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集结
九天青雨2018-03-19 16:393,094

  昌平城。

  一座大型城镇,楼亭高耸街道宽阔。

  一名黑衣长发,长相奇丑的青年,在熙熙嚷嚷的人流中缓步向酒楼走去。

  走进酒楼,青年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点了几样小菜一壶茶就不再抬头,只顾自己吃自己的了。

  忽然,旁边桌上的青衣老者对旁边的黄衫中年人道,“周老弟可听说血魄之事了?”

  黄衫人笑道,“怎会不知。那个叫破雲的小子刚没了消息,血魄紧跟着又冒出来了。看来这阵江湖中风浪渐起啊。”

  青年听到破雲两个字,身子不由僵了一下,脸上苦笑一下,碗筷慢行侧耳倾听起来。

  青年当然就是毁容的破雲。自从离开鸟窝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破雲始终不能忘记临行前的情景。小薇的泪水在失神的眼睛里翻滚,嘴角抽动却一句离别的话都没说出来。破雲心中下了很大的决心才离开的。

  离开鸟窝,一路走来并没有听说关于自己的消息,而破雲也只是在一个夜影的小堂口领了些银子。以破雲现在的容貌,别人看一眼是好奇,看第二眼就是憎恶了,所以也没有什么人注意破雲。不过破雲很奇怪为什么没有悬赏自己的事情了,而多多少少的听说有个什么血魄出世了。

  今天听旁桌谈起不由心中一动,细心听来。

  青衣老者点头笑道,“听闻那个破雲掉落山崖,生死不明不知是真是假。倒是这次血魄出世确实真真确确,没有一丝掺假。”

  黄衫人摆弄着酒杯,微笑道,“齐老也想去凑凑热闹吗?”

  青衣老者正色道,“此次祁连山脉出此珍宝,四大势力又只是派出代表前往,各大门主都不会参加夺宝之行,恐怕这是咱们最大的机会了。”

  黄衫人点头道,“齐老说的有道理。恐怕四大势力也不想如此,想来是走露了风声,才不得已摆出大派姿态做做样子。”

  “周老弟所说与我所想相差无几。”青衣老者饮尽杯中酒道,“血魄一物对于你我之辈,虽说是千载难逢的珍宝,但在四大势力中的眼里,却还没达到非得到不可的珍稀程度。”

  黄衫人给青衣老者倒满酒,点头道,“所以四大势力把要举行这次探宝比武大赛,以示公正。”

  青衣老者嗤鼻道,“周老弟不要太天真。你以为举行个比武大赛来挑选出,争夺血魄的人选,就是公平的吗?还不是四大势力给人坐坐样子。你以为他们会那么大方把血魄让出来吗?”

  黄衫人眉头一皱,道,“那你我岂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青衣老者沉吟道,“机会还是有的。四大势力为了给人看,必定要给江湖中人留下位置去争夺血魄的。所幸离大赛之日还有半月,到时候就要看个人的本领了。”

  黄衫人点点头,低头思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破雲心中暗暗有了些眉目,只是血魄不知道是什么,竟然引得四大势力都出了面。虽然各大门主不参加,但也能看出血魄必不是寻常之物。

  “隐匿这么久,就先去祁连山凑凑热闹吧。”破雲眼中精光闪闪。

  祁连山连绵千里,山峰数不胜数。

  山峦穷尽,高耸入云。山峰上面终年积雪,万古不化。

  发现血魄的地方在一座山的山脚下,现在这里基本成了一个小村落。数不胜数的江湖人士齐聚这里,江湖四大势力的门下,在山脚下组建了四个大大的临时住所,供本门休息,又在外面修建了几个临时的住所供众豪歇息。在所有住所当中的空地上,筑起一个方圆数丈的擂台,而夺宝大会定于十日后举行,到时会开始选出十名去谷中寻得血魄的名额。

  破雲仰头看着高耸入云的山峰大为赞叹,回头看看本该清幽僻静之地,现在却变成如繁花闹市,苦笑一声走进自己临时的住所。

  破雲临时的住所在树上。

  破雲不想被其他人打扰,就找了棵大树到树上休息。到了破雲如此的功力,本就是在哪里休息都一样的。

  经过这么多天的耳听目染,破雲终于知道血魄是什么东西。

  血魄是一种类似人参的东西,形状似人颜色通红,是大补之物。寻常人吃了便能健身延寿,习武之人更能平添功力数甲子!血魄成活于地下,六百年成熟,成熟后通体通红。传说此物成熟后便会通灵,每日出来到地面之上吸收日月光华,也狡猾异常,稍有风吹草动就会钻入地下,消失无踪。还好,此物喜爱旧地且喜爱阴凉,湿润之地,而这里正是这样的地方,所以倒不怕它会跑掉。

  虽然没见过血魄,但是人参破雲还是知道的。话会人参年长便会通灵性,遇敌入地而逃,想来血魄会遁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平添数甲子功力未免有些夸大,如果增加一两个甲子功力,便已是江湖中少之又少的异宝了。

  虽然说是四大势力齐聚这里,但是夜羽门只有王自庸和徒弟郭杉前来。破雲远远见了却没有上前打招呼,一来雷殃门悬赏自己一事还不沉稳,不能给夜羽门添麻烦。二来,自己这副摸样实在是羞于见人,没有要紧事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炽阳门来的是阳融门主的独苗儿子阳化水。破雲从小就好奇阳融怎么给儿子起这么个名字。等后来爹爹讲起说,阳融自己脾气暴烈,武功更是走的阳刚一路,深知至刚易折的道理,但自己年岁已大,更该不易,索性就把儿子的名字叫做化水,让儿子以后刚柔并济。

  阳化水也没有辜负爹爹的期望。近年来把炽阳门打理的条条是道,性子沉稳,行走江湖更是扶弱济贫,江湖中人皆对其口碑极好,是此次夺宝的大热门。

  雷殃门来的是雷殃门门主的独子何一。同样都是独子,何一却比阳化水招摇的多。

  雷殃门的这个独苗苗,在江湖中可以说是像一头绿头苍蝇一般,走到哪里哪里都不招人喜欢,靠着老子是雷殃门门主,谁都让他几分。长久下来养的一副胖胖的身体,做事完全凭一己之念,飞扬跋扈不恶不作,江湖中人都深恶痛绝避其远之。

  至于神秘不下于夜羽门的水隐门,则来的是一位叫曼曼的少女。此女平日足不出户,只是门下弟子出来进去为其办事。因为女流,大家也都不好多探查究竟。

  破雲靠在树枝上,回想着自己打探来的消息。“四大势力的人不必说,必定都是好手。就是现在聚聚在这里的江湖豪杰,也都不是泛泛之辈。不过自己的武功挺升了很大一块,到底与原来有多大的差距,只有全力相搏时才能体会了。”

  看着天空飘忽不定的浮云,破雲暗道此次决不能暴露身份。“如果像郫县那次暴露自己,这次这么多的好手,自己说什么也不会好过的。况且王自庸师兄也在此地,我不能因为自己而给师兄添麻烦。倒是不知道这次比武是怎么个比法,要选出几人进山寻宝。到时候要小心行事,别露了马脚。”

  忽然,破雲看见一名白衣青年男子从树边走过。看男子容貌,破雲心中思索仿佛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白衣青年并没有注意到破雲,径直走了过去。破雲苦笑摇了摇头,靠在树上闭目养神了。

  接下来的几天就显得很闲了,直到第八天开始,由四大势力各出代表组织夺宝报名开始。只要想取得去寻找血魄的机会,除了报名以为没有别的路走。当然,敢于和整个四大势力对抗的除外,至少到现在还没人敢这么做。

  破雲拿着手中的一张黄纸,上面几个大字‘乙八六’。“乙组八六号…都这么多人了…”破雲苦笑一声把号码放进怀里,就听司仪大声喊道,“没领号的朋友快些领。领完的朋友先去休息。夺宝大会在三天后举行。至于如何比试,到时各位便知,不许急躁。还请众豪杰相互通告,没领号的朋友不准参加夺宝大会!”

  听完司仪的话,领完没领完的豪杰都是一阵哗然。到当天才通知比试内容,让人无从准备,这明显是故意削减人数的一种手段。

  当然,四大势力的人不可能到最后一天才知道比试内容。这也是四大势力为了保护自己门下,能尽可能多的有机会夺宝而想出的办法。众豪杰虽然愤愤不满但也无可奈何,也就是心中暗骂,谁也没有胆子敢和四大门派作对。

  夺宝是小,保住脑袋才是大道理,众人是都明白这道理的。

  三天时间转眼即过。

  最后群豪被分成了四组。除了最后的丁组只有三十五人以外,前三组都是一百人。

  就这样,群雄逐鹿的帷幕豁然拉开!

继续阅读:第54章 一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