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再遇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3,206

  震龙二使的事情都过去三天了,破雲还觉得心有余悸。

  躺在床上的破雲心中不住苦笑,如果震龙二使遇到的是绝尘鸟,肯定会手到擒来,而绝尘鸟更是愿意遇到震龙二使,想着想着不由脸上泛起一丝微笑。

  这次把雷殃门的堂口毁了不少,虽然说不至于撼之根基,但对雷殃门的打击也是很大的。最近人们的谈论话题,除了雷殃门堂口被毁的事情以外基本没有什么别的聊的。

  雷殃门上上下下也是震动非凡,上层震怒,誓要捉住破雲。底下的属下却人心惶惶,怕哪天这个煞神光临自己的堂口。一时间,雷殃门各堂加紧防范以备破雲的到来,另一方面在江湖中行事就低调了很多。

  有些地方甚至拍掌称快,高诵破雲这个神秘人狠狠的打压了雷殃门嚣张霸道的行径。

  在破雲看来,这却是到了临界点,不能再贸然出手了。震龙二使的教训必须要吸取,竟这么一闹,雷殃门上下鸡飞狗跳的,各个堂口的守卫更加森严,再出手的危险性就显得大了很多。

  破雲只有自己老哥一人,虽然夜羽门说是站在破雲这边。但破雲从来不想把夜羽门牵扯其中,况且现在自己这副摸样,就是去夜羽门。夜羽门也不一定会认出破雲。所以破雲非常注意危险的控制,自己人单势孤,觉不能冒太大风险。

  下一步该干什么呢…

  破雲看着房顶愣愣的出神,不去找雷殃门的麻烦,不去夜影…

  破雲心中苦笑,自己除了报仇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忽然丹田一丝热流涌上,流经身体经脉,让人感觉暖烘烘的。破雲摇头苦笑,从祁连山脉回来这么久了,这丝暖流依然如故,任凭破雲如何运功化解始终没有成功。

  破雲心中一动,既然现在闲暇无事,不如会去看看是真是假也好解了心中疑惑。

  心中有了决定,破雲不再停留,即刻动身。

  就这样,破雲再次走上了通向祁连山脉的大路,与上次去祁连山不同的是,这次丝毫不必追赶时间。一路上慢慢悠悠的赶来,让破雲觉得也很悠闲。

  这一日,走到一个叫常贵的县城。

  县城不大,但五脏俱全。

  破雲坐在酒楼中自斟自酌,很是惬意。

  忽然窗外传来一声女子的叫声。

  破雲朝窗外看去,只见楼下的街道中央,一名地痞正对一名青年姑娘连拉再扯,青年姑娘吓得失声痛哭,围观的众人却都在远远的地方指指点点偷声议论,没一个人赶上去制止地痞。

  地痞见没人敢招惹他,更是嚣张,一边上下摸姑娘的脸蛋,一边叫嚣道“赶紧随爷快活快活去。没看见吗,这里就是爷的地盘,没人敢对爷说个不字。”说着得意的哈哈大笑。

  青年姑娘被地痞吓得就知道哭了,双手乱拨地痞的手,想赶快跑走。

  地痞怎会轻易放过到嘴的肥肉,拉住姑娘的手不住的乱摸,嘴中发出猥亵的笑声。

  破雲心头火起,刚要起身,就听旁边有人说道,“你还要继续看下去吗?”

  破雲回头却见一条人影从破雲桌子旁的窗户飞身而下,站立于街头。破雲定睛一看不由苦笑,竟然是水隐门的曼曼姑娘。既然有曼曼姑娘下去,就不需要自己再去了,索性在窗口看热闹。

  曼曼姑娘一身褐色长裙,头上扎着一支凤钗,脸上也不再蒙面,正冷冷的看着地痞。

  地痞被曼曼姑娘看的有些发毛,怒道,“你是干什么的!看什么看!”

  曼曼姑娘嘴角上翘,冷冷道,“我最恨欺负女人的人。你自裁吧,省的我动手!”

  地痞一愣,忽然哈哈大笑,转脸一脸怒容恶狠狠道,“你个贱婢,你以为你是谁!敢跟老子这么说话!城西墨玉城的雷殃门堂口堂主是老子表哥,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破雲心中暗暗摇头,你这小子才是活腻味了,就是堂主来也不一定敢和曼曼姑娘作对。曼曼姑娘是水隐门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可以说水隐门的下代掌门非曼曼姑娘莫属。这样的身份,在江湖中是没几个人敢惹的。

  曼曼姑娘气极反笑,“好。我就看看你有多大本事。”

  破雲闻言暗道不好,心中反而暗暗替地痞悲哀,曼曼姑娘要发飙了。

  果然,曼曼姑娘身形转动。

  地痞没看见曼曼姑娘怎么动呢,就觉眼前一花,发现手中握着的青年姑娘的手没有了,而青年姑娘却站到了一旁围观的人群边上。看此女的表情,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就到人群边上了。

  “退远点,别伤了你。好好看着这恶棍的下场。”曼曼姑娘柔声安慰姑娘,后半句却是给地痞听的。

  地痞这才醒悟,一下没了脾气,一脸惊容磕磕巴巴道,“你…你别过来啊。我…我表哥和我关系好着呢,你敢动我,他一定杀了你!”

  曼曼姑娘一步步走向地痞,对地痞的话根本不理不睬。

  地痞惊惧的一步步后退,忽然眼前一花,曼曼姑娘消失了!紧接着,双臂一阵剧烈的疼痛传向地痞的大脑。地痞失声大叫,叫声放出就听两声咔嚓的声音。

  这是地痞听见的最后的声音。

  地痞口吐白沫的昏倒在地上,双手软绵绵的背后交叉,双腿压在双手上,扭曲的交叉在背后。

  曼曼姑娘冷冷走到跟前,伸指连点几处穴道,转身不再看地痞一眼,纵身一跃又从窗口窜进,顺便坐在了破雲的对面。

  街上忽然想起一片热烈的掌声叫好声。

  人,毕竟都有正义感的。

  只是有的时候,胆子比正义感的分量更少的可怜。

  破雲淡淡的看着曼曼姑娘。

  曼曼姑娘轻轻一笑道,“怎么,这么几天石兄就不认得我了?”

  破雲淡淡道,“我只是没想到曼曼姑娘手段如此毒辣。你既然已经出手教训他了,何必又点他越悯、止我穴,非要他两天后毙命呢。”

  曼曼姑娘一怔,微微一笑道,“这么说来,石兄是觉得我出手太重,心肠太狠喽。”

  破雲默然。

  曼曼淡淡一笑道,“你觉得今日那位女子没有遇到你我,她的下场会如何?她就应该有那样的结局吗?男人靠身强力大就能随便欺负女人吗!而女人为什么要被男人欺负呢!”曼曼姑娘语调越来越重,甚至有些责问的意思。

  破雲沉默半响,长叹一声,“最少应该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吧。”

  曼曼姑娘嗤鼻道,“他这样狗仗人势的人,你觉得他会悔改吗?”

  破雲不由语塞。

  曼曼姑娘忽然莞尔一笑,改口道,“不过实在是巧得很,又在这里遇到石兄。”

  虽然觉得曼曼姑娘对地痞的处置有些狠辣,但终归地痞自己作恶咎由自取。破雲见曼曼姑娘转变话题不想再谈,也不好再说下去,微微一笑道,“我还以为是曼曼姑娘听见石某的传言,故意在这里等我呢。”

  曼曼姑娘一怔道,“嗯?什么传言?”

  破雲淡笑道,“曼曼姑娘何必装傻,雷殃门上下全惊。难道曼曼姑娘连这也不没听说过?”说话间隐隐戒备起来。

  曼曼姑娘一脸吃惊,“容貌丑陋,名叫石雨,连挑雷殃门四个堂口,并且一个堂口是雷殃门三大堂口之一的徐州堂。真是的是你?!”

  破雲见曼曼姑娘一脸惊讶,嘴都能吞进一个鸡蛋了,不由苦笑道,“我叫石雨,长得也很丑。”

  曼曼姑娘忽觉失礼,忙端坐道,“没想到竟然真会是石兄。我一直以为是同名他人作为。”话中兴奋不已。

  破雲淡然一笑道,“和石某一样丑陋的人恐怕世上无二了。”话中意味萧索,神情低落。

  曼曼姑娘张口欲言,忽然改口道,“石兄怎会和雷殃门交恶的?我水隐门与雷殃门有几分交情,不如我替石兄打个圆场去?”

  破雲微微一笑道,“我和雷殃门的事情说来话长,有机会再讲给你听。雷殃门也不会放过我的,曼曼姑娘就不用多费心了。”

  曼曼姑娘见破雲不愿多说,改口笑道,“石兄到此地是有什么事吗?”

  破雲淡淡笑道,“我不过是随意走动罢了,正好经过这里的。倒是曼曼姑娘来此地为何呢?而且一位门人没有带,不怕有什么意外吗?”

  曼曼姑娘微笑道,“你就别姑娘姑娘的叫了,你就叫我曼曼行了,我师傅就这么叫我。”忽然觉得话说的有些不对劲,脸上微微一红,随即恢复正常意味萧索道,“不知道为何血魄的药性没有传说中大,我没能把事情解决掉,我怎么有脸见师傅呢。我是自己出师门的,想要再找找看,有什么至阳的药物没有。”说着脸上浮起一丝忧愁。

  破雲心中一动,脸上诚恳道,“如果有什么需要石某帮忙的尽管开口,石某能力之内定当全力协助。”

  曼曼姑娘嫣然一笑,嘻嘻笑道,“既然石兄如此重情义,曼曼还真有一事相求。”

继续阅读:第68章 洞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