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节、奇异空间
萧何2018-03-22 11:342,978

  【求票,求捧场,求书评!!!!!】

  因为耳边传来大白公鸡的欢呼声“嘎嘎嘎,汪汪他个喵的,让我找到了!果然在这里!”

  顺着声音望去,刘守财确实愣住了。

  这里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地方?

  入目望去,眼前有大概数百平方米的一块空地,在那里碧草如茵,完完全全不受这鬼天气的制约,连天上的乌云都散开一条缝隙,把阳光毫不吝啬的投递到这里。彩蝶在绿草中纷飞,一间茅草屋矗立在草场中央。

  一道道白色的,柔和的光从那草房上温柔的落下,犹如舞台上氤氲的气。

  这不科学啊!不对,本身就不科学了,可这也有点太诡异了,他可以肯定自己在这里生活十几年,从来没见过这块地方。完完全全的没见过!刘守财可以用自己的小弟弟发誓,如果之前有看到这么一块地,让他没事就*,永远不*!

  可事实上,眼前的一切他都看到了。所以,刘守财使劲儿用手背搓了搓眼皮,想证明自己看到的是假象,却看到大白鸡停住了脚步。

  “你怎么不进去?”刘守财问道。

  “不敢!”大白鸡摇晃着鸡脑袋,头也不回的利索回答。

  “为啥?”

  “这是有仙缘不假,可你看看这里,有残魂吗?”大公鸡用翅膀做手指,左右指点了一下说道。

  “没有。”刘守财摇头回答道。

  “是啊,这就是我不敢进去的原因。天知道里面是什么鬼情况!要不,你是我老大,你先进去探探路?大不了有好处我分你一半!”大白公鸡转头奸笑。

  刘守财很想一脚把这东西踢进去,可是他也没胆子。得亏这年头还不流行网络小说,刘守财还不懂什么叫做阵法,也不知道虚幻小说中是否真的在现实中存在恐怖的仙人阵。

  踌躇了一下,他看到大公鸡左右摇摆就是不进去,不由有些心烦,脸色很差的问道:“你到底进不进去啊?不是你一路叫唤着仙缘仙缘,这到门口了你倒是小心翼翼起来。行不行赶紧说,实在不行我还要回去想办法把我二舅的尸体捞出来。”

  白公鸡转头看了一眼刘守财,道:“这里是仙藏,有缘人才能进去。我刚才着急了点,忘了算算咱俩谁是有缘之人,所以我不敢。”

  “你是有缘人!你发现的,当然是你!你要进不去就跟我回去捞尸体。”刘守财叫道,好不容易残留的一点耐心几乎快要被这贱鸡给磨光了。

  “啊呸!我遇到你才发现了这里,你当这里是你家门口商店还可以下回再来吗?仙缘就是碰到缘分,一辈子也许就一次,下一次再来这里就看不到了。”大公鸡气急败坏的说道,它有一种不可与夏虫语冰的感受。

  “那你倒是算啊!”刘守财催促,琢磨着要不要狠狠的揍这孙子一顿。

  “算个屁!这里仙气萦绕,命运从这里静止,别说是算了,我们在这里住个几百年,回到人间也不过一瞬间。”

  “这么诡异?跟黑洞一样可以把时间也吸收掉?”

  “你可以理解成另一个空间,异度空间。”

  “难怪这里古古怪怪的。”刘守财有些郁闷,这时候反倒是不敢乱来了,毕竟这只鸡来的太古怪,有些时候刘守财都有点分不清楚这货到底是一只鸡,还是鸡里面藏着一个贱人的灵魂。

  “现在知道难了吧?错过了就真的再也找不到了,现在你还墨迹吗?”

  “墨迹!你到底进不进去!”刘守财痞气发作,想要狠狠的暴揍一顿眼前这只大公鸡,狠狠地揍!

  “进!”大白公鸡扭头看着刘守财,脸上露出邪异的笑容。

  在刘守财还没来得及反应的瞬间,就看到大公鸡喝道:“借仙灵之气一用!给我长!”

  嘭!

  下一刻,刘守财的眼前出现一只足有两米高下,身宽体胖,身上散发着一层微微的绿色火焰的巨大生灵,它的声音依旧如破锣,面目表现的非常狰狞,尖尖的喙内,隐约可见密细锋锐的牙齿:“哈哈,小子,我来了这里才发现原来可以提前使用这一招。现在你还敢拿板砖拍老子了吗?这里这么危险,有仙缘的事情分你一份那么容易让你拿到?给!老!子!进!去!”

  巨大的……大公鸡抬起一只脚,狠狠的揣在刘守财的屁股上。

  在刘守财尖叫中,拍打着翅膀狂笑:“哈哈哈,探路的人有了。不管什么仙缘总该有老子一份。该死的,还敢认老子做小弟!你要是不死再说吧!”

  “你个混蛋!!我要杀了你!”刘守财第一次被一头‘畜生’给卖了。还卖的生死未卜,卖的如此急躁,这东西没想到可以变那么大,力气那么大!别给老子机会,不然出去就把你炖了!

  先不管屁股被踢的时候疼不疼,落地摔在草地上的时候刘守财知道落地的时候屁股很疼,跟摔成四瓣没区别!

  开口在空中没骂出来的话,这时候躺在地上打滚的刘守财开始破口大骂。

  但是下一刻,刘守财骂不出来了。

  周围的景色大变,这里的天是湛蓝的,草地是碧绿的,空间是宽阔无边的。入耳处能听到细流潺潺,能闻到花香阵阵,可就是看不到周围的坟场,看不到大公鸡那贱大出来的体形!

  “大公鸡!你在哪儿?”刘守财瞬间变得惊恐起来,这种如同做梦一样不正常的事情竟然就这么落在他的身上。

  外面下着雨,有雷声闪电陪伴,虽然是破败的乱葬之地,虽然有一只嘴贱,恨不得一板砖拍死的大公鸡跟着,可刘守财就是不害怕。

  而这里呢?

  碧草晴空,空气中都散发着香味,一间看上去破败的茅草屋,却散发着神性的光华,头顶上硕大的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竟然没有一丝丝凉意。可越是这样,刘守财就越觉得恐惧和不安。

  这份不安和恐惧让刘守财动都不敢动一下,这里……太可怕了!

  春暖花开的地方却流露出恐惧来,这完全不正常,甚至不敢闭上眼睛。

  “大公鸡!!!你特娘的在哪儿?”刘守财再次大声喊叫,这个破地方连回音都显得吝啬,空荡荡的连起码生灵似乎都没有!

  对!

  没有生灵!

  这才是刘守财恐惧的根源!

  如此美景之下,除了破败的茅草屋,连一只苍蝇都没有。静谧的可怕,声音仿佛如重拳打在棉花上,没有一点点回荡。这里既不是山谷,也不是平原,更好像是一间充满春意气息的玻璃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静止的!

  是的!是静止的状态!除了那‘顺流而下’的氤氲之外,地面上的小草一根根的竖着,连微微的摇动都没有,宁静的如同画卷。

  诡异的令人头皮发麻!

  好半天刘守财才回味过来,这种感觉憋闷的令人窒息。却不得不重新站起来,凝望四周,凝望这个犹如画卷的地方。

  ‘该死的大公鸡,老子出去就拧断你脖子熬汤喝。’刘守财心里这样的咒骂。

  与此同时,在外面的大公鸡也有点心里发怵。不说别的,这一脚下去,眼看着刘守财飞了进去,可还没来记得落地人就没了影子。

  乖乖,该不是真的有杀灵的仙阵存在吧?大公鸡甩甩脑袋,自己可是灵兽呀。到底是进去还是不进去呢?

  大公鸡可没在乎刚才被它踢进去的人死活,在它看来,意义并不是很大。至于之前纳头就拜的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手段而已。尊严这种东西,是不适合灵兽的,活着,活下去,活成仙才是它的追求。

  此时的大公鸡,还没有意识到从此以后这一人一兽的命运会紧紧的联系在一起,更不会知道未来它会明白什么叫感情,什么叫做生死友谊。

  现在嘛……这货想的是如何进去得到那份仙缘。

  “该死的,这小子怎么就没了呢?难道真的有能伤害到我的阵法存在?我到底进去呢还是不进去呢?万一不是阵法,这仙缘就没我的份儿了,要是有阵法,我没准也得死在里面。不对,我不能死!

  大公鸡这个纠结啊,这时候反而有点生不如死的感觉,甚至有些后悔怎么不自己先进去。万一呢,万一呢?万一那小子先得到了仙缘,自己岂不是一辈子都没戏了?说不得还得低头求他?

继续阅读:14节、揍丫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