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青云拜师
贰负之神2017-04-13 11:163,777

  那些黑衣人都是青云门龙首峰弟子田光手下,这些黑衣人经常为田光收拢财富,物色姿色出众的女子,那夫妻二人出身河阳城大富之家,被黑衣人打家劫舍谋夺了家产之后,还不放过那女子,黑衣人追杀那夫妻两人,到了拿出森林,刚好碰到王斌大牛二人。

  田光这厮修道马马虎虎,不过却好色成性,经常强抢良家女子,还成立了什么黑衣会,专门为他收拢财富,掠夺美女。本来青云门中门规森严,不该出现这事情,田光这厮如此倒行逆施,却是依仗他的舅父的姥姥的爷爷的师傅苍松道人。田光这厮据说和苍松道人有那么一点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所以龙首峰上百号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黑衣人被折磨的不成形状,说完这段,头一歪死了。

  王斌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尸体,心中却早就将什么黑衣会田光都划入了必死黑名单中。

  抱着怀中的小女孩陆雪琪,抖了抖小女孩腮帮,看没有醒过来的迹象,招呼了一声大牛向这青云山深处行去。

  望山跑死马,这一走就是五日。

  小女孩也睡醒了,小鼻子一皱,闻到的不是妈妈的气味,哇的一声张嘴就喊。

  王斌仰望这那接天的青云山,心中琢磨,这应该就是青云门收徒的考验了。以前看书,书中提到青云门数千弟子,怎么进青云门的都没有说明,但是不可能都想张小凡一样村子被毁只接带上山。

  一声嘹亮的哭喊从怀中传来,王斌一个激灵,这是吓得。

  手忙脚乱,小心翼翼的抱起小女孩,看着小女孩哭得一塌糊涂,王斌和大牛大眼对小眼,只能敢瞪着。

  突然小女孩的哭声停了下来,琥珀般的大眼睛轱辘一转,看了看王斌和大牛,哇的又哭了。

  “我的小姑奶奶,你就别哭了。”王斌满头大汗,这小不点还真难伺候,抱着小女孩左右转动,说些拙劣的笑话,这儿歌是长了一遍又一遍,就是不起作用。

  “妈妈,我要妈妈。”小女孩在王斌怀中一个劲的乱蹭,偶尔还会伸出小脚丫踢王斌。

  “不哭不哭,琪琪不哭,妈妈出远门了,太远了妈妈回不来,等你学了本事去找他。”王斌随口忽悠着,赶紧让大牛去打一只兔子。

  王斌猜测这小女孩可能是饿了。

  上次在滴血洞中靠蝙蝠吃得想吐,这次来青云山倒是准备了锅碗瓢盆。

  王斌一边搭个三脚架,将大铁锅架上去,一边哄着一点没有哭停下来的意思的小女孩。

  一碗兔肉汤下肚,小女孩终于不哭了,只是一个劲的问她妈妈去了哪里,王斌将那谎言说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心虚,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这几日时不时的都会看到想要拜师青云的人们经过,鄙视的看着两个少年外加一个小孩,像这样磨磨蹭蹭的,早就错过了青云门大开山门的时间。

  三岁女孩虽然已经开始走路了,但是山道崎岖,害怕小女孩磕着碰着,所以由大牛负责背着小女孩。这小女孩一点没有后来陆雪琪的文静,其在大牛的肩膀上,转过来转过去,一点都不安分。

  五天时间过去,和小女孩熟悉了,这小女孩就开始透露出恶魔的本质了。夏日炎炎,王斌靠在暖烘烘的山石上打盹,有大牛在一边守着,王斌也不怕也受骚扰,舒舒服服的睡着了。

  突然觉得鼻子中一阵痒痒,翻身二起,却看到小女孩嘿嘿笑着,活像偷了鸡的黄鼠狼。

  每当小女孩咬着手指,问王斌“为什么呢?”的时候,王斌都是一头黑线。小女孩的口头禅是“这是为什么呢?”,凡是看到东西,都要问个为什么,也不知道那对夫妻怎么受得了这个小女孩版的活唐僧的。

  走走听听终于看到前面人声鼎沸,吵吵嚷嚷的,走上前去,就看到六个气宇轩昂的弟子和一个恍若仙子的女子,站在高台上,对着下面的人群说着什么。

  想必这些人就是到青云门拜师的弟子了,王斌抱着小女孩,和大牛汇入这群人中,认真的听这上面那些人说些什么。

  “大家静一静,诸位能够穿越这千里的森林到这里,拜师之心诚恳,都能被青云门列入门墙。不过在这之前,还要检查一下,魔门猖獗,宗门长辈为了杜绝魔门探子混入我青云门,命在下为及诸位师弟妹们为大家做些检查。还有,天赋好的,都能够被诸位首座师叔收为弟子。现在请大家伸出手了。”为首青年双手一按,看到下面乱哄哄的人群安静下来,大声宣布,声音在这空旷的地方一阵回荡。

  周围拜师的人们眼神顿时充满了敬畏,但是一听到天赋好的话能被首座收为弟子,顿时充满了神往。青云门七脉首座,都是正道修真中了不得的人物,千年前正魔大战,虽然损失惨重,但是也成就了青云门七首座的威名。可以说,正道修真,最厉害的就是这七个人物。

  至于天赋,谁也不知道自己的修炼天赋好不好,所以谁都有机会,自然大家都欢欣鼓舞。

  天赋这东西说白了就是资质根器,身体中废气杂志越多,修炼就越困难,天赋就差。王斌经过上次天地熔炉的洗筋伐髓,天赋不差。人说奇人有奇貌,大牛这厮长相古怪,有天生神力,谁也不知道大牛的天赋到底有多好。

  看到大牛眼神中的忐忑,王斌拍拍大牛肩膀,回了一个安心的眼神,大牛牛眼中的迷茫被自信占据了。当初成为炼血堂弟子,都是戏谑老妖像人贩子一样拐骗过去的,哪像青云门这样严格。

  王斌怀中的小萝莉探出脑袋,不明所以,就要来个十万个为什么。王斌赶忙噓了一声,让小萝莉安静了下来。

  大家依言伸出手,那些弟子们把住手腕,探查一番,就将这群人捡土豆一样做好了归类。左边是中上,右边是天赋中下的,右边的弟子看着左边的人群,充满了羡慕嫉妒恨。看着这架势,大牛更加忐忑,王斌确实一脸的安逸,好想在郊游一样。

  突然一阵冲天的煞气传来,接着就听到一声历喝:“说,你是谁派来的奸细。”却见那女弟子手中宝剑架在一个穿的花里胡哨的俊俏的青年项上,那青年面色青红,延伸躲闪,愣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

  “文敏师妹,怎么了?”为首青年看了一眼那俊俏青年,向那女子问道。

  “师兄,这人体内有股微弱的魔气。”那女子面色凝重,为首青年一探那花里胡哨的青年手腕,脸色一变,对着那边弟子吩咐道:“齐昊师弟,将这人带到苍松师叔哪儿,照实禀报。”

  随后,那七个弟子中走出一个小白脸,带着那青年,向着深山中其中一座山峰走去。

  王斌和大牛相互看了一眼,都是庆幸不已,幸亏没有修炼那两本秘籍。

  “哇,好可爱的小妹妹啊,小妹妹叫什么名字,姐姐抱。”刚才煞气横空的文敏,突然看到从王斌怀中探出小脑袋的女孩儿,不由分说的从王斌怀中拽了过去,抱在自己怀中逗弄哥不停。

  小女孩和文敏很投缘,聊了很久才依依不舍的回到王斌身边。

  对于文敏问起小女孩的来历,王斌就说是遇到仇杀,救了雪琪。

  很快,这检查到了王斌和大牛头上。

  大牛伸出手,憨厚一笑,那为首青年探查一番,眼神中突然蹦出一阵神光,盯着大牛问道:“你平时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能力?”

  大牛挠挠头,瓮声瓮气的说道:“俺没什么特别的能力,就是饭量大,力气大。”

  那青年眼神更亮,接连三个好,就让大牛去左边站定。

  “体内筋脉通畅,气血旺盛,印堂上有神光流转,好天赋,好天赋啊。”探查完王斌之后,那青年赞叹一声,王斌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向青年抱拳一礼,自动的走道左边队伍站定。

  “天赋虽然重要,但是对于修道,悟性,毅力,机缘,同样不可少,希望以后大家不要气馁,努力修炼。大家先到龙首峰住下,听候安排。”为首青年弟子对着右边的队伍吩咐一声,身后弟子中就有一人站出,带着那些没有天赋的弟子走进深山。

  “好了,大家跟我走。”左边差不多上百号人,看着那为首青年一挥手,都跟了上去。

  一路上云雾环绕,又见在天空中高高挂起的美丽虹桥,众人来到七脉中间最高的那座山峰脚下。

  “这里是我青云门掌门居所。”那青年一句话,却将周围的青年少年们搞的心中忐忑开了。,

  沿着山路向上,一排排的房屋耸立在道旁,想必这里就是青云弟子起居的地方。

  在往上,就看到一座巨大的广场,这广场像是一座山峰生生削平了一样。

  王斌感叹,这才是仙家气派。

  广场前边清凌凌的一片,确实一座湖泊,那为首青年走道湖边,恭敬行礼,周围少年虽然不明所以,但是都跟着鞠躬行礼。

  “这里是青云门灵尊,灵尊是青云门的护法神兽。灵尊是上古异兽水麒麟,青叶师祖带领青云门,威震天下,多有灵尊的助力。此后青云门中历代弟子,都要礼敬。”说着,那湖中翻起滔天巨浪,接着就看到一个差不多占据半个湖泊的巨兽腾空而起。这巨兽全身鳞甲,头上有一对鹿角,尾巴蓬松似牛尾。

  那巨兽看了一眼眼前的人影,突然想着人群扑来。

  众人看到那遮天蔽日的巨兽张开血腥大口,扑了过来,都吓得瘫倒在地。大家都闭上眼睛,不忍看见自己进入血盆大口,突然间那铺天盖地的气势消散无形,众人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却看到那灵尊蹭了蹭那丑陋的牛头人,随后退回水中。

  大牛摸着脑袋,看着别人看自己像怪物的眼神,不明所以的傻笑。

  王斌却想到了石门村的奇怪,那血色的石门和血色的枫林,知道那里不简单。对于大牛身上的异常,王斌隐约知道原因,那就是神人后裔。千百年来带着神人后裔被发现了不少,这些人虽然没有觉醒血脉,但都是天资纵横的人物。传言千年前梵香谷无妄和青云万剑一天音寺普智誉为正道三英杰,此人就有神人血脉。

  再往前就是一座大殿,大殿中供奉着三清师祖,其后便是玉清殿,青云门诸位首座共商大事的地方。

  “诸位首座师叔都在大殿中等候,各位随我进去见礼。”随后带着众人进入玉清殿中。

  王斌走之前,将怀中的小女孩托付给文敏,才在小女孩不舍的眼神中走进了玉清殿。

继续阅读:第10章 师父田不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仙之野狗当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