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二试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3,168

  清晨的阳光再次照耀在这山峦之间。

  清新的空气让昨日通过,没通过的豪杰们都为之一振。

  昨日经过第一轮比试,众豪多多少少看出,此次夺宝之行以轻灵为主要。血魄虽然珍贵,但是它没有攻击的能力。它最让人头疼的便是有灵性,没有了灵性,便是三岁孩童都能采摘。

  但所有人都猜不透今天第二轮比试的内容。

  所有人都早早的围在擂台之下,等待铁背苍龙来公布第二轮比试的内容。

  四大门派照例各据一角,而破雲还是站在旁边不显眼的地方注视擂台。

  半响,台下众豪都等得有些不耐的时候。

  铁背苍龙慢慢走上擂台。

  众豪见铁背苍龙上台不由精神抖擞,更有好事者大呼快些开始第二轮比试。

  铁背苍龙环视一周,皱眉佯愁道,“老夫还以为今天人会少一点,怎知今天人非但没少,反而仿佛更多了。”咧着嘴不停的摇头,样子十分滑稽。

  台下众豪不由哈哈大笑。

  铁背苍龙哈哈一笑道,“说实话我还真怕各位都走了。都走了我老哥一个主持什么?”

  众豪又是一阵大笑。

  铁背苍龙等笑声渐止,微笑道,“昨天第一轮比试可谓有喜有愁。没通过固然失去夺宝机会,但也不必在意。江湖奇珍异宝数之不尽,还有更好的在等各位。通过第一轮的朋友也能大意,今天第二轮的比试,老夫我是自问不行。”

  铁背苍龙此言一出,台下又开始乱哄哄的议论开来,都纷纷猜测今日会是什么比试,连铁背苍龙如此人物都自叹不如。

  铁背苍龙声音稍大,盖过喧闹的众豪道,“请昨日通过第一轮比试的九十七位豪杰,来擂台边等候第二轮比试。如果等会错过上台机会,便会认为自动放弃第二轮比试。”

  破雲随其他通过第一轮比试的豪杰来到台边等候。

  铁背苍龙朗声道,“这第一轮比试是考验众位的身法轻盈,而这第二轮比试却是要考验众位眼力,手力的配合程度。”说完一摆手,从台边上来两名锦衣大汉。

  两名锦衣大汉抬着一根木桩,竖在擂台当中。木桩上面一根横杆,在横杆上垂下一个细细的细绳。

  众豪杰面面相觑,不知道铁背苍龙在干什么。

  铁背苍龙不慌不忙的在怀里掏出一枚铜钱,举起给大家看清楚。

  铜钱是最普通的铜钱。掉在地上,在场的众豪很多人都连看都不看一眼。可现在都伸着脖子想看看,铜线到底有什么奥妙。破雲看着铁背苍龙拿着铜钱,眼睛里露出一丝笑意。

  铜钱除了中间的四四方方的孔外,上面还有一个小小的圆孔。这是众豪观详半天得出的结果。很显然,上面的小圆孔是故意挖出来的。

  铁背苍龙微微一笑,伸手拉住从木桩横杆垂下的细绳,把细绳从铜钱的小孔中穿过系好。众豪心里都忽然有种顿悟的感觉。

  铁背苍龙微笑道,“各位也许猜到了些什么。不错,这第二轮比试就是让大家在台边用暗器穿过这枚铜钱。”说着在怀里掏出一包绣花针,笑道,“我这里有绣花针供大家使用。当然,不管用何种暗器穿过小孔都算胜。如果有人习惯能用铁蒺藜、飞镖等暗器,只要穿过小孔就算通过第二轮比试,但是无论什么暗器,只有一次掷出机会。一击不中,便算淘汰。”

  铁蒺藜本身就比铜钱大,更不用说更大的飞镖,这如何能穿过小孔。能穿过小孔的暗器,除了绣花针,恐怕没有几种了。

  众豪心中骇然,这第二轮比试果然比第一轮比试要难上许多。虽然台边离木桩只有不到两丈距离,这样的距离对武功高深之人根本不算距离。但是要在这个距离,用暗器穿过一个随风抖动翻转的铜钱上的小小孔洞,却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破雲暗道这二试倒有些意思,自忖有把握细针穿孔倒是不着急,站在一旁看着热闹。其他通过一试的众豪却有的面露难色,神情颇为焦急。

  忽听铁背苍龙一声高喝,“第二轮比试开始!”

  众豪闻声不由一静,只见铁背苍龙挥手叫上一名大汉。大汉手中捧着一个方盒走到铁背苍龙面前。铁背苍龙道:“二试开始随机抽取号码上前比试。”说完在盒子里随便拿出一张纸,道:“乙组四十七号。请上台比试!”

  一名中等身材的魁梧中年人,铁青着脸走上擂台。

  中年人对铁背苍龙一拱手,亮出自己的号码,顺手接过铁背苍龙递过来的绣花针,直愣愣的看着随微风轻轻摇摆的铜钱。

  中年人铁青的脸逐渐变得通红,两只眼睛仿佛要吐出火来,突然大喊一声,绣花针抖手而出!

  当!

  一声轻响。

  绣花针撞到铜钱火星飞溅,霎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只剩下被撞得乱晃的铜钱在风中飘舞。

  中年人神色黯然,长叹一声,一言不发扭头走下台去。

  破雲在台下看得分明,大汉掷出的绣花针偏离了老远老远。在风中,铜钱摇晃的更为厉害,想要穿过小孔确实不易。破雲心下琢磨一会到自己上台,还要装作很困难才行,省的让人注意。反正自己只要进入下轮比试就行,也不用费要漂亮取胜。

  接下来十余人均没有通过暗器这关,场下不由有些鼓噪起来。

  “乙组八十六号!乙组八十六号朋友请上台比试!”

  闻声破雲心中不由一凛,没想到这么快就到自己上台,而且前面比试的没有一个通过的。

  破雲眉头微皱,慢慢走上擂台。

  铁背苍龙乍一见破雲的丑陋容貌不由一惊,暗道竟然有如此丑陋之人。

  破雲亮出自己的号码,拱手淡淡道,“晚辈石雨,见过前辈。”

  铁背苍龙回神笑道,“好。好。不必客气。就请比试吧。”说着递给破雲一枚绣花针。

  破雲点点头接过绣花针,低头看了看。一枚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绣花针,捏在手里几乎感觉不到分量。

  破雲捏着针看着随风摇摆的铜钱,心中暗叹陈老曾教导自己,绝对的力量压倒一切,可现在的情形,就是有力量又有什么用呢。

  破雲摇摇头,右手捏针微微向后,深深吸一口气盯着铜钱作势欲抛。

  铜钱犹如风中落叶,根本没有丝毫停顿。

  破雲一脸尴尬,脑袋随着铜钱左晃右晃,手中的绣花针迟迟不敢出手。

  台下的众豪见惯了前面数人的比试,都是看了半天,最后一出手还是差老远。见破雲犹犹豫豫不敢出手,便开始大声起哄。

  “丑小子。赶快扔吧,扔完得了。照你这么瞄准,等明天天黑你也扔不完。”

  “就是。感快吧!早扔完了早省事。别磨磨蹭蹭了。”

  破雲一脸尴尬笑容向台下众豪点点头,咽口涂抹抬手,绣花针就要出手。

  忽然一阵冷风吹过,破雲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张嘴‘阿嚏’一声,打了一个喷嚏,手一抖,手中绣花针不自主的直射而出。

  绣花针在空中一闪,在铜钱翻转的时候正好穿过了小孔。

  寂静。

  台上台下群豪顿时寂静无声了。

  半响,一片哄笑之声如雷声般响起。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也能行,打个喷嚏就通过比试了!”

  “哈哈哈哈。是啊。别看这小子长得丑陋不堪,运气倒是十足的好啊。”

  铁北苍龙强忍笑意,看着破雲点头微笑道,“乙组八十六号石雨。通过第二轮比试!”

  破雲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走下台去。所过之处,群豪无不赞叹破雲的运气好到极点。

  经过破雲的比试,让气氛轻松了不少。接连又有两人通过了比试。四大门派都轻松松的通过。让破雲感觉难堪的是,就连水隐门曼曼姑娘上台比试前,都特意看了看打喷嚏通过比试的幸运儿破雲。

  比试没用多久就全部结束了。而通过的第二轮比试的只有寥寥一十九人了,其中四大门派占了四人,破雲看着眼熟白衣青年也通过了比试,而第一试中,第一个比试的精壮汉子却没能通过。

  铁北苍龙把通过二试的十九人叫到台上,从新给十九人发了新的一到十九号码,说是第三轮比试的时候用新号码。

  众人都没有意见。

  “号码只是号码,没有真本领,号码是多少都是没用的。”破雲看着手中的七号牌子暗道。

  就这样,第二轮比试在聚焦于破雲身上结束了。第三轮比试,也是最后一轮比试,在休息两天后举行。

  虽然铁背苍龙还是没有透露第三轮比试内容,但是众豪都能感觉到一股,有如暴风雨到来前的压抑。

  通过二试之人紧张,看热闹之人轻松。

  在众豪心情相差甚远的等待时间里,三试的日子慢慢临近。

继续阅读:第56章 三试(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