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孟婆汤
劏个老鼠2017-04-13 19:264,027

  第三章孟婆汤

  刘班头一路上喋喋不休,讲述着他和兰兰的事情。后来见到刘厚一副木然的样子,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度过去一道鬼气。刘厚受这道鬼气一激,神智清醒了不少。

  “你这小子真是福星。”刘班头说道,“帮我达成了多年的心愿。走,我带你去见见兰兰,我是你的祖爷爷,她以后就是你的祖奶奶,呵呵,你去见见她也应该。”

  说着说着,他们到了一个古式牌坊前面。这个牌坊上高高挂着一个牌匾,上面写着“中华小吃一条街”。

  透过牌坊的门洞,刘厚看到里面是一条小街,街上熙熙攘攘的都是鬼魂。在牌坊外面,还有鬼差领着一队队的鬼魂。刘厚凑近一队鬼魂旁边,只见鬼魂们围成圆形,将一个鬼差围在中间。

  被围在中间的鬼差拿了一支小旗子,一边举在头顶挥舞,一边大声说着话。那支小旗令刘厚想起了导游的旗子,定睛一看,小旗上面印有“甲寅队”几个字,估计是他们队伍的编号。

  再听那个鬼差说话,“大家注意了,一会大家从门洞里进入小街里,小街两旁都是特色小吃和饮料,大家走了那么久,也饿了渴了累了,都可以进去这些小店顺便吃喝。大家来我这里领一张代金劵,凭这张代金劵就可以到任意一间小店点一份餐饮。大家记得,你们吃喝完之后,店里的服务员会派给你们一个胸章,你们切记,一定要领到这个胸章,并佩戴到左胸部。”

  “然后,两个小时后,我们在街的另一边,那里有一座桥,我们会在那座桥边集合。大家注意两件事,一,要守时,两个小时内一定要到齐,否则耽误了大家行程就不好了。二,我再强调一次,一定要领到胸章,这个胸章是你们过桥的凭证,没有这个胸章,你是过不去这座桥的。明白了吗?好大家开始来领代金券。”那个鬼差叫得有点声嘶力竭,说完后,就开始派发代金券。然后就领着一队的鬼魂进入小街。

  刚清醒一点没多久的刘厚感到很迷惑,这场景,怎么那么眼熟呢?怎么看怎么像旅游团啊?这个拿旗的难道是导游?这些程序怎么像导游要拿回扣啊。我这是在哪啊?我也参加旅游团了?

  这时候,刘班头过来,拍拍他肩膀说,“嘿嘿,看够了吧,也就你小子积累的功德够大,算是个人物,所以我单独带你过来,否则你就要像他们那样一大帮鬼一起过来了。我们走吧。”

  刘厚随着刘班头走进小街。迎面而来的是一阵嗡嗡的嘈杂声,只见街道两边鳞次栉比都是一间间某某小食店、某某小饭馆、某某凉茶铺、某某果汁店……鬼魂们在这些店里进进出出,好不热闹。

  刘班头领着刘厚从鬼群里挤过去,直接来到一间叫“兰兰面点王”的小店里。“兰兰!”刘班头冲店里一个忙碌的女人叫道。那个女人正在收拾客人吃完的碗筷、抹桌子。抬头一看刘班头,惊奇地道:“刘大哥,你来啦,你先坐坐,等等我,忙完这些再跟你说话。”

  刘厚细细地观察了一下这个女人,只见这个女人虽然穿着一身土气的青花布衫,腰间还围了一块白色围裙,显得很朴素,但是难掩其姿容的靓丽,只见她皮肤白皙,瓜子脸型,扎着两条辫子,显得气质淡雅。让刘厚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出李春芳唱的《小芳》: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长得好看又善良,

  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辫子粗又长。

  “喔,你先忙,我有个好消息,待会跟你说。”说完,刘班头招呼刘厚找个位子坐下。刘厚打量了一下这间小店,只见这间小店店面很小,只有3张桌子。

  桌子是那种八仙桌的式样,桌子框架用红木做成,桌面是红木框嵌镶这一块大云石。凳子也是那种古式的圆凳,凳面也是边缘红木,中间云石。店面的装修也是明清风格,配上这些桌椅,显得很古雅。由店面的装修风格,也透露出店主人兰兰很可能是明清时期生人。

  一张桌子有鬼坐,一张桌子估计是坐的鬼刚走,兰兰正在收拾上面的碗筷。刘班头和刘厚坐到唯一空着的那一张桌子旁。这张桌旁边正好有个洗手瓷盆,瓷盆上竟然还有水龙头,一如阳间的样子。刘厚从小养成饭前便后洗手的良好卫生习惯,就起身拧开水龙头洗了洗手。

  这时候,兰兰已经收拾完毕,娉娉婷婷来到他们这一桌,甜甜地叫了一声“刘大哥”。

  刘厚感觉到骨头都酥了,心想,这个刘班头真是好眼光,好福气,不知道是几世修来的。

  刘班头“哎”了一声,然后指着刘厚说,“这是我们刘氏的后人,你快给他弄点吃的喝的,我有件喜事要跟你说。”

  刘厚乖乖地叫了一声“大嫂”。

  如果鬼能脸红的话,估计兰兰脸一定会像红苹果那样红,“胡说什么呢,你。”

  看着兰兰扭扭捏捏害羞的样子,刘厚不禁感到一阵好笑。

  “这位小哥吃什么呢?”兰兰轻声问道。

  “呃……,我想吃方便面。”方便面虽然廉价、且对健康无益,但吃过方便面的人都会觉得方便面很好吃,很够味。

  因为方便面的调味料里有很多味精、香精之类的东西。各方便面厂家挖空心思,为迎合人类的味蕾感官,用现代科学研究的方法,配制出人类最喜欢的味道。长期给味精、香精娇惯的味蕾,很可能会觉得其他食物淡然无味。

  刘厚就是典型的方便面成瘾者,吃什么东西都觉得没方便面香。

  “方便面?不好意思,本店有炸酱面、拉面、刀削面、担担面、炒面,卤面,捞面,凉面、疙瘩面、盖浇面,就是没有方便面。”兰兰皱了皱眉头说道。

  刘厚觉得兰兰就算皱眉都别有一番风情。“没有啊,没有就算了,我也不是很饿,有饮料没有?给我一罐红罐的凉茶。”

  “凉茶我们有,但是你说的红罐凉茶是什么?”

  原来,这条小吃一条街里面的每一间小店都是由一名小孟婆经营的。小孟婆都是孟婆神的手下,她们负责将孟婆汤做成各式小吃、各式饮品,在这里提供给即将去投胎的鬼魂。这些鬼魂只要在这里饮食任何食物和饮品,都将忘记前世的记忆。

  但是,这些小孟婆一般几十年才会补充一次人手。恰好最近几十年都还没有补充人手,所以这批小孟婆对于这几十年来人世间新出现的食品和饮品都知之有限,很多都只是听说过,但是不懂具体的做法,甚至经常会出现些没听过的新名词。

  而偏偏,这几十年间,人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饮食文化在西方文明的冲击下,极大地丰富多样起来,近年来,越来越多的鬼魂提出的要求得不到满足,这样的话,很容易造成她们的工作失误。

  也正因为如此,孟婆才在处理刘厚的问题时,顺势向十殿阎王提出增添人手的要求。她打算尽快从新的鬼魂中选拔一批懂得现代餐饮制*作的鬼才,充实到小孟婆队伍中去,让她们制造出新式餐饮,以适应新鬼越来越刁钻的饮食要求。

  刘厚当然不知道这些东西,他只是感到奇怪,“红罐凉茶都不知道?就是加多宝啊、王老吉啊,两种都行,反正他们味道都差不多。”

  “王老吉凉茶我们有啊,请稍等。”兰兰回答后就跑进后堂厨房。“诶,我要冰的。”刘厚忙补充道。不过兰兰一阵风地进去了,也不知道她听见没有。不一会她就端了碗黑色的汁液回来,放在刘厚面前。然后拉着刘班头向柜台后面走去。

  刘厚看着这碗黑色的汁液直皱眉头,一摸碗,温温的倒是刚适合入口的温度。“兰兰姐,我要冰冻的。”

  “喝冷东西对身体没益的,要趁热喝才好。”兰兰头也不回,和刘班头到柜台后面低声细语去了。

  刘厚望着桌上的黑色凉茶,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半透明的鬼体,心里不由得苦笑:“对身体有益无益?我现在还有身体么?”

  又想:“怎么我印像中,王老吉是褐黄色的,这碗东西黑得像可乐,不会拿错了吧。不管了,先试试。”

  刘厚端起碗,小心地呷了一口。“呸呸呸……”这碗凉茶很苦,和那种传统的中药一个味,刘厚脸皱成苦瓜状,连呸了几口才把入口的凉茶吐出来。“怎么那么苦啊?”

  “桌上有糖,觉得苦就加点糖。”兰兰说。

  “乖点,快快喝完,叫兰兰给你个胸章,我好带去下一站。”刘班头自从知道刘厚是他们刘氏后人后,就把他当小孩哄。

  刘厚不知道的是,正宗的王老吉凉茶是由岗梅、淡竹叶、五指柑、山芝麻、布楂叶、金沙藤、金樱根、木蝴蝶、金钱草、火炭母等10种中草药熬制而成的,本身就是清道光年间,王泽邦为治疗瘴疠、疫症而创制的一种预防、治病的药方。

  也就是说,刘厚手上的是正宗的王老吉凉茶,当然也是不折不扣的一碗中药。而平时刘厚喝的红罐凉茶,不过是以水和糖为主要成分的一种饮料而已,真正中药的成分少得可怜。

  刘厚无奈,往碗里加里几勺糖,重新尝了尝,还是觉得苦,又加了几勺,还是苦,心急起来直接将一糖罐的糖全倒进去,那碗东西也变得根本无法入口了——甜得令人发腻,中间还夹杂这一股苦苦的中药味。刘厚放了一点进口里尝了尝还是吐了出来。

  他正准备叫兰兰给他换一碗其他什么东西,抬头一看,看到两人正聊得欢。只见兰兰两眼笑成了月牙状,双手捉紧了刘班头的手,快乐得在蹦蹦跳跳。

  估计是刘班头刚告诉她好消息。刘厚不忍打扰他们两人,心想,“算了,反正也不渴,不喝就是了。”左右顾盼了几下,发现洗手盆就在身旁,抬手可及。于是,他把桌上的加料王老吉凉茶往洗手盆一倒了之。

  未几,刘班头和兰兰结束了谈情,过来刘厚这边。“怎么样,喝完了吗?”刘班头问。

  “喝完了,你看,喝得多干净。”刘厚将碗倾了倾,给刘班头看。他怕说太难喝了,自己喝不下会伤兰兰的自尊心,也令刘班头这个老祖宗脸上无光,所以就撒了个谎。

  “喔?你不是说太难喝喝不下吗?怎么那么快就喝完了?要不要我给你再调制一碗好喝的饮料?”兰兰说。

  “不用不用。”刘厚连忙摆手,他害怕凉茶难喝是因为兰兰手艺的问题,怕她再搞碗那么苦的东西出来,到时候当着她的面他喝又不是,不喝也不是。心里不禁同情了一下刘班头:娶个手艺那么差的女人,以后有得苦吃。

  “你看,我是加了糖下去喝的,甜甜的,所以很快就喝完了。”为了增加说服力,刘厚连忙把糖罐打开,展示给兰兰看。

  兰兰看了看糖罐。也不疑有他,只是心里奇怪,明明今天早上才加满的糖罐,怎么那么快就空了呢?刘大哥这个后人真喜欢吃甜食。

  “好了好了,喝了就好,兰兰你快点给他个胸章。我带他去把余下的手续办完就过来陪你。”刘班头迫不及待地说。

  “怎么这个所谓的先祖连后辈的回扣都要赚?”刘厚心里犯嘀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阿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阿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