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陆雪琪
贰负之神2017-04-13 11:153,564

  第十章陆雪琪

  空桑山炼血堂离青云山起码有上万里,这一路上快马加鞭,但还是走了差不多一个月,才到了河阳城地界。

  河阳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人类刚刚诞生的时候,传说这里曾经出现过一个神人,神人带领天下人族,披荆斩棘,在这里建城河阳。自此以后,这河阳成为历朝历代的都城。但是随着人族修仙的繁盛,曾经无限威严的皇朝也就失去了意义,虽然存在,但是只能算是修真者们的傀儡。

  不过,如此以来,天下间倒是少了许多征战,虽然魔教有不少滥杀无辜的人物,但是比起战争那是小巫见大巫了。再则,当今天下,正道大昌,也没几个魔道人物敢冒天下之大不炜去行屠戮之事。

  失去了都城的地位,河阳倒是变成了经济中心,在这里汇聚着三教九流的人物,有时候甚至可以看到高高在上的修仙者们踏剑而来。

  王斌到了这个世界之后,还没有看到过这样繁荣的地方,而大牛更是看得眼花缭乱。

  王斌和大牛走街串巷,偶尔看到一两个勾栏中女子,朝着两人猛抛秋天的大菠菜。

  虽然两人看起来老土,特傻,也不好看,但绝对是没有经验的肥羊。

  奈何王斌只是过过眼瘾,一拉面红耳赤的大牛,径直走向山海苑。点了一桌传说中的清炖寐鱼,因为心急拜师之事,也没吃出个酸甜苦辣。随后叫了八斤熟牛肉,王斌大牛分食之,有嚼劲,味道也不错,倒是吃的津津有味。

  王斌和大牛坐落在座高层的雅座上,周围无一不是衣冠楚楚的人物,桌上山珍海味都有,唯独没有粗糙的熟牛肉。一看不顾吃相的两人,从四面八方飘来一缕缕鄙视的眼神。王斌和大牛都是吃百家饭长大的,那还不知道这眼神的含义,皱了皱眉,没有说话,继续吃。

  “你看那两人的吃相,真是有辱斯文!”一个衣冠楚楚的秀才摸样的青年,对着一俊秀女子说道,那女子深以为然的点头,厌恶的看了一眼。

  王斌倒没什么,大牛听了这话,按捺不住,起身就要去找那人模狗样的青年算账。

  “大牛,别管他们,我们吃我们的,到了青云山百事之后,你在不是凡人,以后这些人见到你要给你磕头的。”王斌宽慰大牛一句,大牛也不再说什么,坐下来吭哧吭哧的啃起了熟牛肉。

  王斌说话没有掩饰,自然被周围的人们听到了,于是有冒出一两句声讨声,王斌大牛只是不理。

  大牛天赋异禀,王斌修炼天地熔炉,饭量都很大,又要了四斤熟牛肉。

  “这位兄台,看两位吃的如此热闹,不如加我一个如何。”对面一个书生样的青年走了过来,这青年额头宝光流转,走路悄无声息,显然不是常人。

  王斌眼睛一咪,盗:“可以,不过这熟牛肉可不好吃,只是顶饱,耐饿。”

  那青年也不客气,坐下之后,撕了一块牛腱嚼了起来,同时手上出现了一个青翠欲滴的葫芦,葫芦中飘起阵阵酒香。

  “兄台,能饮否?”那青年一推葫芦,问道。

  “我不喝酒!”王斌推辞,大牛倒是没什么顾及,拿起葫芦扬起脖子就往嘴里灌。

  “两位要去青云山拜师修道?”那青年问道。

  “对!”王斌承认,

  这也没什么,河阳算是青云门管辖的地方,这青年明显有修为在身,很可能就是青云弟子,说不定到什么还要借重一二。

  “两位为何非要去青云门,当今天下,正道之中天音寺、梵香谷声明不再青云门之下?”那青年问道,这话是试探。

  “我兄弟二人自小在这河阳城附近厮混,哪知道天音寺和梵香谷在哪里。”

  王斌说的是真话,重生以来不到两个月,王斌的监视三岁,只是刚才看到两个少年要入青云门,才有此一问,例行公事而已。

  “近日刚好青云门打开山门,看两位食量甚大,想必天赋异禀,必定能顺利拜师。”

  “我这兄弟是天赋异禀,而我则是自幼时横练功夫,自然食量大。”这是早就编好的说辞,王斌闷头说谎,也不是在一青年是否相信。

  随着一葫芦酒入口,谈话间逐渐热闹了起来,王斌虽然不是什么阴沉的老怪,但是心思却不是这青年能比的,三两句话后就将这青年的内裤颜色都套了出来。

  “曾书书,这小子就是七脉会武的前四,和张小凡、林惊宇、陆雪琪齐名的人物,果然不凡。”王斌心中感叹,这小子前些日子修到玉清境第四层,能够御剑飞行之后,就没闲着,屡次到这山海楼享受。

  有了这条线,如青云门就容易多了。

  最后和曾书书依依惜别,看着曾书书御剑而去,王斌和大牛都有些羡慕。

  河阳城西北,是一大片森林,王斌大牛虽然沿着官道前行,但还是碰到了一只大虫,被王斌摔死,做了一顿虎骨汤。

  前路开阔,逐渐的就看到一座座坟起的山峰,在这些山脉的最深处,就是青云门山门。青云门一共七脉,占据七座山峰,这七座山峰各有异状,远远的就能辨认出。

  王斌心潮澎湃的看着远处望不到边际的山峦,放开胸怀,一声长啸,恣意回荡。

  王斌大牛继续前行,突然王斌停下脚步,侧耳倾听,前面隐隐有兵器交击的声音。由远及近,就看到几个蒙面黑衣人追着一对夫妇,那女子怀中还抱着一个三岁小孩。

  “快走!”那丈夫一推女子,转身向黑衣人杀去,眼看一把长剑当胸刺来,也不躲闪,任由长剑刺入心中,脚下涌出无限力气,手中长剑在黑衣人胸口没入。

  随后,数十把长剑同时将那丈夫刺穿,黑衣人拔剑像那女子追去。

  王斌对那些脏透漏为的黑衣人全无好感,眼看那女子要被杀,摸出那把长戟,长戟飞出,将追得最快的黑衣人钉死在地上。大牛也摸出把钢刀迎了上去,杀了刘镐之后二人也算是见过血的人了,也不害怕。

  将那女子挡在身后,王斌执戟而立,看着扑过来的黑衣人。

  “黑衣会办事,闲杂人等,给我滚!”为首一个黑衣大汉大喊一声,黑衣人将王斌和大牛围了起来。

  “大牛,上!”王斌那还任由这黑衣人嚣张,一看就是杀人不眨眼的角色,早就杀了上去。

  大牛天生神力,又有钢刀在手,早就将一个黑衣人剁翻在地。

  王斌修炼吞天噬地玄功,力量有大牛的三倍,这些黑衣人那里是对手。

  剁翻几个黑衣人,手中长戟早就架在了黑衣大汉的脖子上。

  “小子,你死定了,死定了,你知道我黑衣会的大当家是谁吗?是仙人,你死定了。”那黑衣人一脸的嘲笑,好想看到王斌已经被凌迟了一样,显然对于身后所谓的仙人的信念很是坚挺。

  王斌一脚揣在这傻逼的丹田处,骂道:“你妈了个逼的,死到临头还嚣张,先废了你丫的。”一听那句“你死定了”,王斌的肝火就往上冒,前世王斌是一个孤儿,没少受到小混混的欺负。而王斌记得最深的就是一次打了一个小混混,那小混混说了一句你死定了之后,打的浑身是伤昏迷过去,就在王斌穿越前,还留着一处当时被啤酒瓶刺得伤疤。

  那大汉嘴一列,吐出口血沫,昏了过去。

  王斌上前,踩断大汉的双腿,却听到噗通一声,原来那女子嘴角溢血,早已支持不住倒在地上。

  王斌赶忙扶女子坐下,这女子很清秀,不似北国女子。

  “壮士,小女子多谢救命之恩。”那女挣扎这就要跪下,王斌连忙止住。

  “大姐不必如此,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像这些孽畜迟早会被人收拾的,不管它有多大的靠山。”王斌此时却想到了黑衣人口中的仙人,不屑一笑,仙人有很多,有像道玄那样的巨擘,也有像刘镐那样的杂鱼。

  “小女子早就身受重伤,怕是命不久矣,只是可怜我这苦命的孩儿。”那女子包着孩子,嘤嘤哭泣,王斌和大牛这才看到那孩子,孩子已经熟睡,但是那圆圆的脸蛋和酒窝,就可见孩子的可爱。

  再看女子,眼神逐渐涣散,随时要倒地的样子。

  “壮士大恩,本当结草衔环以报,只是……恳请壮士将我这孩儿抚养长大,千万不要让她报仇,孩子叫陆雪琪。”女子再次吐了口鲜血,头一歪,已经去了,只是抱着孩子的双手不见半点放松。

  那女子虽死,但是眼睛却还睁得大大的,显然不放心这孩子。

  “你放心的去吧,这孩子我会照顾好的,即使我饿死,也有一口吃的给孩子。”王斌眼睛有些湿润,前世从不知道有一种爱可以这样伟大,也无从享受这样的关爱,今世更加可怜。

  给女子合上双眼,王斌手忙脚乱的从女子手中抱过那孩子,那孩子嘴中喃喃的喊着妈妈。

  “大牛,我们将这夫妻两葬了吧。”大牛早就哭的稀里哗啦的,一听到这话,立马拿起王斌刚才杀人的大戟刨了一个足能容纳两人的大坑。

  王斌欲哭无泪的抱着小女孩儿,哭笑不得,自己和大牛虽然早熟,但只有十四岁,年纪轻轻就要当奶爸,王斌泪崩中。

  “再说,这女孩叫陆雪琪,不会就是以后青云门的冰山女神吧?如果是的话,这活儿很有压力啊!”王斌抱着小女孩,猜测这女孩是不是以后的天琊神剑拥有者陆雪琪,记得诛仙中记载,陆雪琪是由小竹峰水月大师收养,从小在小竹峰长大的,怎么现在轮到我来收养了。

  两人合力将夫妇二人埋葬,王斌抱着孩子,招呼大牛将半残的黑衣人头领带上,径直进山。

  王斌和大牛走后不久,突然一道长虹飞越而来,一个中年美妇落在地上,看了看充满血腥气的场景,叹息一声又飞走了。

  这不是青云山小竹峰水月大师是谁?

  阴差阳错,造化因果之玄奇,莫过于此。

继续阅读:第9章 青云拜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仙之野狗当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