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节、怨灵阻路【求红票和收藏】
萧何2016-07-17 01:042,782

这时候在八斗的眼睛里,周围原本星光灿烂的夜色变得逐渐模糊,道路左右两侧的耕地丝丝从地面上往外飘着诡异的绿气。

这些绿气基本上都是假的,真正的鬼气只能在一个地方,八斗必须依靠鼻子找到发源地。把拳头放在嘴巴里轻轻地咬破拳头上的一层薄皮,阴出一点点血来。然后他双拳对在一起,相互蹭了蹭,血止住了,两个拳头上也抹上了一层薄薄的血色。

想了想,都走到路基旁边准备跳下去的八斗回头问了一声:“要活的吗?”

刘守财摇摇头,给自己点上一根卷烟,完全纯天然的手工卷起的,右手夹着香烟,左手托在下面用手掌接住烟灰。眯着眼睛左右的观瞧,并不在意八斗的举动。

八斗咧了咧嘴,跳下2米多高的路基。每每看到有绿气散发的地方就上去一拳。拳头掠过那莹莹绿气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刘守财捏着鼻子,为什么自己能看清楚鬼的模样,却没有八斗这货的本事呢?最后觉得这就是老天爷太公平。

所以才会给八斗这样的能力。

好半天看到八斗龇牙咧嘴从路基后面跳上来,拳头上度了一层薄薄的绿光,那是鬼气缭绕所致。

正好一支烟的时间,五分钟!

八斗结束了一场根本算不得战斗的战斗,八斗走到刘守财的面前,把两个拳头端在他的前面。而刘守财则把手心里的烟灰扣他的拳头上,尤其是刚才咬破皮的伤口处。

“刘哥,下回这烟让我来吧。”八斗说道,脸上居然还带着歉意。

刘守财摇头说道:“知道为啥不让你抽烟吗?因为你的血很特殊,这种东西对你有危害。只有烟灰才对你有益处。走吧,咱们还要往望月村去。”

八斗很听刘守财的话,这孩子认准的事情就不回头,蹦看刘守财把他当小厮那样呼来喝去,可八斗心里清楚,自己要是哪天真遇到难以解决的事情,那个能帮自己拼命的人一定是这只铁公鸡。

‘哦’了一声,八斗钻回驾驶室发动了汽车。

在月光的映照下,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手背上那本来破皮的地方竟然好了。

汽车继续行驶在这条通往望月村的路上,前前后后一共六次碰到怨灵阻路,每一次似乎都很轻松。

可刘守财的心情却变得异常沉重,一次比一次强了啊。刚刚结束的那一次,八斗几乎把整个拳头都涂满了血,那不是第一次遇到怨灵阻路薄薄的一层血,而是实实在在一层血痂,刘守财满嘴的苦涩味道,任谁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抽了八根柳树皮、桃木丝、混搭着鸡毛的烟,也绝对不好过。

“刘哥不能再走了。”八斗把车停在距离村口几百米的地方,这里已经可以看到村子里隐约的灯光,很稀疏的灯光。

诡异的是偌大的村子,几百米外竟然听不到任何传来的声音。

“陷阱啊!”刘守财四顾一周悠然说道。

“嗯。味道不臭了。”八斗放下车窗用鼻子闻来闻去。

刘守财挑了一下眉头,双手交叉晃动了几下手腕,邪邪一笑:“这次让我来,看我不把这货的卵蛋揪出来。”

“可……”

“可个毛线!”刘守财咧嘴一笑,挥手道:“你哥哥我又没有女大三的金砖抱,不怕不怕!”

“我不抱金砖。”八斗哀怨的说。

刘守财翻出铁质烟盒,拽出一根手工烟卷丢到嘴巴上,打火机‘叮’的一声,燃出火苗点燃烟,好似享受一样刘守财狠狠地吞了一口烟,把脸色憋得通红,长出一口气道:“放心吧,能不用就不用!你刘哥的本事你还不知道?”

八斗不怀好意的瞄了一眼刘守财的裤裆,撇嘴说道:“知道。”

“闭嘴,老老实实看着哥哥我大发神威。”刘守财翻了一下左手,手腕上赫然有一个铃铛形状的胎记,上面还有三颗小米粒大小的红点,好像那胎记上生上去的红色痦子,用右手使劲的搓了搓,大踏步的转身。

对于八斗的灵觉,刘守财是一百个放心,他说前面三米有危险,那就绝对假不了。偶然间回头去看那台212的老式吉普车,赫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那车身上都是大大小小的手印。在月光的照耀下森绿森绿的。

摇摇头呢喃道:“还真特娘的不少。”

到车后打开后备箱拽出一只笼子,里面有一只白色的大公鸡,雪白雪白的。

那公鸡一路上都蔫的厉害,偏偏这深更半夜的时候它倒是精神的很,不但精神,而且看上去还很旺盛。鸡脖子周围的毛都炸起来了,一副想要找人拼命的架势。

鸡脖子里挤出来‘咕咕咕’的声音,令人觉得不可思议。最令人惊奇的是那双眼睛,非常的人性化,从眼睛里似乎就可以读出一种‘大爷很不爽,求虐!’这样的神态来。

而刘守财拎着鸡笼子,摇头晃脑的对笼子里的白公鸡说道:“小白,如果是僵尸就归你!如果是恶鬼就归我,功德五五开如何?”

白公鸡用一种鄙视的目光看了一眼刘守财,摇摇头,咕咕咕地叫了三声。

“我靠,不行,四六!僵尸我四你六,恶鬼你四我六。否则免谈!”刘守财用手压住鸡笼子上的弹簧开关。

白公鸡昂着头,结果一个人一只公鸡四目相对,好像真的谁也不让步一般。

“最后一次,干不干?”刘守财咬着牙死不松口。

大公鸡居然发出了一声……叹息!!!然后点点头。

刘守财嘿嘿一笑,反倒是像只打了胜仗的公鸡一样,昂首挺胸的迈着八字步往吉普车前面走去。

八斗叹息一口气,低着头觉得很丢脸。但是转念一想,反正丢脸的不是自己,又兴致勃勃的翻出手机,打算发微博。最近八斗很喜欢编造故事,内容是以唐僧师徒四人取经回来后,以嘲讽批判的口吻,用沙僧的视角去看待新闻事件的小故事,名字都很犀利,叫做《三界八卦杂志》,本期内容是:老沙报导全凭小道,事实材料一概不报,这一次是大师兄遇到了一只白公鸡的故事……

刘守财感觉撞破了一层什么东西,然后面前的景色陡然一变。

不知是错觉,还是因鬼物造成的空间变换。原本两侧平坦的田野变成了无数半米高、一米高的土包,每一个土包前面都竖着大大小小不同的墓碑。

“小白,出来活动一下不?”刘守财打开笼子,那白公鸡扭着屁股从笼子里钻出来,拍动几次翅膀,就‘咯咯咯’的叫起来。

刹那间,眼前所有的景色都变得非常不稳定,就好像视频画面抖动很厉害一样。

“咤!”刘守财也舌战春雷,这传闻天地之间地最初的两个声音就是‘叱咤’。叱咤中的叱代表着阴,而咤代表着阳。

这是阴阳的声音。

无关乎玄说中的法术,就算是普通人只要能够用心去学,也可以很快的掌握住这两个字的发音,这正是破障之音,所不同的是,想要熟练轻松的使用出来,还需要胆量。这才是前提,要心、神、胆三者合一,不管何时都无所畏惧才能有效。

天地之力就是如此,那初始之音就会有无穷力量。

人有多大的心、多雄厚的神、多强大的胆,所产生出来的力量就会有多强大不可战胜!

只不过这代表着阴阳之音的叱咤,乃是万物生长的声音,并非克敌致胜的法术。

这个世界上人根本没有法术,人就是人,想成神仙等死后评判功德吧。所谓活神仙那种的妥妥是骗孙子的把戏。

风水之说确是有的,但也不过是汇水凝气的方法而已。

除此之外,这世界上确实还有许多未知。比如魂魄,比如地府、天庭,比如僵尸,妖灵。这些都是存在的,是生命的一种。也有一些可以降妖除魔的办法,物件儿。但都不是法术之内,顶多算是相生相克的例子。

刘守财这一声‘咤’并没有破开幻象,但也看得明白了。

就在百米开外的地方,道路的中央,立着一口黑色的棺材。

继续阅读:03节、月光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