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滴血洞
贰负之神2017-04-13 11:154,331

  排除一切杂念,无心朝天,无欲无求,一心沉浸在脑海中那些玄奥的文字中。

  前世打拳,倒也是练了一些静心的功夫,这不难做到。而第二步则是要沟通身体内的一种神秘能量,这能量按照金色文字所说,就是浑沌原种。心神融入那些神秘的金色文字中,逐渐的好像进入了一个无际无涯的鸿蒙空洞中,心底想起犹如小溪流过般的潺潺的声音。

  随着这声音越来越清晰,那空洞鸿蒙也变得清晰了起来,王斌看到自己血液流过之后那喷薄的生机,还有随着神文运转,从血液中带出的那一股股的灰色气流,逐渐流经全身脉络,汇聚在丹田中。随着灰色的气流运转,丹田中腾起一点灰色火焰,那火焰如风雨中一灯如豆,好像要随时熄灭似得,但是最终却顽强的存在着。

  从神文中王斌知道,这火焰叫做混沌神火,有了这一点混沌神火,王斌这才坚实的踏入了吞天噬地玄功的修炼中。当这一点混沌神火布满丹田时,这天地熔炉就算是练成了。

  长长的出了口气,舒展胫骨,好想比平时要流畅的多了,就好想春天冬眠的熊醒了过来一样,充满了生机和力量。

  “血脉传承,有意思,这野狗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啊。”

  通过刚才的一番观察,王斌知道这金色神文,灰色气流,还有混沌神火,和血液有着神秘的关系,这让王斌想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

  诛仙世界也有妖怪的,空桑山下死灵渊中就有赤炎猪妖和树妖。妖怪们没有像人类宗门这样的机构学习系统的功法,妖怪修炼的功法自有一套传承之法,那就是血脉传承。血脉传承有时候也出现在人类中,不过这些人类的祖先一定是上古神人。就算是上古强大的仙道之流,也不能将血脉传承下去。上古神人何其少,就王斌知道一个神人萧鼎而已,而且很多上古神人都不育子嗣,就像萧鼎就是这一类。上古神人的后裔子嗣中能够觉醒血脉传承的更是万中无一,于是这样的人就很少出现在历史中了。

  据传,神人萧鼎也不是真正的上古神人,而是觉醒了血脉传承的人类。

  王斌不眠不休,打坐练功,一直持续了四日,四日后,那一点小小的混沌火苗也壮大了许多。拳头一捏,周身筋骨噼啪作响。王斌觉得这力量倒拽五牛,身扛巨鼎,绝对不在话下。虽然没有掌握什么法术,但是王斌知道,此时只要让自己近身,一个照面就弄死刘镐。

  “大牛,大牛,好了没有?”王斌不知道大牛准备的怎么样了,只是一想到天书和千年前炼血堂的那些宝藏,心痒难忍,还是早点去看看的好。

  “来了来了,野狗哥,俺都准备好了,就等你醒来。”大牛扛着一个麻袋,买袋中鼓鼓囊囊的都是烤蝙蝠。一想到这接下来的日子,伙食一成不变的就是这蝙蝠,王斌脸都绿了。

  底下还有几根黑黝黝的溅了油的木棍,据说是火把。

  吸血老妖的老巢在万蝠古窟,老妖现在没什么闲情逸致,正在和蝙蝠坐着长期而又艰苦卓绝的斗争。老妖当日看到黑黝黝的一片蝙蝠,顿时福临心智,起意要将这些可爱的小家伙们连成法宝。王斌接受了野狗的记忆,老妖爷孙和吸血鬼长得一模一样,雷公嘴,鹰钩鼻,眼睛长在脑门上,一副傲的没边了的样子。这爷孙俩在这万蝠古窟安家,还真是般配啊。

  记得当时看书,主角和碧瑶在滴血洞中,触动机关,出现了一条通向空桑山山腰的一条通道。大牛这四天,除了烤蝙蝠,就是寻找这条通道。

  死灵渊那条路是万万不敢走的,那里充满了阴灵。而且底下无情海中经常有黑水玄蛇出没,对于那条蛇为什么不去守着天帝宝库,闲的蛋疼的到这里瞎逛,王斌无从得知,但是不妨碍对这里的恐怖的认知。

  偷偷的扛着麻袋,王斌和大牛溜上山。这万蝠古窟在空桑山山地一条狭窄的,空桑山上有危险的野兽都给老妖的宝贝蝙蝠打了牙祭,王斌和大牛也不害怕。

  老妖虽有心重振炼血堂,但是对于这些歪瓜裂枣的弟子也不是很上心,一律采取放羊式教育,爱干嘛干嘛去,除了孙子和刘镐。对于王斌和大牛的开溜,空桑山上下没一个人关心,只有刘镐心中疑惑,不是害怕了跑路了吧。

  跟着大牛走走停停,终于走到了一处悬崖边上,大牛拿出一条绳索,拴在一颗老槐树上,嗖一下就溜了下去,显然是傻大胆。

  王斌迟疑一下,咬咬牙,心中大喊富贵险中求,抓住绳索就向下爬去。

  一路上踩着岩石,倒也没遇到什么危险,在王斌的提心吊胆中,终于到底。这是一处峡谷,两边石壁直挺挺的立着,阻挡了许多有心窥探的脚步。

  听着潺潺的流水声,却不见小溪,大牛很疑惑。

  王斌翻开脚底下一块石头,就看到一汪清泉在石头留下的凹痕中汇聚。看着山泉,王斌知道接下来的路绝对不好走。

  “好了,我们先垫垫肚子,谁知道底下会遇到什么?”王斌解开麻袋口,拽出一只烤蝙蝠就啃了起来。

  大牛啃着蝙蝠,嘟嚷的问道:“哥,拿到宝藏之后咱们做什么?”

  “这炼血堂不是我们呆的地方,咱们拿了宝藏之后立马走人。”王斌沉吟一下,对大牛说出了自己的决定。以大牛憨厚的性子,呆在魔门那是在害他。王斌虽然不歧视魔门,但是知道魔门中人大多数行事肆无忌惮。

  而且,带着大牛也没什么不好。危急时刻,大牛能挡在自己身前,王斌就认了这兄弟了。

  “好,我们暂时打不过刘镐,等以后再教训他。”大牛的意思却是先避开刘镐的锋芒,等以后在收拾他。

  “何须以后,现在就可以宰了这厮。”王斌心中想的却是走之前先杀了刘镐,刘镐不过以小人,要报仇何须等十年。

  啃完烤蝙蝠,王斌爬在地上喝了口山泉水,心中啧啧赞叹,这水比前世的农夫山泉好喝多了。

  “走,俺们去搬空炼血堂。”

  洗去手上的油渍,王斌大手一挥,带着大牛浩浩荡荡的进了山洞。

  刚走进洞口,王斌就看到潮湿的地面和地面上绿油油的青苔。身后一声噗通,大牛硕大的身躯早就滑倒在地,捂着屁股在那叫唤。

  王斌拉起大牛,点上火把,小心翼翼的向深处走去。

  不出半个时辰,隧道走到尽头,除了黝黑的石壁,再无他物。王斌知道这其中恐怕另有玄机,自己摸索翻找,一点都没有发现机关的线索。王斌也不气馁,浑身一震抖动,捏着拳头就在周围搞起了破坏。

  仰仗着恐怖的神力,王斌生生在这里开辟出了巨大的空间。

  就在王斌将地面砸的陷下数十米之后,有一个幽深的洞口出现在王斌大牛两人面前。

  万蝠古窟下是死灵渊,死灵渊下面是无情海,滴血洞就在无情海下面。滴血洞够隐蔽,黑心老人做事算是滴水不漏。

  这处通道才是真正的进入滴血洞的入口,而无情海那条通道不过是自然形成的而已。

  滴血洞在万蝠古窟这消息不假,但却是当年黑心老人为了诱惑贪婪者进入无情海送死而放出来的。在广袤无边的无情海,除非有张小凡的狗屎运,猴年马月才能找到那入口。在这,无情海时常有黑水玄蛇出没,进入无情海就是送死。

  王斌和大牛磕磕碰碰,经过一天的跋涉之后,这通道走到了尽头。

  眼前出现了不知道什么材质的大门,大门紧闭,人王斌和大牛推搡打砸都没有半点反映。一番折腾之后,王斌知道这样没有用,除非找到打开这扇门的机关。

  当时看书的时候,机关是从滴血洞中打开的。现在要进入滴血洞,首先要在外面寻找打开机关的线索。

  先把五脏庙填饱,然后王斌和大牛开始在周围岩壁和大门上摸索,一寸寸的寻找,不翻过一丁点异常。

  “哥,找不到啊!”大牛瓮声瓮气的喊道,王斌颓然坐地,心中不断咒骂这黑心老鬼害人不浅。

  半日的搜索,屁个线索都没找到,反倒折腾的灰头土脸。王斌擦了擦汗,心中郁闷,却一点也不颓丧,知道宝物没这么好得。

  “不着急,咱们慢慢找,就是挖地三尺,我也要把这扇门给打开了。”王斌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性子,哪能和一个死鬼妥协。翻起身,继续找。

  此时王斌心中已经打算,实在找不到,出去之后自己遭火药,炸门。起点穿越党都有几手必备技能,一是装失忆,二是造火药,三是撒娇卖萌吃软饭。王斌对这方面也是略有研究,自信不会给穿越前辈们抹黑打脸。

  又是一番折腾,王斌心中无奈,宝藏就在眼前,可就是拿不到,怎一个郁闷二字了得。

  折腾了半天,没有找到半点机关的影子,大牛郁闷的不行,发泄似得向地面上一块石头踢了过去。砰的一声巨响,半点没有移动,倒是大牛早就包着脚一个劲直喊疼。

  “兄弟,挺住!”王斌看了,不由有些同情,这是喝凉水塞牙缝,倒霉到家了。

  不过,让王斌奇怪的是,大牛这么大力气踢了上去,怎么就没有让着小小的十块移动一下。

  王斌试着将石头往下按,吱吱做声,向下陷去,同时轰隆一声,那不知材质的大门缓缓打开,露出了滴血洞里的一角。

  “走,大牛,咱们进去看看,这黑心老鬼给咱们留了些什么。”王斌很无语,大牛这小子的狗屎运还不是一般的强,要不是那憋屈的一脚,估计还得找上两三天。

  “小心些,这里应该有自毁的机关。”王斌记得最后滴血洞自毁,张小凡和碧瑶差点没逃出来,所以叮嘱大牛一声。

  这是一间巨大的石室,石室中唯一的物品就是两尊神像。

  眼前两尊巨大的神像,左边的凶神恶煞,丫丫叉叉总共有八只手,肩膀上还顶着四个脑袋,很有魔王的范儿。再看右边的,则是慈眉善目,一副观世音菩萨般模样,很有些不协调。神像前的香炉中积满灰尘,跪拜用的蒲团泛着黄光。

  进入石室另一边的通道,不出十米,又是一间圆形的石室。里面对着一堆破损的兵器,一排架子,架子上都有标签,什么“离人锥”、“观月索”之类的,向来是魔门神兵法宝。不过这些架子上空有标签,应该方法宝的地方却只留下一堆灰尘。

  王斌也不失望,以黑心老鬼的谨慎,秘宝神兵肯定不会放在这明显眼处。

  扫了一眼空架子,正好看到左边放置着一个小小的精致的盒子。

  同时,大牛也看到了那盒子,手已经伸向了盒子。

  “大牛,别动。”王斌大惊,那玩意可不是好东西。不出王斌所料的话,这里面放的是合欢铃,而黑心老鬼在里面下了古尸毒。

  大牛无辜的看着王斌,王斌也不解释,那吃一截当作火把的木棍,轻轻一挑盒盖,噗的一声,里面喷出一团黑雾,瞬间将木棍腐蚀了干净。

  大牛心有余悸的看着王斌,这要是沾到身上,那还有命在吗?

  “这些正魔两道巨擘,那个不是心狠手辣的主,我们要拿走黑心老鬼的家私,这老鬼不设些陷阱才怪。”王斌跟大牛说道,其中不乏提醒之意,让大牛以后和人打交道留个心眼。

  “走,这里面顾及没什么,咱们右边看一下。”大牛看到这铃铛是女生的饰物,顿时失去了兴趣。王斌面不改色收起金色铃铛,翻看了起来,这东西就是合欢铃了。合欢铃是合欢宗的镇宗至宝,相当于青云门的诛仙剑,有了这东西就可以谋夺合欢宗的天书了。

  王斌仔细看过诛仙中滴血洞那一段情节,从张小凡和碧瑶的对话中可知,那痴情咒是合欢宗前辈从天书中领悟而来,如果合欢宗没有天书,那怎么都说不过去。

  向前走着,王斌不由有些期待,前面石洞中就是天书了。天数是已知的诛仙中的最强功法,不知其为何人所做,当时绝对不可小视起威能。

继续阅读:第5章 天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仙之野狗当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