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后妈
劏个老鼠2017-09-04 16:553,625

  第十一章后妈

  喜事发生在一个月后,建安十四年(209年)冬十月,经吕范为媒,刘皇叔迎娶孙权之妹。孙权的妹子在《三国演义》里叫孙仁,人称弓腰姬,后世有戏曲又称孙尚香。《三国志》没有记载她名字,只称“孙夫人”。刘厚也不知道她真名叫什么,反正别人都称她为“孙夫人”,而刘厚称她为三娘,背地里却叫她“后妈”。

  对于孙尚香这个后妈,他可没什么好印象。尽管刘厚知道孙尚香是个美女,而且刘厚一向对美女抵抗了低下,但是刘厚还是对她有深深的戒惧之心。不单是因为刘厚知道几年后自己会被她劫持,还因为刘厚知道她和刘备之间只不过是一场政治联姻。

  刘厚是不相信他们有什么真感情的。任凭《三国演义》里写得多么天花乱坠,说什么她对刘备如何情深意重,如何仰慕刘备盖世英雄,刘厚都是不相信的。他很怀疑老罗是为了突出刘备的英雄气概而忽悠读者的。

  试想一下,刘备是年过半百的中年大叔,古时卫生条件那么差,50岁已经算是老人了,况且刘备常年征战,身体衰老到什么程度可想而知。而孙夫人还是个妙龄少女,双方的结合又夹杂了政治因素在里面,说他们有真感情还真令人难以置信。

  也许老少配的事情自古不少见,但是多数会发生在双方社会地位或者经济地位悬殊的人身上。以孙尚香这种天之骄女般的人物,说她是一国公主毫不过分,身边追求的青年才俊没一百估计也会有八十,她会看上一个漂泊半生、地位势力远不如自己兄长、50多岁的中年大叔?

  好吧,如果她真是那么重口味,那我们再看看《三国志》的描述:“身边侍婢百余人,皆亲自执刀侍立,刘备每次入房,心内常觉凛然惊惧。”看到没有,如果她真的那么在意刘备的话,她就不会在刘备每次入房时,使百余侍婢拿刀拿剑恐吓刘备了。你这是要同房还是要劈友啊?

  就单拿她的性格来说,据说她“好武事,极其刚勇,有诸兄之风。”后来在刘备西征时,孙尚香仗着自己是孙权之妹的名头,“骄妄豪强,常带着一群东吴吏兵,在荆州纵横不法。”怎么让刘厚感觉她象洪兴十三妹呢?

  后来孙权大遣舟船迎接她回东吴时,她义无反顾地回去了。回去就回去吧,还把刘禅也要带回东吴,幸得赵云与张飞勒兵截江,才重新夺回刘禅。难道她真的不知道刘禅被带回去会被当成人质?但凡他对刘备还有一点情义,也不应该把他的儿子带回去当人质吧?

  刘厚对她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对刘备更是不齿。在演义中,和自己感情那么好的甘夫人刚死一个月,就再娶一个女人回来。难道所谓的英雄人物都是那么无情吗?由于刘厚的出现,甘夫人没有死,但是长期卧床是免不了的,刘备为了政治需要,照样娶新人,这次喜事再次印证了刘备的不念亲情,刘厚不由得想起了黄安的歌:“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

  汉代婚礼的流程是复杂的,正婚礼前还要有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等程序,然后才是正婚礼。正婚礼的基本流程又分为亲迎、交拜礼、对席礼、沃盥礼、共牢合卺、合卺礼、解缨结发、执手礼等。还有婚后礼,又叫成妇礼,它的基本流程:妇见舅姑、舅姑醴妇、妇馈舅姑、庙见成妇等。

  如果在太平盛世,以刘备皇叔的身份,估计整个流程下来起码搞三两个月,不过刘备其实是个草莽英雄,又是在流窜中(还没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地盘,荆州也是借来的),甚至连新夫人,也是半拐半抢回来的,婆家那边还派了追兵追着呢。所以一切程序从简。

  这里简单叙述一下这场婚事的经过:前文说道,吕范得到孙权的嘱托,去向刘备提亲,刘备在诸葛亮的安排下,答应了下来。其实这是周瑜与孙权定下计谋,以孙权之妹为诱饵,骗刘备过江到东吴招亲,想趁机杀害刘备或扣押其为人质,以索回荆州。

  诸葛亮早识破了诡计,令赵云随同并护卫刘备前往,并给赵云了三个锦囊,分别是三个计策:1、让刘备拜见乔国老,并大造声势;2、假报刘备:曹操起兵五十万,杀奔荆州,让其速回迎敌;3、向孙夫人揭穿了孙权和周瑜的阴谋,请求夫人保护。

  结果,赵云按照诸葛亮的锦囊妙计依次行事,不仅帮助刘备将孙权之妹孙尚香夫人迎娶回来,还得到孙权之母吴国太的欢心。周瑜带人去追击刘备,结果反被诸葛亮一句““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气得吐血。

  演义中这场婚事不像婚事,倒象一场特种战斗,集斗智斗勇于一体,集谍战、动作、爱情、军事、亲情、家庭伦理、政治谋略多种元素于一体,完全是007片的标准模板。放在后世,连改编都不用,可以直接翻拍成好莱坞大片了。

  当然,这么精彩的剧本是罗贯中写出来的,真实历史上并没有那么惊心动魄,扣人心弦。反正刘厚见不到这些精彩的过程,他因为年幼,无法跟随迎亲大队到东吴去迎亲,迎亲过程是否有发生那么多曲折离奇的故事他一概不知,不过他估计是没有的。

  他所能看到的是刘备迎亲回到荆州,在荆州大排筵席,刘氏集团一干文武官员、亲朋好友均出席庆贺,算是一个简单的婚宴。刘厚混在酒席上大吃各种美味佳肴,心里却不平静。

  他心里是比较矛盾的,一时可怜孙尚香,听说她虚岁19,也就是说,实龄才17,这样一个妙龄少女,因政治联姻嫁给一个快50岁的糟老头,给人老牛吃嫩草,怎么想都不会感到舒服吧?

  他一时有同情起刘备来,无论演义或《三国志》都有段记载,说这位孙夫人,在房间门口摆放百多名持剑执枪的女兵,刘备每次要进房都被吓得半死。刘厚很恶趣味地想,自己这个便宜老爹会不会被吓得不举。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值千金被吓出个不举来,估计可以入选人生四大惨事之一了。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还是决定帮刘备一把。毕竟刘备是自己的便宜老爸,平时虽然没见他多关心自己,不过一应生活所需还是尽量满足自己需要的,还请了老师教导自己,可见他也并不是完全漠视自己。再者说,看在他以后留给自己一笔大遗产的份上,这个老子还是要认的,这个老子的利益还是需要维护一下的。

  其实还有个原因就是,刘厚对孙尚香尚存在几分忌惮,因为他知道几年后她要劫持自己。虽然自己有小云云保护最后有惊无险,但这也令他心里很不爽,不爽就要想办法找回场子啊。

  刘厚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于是,刘厚就溜到正在豪饮的张飞身旁。张飞豪饮在军中是出了名的,军师诸葛亮屡劝不改,平时军中有严令他尚且偷偷喝酒,现在婚宴上,名正言顺还还不放开喝啊?

  只见他左手持一坛酒,一只脚踏在几案上,右手正和一名武将比划着手势,嘴里吼叫着酒令。刘厚站在他旁边,感觉到耳朵嗡嗡作响。震得他不由得眯上眼睛,强行抑制住胸闷欲呕的感觉,稳定了一下心神,拍了拍张飞持酒坛的左手,唤了一声:“三叔!”

  张飞浑然不觉,端起酒坛就往嘴里灌,哇啦哇啦的酒一半进了嘴里,一半顺着嘴角流下来,估计是他行酒令输了要罚喝酒。

  一阵酒雨洒下来,把刘厚吓了一跳,他连忙闪开,心里不禁咒骂着:“kao,我要告你制造噪音,造成我听力损伤,还要告你随地丢垃圾,丢到小朋友多不好啊,就算没丢到小朋友,丢到些花花草草的都是不好啊。”

  刘厚发现自己一个小矮人声音小,力量轻,现场又嘈杂,自己根本无法引起张飞这个大老粗的注意。郁闷了一会,他就想起了一个坏主意:古时有司马光砸缸救人,现在就不能来个阿斗砸缸帮父吗?等我砸了你最心爱的酒缸,看你还留意不留意到我。

  说干就干,刘厚操起案几上的一个铜酒杯,一下子就砸在张飞左手拿住的酒坛上,只听“噹”的一声,酒杯被反弹回来,震得他的手生痛,再定睛一看,酒坛毫发无损。

  刘厚就更郁闷了,自己那么弱小吗?连个酒坛都砸不破。还别说,古时的瓦酒坛还是挺硬的,一个2岁的小孩,拿个轻飘飘的酒杯哪里能砸得破,如果换个铁锤还差不多,当然,前提是他得抡得动。

  不过刘厚砸这一下也不是没有效果的,这一下响动加震动终于引起了张飞的注意。张飞回过头来,一看是刘厚,就俯下身子,将他那张满脸虬须的黑脸凑到刘厚面前,咧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

  “是小阿斗啊,是不是想找你三叔喝酒,来,来,三叔教你喝酒,男子汉大丈夫,不会喝酒可不行。”

  说着就把酒坛凑过来。幸好刘厚在他黑脸凑过来时,被他的酒气一熏已经跳开了一步,现在一看酒坛过来了,被吓得又跳开一步。心里暗骂着这个莽张飞不靠谱,2岁小孩能喝酒吗?给你灌两口还不一命呜呼啊?嘴里连忙开口说:

  “三叔,慢来,慢来,有人欺负你兄长,你管还是不管。”刘厚深知这三兄弟最讲义气,起码演义是这样写的,所以他马上点明重点:“有人欺负刘备”,希望能马上转移张飞的注意力,否则夹缠不清下,和张飞沟通非常吃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说明白问题。

  “谁,谁,谁,谁敢欺负我兄长!看我不一巴掌将他拍成肉酱!”随着张飞的吼声,他将酒坛往案几上一顿,案几上的筷子碗碟随着他这一顿跳了起来,又落下。刘厚感觉自己的心肝也随着他这一顿跳了起来。

  刘厚定了定神说:“三叔稍安勿躁,此事千真万确,你且坐下,听我好好说来。”

  张飞跪坐了下来,不过比刘厚还是高了很多,无奈的刘厚只好仰着头,嘴巴凑近他耳朵,对他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地说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阿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阿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