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节、鸡婆的老头儿
萧何2017-04-13 23:362,675

  “你说的太可怕了!”刘守财很难得的同意碧火神枭的说法,不过这货话题一转,说道:“既然这么可怕,我决定改变计划!”

  “你想阴你家白大爷我?”小白那面恶狠狠的喊道。

  “没错!”刘守财阴恻恻的笑道:“既然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普通人进去恐怕没法问出问题来,不如寻个方法。”

  八斗在那面说:“可以用窃听器。”

  “窃你妹!”刘守财和小白同时喝道,“那玩意儿晚上根本不好使,别忘了这类东西出现通常会改变磁场,甚至扭曲了空间。”

  “哦,我忘了。”八斗低头说道,看样子他心思根本没在这一人一兽的身上,只不过是顺嘴瞎说罢了,右手的大拇指上下飞舞,还在编辑微博。这货早晚死在微博上!

  “白大爷我明白了,你小子真的坑我啊!想让我白天这个模样混进去,沾染一天的气息后,晚上可以不惊动那些东西留在村子里是不是???”小白在后备箱里使劲的喊叫,紧接着传来鸡笼子摇晃的声音,看样子小白真气疯了。在它看来,这是把它往火坑里推啊。

  也难怪小白这么气愤,从打跟了刘守财以后,这是他第一次说让自己去做什么事情。这么多年了,小白嘴上虽然很贱,可实际上早已把刘守财当作亲人,甚至长辈父兄去看待。

  刘守财现在的举动,无疑有一点把它往外推的错觉。这让一个还在幼生期,孩子气十足的灵兽看来,犹如……晴天霹雳!

  就差那委屈的泪水吧嗒吧嗒流出来了,这货平日嘴贱实则是一种感情的表达方式而已。

  但是现在,它觉得是要被抛弃了。

  “你不打算要我了?”小白声音一下子低下去很多很多。

  我勒个去,这是怎么回事?

  刘守财也不是情商二逼,利马就反应过来了。连忙说道:“我说小白,你别瞎琢磨,你看咱们哥们各有分工,革命工作不分贵贱是不是?今天白天我和八斗进去探一下这龙潭虎穴,万一摸着个漂亮的美女僵尸,还能给你带回来打打牙祭。你有先天优势,这是我们不具备的。所以,这是哥几个求你办事,你想的太多了,小心提前成熟。”

  要么说哄孩子骗小孩的都是大叔,刘守财这种接近中年的老帅哥,在忽悠小孩子上忒特么具有天赋了。两句话的功夫就让这碧火神枭收了心思。

  虽然此刻看不到小白的面部表情,但刘守财能想到这货现在的表情,肯定是把那长喙团在一起,双眼往死里的张大,弄不好还会弄出点什么水润润出来。

  总之,这货绝对是表情帝。

  当刘守财把这句话说完,小白那面立刻传来‘翻脸’的声音,高兴的说道:“真的是这样?”

  “当然,要是骗你,八斗就是孙子!”刘守财说的铿锵有力。

  “行,你要敢骗白大爷,八斗就是我孙子!”小白那面也说的铿锵有力。

  “……”

  八斗没听到……没听到……没听到……

  这俩货把八斗给卖了,一个大模大样的卖掉,一个眼睛不眨的收下。然后达成了共识,决定兵分两路,探一探这望月村到底为毛这么牛逼。

  这么一折腾,眼瞅着天就亮起来了。

  当第一缕晨光从山的那一边裸、露出来的瞬间,忽然整个村子一下子活了起来,似乎从死寂到鲜活只用了一秒钟那样。

  鸡鸣犬吠的声音瞬间传递出来,风声、树叶摩擦声音、甚至尘土卷扬而起的凌乱都在一瞬间出现!那是一种很难以说明的画面,犹如从静态到动态的瞬间,应当是一种唯美,却因不知原因而感觉恐惧。

  “咚咚咚!”

  这一人一兽刚刚沉默,打算有阳光了再安心的睡一会,就听到车窗被人敲响了。

  八斗抬头看去,刘守财也睁开眼睛。

  见车窗外是个老者,衣着朴素,看上去年龄应该在六十岁上下,因是农民的关系,面色比较黑,比较粗糙,声音有些干哑的问道:“你们两个娃怎么在这里?”

  八斗放下车窗,把手机放下揉揉脸蛋子说道:“大爷,您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没看着你?”

  “这娃说的,我老远就看到你们俩低着头,能看到我就怪事了。这村里有古怪,要没事就别进去了。”老头说道。

  刘守财跳了一下眉头,开腔问道:“老爷子,您不是这村里的人?”

  老头呵呵笑道:“老汉可不是这里的,我是二十里外下坎村的村长。最近乡里给了个好政策,我们村和望月村相邻的老林子要开发,我这是来找这个村的村长商量一下,看看怎么个说法。”

  “呵呵,那您老就走来的?”刘守财指着村口外唯一的一条路说道。

  “可不是哩,我们那下坎村交通不方便,连个正经的路都没有,村里有娃骑着摩托车能出来,再就是老汉我这种赶着牛车出来的。”说着,老头指了指距离刘守财他们不远的地方,果然那里有一辆老黄牛的车。

  这老汉看起来有点鸡婆的样子,把脑袋塞进车窗,声音故意压的很低,说道:“你们俩娃是不是也听说这里闹鬼才来的?年轻人没事别讨这种好奇,容易出事。这要是没啥事情,你们就赶紧回吧。这望月村古怪的很哩,前几天刚死了个年轻闺女,身上啥伤都没有,说死就死了,大夫都没查出个毛病。要不是因为那老林子,老汉我这辈子都不想来这里。”

  刘守财乐了,嘿嘿,这老头挺好玩的,一大早敲人车门就算了,这会儿又神经兮兮的说望月村里的古怪。正巧想要套套这里的传说,就有个送上门的,虽说不是望月村里的人,可毕竟相邻这么近,多少能有些有用的吧?

  八斗却在这时候插嘴问道:“大爷,您说这村里刚死过人?”

  “可不是呗。”老头有点自来熟,脑袋往车窗里凑了凑,还探头向后排座瞅了一眼,接着说道:“别看这村子看上去安静,实际上到了晚上整个村子就有鬼打墙。说来也奇怪,这村里的人都承认这个,可他们就说这村里住着舒心。你们说怪不怪。”

  刘守财笑了笑,说道:“老爷子,来来来,上来聊聊,估计这时候这村里的村长也没从寡妇被窝里爬起来,咱们唠唠这村里的怪事咋样?”

  老头嘿嘿一笑,很自觉的拽开后排车门,一屁股坐上去,拍了拍屁股下的座位说道:“这车放三十年前都是县长的待遇,老汉看你们俩娃是来收山货的吧?”

  八斗这闷骚娃儿就不适合套话,看到老头上了车就没再搭理。在他的心思中,有刘守财的时候,就让他就中了,反正和人打交道刘守财比自己精明多了。

  刘守财摇摇头指了指八斗,笑道:“我这个兄弟是作家,专门写鬼故事小说的,这不是听说这里有个望月村,年头够久,故事够多才弄了这么辆破车来专门采风的。”

  “哦哦,原来是个大作家!看这娃儿样子就是有学问的模样,老汉上了你们的车,也能沾沾你们的文气,回头我那大孙子也让他考个大学去。”老头子憨憨的笑了笑。

  刘守财从车前抽屉中拽出一包黄鹤楼来,拆出来递给老头子一根。

  老头把烟夹在鼻子下面狠嘬了两下,说道:“好烟啊好烟,这面村子太穷,这烟挺贵吧?上回我看到我们乡长开会的时候就抽这烟,据说好几十块钱一盒。”

  【晚上还有加更呦~~】

继续阅读:19节、望月村三件邪门的事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