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跨越两千年(下)
路人家2017-08-13 11:153,225

  当凌樾再次醒过来时,他对这个身体的情况已经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他在昏睡之时,再次见到了一幕幕的画面,同时还伴随着一个似陌生,似熟悉的声音跟他讲述着这具身体以往所经历的一切。

  这具身体的主人姓马名越,有个乳名叫作小康,只因他从小体质很差,父母希望他能康健才有此名,现在才不过十三岁。至于那三个人,正是这马越的父母和长兄了,父亲叫作马腾,是眼下这处陇县军中一个司马,而母亲马氏则只是个寻常的妇人而已。至于他的兄长,则叫马超,是个在弟弟心目中武艺很是了得的人物。另外他还有两个弟弟,分别叫马休和马铁,现在还没满十岁,正是调皮的时候。

  除了自己的家人之外,马越对外面的事情所知就极其有限了。只因为马越从小身体就很是孱弱,所以向来喜静不喜动,经常是在房中读书,所以在学识方面倒还不差,只是小体格却因为缺少锻炼而一直得不到提升。

  不过就在几日之前,马越却还是离了家往数百里外的姑臧县去了一趟,却是去接自己的兄长马超的未婚妻子过门来的。不想就在快到陇县的时候,他们却被一群凶狠的马贼所劫持,包括马越在内的上百人都被马贼给抓住了。

  而在得闻消息之后,父亲马腾就亲自带了人马赶去救人,兄长马超也在其中。经过一番厮杀,马超总算是救下了马越,只是后来因为马贼中有突施冷箭之人,马越为救兄长才会中了一箭。之后发生了什么,马越就全然不知了,而凌樾自然也就不可能知道了。

  没想到自己所在的这具身体竟还有如此曲折的往事,这让凌樾大感意外。同时,在看到胸口那处箭伤后,他也回想起了自己穿越前的那起车祸来。他还记得自己在车里被档杆刺中胸口的一幕,如今细想来,这两处伤口居然也是重叠的。

  “这或许就是冥冥中的天意了……”最终凌樾接受了眼前的事实,他已经成为了另一个时空里的一个叫做马越的少年。而既然他连身体都已经换了,那就从今天开始做这个叫马越的少年又如何?向来敢于面对困难,克服困难的凌越便在心里对自己说道。他唯一还有些放不下的,就是那个时空里的自己的女友,云清徽了,也不知道她现在会有多么的伤心。

  但事情到了这难以挽回的地步,凌越知道只有向前看了。而从这一刻开始,他便要抛去原来凌越的身份,成为一个叫作马越的少年郎!因为他从这里已经得到了以往一直想要获得的亲情,无论是父母的关心,还是兄弟的友爱,都是在那一世的他很早就失去的。

  ••••••••••

  接受了眼前的新身份后,凌樾——现在该改叫他马越了——就开始尝试着与家里人进行交流与沟通。好在这身体原来就掌握的这个时代的语言并没有随着灵魂的转变就被遗忘,所以很快地,马越就能与父母兄弟正常交流了。唯一有些问题的,就是一些生活上的细节他与原来的马越并不相同,不过好在亲人认为这是他大难之后的自然反应,才没有往深处想。

  而随着身体慢慢有些好转,马越也终于踏出了这间卧房,走到了外面。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家庭还很是富裕。不但他这个做儿子的有一个足有几百平米的小跨院,而且家里还有着二三十名的仆从。而整个马家更是占地数亩,有五处院落,比之后世的千万富翁的家宅更显气派。

  在知道自己身在一个富裕家庭,生活上不会有任何问题之后,马越便把心思放到了更深层次的问题上来了,那就是自己所处的时代究竟为何。是一个从未在历史的长河里出现过的年代呢,还是某个朝代。

  对此,他就不可能自己想明白了。虽然那书案之上有着几本诗书集,可他却无法通过这些诗歌来判断所处年代。至于这个时代人的服饰,作为一个对历史所知甚少的现代人,马越也实在看不出它们的来历,那就只有通过询问他人了。

  而在一番考量之后,马越就决定问一问自己的兄长马超,因为父母经验丰富,可能从这一点上看出什么端倪来。而自己和兄长马超间的关系很是不错,想必通过他就能问出个究竟来。所以这日吃过午饭,当马超又来探望自己时,马越就提出了这么个问题来:“大哥,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怎么刚吃过了午饭就忘了时辰了?现在应该快未时了吧。”马超打趣地道。眼见得弟弟身体已经渐渐恢复,他也总算放下了心头大石。

  “不,我不是问现在,而是说今年,今年是哪一年。”马越只得直接问道。

  “年份哪,这个我得想想。”马超皱起了眉头,仔细想了一下后,才道:“今年是中平二年,怎么你想到了什么吗?”

  对于这么个年份说法,却让马越有些头疼了。他这才想到历史上的每个朝代在记载时间时都只是以年号来显示的,从来不以公元纪年,这样怎么可能知道自己身处何时呢?无奈之下,他只得硬着头皮又问了一声:“那当今是什么朝代呢,当今皇帝是哪个?”

  “咦,这些你以前不是都了如指掌的么,今天怎么却来问我了?”马超更是奇怪。不过还是如实说道:“现在自然是大汉天下了,而当今天子,年号叫作建宁,他的名字……”说着压下了嗓门道:“好象是叫什么刘宏的吧。”皇帝的名字,可不能随便叫的。

  马越却只有苦笑了,从这些称号上,他只能说知道了如今是汉朝,至于是哪个汉朝,却依然无法得知。在思考了一下后,他只得最终提出一个问题:“大哥,这些年里,朝野间出过什么大事没有?”只希望有什么事情是自己这个历史门外汉能知道的吧。

  “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老是问这些。”马超摇头,但还是作出了回答:“就我所知,这些年来最大的事情,除了前几年朝中发生的党锢之争,就是刚刚才被扑灭,但依然还有不少余孽在各地作乱的黄巾贼之乱了……”马超后面还说了些什么,但马越已经不再细听了,因为他虽然对党锢之争知道得不是太清楚,可那后面的黄巾贼一说他还是很熟悉的,黄巾起义,东汉末年,三国!想不到自己这一撞居然就跨越了足足两千年的光阴岁月!

  作为历史方面所知甚少的现代人,如果说还有哪段历史是比较熟悉的,就当算是三国了。无论是电视、电影、小说、漫画,还是电脑游戏,这个英雄辈出的年代总是被人无数次地搬出来使用。而这些故事的一开始,往往都会和黄巾起义挂上钩!

  原来自己居然来到了这么一个动荡的年代,现在虽然还是汉室天下,但想来在不久的将来,战火就会蔓延到中原大地。想起那些熟悉的名字——刘关张,赵云、曹操、诸葛亮……马越的心里顿时就热了起来,如果可以和这些历史上的名人见一面,和他们谈谈对这个时代的看法,那他也就不枉来这个时代走这一遭了。

  这边马越还在胡乱想着些什么,那边马超用怪异的眼神打量着他,因为他发现弟弟在自己说了几句后就走神了,这时脸上更是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来。这让他感到很不放心,立刻问道:“二弟,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笑得这么古怪?”

  “哦……”马越这才从自己的想象里拔出身来,尴尬一笑,才找了个借口:“我是因为大哥你终于对天下之事有所了解而感到高兴哪,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到底还年轻,马超很快就被马越的话给带得忘记了之前的怀疑,开始为自己分辩起来:“你别小瞧兄长我啊,我好歹也跟随父亲在军中做过些事情的,怎么会对朝野的大事一点都不知道呢?”

  “大哥你说的是,倒是我小瞧你了。”马越忙呵呵笑着认错道。

  “大哥,二哥……”正说话间,两个小孩子也跑进了房来,正是马休、马铁两人。他们最近已经和马越的关系越发的好了,因为后者总能讲一些希奇古怪,他们从未听过的故事来逗他们,而这对两个七八岁的孩子来说吸引力是很大的。

  马越笑着摸了摸两个弟弟的头顶,道:“怎么,你们今天不用去先生那学书么?”

  两个孩子立刻点头:“是啊,因为今天先生有事,放了我们休息。”两人正是开蒙之时,所以马腾便在府里请了先生来教他们识字读书。至于马越,则已经早学过了这些,现在只是凭着自己的兴趣读书而已。作为军官的儿子,是不必象读书人家般苦读的。

  这样,四兄弟就在马越房中说起了故事,就是马超这个做兄长的,在听马越的故事时也是悠然神往。而他并没有因此就怀疑自己的弟弟,只当这是他从古书上看来的呢。

  @@@@@@@@@

  经过三个月的筹划,路人新书再现,请各位胸抬们都来捧下场,给个收藏,给点红票吧,拜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马踏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马踏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