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洞府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3,156

  话说破雲跟水隐门的曼曼姑娘乱吹牛皮,说什么有事相求必当照办,哪想到曼曼姑娘立马就有事相求。

  曼曼姑娘嫣然一笑道,“既然石兄如此重情重义,曼曼还真有一事相求!”

  破雲一愣,心中发苦,这牛皮吹大了,刚吹出去人家就来了,不得已硬着头皮道,“不知曼曼姑娘所求何事呢?”

  曼曼姑娘微微一笑,道,“我想请石兄不要透露今日之事,不要透露我的行踪。不知石兄能否帮曼曼这个忙呢?”

  破雲没想到会是这么容易的事情,看来她铁了心要独自溜达溜达,微笑道,“我当何事,如此小事何须说请。破雲定当遵从。”

  曼曼姑娘微笑道,“那曼曼就放心了。既然这样,曼曼就不打扰石兄的雅致了,这就告辞。”说完拱手告辞。

  破雲不成想曼曼姑娘这么说走就走,不由脱口道“姑娘这么快就走?”话刚出口就觉得不对,忙接口道,“那我们就后会有期。”

  曼曼姑娘微笑点头一下,出门而去。

  破雲愣愣的看着曼曼姑娘消失的方向,喃喃道,“血魄竟然没有功效?怎么会呢?难道…”破雲若有所思,双眼精光一闪,大步出门疾奔而去。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祁连山脉除了微微吹过的风,一丝声息没有,一片宁静之色。

  破雲踱步走到发现血魄的地方,低声喃喃道,“就是这里发现了血魄。如果猜得不错就应该在这周围。先在附近找找看。”

  在血魄出现的山峰,破雲找了两个时辰也没发现什么。破雲紧皱双眉向山峰旁边的一大片树林看了看,纵身奔了进去。

  这片在森林茂密的很,数人不能围拢的杉树、榆树满地皆是,而且地上满是茂茂密密的不知名青草。阳光穿过树荫而下洒在地上,鸟啼虫鸣之声不绝于耳。

  破雲在低低高高的坎坷地面小心的寻找着,走进森林,一会就看见一座不是很高的山峰突兀的出现在森林里。

  破雲围着山峰找了半响,最后走到山峰陡峭得就像拿斧子劈出来一样的断面前,上上下下的看个遍,一脸失望的刚要离去,忽然发现山峰断面最凹进去的地方,有个两指宽的裂缝,手在裂缝出能感到有风在吹。

  破雲大喜,在裂缝左左右右看了个遍。最后摇摇头,无奈的掏出淼刃朝裂缝捅去。一阵乱捅之后,裂缝大到能进去人后破雲立马停手,心疼的看淼刃没有破损才安心的放进怀中,扭头看着黑乎乎的窟窿。

  窟窿里面很深,破雲扔块石子进去,只听滴滴咚咚的滚落声音传来,下面不住的有风吹来。

  破雲定睛看去,黑漆漆的山腹中仿佛有条窄窄的通道,弯弯转转的通向下面而去。通道离窟窿大约四五步距离,隔开通道与窟窿当中黑咕隆咚的深不见底。

  破雲犹豫了一下,点燃了火折子扔了进去。火折子的光亮十分有限,不过对破雲已经是富富有余了。一条简陋的石头甬路一直朝下面蜿蜒下去,伴随它的还有它两侧的黑暗,石头甬路只有两步左右宽,旁边竟然都是空空的,就像甬路浮空在山腹当中一样。

  破雲皱眉暗道这山腹中藏有甬路实属奇怪,本应去探查一番。可甬路老旧不堪,下面不知道还有多深,万一出现什么危险,脱身必定困难。破雲转念想到体内长久不能化解的热流,心中不由一横,纵身钻进窟窿。

  破雲自捉拿血魄以后就觉得身体里有股化解不了的热流,虽然每次化解热流都会功力增加,但一直化解不了这股热流,让破雲心中着实有些郁闷。

  再一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对峙血魄的时候,破雲在血魄的身上竟然发现了古老的清月门暗语!

  清月门数百年的历史,有很多自古相传下来的古怪暗语,这些东西只有门主才会知道,而破雲却是在小时候,在父亲的书房研究这些比蝌蚪文还要难懂的暗号,研究了好久才学会这门暗语的。

  吴思祥中年才得破雲这支独苗,嘴上虽然严厉,暗地里却宠爱非凡,加之清月门以后也必定为破雲掌管,是以发现破雲偷看暗语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警告破雲不许外泄暗语内容也就放任自流了。而破雲专门对稀奇古怪的东西感兴趣,平时的学问学的闷闷欲睡,见到这么奇怪的暗语却十分喜欢研究,没过多久,这门清月门最隐秘古老的暗语,竟然被破雲学会了。

  只不过破雲学会以后,对这些古怪的暗号就再也没有兴趣了。

  在破雲出手捉拿血魄的时候,在血魄的身侧正是这种暗语。而暗语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意思,‘快跑!’

  破雲在事后一直念念不忘这件事,一直觉得血魄身上不能毫无缘由的出现清月门暗语,而且暗语奇特,根本不会被凑巧画出来,那血魄上出现暗语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人写上去的。

  为什么要写在血魄上?为什么要用暗语?快跑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暗语写的如此凌乱?如果不是破雲对怜静思念非凡,冲着这些疑问,破雲早就回来查个究竟了。

  这也是为什么破雲发现密道后,虽然危险却还是一往无前的原因。

  破雲轻轻踩在石甬路上,上下看了看。甬路上面五六步的地方,一大堆乱石把甬路堵个水泄不通。甬路下面却很长,以破雲夜能目视的眼力都看不到头。

  破雲小心谨慎的慢慢向下走去。走过几个弯,甬路渐渐的平缓开来,但以这么长的距离,此时早已到了地底之下了。再走了一会,前面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石门。石门两扇,对开,门梁上面两个大大‘朱雀’字。一扇门已经坍塌在地上,在石门后面又露出一条两人多高的甬路。

  破雲在石门左右细细观看,感觉没有什么机关,迈步走进甬道。这时的甬道下面是光滑亮丽的大理石铺成,只是灰尘铺地,一步一个脚印。甬道的两边隔个三五步就有一盏微微发亮的夜明灯。

  破雲暗暗咋舌,单凭这夜明灯里的夜明珠,就是江湖四大门派富可敌国,也未必能拿出。

  没走多远,破雲眼前一亮。

  甬路的尽头是一片开阔的空场。空场的一边,看这土垄和干枯的草药,必定是种植的地方。

  空场的另一边,靠边放着一架长长的兵器架,其中很多都是破雲不曾认识的古怪兵刃。破雲随手抽出一把长枪,枪头黑中泛红,枪杆黝黑无光。抖个枪花,一阵急锐的破风之声传来,破雲不由脱口赞道,“好枪!”一把普普通通放在外面兵器架上的兵器就如此锋利。

  唯一出现在破雲心中的想法就是,这洞府的主人必定不是凡人。

  空场过去是一扇玉门,晶莹剔透质后非凡。破雲轻轻的推开玉门往里看去,不由呆呆的愣在那里。

  玉门后面是座小小的旱拱桥。旱拱桥的后面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整个宫殿占据了整个山腹的高度,足足有十余丈高。宫殿的外墙金光闪闪,宫殿的大门上两颗碗口大的夜明珠闪闪发光。

  破雲傻傻的看了半响,咽口吐沫低声喃喃道,“这人要有多少钱财,才能修成如此堂皇的宫殿啊。”说着推开宫殿大门。

  破雲收敛心神走进宫殿,虽然心中有了准备,还是被宫殿的奢华震了一惊。

  宫殿一进门一个圆形大厅,大厅中间一个喷泉,四周的墙壁全是白色石砖雕砌而成,喷泉的后面环绕着四个玉门。破雲定睛看去,不由大为好奇。四个玉门分别上书,‘傲游’,‘敌国’,‘抗天’,‘幽兰’。

  破雲随意走进‘敌国’玉门,刚进屋就觉得金光刺眼。玉门里的屋子不大,在屋子后面靠墙的地方堆满了金银财宝。

  珍珠,玛瑙,翡翠,黄金应有尽有!破雲张大嘴愣愣的站在那里半天,才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努力平复平复心情。虽然破雲视财宝为粪土,但如此多珍宝放在一起的震惊场面还是第一次见到,估计没几个人见过如此多的宝藏。

  破雲暗暗苦笑,这‘敌国’原来是富可敌国的意思,倒是没有起错名字,谁拥有这么一大堆宝藏,谁都富可敌国了。

  惊讶过后,对钱财没什么追求的破雲苦笑着又走进了‘傲游’玉门,暗想这‘傲游’又是什么意思呢?屋子和方才的屋子一样,不是很大,屋子中间的石桌上一枚比前面甬道亮上百倍的夜明灯,把屋子照的灯火通明。

  桌子后面放着一个精致的翡翠书架,上面静静的躺着一本薄薄的册子,书架的旁边放着块黑黝黝的不知名黑铁。破雲走上前去,好奇的拿起册子轻轻抖落浮土。册子上面只有一个大大的‘清’字,随手翻开一页看去。

  不看还好,这一看,破雲不由被惊得大惊失色,冒出一身冷汗!

继续阅读:第69章 震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