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调戏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3,060

  破雲苦笑微微摇头,走到三名大汉近前,咔嚓咔嚓几声,把卸下的胳膊大腿对好。幸好破雲没有下狠手,不然想带几人出山都不行了。

  三人疼的呲牙裂嘴,一瘸一拐的走到女子前苦声道:“小姐。咱们回去吧。小的们真吃不消了。”说着连连瞥眼破雲。

  女子撅嘴道,“好吧。你们几个笨蛋让人家一个人就打发了,真笨。”

  三人尽是苦笑哪敢搭言。

  女子对破雲笑道,“我叫茹秋晴。你叫什么名字?”

  “石雨。”破雲淡淡把假名道出,“你家住哪里?如顺路我便送你回去。”心中暗道茹秋晴起错了名字,哪有秋晴的恬静安逸的样子,分明是六月火辣的夏日之色。

  “哦!!!你不顺路就不送我回去啊!就把我一个弱女子和三个废物扔在这荒郊野外啊!你真这么忍心啊!”茹秋晴瞪着大眼睛气鼓鼓的喝问着破雲,就仿佛是破雲熟稔至极的老友般毫无遮拦。

  破雲只觉头好疼,为何遇到的女孩子都如此蛮不讲理,偏偏破雲对女孩子没任何办法。

  破雲长叹一声,低声道,“不知道茹姑娘家住哪里,在下送姑娘回去便是。”

  茹秋晴掩口吃吃笑道,“看你那么不愿意啊。我家离这里也不远,就在长岩山。”

  “长岩山?”破雲疑惑道,“你是夜羽门的人?”

  “家住长岩山就非要是夜羽门下啊。我家良田万倾,没有我家的供奉,夜羽门恐怕都不能开锅做饭。”茹秋晴轻蔑道。

  “原来是富家子弟,怪不得,怪不得啊。”破雲忍不住出口讥讽了一句。被人家骗的团团转,虽然不是有意的,但破雲心里还是不痛快的很。

  富家供奉门派也是江湖寻常之事。江湖中有很多实力雄厚的门派都会接受供奉,一般都是家境富裕,或是因为想让子女入门派学艺,或是想求门派庇荫才会供奉。

  茹秋晴柳眉倒立却又轻笑道,“好了。我知道你心里总是气愤不过。算了,我原谅你了,咱们走吧。”

  破雲一阵气结,见此女如此洒脱心里倒多了几分好感。

  众人收拾出发。路上破雲终于忍不住问茹秋晴怎会想起要玩劫色的把戏。

  茹秋晴得意洋洋的说道就知道破雲会忍不住询问的。

  破雲又是一阵气结。

  茹秋晴是长岩山下枫全镇首富茹家之女。茹家对待下人平和从不轻视打骂,深得邻里的爱戴拥护。茹家老爷子到晚年才得此一女,虽然遗憾不是儿子不能继承父业,可也总算有了自己的骨肉,对茹秋晴溺爱有加。茹家为了茹秋晴能有艺防身,供奉夜羽门想收她到门下。没想到茹秋晴心性顽劣,死活不想在门中清苦修炼。茹家老两口也不想唯一的孩子不在身边,也就任着茹秋晴没有坚持。

  在茹秋晴六岁那年,几名游手好闲之人绑票了茹秋晴,想要挟茹家弄些钱财,所幸一名冯姓游士恰巧经过,出手救出茹秋晴惩治了恶徒。

  茹家感激游士的恩德,重礼酬谢游士。游士非但不要酬谢,还见茹秋晴聪明伶俐颇为乖巧便收茹秋晴为徒,留下一本武功心法供茹秋晴苦练便离开了,只不过每隔月余便来茹家指点传授武功一直到今。

  茹秋晴只知道师傅姓冯名余,至于哪门哪派不管茹秋晴如何撒娇耍赖冯余从来不说。几年下来茹秋晴的武功也算有所小成,平日经常与家丁相互切磋。

  家丁一来不敢与茹秋晴真打切磋,怕伤了茹老爷子的心肝宝贝,再来茹秋晴的武功已进江湖好手行列,几个家丁怎能是对手。每次切磋都被茹秋晴打的鼻青脸肿,渐渐的谁都不敢和茹秋晴交手过招。

  茹秋晴调皮成性,怎会放过他们。这次就是威胁三人要比武较量,不比武就要来山中游玩。三人哪敢让茹老爷子的宝贝道深山里玩,极力反对。茹秋晴花言巧语骗三人出镇玩耍,出了镇就直奔荒山。三人怎敢让茹秋晴独自进山,只好追赶着进了荒山野岭。

  茹秋晴见三人跟来更是胆大,越跑越靠山里,三人只好硬着头皮跟在后面。三人呼喊茹秋晴回去,茹秋晴却还把自己的衣袖扯掉假装三人在追赶她。三人哭笑不得只盼茹秋晴早日回镇,不想遇到了破雲被误会还被教训了一顿。

  破雲听得实在哭笑不得,歉然的看看三名大汉,暗道他三人倒真不容易,这个茹秋晴比之怜静不知又要顽皮多少倍。想到怜静心中一暖,面上不由流露一丝微笑。

  茹秋晴瞪着眼看着破雲,随即眯着眼笑道:“你想什么呢,红颜知己?笑的那么甜。”

  破雲脸一红,轻声道,“只是想起了一位朋友而已。”便不再说话。

  茹秋晴若有所思的看了看破雲,低下头没有说话。

  一行人开始风餐露宿直奔长岩山。

  两天后。

  长岩山山下枫全镇悦来客栈。

  破雲坐在房间里椅子上感觉很舒服。

  长途的奔波后的休憩总是让破雲感到很惬意。破雲懒懒的泯了一口上好的香茗,回想刚才三名大汉的表情不由脸露笑容。

  到达枫全镇,三人满心欢喜以为终于到家了。谁想茹秋晴非要先在客栈洗漱洗漱再回家。用茹秋晴的话说就是这么狼狈不堪还不掩藏证据,下次想偷跑出来只怕更是不易了。

  三名家仆苦的脸都快滴下水了。最后还是茹秋晴让他们先回去报信,三人才如获重负的一溜烟跑了。毕竟茹秋晴已经到了自己家的镇中,而且身旁还有个武功高深的破雲,三人不在身旁也无大碍。

  破雲苦笑摇了摇头,刚要拿起茶杯,就听房门响动。

  只见沐浴更衣完的茹秋晴一身粉色长衣,淡笑着走进屋子。

  此时的茹秋晴含情脉脉静若处子,回眸一笑百媚生,哪里还有往日的嬉皮泼辣之色。

  面对茹秋晴的花容月貌,淡淡的处子清香还不断传入破雲的鼻子,破雲不由精神恍惚、心猿意马。

  怜静怒气冲天的样子陡然出现破雲的脑海中。破雲一下子就清醒了,心中苦笑淡然道,“茹姑娘有什么事吗?”

  茹秋晴秀目脉脉,轻声道,“不要姑娘姑娘的,叫我秋晴。”顿了顿续道,“雨哥,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

  破雲一直没有告诉茹秋晴自己的真实身份,毕竟江湖中人想捉破雲去领赏的人为数不少。

  破雲一怔,微笑道,“秋晴,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

  “雨哥。你看我张得漂亮吗?”秋晴俏脸浮上一抹红晕。

  破雲闻言心中提防。

  破雲可是见识过秋晴的手段,丝毫不敢大意,微笑道,“当然漂亮了。秋晴怎会如此一问?”

  秋晴低着头双手摆弄着衣角,轻声道,“雨哥。秋晴较之你的那位朋友如何呀。”

  破雲心中一突,微笑道:“当然是秋晴美貌了。怎么了秋晴。”说着脸上浮上一丝不易觉察的诡笑。

  秋晴抬头目光直视破雲,俏脸红潮但坚定道,“雨哥…我…我能当你的红颜知己吗?”

  破雲站起身慢慢走到秋晴身前,一手揽住秋晴蛮腰一手轻轻抚动秀发,轻轻道:“好啊!其实我心仪秋晴姑娘好久了。原来秋晴也对我有好感啊。”

  秋晴被破雲揽住只觉浑身发烫,四肢无力,心中小鹿简直要从胸脯跳脱出来,垂头不敢再看破雲,口中喃喃有如蚊声道,“雨哥…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喜欢秋晴吗?”

  破雲将脸凑到秋晴脸前,秋晴越发羞涩,脸也越发变红,仿佛一块红纱披在秋晴头上。

  破雲在秋晴耳边轻轻道,“好一个不施粉黛而如朝霞映雪!只可惜我心中已有心仪之人,你若愿意就做小妾吧。”

  话音未落,破雲便已大笑着奔出房门。远远的传来破雲的笑声,“看你平日总欺负人,让你也尝尝被骗的滋味。”

  秋晴傻傻的愣在那里。

  半响。

  秋晴脸上的羞红变成愤怒的火色,因为愤怒浑身发抖气急败坏的怒吼道:“混蛋石雨!别让找到你!我非杀了你不可!”

  破雲早已听不到秋晴的吼声了。在客栈出来就直奔长岩山。

  二八年华,正是少男少女怀春的时候,试问哪个少女不怀春?

  破雲又怎会不知道秋晴的情意。

  一点不动心是瞎话,但是破雲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时间谈情说爱,更何况还有对自己一往情深的怜静。

  迎面吹来的风,让破雲悸动的心渐渐平稳下来。

  破雲眼神坚定,一刻不停直奔长岩山夜羽门!

继续阅读:第34章 夜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