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一试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3,185

  终于到了比试的当天。

  天公作美,万里无云一派晴朗天气。

  众豪杰信心满满的围在大大的擂台下,相互客套寒暄着,其实都暗地里大骂对方也来蹚浑水,多了一个劲敌拦在自己和血魄之间。而四大门派的人各站在一角,成四角把众豪围在中间。

  水隐门的曼曼姑娘也站了出来。曼曼姑娘姿色中上,让好奇之人不住的张望,可遇到此女冰冷的目光后,谁都不敢直视了。

  一阵脚步声响,擂台上走上一名老者。老者五旬开外,一头白发很工整的在头后扎了髻,眼睛精光闪闪让人不敢直视,嘴角上翘露出一丝笑意,相貌威武不怒而威。

  老者走上擂台,台下开始议论纷纷。

  “没想到铁背苍龙也来夺宝了!”

  “铁背苍龙不是归隐了吗,见血魄珍贵又起了贪念吗?”

  “听说此老有百岁开外了,看起来如此年轻,真是保养有方啊。”

  “什么保养有方,那是功力修炼到极致,身体衰老到了最慢的速度。”

  破雲眯着眼看着老者,心中倒是不怎么在意。破雲对自己现在的功力还是有有信心的,相信就是对上这传说中的老怪物,也不会有丝毫逊色。

  老者笑着向台下的众豪环绕拱手,笑道,“没想到我这把年纪还能参见如此隆重的聚会。看到各位精神矍铄,我才感觉我真的老了。”

  台下笑声四起。有人起哄道,“铁背苍龙如何会老。言老是老当益壮啊!”

  铁背苍龙笑道,“借这位朋友的吉言。不过人要是不服老可是不行啊,原来一顿要喝五升酒,现在半升酒就躺到桌子下面了。我虽然也想要血魄,可却是有心无力啊。”表情丰富,语言诙谐,让人觉得很亲近。

  台下哄然大笑。破雲脸露微笑,心中对这老爷子好感大增。

  铁背苍龙微笑道,“此次承蒙四大门派抬爱,让老夫我来主持这夺宝大会,实在是老夫的荣幸。”铁背苍龙脸色一整道,“既然让老夫来主持,老夫必会公正裁决绝不徇私。众位也看见此次参加大会的人有多少了,只有强者才会有机会去夺得血魄。希望众位不要心存侥幸,偷奸取巧者,如果发现定当重罚。”

  众豪一阵小小骚动。谁都有自己的想法,可铁背苍龙如此一说,有些人估计是要失望了。

  铁背苍龙摆了摆手制止众豪的喧闹,笑道,“如果老夫年轻时,必定也要与众位争夺争夺这血魄。血魄珍贵不需多说,如果有人在大会期间想偷偷的绕过去寻找血魄,那是打错了算盘。一来,发现血魄的地方十分隐秘。二来,发现血魄之人早被四大门派派人照顾起来。如果想去碰碰运气,必定会遇到四大门派的门下。我想,这是谁都不想遇到的事吧。”

  言下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了,不管你能不能通过大会考验,如果你想偷偷去寻血魄是不可能的事情。四大门派在山谷间早已把守各个方位,这也就是为什么能在这里安心举行夺宝大会的缘由。

  破雲心中暗暗点头,虽然没有去山后的山谷看个究竟,但早猜到四大门派不会放任众豪不管的,四大势力没有趁机把血魄事前抢走,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还有就是四大门派能如此细密合作,多多少少出乎破雲的意料。

  铁背苍龙咳嗽两声,待台下议论之声渐渐停止,朗声道,“老夫闲话就不多说了。下面就开始第一轮比试。”

  众豪顿时收敛心神向台上看去。

  四名锦衣大汉扛着一捆黑布从台下走了上来。四人走到台边,两人握牢一头,另外两人把黑布卷平铺于台上,黑布卷里面还有层白白的东西。两人握住布卷里面的白色东西与方才两人,撑着四角把白色东西撑了起来。众人这才看清,四人撑起的是一张薄薄的白色毛头纸。

  毛头纸是一种质地松软的白纸﹐多用来糊窗户,非常的容易破损,在江湖中属于最平常的东西。当然,富贵人家是不会用如此容易破损的纸糊窗户的。众豪见四人撑起一大张毛头纸都疑惑不解,交头接耳议论开来。

  铁背苍龙走到擂台一角,朗声道,“追寻血魄必须要轻手轻脚,不能惊动了它,所以这轻功是必不可少的。这第一轮比试就是要比试轻功!接下来,就请众位独自一人,站立在这纸上而纸不破损即算通过此轮比试。”

  此言一出,台下轰然大乱,犹如水入油锅般炸了开来。

  “这么薄的纸上怎能站人!这分明是在刁难人!”

  “对。这分明是在偏袒某些人。不能这样比试!”

  “不过言老所言也有些道理。如果轻功不好,离老远就把血魄惊动跑了,还捉个什么劲。轻功是很重要的。”

  “放屁!老子一身外功,轻功比试如何能算!”

  顿时,台下开始乱哄哄的议论开了。谁都没想到第一轮比试竟然是这样的比法。虽然轻功在寻找血魄之行是很重要,但是要站在这吹弹可破的薄薄毛头纸上,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在轻功上没有一定造诣的还真别想蒙混过关。

  不过四大门派之人有造势之嫌,但这确实是要靠真功夫来比试的,倒也公平。

  “安静一下!”铁背苍龙的声音并不很大,去让在场的众豪都听得清清楚楚。破雲心中暗道此老好精纯的内功。

  “第一轮的比试就是这样了。如果有人有异议就被视为弃权,而如果有人想无事生非,就要问问江湖众人和四大门派的门下了。”铁背苍龙轻轻松松的把底线告诉了大家,如果敢生事,不用他出手,四大门派的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众豪向四角看了看四大门派。

  一脸微笑,没听见刚才铁背苍龙说什么似的炽阳门阳化水。

  一脸傲气,看谁都不屑一顾,看谁都不顺眼的雷殃门何一。

  一脸严肃,神情庄重的看着众豪杰的夜羽门王自庸。

  一脸神秘,仿佛什么都不关心的水隐门曼曼姑娘。

  众豪心中均是一凛,七上八下的谁也不敢出头和四大势力为敌。

  铁背苍龙看着议论声音渐停的众豪,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高声道,“就从甲组一号开始登台比试吧,如果对自己的轻功感觉有些瑕疵下次再来也不迟。如果大家没有疑问就开始吧。”

  台下沉默片刻,从台下走上一位精壮汉子。

  精壮汉子拱手对铁背苍龙恭声道,“在下是甲组一号南山马群。敢问言老,是否站在这纸上任何位置都算数吗?”

  铁背苍龙深深看了一眼精壮汉子,微笑点头道,“对。只要是在纸上站立,不使纸破便算过关。不过我所说的站立是身体完完全全站在纸上,不是在纸上疾奔而过。”

  精壮汉子点点头,脸色郑重默默运转内功。

  台下的众豪都静了下来,都想看看这轻功比试第一人会是什么样子。

  精壮汉子默默地走到一名撑纸的锦衣大汉身旁,身形一窜人如大鸟般朝天空直冲而去,刚过纸面一个翻身,轻飘飘的落了下来。

  精壮汉子竟然慢慢的朝撑纸大汉握纸的手边飘去。精壮汉子的脚终于落在了纸上,撑纸大汉握纸的手边不到一寸的地方,薄薄的毛头纸丝毫无损!

  精壮汉子停顿片刻,轻轻纵身落在铁背苍龙身边,恭声道,“马某取巧,让言老见笑了。”

  台下喝彩声,惊呼声,嫉妒声顿时涌了上来。

  铁背苍龙微笑点头道,“好!好轻功。毛头纸不破不损就是你的本事,没有什么取巧不取巧的。”转头向台下众豪高声道,“甲组一号马群通过第一轮比试!”

  破雲饶有兴趣的看着台上喜形于色的精壮汉子,心中暗道没想到看这人精壮如此,能有如此轻功实属不易。虽然在撑纸大汉手握纸的附近,要比如此大张纸的中间容易受力些,但是没有真本领也是不能做到纸张不破不损的。

  众豪开始一个一个的上台比试,也不知道坏了多少次换了多少次纸,第一轮比试足足比试了一整天的时间才完成。有人大骂这么薄的毛头纸,竟然准备的如此充足,当然是没有通过比试的人抱怨。

  通过第一轮比试的兴高采烈,没有通过的则垂头丧气,咒骂比试什么劳什子站毛头纸。没有通过的人也都没有离去,没份夺血魄了就看看热闹吧,大多数人都是如此想的。

  第一轮比试完,剩下的人数大大的减少了。除了没有悬念的四大门派的数人外,从开始的三百三十五人,只剩下了寥寥九十七人。破雲假装很困难的才通过的,他实在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了。

  不过破雲意料之外的是,雷殃门的宠溺少爷何一竟然轻功甚高,在纸上走了个来回才下来。虽然何一有意卖弄,但破雲实在没想到,外表一个大少爷的何一竟然有如此轻功,暗暗提醒自己四大门派无弱者。

继续阅读:第55章 二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