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收徒?拜师?
劏个老鼠2020-04-21 11:193,653

  第八章收徒?拜师?

  “哈哈哈!”刘厚先仰头大笑几声,然后大踏步走上前。这是从无数武侠小说、历史小说、影视作品中总结出来的套路。现身后先大笑三声,故作高深,装成一副高人的做派,使人不明所以,不知不觉中就入彀。

  左慈师徒见一小童突然出现,手持竹竿,仰头大笑,一时间真的被刘厚唬住了,正在哪里惊疑不定间,只见刘厚先爬上凉亭中间的石凳,再从凳上爬上石桌,使自己的高度超过左慈的高度。然后他居高临下开口说话:

  “哈哈,好你个老神棍,还算有点本事,竟然被你看出来了。没错,吾乃天之子是也。昔日金角、银角、铜角三个孽畜私自下凡,化身为张角三兄弟,祸害人间,致使人间死伤无数,天帝已令它们的主人将它们收回天庭,仍然做回他们的坐骑。谁知这天下仍然祸乱不止,绵延二十年,人间变成地狱,土地神上奏说凡间‘千里无鸡鸣,白骨露於野’。天帝震怒,故遣我下凡尘,令我重整河山,使天下万民过上安稳的日子。”

  左慈师徒被忽悠得一愣一愣的,脑袋还没转过弯来,一时之间无言以对。刘厚见状,决定加剂猛药:“大胆左慈,你可知罪?”先恐吓一番,再加拉拢,此所谓的雄辩之士惯用手法也。

  从一个不足3岁的小童口里说出这种话,似乎真不能用常理来解释。左慈显然还没从这匪夷所思的事情中反应过来,呐呐地问:“贫,贫道何罪之有?”

  “哼,还敢不认,你擅自泄露天机,可知是死罪。其一,泄露我身份,如果影响到我任务的执行,影响到天下一统,影响到万民的福祉,你百死莫属。再者,你还泄露了天下即将三分的天机,真是罪上加罪,罪加一等,你还不知罪吗?”刘厚故作厉声喝道,内心却笑开了花,看我不忽悠死你。

  左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倒头便拜:“上仙饶命,上仙饶命!”小道童葛玄见师傅跪下自己也跟着跪了下来。

  道家的确有泄露天机会受到惩罚的说法。而左慈瞎了一只眼睛是当年炼丹时出了意外导致的,而恰好,那次炼丹前,他刚推算出天下即将大乱,而后果然发生了黄巾之乱。

  本来左慈也没往那方面去想,要不以后他再也不敢玩什么推算术了。可是这时候经刘厚这么一说,他再这么一联想,两下一印证,心里豁然开朗,原来如此,原来上次是因为泄露天机,受到天谴才瞎了一只眼睛。有了这么个事情,由不得他不信。

  所以由一开始对刘厚的话将信将疑到现在完全信服,于是倒头便拜。要不怎么说呢,那些神棍就喜欢说些模棱两可的事情,剩下的你自己去联想去脑补,在你漫长的人生旅途中,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总有些事情是可以和他说的现像得到印证的。当然,其实也有很多事情可以得出相反的印证,不过我们往往自动忽略了那些相反事情而已。

  “Bingo!”刘厚心里那个美啊。“哈哈,这下成了。封建迷信果然很有用,尤其是愚昧无知的古人,这真是蛊惑人心的利器啊。不过以后作为统治者,还是得防着点,历代农民起义都有宗教的影子。”

  刘厚等左慈叩足了三个响头才慢悠悠地说:“也罢,我看你骨格精奇,还有几分慧根。我也正好缺少个小道童,就收你为挂名弟子,你可愿意跟随我,为造福天下苍生出一份力啊?”

  “扯造福天下苍生这块虎皮来做大旗,我看你怎么拒绝。”刘厚狠狠地想道

  左慈愣了一愣,终于醒悟过来,连忙有叩头:“我愿意,我愿意,弟子叩见师傅。”

  “嗯,起来吧!”刘厚装腔作势,右手虚托,示意左慈起来。毕竟让一个50多岁的老头子老给自己叩头,他心里也很别扭。

  “你要记住,今天的事情你不要跟任何人说,尤其是这些天机,切不可再泄露给第四个人知道。否则为师也保你不住。”刘厚在“天机”这两个字上加重了音。

  “弟子明白,弟子明白。”左慈连忙表示不再犯,慢慢地站了起来。

  “嗯,听闻你对炼丹有点天赋,改天我传授你一点化学知识。”他是想将造纸术、做肥皂这些化学制品通过左慈的口发布出来。毕竟以“左仙翁”汉末三大仙(三大神棍)之一的名头,炼丹术更是独树一帜,以炼丹成果的名义,弄点什么化学产品出来,应该是比较合情合理的。

  “敢问师傅,何为化学知识。”

  “喔,就是,就是,就是物质的变化之学,就是炼丹术的一些皮毛知识啦。”刘厚支吾了半天才想到这个答案。

  “嗯,嗯。”左慈眉飞色舞、惊喜交加。如果不是师傅当面,估计会开心得失态了。也难怪,他本来在历史上就是炼丹的祖师,可见对炼丹的兴趣和造诣都是极深的,现在听闻有“仙人”师傅要传授自己炼丹术,还不高兴坏了啊。

  “敢问师傅,我最近正在炼制长生不老丹,吃了可以延年益寿、长生不老,其丹方是硫磺、红汞……”左慈不愧为三好学生,马上就捉紧机会请教起炼丹的知识来了。

  刘厚一个头两个大,他哪里会炼丹啊,不过是随口胡诌,忽悠左慈的。谁知这个左慈真的开始请教炼丹知识来了。

  不行,得想办法绝了他这个念头。刘厚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愚昧!”刘厚断喝道,“须知生死由天定,如果你德行不够,就算给你吃了可以长生不老的丹药,上天也会降下惩罚。雷公电母巡行于天上,如果发现你没有拥有与长生不老相匹配的德行,一个天雷就把你劈得魂飞魄散。你不去修身修德,反去将希望寄托在炼丹上,真是本末倒置。”

  左慈听到这里,打了个激灵,好像听到头顶天雷阵阵的样子。

  “我虽然知道有几种丹方是可以长生不老的,不过其中一些原料根本不是凡间之物。所以你还是息了这份心吧,别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长生不老药上。”

  想了想,刘厚又说:“不过,延年益寿的药你倒是可以试试炼制。用凡间存在的药物,炼制些保健、治病延年的药物,延长凡人3、5年的寿命,上天还不至于管得那么宽。而且,这也是本来也是积德的事情嘛。”

  刘厚不想把话说绝了,谁知道他是不是真有保健、治病的药方,有的话还是让他掏出来的好,毕竟祖国传统医学博大精深,很多验方都是一些医者、道士甚至普通老百姓无意中捣鼓出来的。这可是专利技术啊,2世纪什么最值钱?技术啊。

  “那,那,那师傅刚才不是说要传授我一些炼丹的皮毛……”左慈呐呐地问。

  “我要传授给你的是物质相互转化之学,多数应用在改善人们的生活上面,让人们的生活过得更好,一般不用来炼制服食的丹药,更不可能是什么长生不老丹。”刘厚恨铁不成钢,咬牙切齿地说。

  “弟子明白,弟子明白,师傅果然大仁大德。凡事都是想着改善人们生活,弟子佩服。”

  “嗯,你明白就好,以后多做能增加功德的事情,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只要功德到了,得道成仙自然水到渠成。”

  “是,是,今日幸得师傅点化,令小徒茅塞顿开,免致误入歧途。”

  听到左慈这么一说,刘厚不由得心里一动。道家早期很重视炼丹术,开始时多盛行以铅汞这类重金属炼制丹药,形成了所谓的外丹学派。后来逐渐认识到这些重金属都是对人体有毒的,吃了不但不能成仙,反而对身体造成莫大伤害,后来又逐渐形成了内丹派别。内丹派主张以人体或丹田为鼎炉,通过修炼,在人体内部形成内丹,其实就是所谓的气功、导引术。

  经过两千年的历史检验,证明外丹学派的确是误入歧途的,至少,还没有谁真正能炼出长生不老丹。当然,那些野史记载的,某某神仙在某某山炼丹,最后丹成羽化而去,终归是野史,无法得到考证。反而历史上因为服丹而死的皇帝都有好几位。试想,连富有四海的皇帝,都没法得到真正的仙丹,那还有谁可以得到?

  而刘厚眼前的左慈,东汉时期的丹鼎派道术是从他一脉相传的。东晋著名炼丹家、医药学家葛洪(号抱朴子)都是他徒弟葛玄的徒孙。可想而知他在炼丹术历史上的地位。

  刘厚想的是,既然这炼仙丹是害人的东西,何不想办法影响左慈的思想,将他引导到正确的科学发展道路上。影响了左慈,等于从源头上影响了中国1千多年的炼丹术发展史。

  殊不知,刘厚这一瞬间的决定,为后世造出一位化学界的祖师爷。左慈成为三国时期的大化学家,一生对化学的发展贡献无数,正如鲁班成为木匠的祖师爷一样,左慈也将被后人尊为化学的开山鼻祖。

  “嗯,你说得不错,你是误入了歧途。”刘厚继续忽悠着,“你炼丹多用铅汞之物吧?”

  “对,对,师傅你真厉害,这都算得出来。”左慈还以为刘厚能掐会算,连自己的秘方都能算出来,殊不知后世地球人都知道。

  “我实话跟你说了吧,铅汞之物对凡人身体有剧毒,服之不但不能成仙,反而对身体有害,多服必死。”

  “可是师傅,铅汞之物如果炼制得法,可以去其毒性,保留……”

  “那不过是他们变成化合物而已,毒性暂时隐匿起来,服用之后,铅汞仍会积蓄在体内无法排出,最后终会毒发身亡。”刘厚打断了他的话。

  “何为化合物?”左慈不甘地问。

  “这个,你以后学了化学知识自然知道,总而言之,铅汞这类重金属不是凡胎肉体可以承受的,你切记这点,至于化学知识,以后慢慢再教你。”

  “是,是,弟子谨记师傅的教诲。”左慈如小鸡啄米地点头应是。

  古人这点就是好,对师傅的话深信不疑,刘厚暗自得意。

  “喔,对了,你先找个理由留下来。”刘厚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你跑去跟我那便宜老爹说,你看我骨格精奇,天资聪颖、将来必成大器,想收我为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阿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阿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