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震惊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3,136

  破雲翻开册子第一页,就让他大吃一惊。

  册子第一页上只有寥寥几个字:“修此心法,必先练成‘天清月明功’第九层以做基础。”

  为什么这古旧的卷册上会出现‘天清月明功’的名字?此府的主人到底是什么人?到底与清月门有什么关系?破雲心中震撼,疑惑的声音不住的在心中呐喊。

  破雲潦草的翻动了几页卷册,卷册无疑是一门内功心法,而且果真与天清月明功有些相连。

  破雲平缓心中的震惊,缓缓合上卷册。顺手拿起黑色的黑铁,黑铁下面刻着一行字,“‘南海沉铁’铸武器无盾不破。”

  “绝世武功加上吹毛利刃从而傲游江湖。”破雲苦笑摇摇头,此间主人真是人中龙凤啊,收藏的东西无一不是珍品,心中对此间主人更加好奇,依依不舍的放下卷册与沉铁,走向下一个房间。

  破雲对心法不动心那是假的。但从小培养出的良好品格,让破雲能抵御绝大部分的诱惑,不管是什么方面的诱惑。不知道这对破雲来说,算不算是好事。

  看着‘抗天’房间,破雲犹豫一下,深深吸口气走了进去。

  ‘抗天’这间屋子相比刚才的两间屋子显得朴素的很。屋子当中还是一扎大大的夜明灯,屋子两边是两个长长的草药柜,草药柜上的每一个格子外面都写着草药的名称。

  破雲看去又是一惊,无一不是珍稀的草药。

  往前走了两步,破雲眼睛一阵收缩。一格草药抽屉外写着两个字,“血魄”!

  破雲伸手拉开抽屉,抽屉有一尺左右深,里面静静的躺着四五支血魄。破雲震惊的呆立半响,拿起一支血魄细细观看。这支血魄比阳化水,曼曼姑娘他们捉到的血魄要大很多。浑身通红,各个像须子一样的枝尖被细绳绑在一起,显然比他们捉到的血魄要好很多。

  破雲学毒经的时候,对各种草药可以说是非常精通了。这个‘抗天’的房间里竟然有数十种早已绝迹的药草,功效更是能医白骨,活死人。可以说有这样的草药,就是你想死都很难,真是应了这个‘抗天’的名字!

  破雲已经对此间主人完完全全的五体投地了。如今的江湖中任何门派,豪杰都不能有如此大手笔的。此间主人到底是谁!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了。

  破雲走出‘抗天’房间,看着最后一个玉门‘幽兰’不住的苦笑,喃喃自语道,“前辈。你已经把晚辈吓的不轻了。这最后的屋子又有什么旷世之宝呢?”

  破雲轻轻推开‘幽兰’玉门,向里面看去不由还是一愣。

  这间屋子是这四间屋子里最大的一间。唯一不变的还是中间硕大的夜明灯,只不过这支灯是这几个房间里最大的一支。靠墙一面铜镜,下面一张小小的檀木桌子,上面胭脂水粉一应俱全,里面还有淡粉色的软榻。这间屋子竟然是女子的闺房。

  不过刺眼的是,屋子很凌乱,而且在软榻的旁边两具早已腐化成白骨的尸体横横的躺在地上。淡雅温馨的闺房却凌乱不堪,还有两具枯骨,这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让破雲心中微微一惊。

  破雲走到枯骨旁发现这两具枯骨骨骼很大,应该是男子的枯骨。

  一具枯骨双臂护在前胸,双臂和胸骨完全的塌了下去,是被重手法生生压断的。破雲暗暗咋舌,这一击的力量是何其大,让防护的双臂都没有起丁点作用!

  另一具白骨右臂抚胸,小臂断的粉碎,头颅与脊柱相连的部分也是像粉一样,看样子是被重击击破小臂,然后继续击碎颈脖致死的。破雲暗暗心惊,好强的力量,好毒辣的手段。

  破雲抬头忽然发现软榻旁边的墙上有一行字,连忙定睛看去。

  “余纵横江湖数十载,所向披靡。不想被仇家趁余有事未归之际寻至地下宫殿。余之爱妻惨遭毒手,虽余回来手刃仇家,奈何爱妻已逝!奈何!奈何!”

  下面还有一行凌乱的字迹,“后人有人至此便是有缘,此间之物随汝使用。但地上两具尸体不许安葬,否则余不管是生是死必追杀汝于千里!‘清心诀’必须以‘天清月明功’最高层为基础,否则练之必破功入魔,望汝好自为之。若有一日,汝至吾青龙宫。吾自会有礼相赠!”

  字迹自此而没,并没有留下名号。破雲伸出手指在字迹上划划,字迹果然如自己所料,是用手指刻画而成的。墙面是上好的玄石砌成,比凡铁还要坚硬几分。破雲自忖写上几个字还行,若要如此行云流水可是万万不能。此人能在如此坚硬的墙面上随意刻画,可想武功之高。

  破雲心中波澜起伏,不住的唏嘘,情况大致了解了,暗叹世事难料。此人纵横江湖数十载,自己的妻子却是被仇家所害。必是妻子见强敌来袭,匆忙中在血魄上刻上暗语,想让夫君避其锋芒。血魄虽有灵性,却阴差阳错的没有遇到此人。而且,看起来此人武功奇高,来敌之人根本不是对手。如果早些回来,其妻定不至惨死。可叹其妻还怕夫君有危险,放血魄示警,可见其妻对其用情之专。

  到现在,破雲已经明白‘幽兰’的意思了。夫君驰骋江湖,佳人必定独居犹如空谷幽兰,只可惜幽兰已逝。

  破雲围着屋子转了个圈,在软榻角落的地方放着一本粉色卷册。破雲拿起翻了两页,里面字迹娟秀,竟是此间房屋女主人闲来无事所写的琐事。翻到后面几页,一页中写道,“夫君的武功已经天下无敌,可惜我的武功却差的一塌胡涂。夫君虽然只是偶尔出去,但我知道夫君是怕我寂寞。我多么想自己也身怀绝技,然后就能和夫君一起逍遥江湖了。”

  破雲暗叹一声接着翻到下一页。

  “夫君很喜欢我创出的暗语,说这种暗语十分隐秘,正好当做暗号只用。我很高兴,终于能帮上夫君了一点忙,如果夫君不是哄我开心的话。”

  破雲膛目结舌,清月门的流传至久的暗语竟然出自一位女子之手?!破雲暗暗觉得此夫妇二人和清月门会有莫大的干系,急忙翻看下一页。

  “夫君出去和魔域枪比武了。虽然夫君和我说他定能凯旋,但是我心里还是很担心他。真不知道为什么男人这么喜欢动刀动枪,谁比谁厉害真的那么重要吗?那些不都是过眼云烟吗?真搞不懂他们男…”字写到这里戛然而止。

  破雲向后翻了翻,已经没有字迹了,摇头苦笑,心中已经明了了一切。

  字迹的打断,是因为她发现有人闯进了这里!

  破雲慢慢走回大厅,忽然一脑袋扎在喷泉里。凉凉的泉水抚摸着破雲的脸庞,让破雲精神为之一振。这突然间让破雲吃惊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让破雲都有种脑袋迷迷糊糊的感觉了。不过到最后也没能知道这位奇人与其妻的名号,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莫大的遗憾。

  也许是当时这位奇人的名号太响亮了,世人见到这般宏伟的宫殿就会知道是他的。也许这位奇人不想留下名号,让后人留待猜想。不管哪种,总之现在是不可能知道这位奇人的一切了。

  呼。破雲从水中抬出头来,任由水流顺着脸庞缓缓滑下。

  此时破雲心中理出几条条理来:

  第一,捉拿血魄的时候看到的暗语果然没有看错,而那血魄必定是此间主人种植的。不由再次感慨此间主人本领通天,连血魄如此珍贵之物都能种植。

  第二,此间的主人与其妻必定与清月门有极大的关联,留下的心法竟然要天清月明功的最高层方可修习。如果说这都和清月门没有关系,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

  第三,按奇人所留之言,此地并不是这位奇人的唯一住所,或者说不是最主要的住所,应该还有一个叫‘青龙宫’的宫殿。其中所留之物必定比此地更为珍贵,这是让破雲心中怦然心动的。习武之人没有不想修习高深武功的,这对破雲也不例外。

  第三,也是最最让破雲兴奋的事。破雲赚翻了!这么大的一间宝藏窟,先不说清心诀能否修炼。就是满屋子的丹药,如果流出一样到江湖就会引得轩然大波。无一不是增进武功的大大补品。破雲怀中的助力丹与这些丹药相比,无疑三岁孩童遇到了精壮大汉,根本无法相比。

  破雲的天清月明功早已修至顶层第九层,按照奇人留下的警示,修习清心诀必须要先修习天清月明功到顶层,这也就是说这清心诀必定要比天清月明功威力大。这样的道理简单得就像孩童先会爬才会走路,而且走路必须要先会爬以后才行。这就意味着清心诀无疑会在破雲报仇道路上起很大的帮助作用。

  破雲眼中精光一闪,“看来这清心诀是必须要修习的!”

继续阅读:第70章 抢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