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流氓张飞
劏个老鼠2017-09-04 16:553,451

  第十二章流氓张飞

  起初,张飞对于刘厚说孙夫人埋伏女兵要对刘备不利是不信的,认为他小孩子胡言乱语。后来,刘厚赌咒发誓,说是自己刚才在后院亲耳听到那些女兵说的,不信你也溜去后院看看,那些女兵不但穿盔带甲,还持剑执枪的。哪里有人在婚礼时还做这样的打扮,这不是摆明意图不轨吗?

  张飞头脑简单,听到刘厚这样一说也半信半疑了。他也知道自己这个侄子自从长坂坡事件后表现得很聪慧、早熟,不像是胡言乱语的样子。再一想,送亲队伍中的确有一百来个全副武装的女兵。于是,他舍了酒坛,蹑手蹑脚地往后院溜。

  那些被他捉住喝酒的武将见他离席,松了口气,正好借机吃点东西,稍作喘息,倒不会去管他溜走干什么。

  张飞和刘厚两人悄悄来到后院门洞外,刘厚指了指后院内,示意他看看。张飞将他那颗黑脑袋探进后院一看,满眼是穿盔带甲、持剑执枪的女兵。

  古代男女不同席,这些女兵虽然作士兵打扮,但毕竟是女人,刘备在后院摆了十几桌,让她们在后院饮宴,也幸好后院够大,能容纳得下她们。她们有纪律约束,都不喝酒,所以现在已经吃完饭,撤去了酒席,正在三三两两活动着手脚。

  刀枪剑戟有些摆放在地上,有些拿在手里把玩,刚吃完饭,不适宜做激烈运动,她们或随意把玩这些兵器,或聚成团聊天,甚或打闹。在刘厚眼里,一群穿军服的莺莺燕燕甚为养眼,颇有制服诱惑的韵味。

  不过在张飞眼里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味道。他眼里盯着这些女兵的盔甲、兵器,眼露凶光。刘厚看到他的表情,正在爆发的边缘,心想,不好!马上拉拉他的衣角,向他努努嘴,做出跟我走的表情。

  张飞强压住怒火,跟刘厚远离后院,找了个角落说话。刘厚还没说话,张飞已经瞪起一对牛眼发话了:“呀呀呸,好一个贱妇,竟敢对我兄长意图不轨,小阿斗,你拉住我干什么?让我进去将她活撕开两半。”

  刘厚那一个汗啊,再这样我改名刘汗算了,这个三叔真冲动,动不动就把我惊出一身大汗。“三叔稍安勿躁,听我说。”

  见张飞收起一对牛眼,刘厚才说:“三叔,她毕竟是你的大嫂,你可不能对她无理。”

  “大嫂又怎么样?敢对我大哥不利,我照样生撕了她。”

  “呃……”刘厚感觉无法和这个野蛮人讲道理,干脆直接进入主题算了。

  “三叔,你听我说,我有个好主意,可以收拾得她妥妥帖帖的。”

  “小阿斗,你不是不让我碰她吗?那怎么收拾她?”

  “你别急,我不是让你收拾她,你只要引开那些女兵就行了,你大嫂当然由你大哥来收拾。”刘厚又变成了流汗,你还真以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结拜兄弟就可以帮别人收拾老婆啊?

  接着,刘厚叫张飞俯下头来,附耳跟他细细说了一通话,张飞听罢,两只眼睛又瞪得牛大。

  “这,这也行?小阿斗,你这鬼点子也太无耻了吧。”

  “这有什么不行的,这法子保管好用,就看三叔你为了兄长的幸福肯不肯牺牲一下色相了。”刘厚知道这个家伙不经激,就用了激将计。

  “那还用说,想当年,我们三兄弟桃园三结义,发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上刀山下火海……”张飞把胸口拍都砰砰响,正要长篇大论起来。

  刘厚连忙打住,“三叔,三叔,你们那些光辉事迹我都听过几百次了,现在时间紧迫,再不依计行事就来不及了。”

  “好,我现在就去准备。”说完,张飞就蹬蹬而去。

  没多久,一身酒气的莽张飞,手提一坛酒,脚踩醉八仙步出现在后院。

  没错,刘厚的鬼主意其实很简单,就是让张飞来卖酒疯、耍流氓的,目的就是逼走这些女兵。

  这百来个女兵休息完毕,正在整队形,排在新房门口两侧,突然见一个黑大汉闯进来,都吓了一跳。

  张飞一进来先声夺人:“哈哈,我乃燕人张翼德也,各位来宾,喝,喝,喝!”张飞故意运足力道大喝出声,院中女兵被吓得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试想,长坂坡时,张飞一声断喝可以吓退曹兵,可见其威势,这些女兵怎么受得了,一下子就东倒西歪,正要成型的队列马上就乱了。

  不等那些女兵反应过来,张飞冲进队伍里,左搂右抱,捉到一个,就往人家嘴里灌酒,还一边说:“兄弟,今天我大哥大好日子,多喝点。”;“今晚爷爷我高兴,大家不醉无归。”;“来来来,兄弟们,今天不用站岗了,我敬你们……”

  感情这牲口假装把这些女兵当成男兵了。谁要她们都穿盔带甲、持剑执枪呢,一个醉汉,看错性别也是情有可原的不是。到时候你想告人耍流氓调戏女人都无法告,人家以为你们是男人嘛。要怪只能怪自己女扮男装了……

  张飞这一下,如同虎入羊群,女兵们四处躲闪,且哪里躲得过猛张飞。张飞号称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可不是盖的。厮杀半生,不但普通的军士无法挡他,就算是天下名将,也少有敌手,这些娇滴滴的女兵,平时多操练些花拳绣腿,从未经过战阵,怎么挡得住张飞?

  刘厚找了个角落,爬上一个树桩子,坐在上面津津有味地看好戏,就差手里拿包爆米花了。看到张飞在女兵群里左冲右突,女兵们溃不成军,狼奔豕突,刘厚仿佛看到了格格巫和阿滋猫闯入蓝精灵村的情景,越看越觉得有趣。

  这些女兵们倒没人敢抽出刀剑对张飞用兵器,因为张飞纵横天下多年,凶名在外,她们跟着喜好武事的小主孙尚香,倒是听过这位天下有数的猛将的大名的,心理上自然就弱了几分,再加上,这位好歹也是姑爷的三弟,在这个阶级社会,张飞无疑是统治阶级,她们是被统治阶级,因此,谁也没有勇气反抗,只能任由张飞蹂躏。

  张飞闹了一轮,见这些女兵虽然乱作一团,却没有人退出后院,不由得心急了。心想:“难道真的要用到那一招?唉,为了兄长,只能牺牲我的色相了,这个小阿斗,怎么出这种损招,早知道找军师问问,看看有没有堂堂正正的招数了。”

  想罢,张飞狂灌一口酒,抛下酒坛,大吼道:“热死爷爷了,喝了这酒怎么猛冒汗,等我脱了衣服再来喝。”说完,就去解上衣,很快就露出毛茸茸的胸口。

  众女兵大羞,有的双手掩面,有的低下螓首,有的转过头,却无一例外——或从手指缝,或扭头,或微抬头偷看张飞那雄壮的身躯。原来这些女兵整天混迹兵营,兵营中粗鲁汉子多的是,经常可以看到赤裸上半身的兵大哥在她们眼前晃动,张飞这点刺激程度实在不够看。

  张飞一看这些女兵的反应,心里凉了半截,“唉,还真的要用到小阿斗教的那招绝招啊!以后我还有脸见人吗?”

  张飞看似粗鲁,其实粗中有细,他扮成醉酒莽撞样,在院子里左冲右突,其实心里清醒得很。闹到这个时候,见那些女兵还不肯离开后院,他心中哀叹了一声,决定出最后绝招了。

  只见他又大喝一声,道:“今天爷爷喝多了,憋死爷爷了,爷爷要尿尿啦。”言罢,做出要解裤腰带的动作,当然,他这个动作做得很慢。

  这一下,女兵们大哗,有些面薄的终于忍不住,跑出了大院,有些还没反应过来或者惊呆了的还站在原地不动。

  张飞无法,只好冲这些女兵跌跌撞撞地走过去,哪里有站着不动的女兵就往哪里撵,一边走还一边继续解裤腰带,嘴里一边说;“我要方便方便,憋死我啦,我就要在这里撒尿啦。”到了最后,甚至做出掏家伙的动作。

  这下,女兵们真的被吓得鸡飞狗走了,纷纷躲避,都骂了一句“流氓”或“下流”就往院子外面跑。等张飞在院子兜了两个来回,整个院子终于清静了。

  张飞抬眼一看,院子里就剩下刘厚一个小不点在一个角落的木桩子上晃着脚看热闹。刘厚朝他竖了个大拇指,露出会心的微笑。张飞也朝他咧嘴一笑,刘厚被他可止小儿夜啼的笑容一吓,差点没从木桩上掉下来。

  刘厚稳住了身形,从木桩上爬下来,走到张飞跟前,张飞道:“臭小子你的损招真是下流,这件事传出去,我的一世英名都被你败坏了。”

  刘厚只好拍他马屁:“怎么会,大家如果知道这件事,一定会赞叹三叔你是个真正讲义气的好汉,为了兄长的终身幸福,甘愿牺牲名声。比起那些什么两肋插刀啊,上刀山下火海啊都强多了。你一定会青史留名的,将来你这些光辉事迹都会写入史书,被千古传诵的。”

  “是吗?我有那么好吗?呵呵!”张飞摸摸后脑勺,露出忸怩的神色。刘厚看了一阵恶寒,连忙道:“三叔,还请你辛苦点,在后院门洞外守候,不要让那些花木兰进入后院打扰了你兄长洞房。”

  “喔,喔,好,好,不过谁是花木兰?”

  “呃,这个,这个,就是说那些女兵啦,我偷听他们说要害你兄长时,好像听到其中有个叫花木兰的,不过他们说的东吴话口音很重,我都不知道有没有听错。”刘厚连忙为自己一时口快解释。

  幸好张飞也不疑有他,径直走到门洞外守在哪里,而那些女兵在远处探头探脑的,看到张飞这员猛将莽汉赤裸着上身,在后院门洞徘徊,谁也不敢上前打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阿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阿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