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十王议事
劏个老鼠2020-07-08 14:023,672

  陆判官“霍”的一声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右手食指指着“十世善人”4个字说:“怎么可能,‘十世善人’,几百年也出不了一个,这小子看上去平平凡凡的,怎么会是个“十世善人”。

  “人不可貌相啊,嘿嘿!”刘班头嘿嘿地笑了两声。”陆判官撇了他一眼,“你也不用得意,这小子虽然也姓刘,可不一定和你有什么关系。”

  “不管和我有没有关系,生死簿总是不会搞错的。你可要秉公办理喔,呵呵。”

  “哼,我什么时候徇私过。话说回来,这小子可比你当年还厉害啊,你也不过是积了8世的功德,他竟然比你还多2世。哼,你们姓刘的净出怪胎。”

  “我那些破事,不提也罢,唉,想我八辈子行善积德、乐善好施,最后竟然做了个不伦不类的破落皇帝,还留下千古笑柄,害得我没面做人,这才一直留在这里当鬼差。”

  “你也是形势所迫,不用妄自菲薄,况且你也做了很多年鬼差了,现在也是管着几十个鬼的班头,相信很快你就能得到提升。”铁面陆判官少有地安慰了他一句,接着说:“我们赶快核实这小子的资料,呈报上去吧。”

  “是!”刘班头回了一句。

  陆判官点击“十世善人”4个红色的字,屏幕一变,变成了刘厚十世的功德资料。陆判官和刘班头认真地核实起来。

  “因战争而死,好像不能算功德吧?”看到这里,刘班头插嘴问道。

  “喔,这条规定最近改了,”陆判官解释道,“好像说什么为了弘扬民族精神什么的。对于抵抗外敌入侵战争,而且外敌在入侵期间有重大罪行的情况下,战死的人,也就是烈士是算功德的。那场战争中,日寇罪孽太重,搞大屠杀、生化武器大量杀伤平民,还有慰安妇等问题,他们的罪过越大,对抗他们的人的功德也就越大。何况,他在严刑逼供下,不出卖同志,也符合“义”的精神,所以他这一世的功德是成立的。

  “原来如此。”刘班头恍然大悟。

  “呼!”两鬼看完刘厚十世的资料,同时做出一个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的动作,虽然他们并没有呼吸。“看来这小子真是积了十世的德。”陆判官说道。

  “那我们怎么处理?我印像中,十世善人好像是可以立地成佛的,是不是该把他送到西天去。”

  “先不急,按规定,这种重要事件是要呈报上去,需要十殿阎王共同会商才能作出决定的。我们只管报上去,最后怎么处理就由大人们来决定吧。”

  丰都城中央,一座巍峨的宫殿矗立其中,正殿大门上高高挂着一个黑底金字的牌匾,上书“十王殿”三个大字。这里是丰都城最大的殿堂,也是十位阴间主宰共同议事的地方。

  殿里,十殿阎王高居上座,他们分别是: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仵官王、阎罗王、平等王、泰山王、都市王、卞城王、转轮王。两排站着首席判官崔判官、各殿判官、钟魁、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孟婆神等冥神。整个阴曹地府的行政架构基本到齐!刘厚静静地站在大厅中央,仍然是一副木然的模样。

  这时,只听秦广王说道:“刘厚十世的功德刚才大家都看过了,情况基本属实,十世功德确认无误。按照规定,他可以选择成仙或成佛。”

  “且慢!”这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大家抬头一看,原来是楚江王出声阻止。“众所周知,成仙成佛对德行要求很高,必须是德行上白璧无瑕的人才能达到要求,刘厚虽然每一世都有功德,但是几乎每一世又都是德行有亏,虽说都是小亏,但是,作为万民敬仰的仙、佛却是不行的。”

  “喔?不知道他怎么个德行有亏?”平等王问道。

  “大家请看。”说着,楚江王右手在空中画,空中凭空出现一块光幕。光幕里显示出刘厚10世的一些经历。楚江王也伴随着画面的转换讲解起来:“例如这一世,他沉迷游戏,对一个女人始乱终弃。”光幕中显示出刘厚和女朋友分手的画面和打游戏的画面。

  如果刘厚知道这一幕,一定会抗议:“好像哥才是被始乱终弃的那个吧……”

  “大家再看,第九世,他在饥饿难耐的时候,在公家的田地里偷了一块番薯吃。”

  刘厚无语:“这也算德行有亏……”

  “大家再看,在第八世,他曾经和纠察队的人一起欺负当地的商家。”

  刘厚内心哀嚎:“那是做地下期间,是在做卧底,是为了取得敌人的信任,是为了打入敌人内部……”

  “第七世,”楚江王继续喋喋不休,“他曾经偷看过一个女人换衣服,就是为她挡子弹的那个女人。”

  刘厚内心无力挣扎:“冤枉啊,那是无意中撞进她换衣服的房间……”

  楚江王讲解完刘厚10世德行亏损的原因后,大家恍然大悟,怪不得这家伙积了那么多辈子的功德,每次都还是投生在小人物身上,原来是这个原因。

  “虽然刘厚几乎每世德行都有些小亏损,但是瑕不掩瑜,他累积了那么多功德还是很了不起的。还是得给他个大奖赏的,免得给人家说我们阴间奖罚不明。”阎罗王出言道。

  “嗯,没错,我也认为他始终是功大于过,应该重赏。”宋帝王附和道。

  “我看这样吧,他虽然够不上成仙成佛,但是次一等的奖励是够的,就让他投生到人间帝王的身上,喔,现在社会已经没有帝王,应该叫国家元首。”泰山王建议道。

  “现在社会不同了,我们也要与时俱进,要讲鬼权,我们还是尊重一下当事人的意愿,看看他有什么想法。”都市王也插话了。

  “有理。”秦广王说,“陆判,你来说。”

  “是!”陆判官从站在右边的鬼群中走出来,走到大殿中间,翻动手上类似平板电脑一样的设备。

  “回禀各位帝君,根据刘厚死时负责在现场拘魂的鬼差的监测结果,刘厚临死前遗留的意念中‘皇帝和阿斗’两个关键词反应最强烈。这是当时的现场勘察笔录和‘便携式残存意念监测仪’的监测结果。说着,陆判官就将这两份文件投影到空中的光幕。

  “原来他也想当皇帝,这也不奇怪,不过难道他想当阿斗吗?这可有点稀奇了。”秦广王皱了皱眉头说道。

  “这也没什么稀奇的,阿斗享的福在皇帝中也算不错的了,42年的造化,比起很多短命皇帝,可好太多了,除了那个笑柄,呵呵,愚昧的世人啊。”转轮王笑着接口道。

  “这可有点难办啊,阿斗毕竟是古人,这涉及到逆转时空的事,太多不可知因素了。”卞城王说。

  “不怕,我的六道轮回转轮,可以将他送到任何时空,只要孟婆那边不要出问题,他喝了孟婆汤后什么都不记得了,到时候,应该不会造成时空紊乱。”转轮王望向孟婆,他对这个问题最有发言权。

  “保证不出问题。”孟婆的回答言简意赅。

  “对了,我们是不是还要找阿斗的鬼魂问问他的意愿,毕竟现在是代替了他的身份。我们现在不是提倡尊重鬼权吗?”一直没出声的五官王终于找到机会发了个言。

  “这方面应该没问题,刘禅这小子不是老抱怨他那窝囊皇帝当的不爽吗,现在有机会摆脱这个被人笑了将近2千年的身份,他巴不得呢。”平等王这时候说,“陆判,你去把刘禅叫来。”

  “是!帝君。”

  片刻后,刘禅到来,如果刘厚还清醒,他一定认得他,这就是负责拘他魂魄的那组鬼差的头儿,也是和陆判官一起甄别他十世功德的刘班头。

  不出平等王所料,刘班头对刘厚代替他去当那个窝囊皇帝完全没意见,反而对于他自己终于能摆脱那个千古笑柄的身份很高兴。见事情成功解决,十殿阎王都不由得松了口气。

  这时候,阎罗王又开声了:“刘禅,你为地府服务了1千多年,也算有功劳,这次又为解决十世善人的问题提供帮助,理应给你点奖赏。说吧,你有什么要求,要不提升你做判官?”

  “真的?”刘班头两眼放光,“真的可以随意提要求吗?”说着说着,他开始忸怩起来。

  “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快说,再不说,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阎罗王看着刘班头害羞的模样不由得感到好笑。

  “是,是,是这样的,我,我,我其实喜欢兰兰很久了……我和兰兰两情相悦,求诸位帝君替我做主。”刘班头吞吞吐吐地说出了原委。

  “呵呵……”包括十殿阎王在内,殿里的鬼都笑了起来,除了2个鬼:孟婆和刘厚。刘厚依然一片木然,处于浑噩状态。孟婆嘴角抽了抽,硬是没做声。

  “呵呵,兰兰是孟婆手下的小孟婆,这件事还要孟婆点头才行。”阎罗王手抚胡子,转头望向孟婆。

  “哼,早就知道你们两个眉来眼去。”孟婆铁青着脸说道,“你们两个的事,我懒得管,你们爱咋地咋地,兰兰是我们长得最漂亮的小孟婆,便宜你小子了,你要是敢对她不好,嘿嘿……”

  刘禅讪讪地笑了笑。

  顿了顿,孟婆神又说:“已经几十年没有招新的小孟婆了,看来又要选几个新人补充一下小孟婆队伍了。听说这些年,民间出了很多新式的饮食,什么可口可乐啊,汉堡包啊,都是西方那边传过来的,是时候更新一下孟婆汤的品种了,省得那些新来的鬼魂不喜欢吃喝我们的旧式餐饮。还望帝君批准招收新人。”说着,孟婆向十殿阎王拱了拱手。

  “呵呵,这没问题,小事一桩。”阎罗王说道,接着转向刘班头:“刘禅,虽说地府规矩很多,一般情况下,你想娶小孟婆是不可能的。但念你立有大功,你们两鬼又的确是真心的,本王就成全你们。”

  “谢帝君!”刘班头喜出望外。

  “我已经探查过,这个刘厚是你们刘氏的后代,那就由你带他去办完所有的手续,然后带去转轮王哪里投生吧。顺路去把你和兰兰的事办了吧。阎罗王说。

  刘班头大喜,再次道谢后,带着刘厚出了十王殿,直奔奈何桥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阿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阿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