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富贵险中求(上)
路人家2017-04-13 19:113,330

  眼见得气氛有些紧张起来,郭四槐也忍不住稍稍向后退了一步,同时手按在了腰间。刚才为了表现自己的诚意,他出来时并没有拿兵器,只是腰间暗藏着一把匕首,现在似乎谈不成了,他要自保就必须先动手了。

  而那些军士们也不是吃素的,一见其有异动,便有人平举起长矛对准了他。局势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时刻,一旦真动上了手,那就真个要玉石俱焚了。

  而马越却并不希望出现这样的结局,他在知道凉州突起乱事之后,便已有了个妥善的规划,要借着这次机会使父亲马腾掌握一定的实力,而这些本身战斗力就很是不俗的马贼就是他想要争取的对象。

  所以,看到双方剑拔弩张,他便排众而出,走到了郭四槐的跟前:“有几句话我想和你们一谈,还请让我进去。”

  “什么?”郭四槐一怔,对他的如此行为委实有些诧异了。而马腾、马超,以及其他的官兵则都变了颜色,前两人更是大叫道:“越儿(二弟)回来!”

  见对方如此反应,郭四槐就猜测马越这么做是大出对方预料的。到了这个存亡的关口,他决定赌上一赌,就一把拉住了马越的手道:“可以,但只准你一人进去!”如此一来,他正好被马越的身体挡住,即便那里的官军要以弓弩射他,都没有把握了。

  “越儿你……”眼见儿子居然就这么送到了马贼手上,这让马腾既是不解,又感到愤怒。可到了这一步,他却也没法再下令动手了,不然只怕马越会有危险。

  “父亲,我进去和他们谈一谈。放心,孩儿不会有事的!”马越在随郭四槐进去之前,转头朝父兄一笑,很有把握地说道。

  马超这时候想要跟上去,却已经被周围的兵卒给挡住了:“少将军,你不能进去,实在是太危险了!”笑话,刚才一时不察让马越过去已经犯了大错了,他们可不想在一件事情上连续犯两次错误。

  马超还想在上前,马腾已经上来把他拉住了:“停下!里面什么情况我们全然不知,你弟弟进去已经对我们很不利了,你难道也想成为他们的筹码吗?”

  “可是父亲,二弟他一个人去面对那些马贼太危险了……”马超很是担心地说道。

  “越儿不是卤莽之人,他既然这么做了,就一定有他的想法,或许他真有把握把事情完满结束呢?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静守在这里,那样他们就玩不出花样来!”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马腾脸上的忧虑却还是无法掩盖。

  此时的马越却没有工夫去思量亲人对此有多么担心了,他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怎么把这些马贼给劝服了。看他若有所思,却又全无所惧地随自己进入院子,郭四槐的心里也充满了疑惑,因为他实在想不明白马越为什么会以身犯险。

  “马家二公子,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又一次见面了。”在看到郭四槐这么快返回,还带了马越回来之后,王风便笑着说道。

  “是的,不过和当时不同的是,现在你们已经没有了退路。”马越对于之前与马贼的恩怨还是有些知道的,虽然他事实上已经换了人了。

  “嗯?”王风不解地看了郭四槐一眼,后者这才把刚才在外面马腾的态度说了出来。这让王风的心猛地紧了起来,原以为手捏林家父女就可立于不败之地,可没想到马腾居然变得如此硬气了。但随即他又松懈下来了,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可是马家的儿子了,那可不比林家那两个人质。不过,他也因此生出了疑问来:“你为何会跟老四进来的?”

  “因为我不想看到诸位就这样死在此地!”马越坦然道:“你们能在凉州纵横往来而不被官府拿到,足以证明你们的能力了。我是一个重英雄的人,所以不想你们有此结局。”

  “哈……重英雄?我们可是被官府称为贼的马贼,你居然称我们是英雄?说,你到底怀着什么阴谋?”一个高大的马贼立刻上前一步喝问道,眼中充满了讥笑。

  马越完全没有理会身前众人满是防备的目光,只是淡然地道:“难道连你们自己都认为自己是贼么?不过就我所知,你们这些年所做的一切可不象传说里的那样卑劣啊。的确,你们是马贼,靠着劫掠过往客商为生,但这些年来我还没有听说过你们随便杀过一人。

  “就拿之前林家被劫一事举例,你们就不曾把其他无用之人杀了,而只是把他们绑起来而已。这一点,我可是真真切切看到的,这可不象其他的马贼般只知道一味的滥杀啊。正因为你们一直以来有所不为,我才会进来与你们一谈的。”

  他的话,让那些马贼不禁有些动容了。他们虽然是做贼的,但他们也有自己的准则,现在马越把他们的原则说了出来,这让他们有种遇到知己的感觉,就是王风和郭四槐,此时看马越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友善了。

  不过,只是这么几句话是不可能说服他们就此投降的,所以在略有失神之后,王风便一声笑道:“你说得还真有几分意思,不过,任你巧舌如簧也别想让我们就此束手!你去打听一下,我们一窝风的兄弟有哪个是贪生怕死的!”

  “我当然知道各位都是不怕死的英雄人物!”马越高声说道:“但死有轻重之别,或重如泰山,或轻如鸿毛,不知各位是想如何死呢?”

  “死有轻重……”这一句话,让王风等人再次失神,而马越则继续说道:“若是各位今日就这样死了,便是连鸿毛之轻都比不了了。你们的名字,只会是在官府的名册上添上一笔,某年某月,诛杀贼寇若干,难道你们这些年来的努力只是为了换回这样的结局么?”

  见那些马贼明显被自己这番话所动,马越更加有了信心:“但你们今日若是肯归顺朝廷,成为我西凉军中一员,那么今后再上战场,去与犯我边境的羌胡之敌作战,即便是战死沙场了,那也是名垂青史的好事,足以光宗耀祖,让后世记得你们了,这就是重于泰山了!”

  “归顺朝廷?哈哈,你说得也太容易了。咱们这些兄弟和凉州官府斗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一旦咱们交出兵器,只怕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被乱刀分尸!你想骗我们出去,那真是太小瞧我们的脑子了。”这时,王风已经反应了过来,不禁大笑斥道。

  “怎么,你不信我?”

  “我不是信不过马公子你,而是信不过外面的人。而且,你也根本不是朝廷官员,即便你所说的都是真话,怕也不可能代表外面那些人的。”郭四槐对这个敢于和自己等如此说话的少年也产生了敬意,所以说话变得有些分寸了。

  “老大,其实我们根本不用跟他在这里废话了,直接押着他和林家父女出门,看那些官兵可敢拦咱们!”那高大的汉子再次开口提议道。

  这倒的确是个解决眼下困局的好法子,王风和郭四槐即便心里有所动,却还是觉得这么做最是保险。看出他们意动了,马越反倒笑了起来:“你们真以为只抓了我,以及两个林家之人便可以安然离开了么?”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们三个难道还不足以成为我们的人质么?”

  “当然不足!你们可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今日的地步么?实话告诉你们,今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你们给找出来!”马越说到这里,就看到许多马贼之人都露出了惊讶之色,而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

  “你们想知道为什么我们能如此肯定你们在这陇县城里么?告诉你们,是因为林家透出的消息,而林家因为担心自己与你们有交往而被朝廷怪罪,已经把一切都说出来了。所以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的是,现在林家是自身难保了,怎么可能再来给官府施压,保障他们家人的安全呢。”

  “那你呢?你可是马腾的儿子……”那大汉忍不住又说了一句。

  “若我是被你们抓进来的,那倒的确有些用处。可事实却是,我是自己跟你们进来的。此事当着所有人的面发生,想瞒也瞒不住,你们认为城中的太守和刺史会怎么看待此事?要是我父因我而放了你们离开,只怕一个通敌的罪名就稳稳落到他头上了,所以为了我马家全家人的安全考虑,我父也不可能受此要挟的。”

  众马贼这一下可就真的愣住了,他们实在没有想到只几句话间,马越就给了他们一个认识,原来大家都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了。

  “现在你们只剩下两个选择,一是杀了我和林家父女,然后被杀进来的官军剿灭,二就是跟我出去,我会以性命担保你们不会有事的。只此两条,你们自己挑选吧。”说完这话,马越已经闭眼不言了。而那些马贼们则面面相觑,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

  本来因为这几日一直求票,羞涩的路人今天是不打算喊两嗓子了。可是第一更后这么久,却发现收藏连一点都没有上去,这让路人知道了一个道理,不叫是没有成绩的。无奈之下,羞涩的路人只有硬着头皮再上,于这第二更的时候高喊一声:“给点收藏,给点票吧各位看书的胸抬们!!!”

  现在路人已经喊了哦,各位就给点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马踏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马踏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