

  为首大汉瞪眼就要动手,忽然眼前一花没了破雲的踪影,紧接着就是咔嚓的一响。

  为首大汉只觉右臂一阵剧痛,这才发现破雲已经到了近前还把自己的胳膊卸了下来。

  “啊!!!”大汉惨叫一声,头上青筋暴露,咬牙忍痛怒喝道,“给我上!给我狠狠的教训这小子!”

  三名大汉怒喝而上。破雲脚踩天龙步如鬼魅般在三人中左闪右闪。

  惨呼不断,片刻功夫三名大汉都躺在地上起不来身了。

  破雲在阴山二鬼这样的高手下都能走上一走,几个荒蛮大汉有又算的了什么。

  破雲站定身,冷然道,“今次饶你们性命,下次若敢再犯,虽远必诛!”

  为首大汉不理破雲,惨哼着对绝色女子道,“小姐。快住手吧,小的命都快没了。”说这看了看破雲,这时是说什么也不敢对破雲无礼了。

  破雲闻言一愣,来回看了看几人又看了看女子,愕然道:“你认识这几人?到底怎么回事?”

  绝色女子哪里还有方才的慌张忙乱,扑哧轻声笑道,“是啊。他们几个是我府中家丁。我们是在做游戏的。”说完不住的坏笑。

  空旷的山谷中飘荡着几人的呻吟声和女子的轻笑声。

  愣了半响的破雲回神对女子怒声道,“你我非亲非故,为何如此捉弄与我!”说完转身便走。

  女子连忙拉住破雲道,“我不是故意捉弄你啊,是你正好碰到我们玩耍啊。”

  破雲回头怒道,“这种事情怎能拿出来开玩笑。试问何人见此情景会知道你们在玩耍!”说完便欲挣脱女子拉扯。

  女子吐了下小巧的粉舌,紧紧拉着破雲道娇声道,“别生气嘛。我们又不是故意的。你把他们都打伤了,你若走了,在这荒山野岭剩下我一人了,那我怎么办啊。”说着一脸楚楚可怜之意,让人见了不由心动。

  破雲暗叹一声,心想自己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想起刚才大汉言语果然不似寻常急色鬼,心中不由哭笑不得。

继续阅读:第33章 调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