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鸡心吊坠
容煦惑熙2016-07-17 19:593,198

韩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喉咙忍不住咳嗽,猛地吐出两口水来,这才感觉呼吸顺畅了许多,“咳咳咳!”她抬起无力的手想揉揉眼睛,有一只手已经提前那么做了。

柔软的毛巾在她的脸颊旁徘徊,轻柔地擦拭着水,她的神智逐渐恢复,刚才惊魂一刻瞬间回炉,她默默地抬起眼,看到自己的同学兼闺蜜梁彩。

梁彩跟她之前看到的不同了,如水的大眼睛透着关心,柳叶眉微微皱起,那是在担心她吧?韩颖脸上一热,梁彩一把搂住她开始哭,“呜呜,小颖你想吓死我啊!要不是我和涛子经过这里,你就要被淹死了!”

说着嘴里巴拉巴拉不停地抱怨她怎么莫名其妙掉进水里还差点死掉,让人担心死了,还说以后三个人得不分开,万一再出了意外,谁把自己赔给她?

韩颖听得哭笑不得,身前被一个高大的影子遮住阳光,她一怔,等下等下,不对劲。她推开梁彩,“小彩,你刚才说什么?你和谁来救的我?”梁彩被推开一脸莫名其妙。

“涛子啊,你傻了,他不是就在这里吗?”她脖子一僵,抬起头,面前的男孩子夹杂着成熟和稚嫩,小麦色的皮肤在阳光下因了河水泛着淡淡的光。

他关切地看着她,“小颖,你没事吧?”梁彩也一脸古怪,心道小颖这是怎么了,难道刚才河水喝多了伤了脑袋?

她直愣愣地盯着洪涛看,他不是死了吗?在九年前就已经死了,这一幕,这一幕太熟悉了,明明就是十年前她所经历过的一切。难道她已经死了?所以才会产生幻觉?

“小颖,哎,小颖,你到底怎么了?别吓我啊,不会是魂丢了吧?”梁彩自顾自地说着,手指头在她眼前晃荡,看她还是没反应,一把捧住她的脸颊,“喂喂,小颖子,你别吓唬我啊你!”

后面就越拍越用力,打得她好痛,会痛就不是幻觉,面前的人,真的是梁彩和洪涛,那么,这么诡异的情况又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一把攥住梁彩的手,“停停,姑奶奶,你要打死我啊,我没事。”就是一下子看到洪涛脑子没回过神,他没死,可真好。

这一切都太熟悉,也太诡异,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她脑子里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习惯性地抚摸自己胸口,想摸一下自己的吊坠,这是她在心里烦乱的时候习惯性的动作。

她从小就挂在脖子上的鸡心吊坠,如果还是跟十年前一样的话,此刻,那个吊坠就是在这里不见的。她是孤儿,却自小就带着这个,就连孤儿院的人都不知道为何这个鸡心吊坠会在她脖子上。

她猜测这就是自己寻找以后身世的线索,如今却掉进了河里。

梁彩被吓得不轻,见她神色逐渐恢复正常,却不知道在思索什么,有些担忧地问:“小颖,你刚刚醒过来,身体有哪里不舒服么,不舒服了就告诉我,让洪涛背你去医院。”

说着就要招呼洪涛上前,她并没有上前阻拦,整个人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上次,上个十年,也是在这里,她的吊坠就不见了,这次竟然也一样?她的胸口此刻空空荡荡,鸡心吊坠真的不见了,脑子里“哄”得一声,她瞬间明白了,她重生了!

重新回到十年前的这个时候,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改变的。她不慎摔下河,被洪涛救上来,结果自己的吊坠不见了,这个时候洪涛关切地说自会下去找,然后……

吊坠,河底,还有运金车,河底的黑影,然后便是洪涛的意外死亡,后来小彩嫁给了个烂赌的老公,操劳了一辈子。

她捂住自己的脑袋再不想继续想下去了,她必须要隐瞒鸡心吊坠的事情,这样洪涛就能够保住性命,然后后面一切悲剧便不会发生了,她的小彩,还是会跟原来一样。

想到这里,她的眼睛微微眯起,露出一个笑容。

梁彩惊呼一声,“小颖!你的鸡心吊坠不见了!怎么会,是不是刚才摔下河的时候掉进河里了?”梁彩最是清楚的,那是韩颖的宝贝,是她一直挂在身上的,就算是洗澡都没有离过身。

梁彩自以为猜对了,她刚想开口,洪涛果然就如前世一样,紧张地问了一句:“是链子掉了吗?我到河底找去!”

说着就转身要走。她的心里在呐喊,不行,绝对不能让他去!脑海中一串信息涌过,她的脑袋被弄得很痛,没错,跟她回忆起来的一样,此刻的河底绝对去不得,太危险了,她不想让洪涛重蹈覆辙,也不想让梁彩继续过当初那种日子。

她用尽力气喊道:“洪涛!涛子!你回来!”梁彩按住她的手,说道:“没事,你放心吧,不知道涛子水性好么,绝对没事的,你就让他去找好了。那个坠子对你来说那么重要,可是系着你的身世呢!”

她攥住梁彩的手,是,没错,就算是系着自己的身世,可是她已经这么多年都过来了,难道身世还比人命重要吗?

身子因为在水下挣扎此刻有些虚脱,她紧张地握住梁彩的手,“不要让他去,我的吊坠没有丢在河里,是在家里没有带出来,你不要让洪涛下河了!”

眼看着洪涛转身就要去帮她找吊坠,她紧张地攥住梁彩的手,“涛子!不要下河!我的吊坠没丢!涛子!”

喊住他,一定得喊住他!韩颖扣住梁彩的手,“你快去,梁彩,不要让涛子帮我捞吊坠了,我忘在家里了,不是掉进河里了,快去,快去叫住他!”说着,双手还无力地推搡着梁彩。

梁彩一脸迷惑,“开什么玩笑,你不是一直都将鸡心吊坠放在身上的吗。你不用担心啦,涛子都能把你从水里捞出来,难道还捞不到一个小小的吊坠吗?”

她赶紧摇头,眼看着涛子的脑袋淹没在人群里,更是急得不行,“不是这个原因,梁彩。”每次她一有严肃的事情才会这么叫梁彩的全名,这次梁彩也意识到,她是认真的。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你必须,马上,把涛子带回来,听到了吗,我的吊坠没有丢,绝对绝对不要让他下水。”性情温和阳光的韩颖从来没有如今日这般用温婉的声音说出这么霸道的话。

梁彩的记忆力,韩颖一直是温和没有脾气的人,但有时候,韩颖骨子里的倔强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没想到不过是下去捞对韩颖来说意义非凡的吊坠,却惹来她这么严肃的一席话。

梁彩有些呐呐地道:“涛子也是为了你啊……”就是清楚是为了她,所以她才必须得拦住洪涛,“小彩,就当我求你了,去将他叫回来吧,再迟一些,人就下河了,你快去,快去啊!”

她眼中焦急,神色紧张,根本不像是开玩笑,梁彩这才动身,答应一声站起来,往洪涛离开的方向追去。

左手支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她的意识还在突然回到十年前的意外中回不过神,就得赶紧改变洪涛后面的事实而阻拦她,尤其想到也许不论如何改变兴许命运都会顺着原来的轨迹行进,她就怕到不行。

身体刚才坠落水中死里逃生如今还有些无力,周围看热闹的人并没有散去,她眼见着根本看不到梁彩和洪涛的影子,心里更加忧心,双手攥得紧紧的。

“这是谁家的姑娘,掉进河里了没人管,好不容易有个小伙子小姑娘过来,怎么人又走了?”“就是说呢,哎,看着还有些眼熟,好像就是咱们这里的人。”

善心的人们时不时地讨论几句,她哪里顾得上旁人说什么,可是想站起来又实在困难,一个眼尖的大妈发现她的动作像是想要站起来,走上去伸出手,“丫头,你想干什么,追你朋友去吗?”

她点点头,是,刚才应该跟梁彩一块去的,但是又怕自己犯了心脏病耽误梁彩把人追回来,跟猫挠似的心里,就差抓狂了。“大娘,您能不能扶我往前面走走?”

大娘长得慈眉善目,刚想说话,就听周围警笛声由远及近,逐渐清晰,她眼睛紧张地搜寻着梁彩和洪涛的身影,不知道小彩到底有没有追到洪涛。

众人一时间慌乱起来,躲避警车的躲避警车,一时间围在她周围的人群都变得乱了套,毫无章法地乱窜,有的人甚至猜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更是忍不住想往外面拥挤。

她看不到前面发生了什么,骚乱的人群也着实让人抓不到头绪,头还有些蒙蒙的自己更是转眼间浑身不舒服起来,旁边的大娘见状用力地拖着她的胳膊往人群外面走。

“丫头你怎么了,是不是难受起来了?你刚刚落水就不该起来,走走,往外面空气好的地方走就会好了,撑住了啊!”热心的大娘拽着她在人群中来回穿梭。

前面大娘的花衣裳越来越模糊,恍惚间,她好像听到了警察在问她什么,还拦住了她和大娘,大娘嘴里不知道在解释着什么,脑子顿时轰鸣声一片,周围天旋地转。

这一切不会是个梦吧?等到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其实就在船上,什么重生到十年后,恐怕也会变成不可能实现的了,但是这一切的感觉却又那么真实。眼前一黑,韩颖便没了知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超级女富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超级女富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