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甘夫人病了
劏个老鼠2017-04-13 19:264,242

  第九章甘夫人病了

  “使不得,使不得,你是师傅,我怎么好……”左慈一个劲摆手摇头。古人最重尊师重道,左慈已经认刘厚为师傅,哪里敢反以师傅自居。

  “迂腐!”刘厚喝道,“我辈神仙中人,怎么能被这凡尘俗世的规矩约束。我刚才怎么教导你的,行事准则只要符合一个‘德’字,其他琐事大可以随心所欲而为,那些陈规陋俗不过狗屁而已。”

  “是,是,师傅教训得是。”左慈又变成了小鸡,猛啄起米来。心里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师傅就是师傅,果然不愧为神仙中人,看人家多洒脱。”

  “我现在的躯体还是一个幼儿,行事多有不便,需要有个掩饰的办法。你想想,如果一个3岁小儿,懂得一些连现在的饱学之士都不懂的东西,多惊世骇俗,万一被人以为是妖孽就麻烦了。所以才需要你来做这个掩饰,你明白吗?你在人们心目中也算是个世外高人,经由你口里说出的高深知识,才不会引起人们的怀疑。”刘厚一着急,把实情说了出来。

  左慈对于刘厚这么推心置腹的话很感动:“得师傅如此信赖,徒儿万死不辞。”说着又要拜。

  “行啦,行啦,”刘厚挥挥手让他起来。“都说了,吾辈神仙中人,不必在乎这么多规矩,以后就不用拜了,以后我们也不用师傅徒弟的叫了,以后我就叫你老道,你叫我小子就行了。”

  “那怎么行,这样吧,我以后还是叫你小公子吧。”左慈说。

  “随便你,你附耳过来,我教你,如果我那老爹不肯让你收我为徒,你就这样这样说。”刘厚又教了左慈几句话,就打发他去找刘备。

  刘厚心里很舒坦,终于有办法解决一直以来悬在心中的难题。有了左慈这个大神棍的掩护,以后可以尽情发挥了,想搞什么就搞什么,没有人会怀疑左慈这个“高人”的。他心情舒畅,在花园舞起竹竿来都特别带劲。

  话说左慈辞别了刘厚后,找刘备跟他说了收徒一事。刘备不禁喜忧参半,据未证实的传闻,左慈在找寻真龙天子,现在说要收自己儿子为徒,岂不是说……另一方面,儿子被一个道士收为徒弟,万一传授什么炼丹服气之术,以后潜心修炼,不理政事,那以后自己的江山……

  左慈见刘备犹疑,心想:“果然不出师傅所料。”于是他抛出刘厚教的几句话:“刘皇叔放心,贵公子非出世之人,我不会教导他炼丹、修炼成仙的法门,只会教他一些行军布阵、经世济国的学识。”

  刘备听后大喜,他也知道左慈和诸葛亮一样,精通奇门遁甲之术,对于打仗来说用处很大,“如此有劳道长了。”说着,对左慈拜了一拜,做足礼数。

  从此,左慈就被刘厚忽悠到了身边,充当他的代言人和官方发言人。至于刘厚怎样最大程度地榨取他的剩余价值暂且不提,因为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坏事,一件喜事。

  建安十四年(209年)九月,甘夫人暴病不起。赤壁之战之后,曹、孙、刘三方依然大战小战不断,刘备仁厚之名传遍天下,大量流民涌入荆州,以期能得到刘备的救助。安置流民的工作非常繁重,整个刘氏集团超负荷运作起来。

  甘夫人一向是刘备的贤内助,这段日子也亲自去到城外,协助安置流民。估计是在城外饮食不洁,加上劳累,这一天,甘夫人从城外回来后就病倒了。

  刘厚开始也不知道甘夫人病了,因为甘夫人一生病,刘厚就被丫鬟抱走了,不让他接触甘夫人,大概这就相当于隔离措施吧。

  直到3天后,刘厚听左慈说起,才知道事情的原委。原来,荆襄之地在赤壁大战前后一直都有瘟疫流行。由于大量兵士死亡,加上大量流民四处逃难,使得瘟疫传播得很快。现在虽然已经是战后大半年时间了,各地疫情依然此起彼伏。

  这次在来荆州的流民中,也有一批爆发了疫病,甘夫人估计是去安置流民时染上了这种据说死亡率极高的疫病。刘备遍请名医为甘夫人诊治,均不奏效,左慈是三大神棍之一,当然也被邀请进入会诊专家组里面,不过,显然这次左仙翁也束手无策。

  后世有一些医学工作者曾经从医学角度分析过赤壁大战,他们认为曹操战败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曹操的兵士是北方人,对长江流域的疫病普遍没有抵抗力,造成兵士传染病爆发,丧失战斗力。

  那些学者还推测曹军爆发的疫病有可能是血吸虫病、疟疾、斑疹伤寒三者之一甚至兼而有之。《魏史》记载,火烧赤壁是曹操因为士兵生病太多,主动退兵的,退兵前自己将船烧掉,使周瑜白捡了个好名声。当然,这本史料估计是曹操自己主持编写的,他要往自己脸上贴金谁也阻止不了。

  刘厚自然不知道这些,不过他听了左慈的话怵然而惊,他突然想起,《三国演义》里好像说到甘夫人差不多就是赤壁之战后没多久死的,她死后一个月刘备就娶了孙权的妹妹孙尚香。难道甘夫人就是这次病死的?

  刘厚不禁着急起来。刘厚虽然和甘夫人没多少母子感情,但要他眼睁睁看着这位肤色雪白,姿容靓丽且对他百般照顾的“母亲”死去,他还是很不舍得的。都说有妈的孩子象块宝,没妈的孩子象根草,他不想成为没妈疼的孩子,最后给后妈欺负。

  刘厚细细地询问甘夫人的病情,又叫左慈带他去到甘夫人的病房看了甘夫人。甘夫人被诊断为“伤寒”,发病后又吐又泻,每天十几次,到现在已经三天,刘厚见到她时已经是脸色死灰、眼窝深陷、皮肤皱巴巴的,明显是因剧烈吐、泻导致身体脱水的症状。

  现在的甘夫人已经奄奄一息,如风中残烛。“唉,可惜了,刘皇叔已经派人去长沙请张机了,张机最擅治伤寒症,可是就算快马加鞭,一来一回起码也要4、5天。看样子,甘夫人也就这一、两天之间了。”左慈轻轻地摇头叹息。

  “谁?那个张机?他很厉害吗?”刘厚心里也很难过,听左慈的意思,甘夫人是撑不过2天了。

  “长沙太守张机张仲景啊,据说他最擅长治疗伤寒,有他在,甘夫人也许还有几分活命的机会,可惜她不可能撑到他的到来了,惭愧啊惭愧,我炼了一辈子丹,却也没炼出可以续命的丹药来。”左慈很是感叹。

  刘厚听后不禁眼前一亮,张仲景?医圣?对啊,怎么没想到他呢?张仲景后世被尊为医圣,他写的《伤寒杂病论》可是后世千百年来中医的圣典,是中医学生必修的科目,可见他的医学造诣之深。有他在,甘夫人的确很有希望能被救活,问题就是怎么样能让甘夫人撑到他的到来呢?刘厚不禁陷入了沉思。

  柴桑,鲁肃刚从荆州回来就匆匆跑去见周瑜。在一处高坡上,建有一个凉亭,凉亭石桌上摆着一具古琴,旁边一个古色古香的香炉里正燃烧着香料,一缕青烟袅袅上升。一个羽扇纶巾、面如冠玉的年轻人正在抚琴,琴声铿锵有力,年轻人眼睛却是盯着高坡下面。

  高坡下面却是另一幅景象,只见一队队兵士在各自队正的带领下正热火朝天地操练着。高坡下高昂的喊杀声和铿锵有力琴声交织在一起不但不会让人觉得嘈杂,反而让人产生相得益彰的感觉。

  如果让刘厚看到周瑜这幅样子,一定会骂:“kao,真骚包。”

  听到脚步声,周瑜头也不回,道:“子敬讨荆州如何?”

  原来,周瑜派鲁肃去找刘备讨回荆州,谁知道在刘备哪里吃了一脸的灰,还被诸葛亮忽悠了一下,打了张白条给他拿了回来交差。

  鲁肃见问掏出诸葛亮打的白条道:“有文书在此。”呈与周瑜。

  瑜顿足道:“子敬中诸葛之谋也,名为借地,实是混赖。他说取了西川便还,你怎知他几时取西川?假如十年不得西川,十年不还?这等文书,如何中用?你还帮他做保。他若不还时,必然连累你,主公怪罪下来怎么办?”

  鲁肃闻言,呆了半晌,说:“玄德应该不会负我的。”

  周瑜道:“子敬乃诚实人也。刘备枭雄之辈,诸葛亮奸猾之徒,哪里像先生那么好心地。”

  鲁肃道:“若此,如之奈何?”他这样说,自然是怕孙权怪罪下来。

  周瑜道:“子敬是我的恩人,想昔日指囷相赠之情,如何不救你?你且宽心住数日,待江北细作回报,再想办法吧。”

  鲁肃正踌躇不安中,忽听细作来报:“荆州全城大夫都被征集起来,还派出快马,向其他城池征集名医。”

  周瑜闻言大喜:“肯定是荆州爆发瘟疫了,天助我也,正好趁此良机,一鼓而下荆州,子敬,快快随我去调兵遣将,即刻兵发荆州。”

  “好,好像听说是甘夫人病了……”细作额头冒汗,呐呐地说。

  原来,刘备在诸葛亮的建议下,将所有染有瘟疫的人和与之接触的人都集中起来,并由军队看管起来,不给他们与外界接触,并且严密封锁瘟疫爆发的消息。细作一时探听不到真实情况,但甘夫人身染重病且是众所周知。

  诸葛亮这一建议出发点是由军事角度考虑的,就是防止给敌方知道荆州爆发瘟疫,趁机来攻。且没想到正好符合了传染病隔离措施的要求,有效地防止了疫病的蔓延。

  “胡说八道,一个甘夫人生病犯得着征集全城大夫吗?”周瑜喝道。

  “听说甘夫人肌肤胜雪,姿容靓丽,刘备对其极为宠爱。如果她病重将行,保不准刘备真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鲁肃道。

  “对,对,听说甘夫人三天三夜滴水未进,已经是弥留之际了。”细作连忙补充道。

  “嗯……”周瑜摇着手中的鹅毛扇,沉思良久,突然抬头对鲁肃说:“我有一计,可以使刘备束手就擒,取荆州易如反掌。”

  鲁肃道:“计将安出?”

  周瑜道:“甘夫人眼看活不成了,刘备丧妻,必将续娶。主公有一妹,极其刚勇,侍婢数百,居常带刀,房中军器摆列遍满,虽男子不及。我今上书主公,教人去荆州为媒,说刘备来入赘。将他骗到南徐,到时候他妻子娶不到,反被幽禁在狱中。我再使人去讨荆州换刘备。等他交割了荆州城池,我再找主公说说情,到时候主公必然不会再追究子敬的责任了。”

  鲁肃大喜拜谢,不禁又有些疑虑,于是道:“刘备刚丧妻,就给他安排新妇,好像不大好吧,若他顾念旧情,不肯答应怎么办?”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刘备曾经说过‘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衣服破,尚可缝;手足断,安可续?’可见他是一个无情之人。对他这种人,换个妻子就象换件衣服一样平常,他只会认为两国联姻对巩固双方的联盟关系有好处,必然不会因顾念旧情而放弃这样的机会。”周瑜答道。

  于是,周瑜写了书信,选一艘快船送鲁肃到南徐见孙权。

  南徐,一碧眼紫髯的青年人高据堂上,只见他国字脸、口大唇厚,目有精光,虽然年纪轻轻,却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显然是久居上位之人。此人正是东吴的最高统治者孙权,众文武分两行而立,鲁肃站在正中汇报事情。

  孙权将刘备的文书扔在地上,说:“你怎么如此糊涂,这样的文书有什么用处。”

  鲁肃慌忙将周瑜的书信拿出来呈上:“周都督有书呈在此,说用此计,可得荆州。”

  孙权看毕,暗赞周瑜此计了得,寻思着谁可以去办这件事。猛然想起:“非吕范不可。”于是召吕范到来,对他好好嘱咐一番,让他到刘备处做媒提亲。

  鲁肃逃过一劫,暗暗松了口气之余不禁感激起周瑜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阿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阿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