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富贵险中求(中)
路人家2017-08-13 11:153,205

  在沉默了良久,就连马越都有些快沉不住气的时候,王风才开口说道:“你让我如何能够信你所言是真?你并非官身,要是我们出去了,那些官兵却要对我们下手,我们如此束手便是自寻死路了!”

  听了他的这番质疑,马越心下反倒是定了。能够如此发问,就足以表明对方已经意动了,只是对自己还不放心才会有此一问的。所以他便即说道:“我虽然无官无职,但我父亲好歹也是军司马,断不会以此欺骗你们。何况,你以为就凭现在的形势,官府要杀你们还很困难么,非要用此卑劣手段来引你们出去后再杀?”

  “这……”王风一怔,也觉得马越所言在理,一时竟有些说不出话来了。而一边的郭四槐也明白了首领的心意,便代他问道:“那官府为何肯放我们一条生路呢?要知道,我们一窝风可没少在凉州地界里给你们添麻烦哪。”

  “虽然你们这些马贼多行不义,但终究没有什么大错,我们也不想多造杀戮。何况,我看得出来各位都是身怀绝技的,官府也希望有你们这样的人加入而增强军队战力。何况,这也是为了吸引更多马贼走上正途,告诉你们只要身有本事,我们凉州的军队都是可以吸纳的,也算是千金买马骨吧。”马越此时侃侃而谈,一副他可以全权代表官府的模样,可谁又知道他所说的一切都只是自己的想法呢?他抓住的就是如今凉州突然乱起的机会,认为官府或许会为了增强实力来应付羌人反叛,所以才会想着把这些人劝降了。而他敢冒这样的险,当然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了。

  这话对众马贼来说还是相当能打动他们的,即便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并不知道千金买骨的典故,多数人还是有些想法了。而那王风也看出了众兄弟的意动,便在又是一番沉思之后,点头道:“好!既然马公子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而我们也的确没有了退路。与其坐以待毙,就信你这一回。我们……降了!”

  马越听得这话,总算是舒了一口气,自己这回冒险是对了。这次把这些马贼劝降,只要他们真成了凉州官军,那自己之名也就打响了。而且,这些人因为是自己劝降的,所以必然会和马家,和马腾有着密切关系,也算是他们在军中真正的班底吧。

  想到后来如刘备、曹操等强人起家时也不过几百人马,现在自己手里已经有了两三百名久经战事的骑兵,马越就觉得自己在即将到来的乱世里立足的把握就大了几分。但这一切,还得等到过了今天才能继续打算。

  这些想法,马越当然不会在脸上表露出来,只是道:“你能这么想,确是手下兄弟之福了。这样吧,你先随我出去与我父详谈归降事宜,待一切谈妥之后再让其他兄弟出去,如何?”

  王风知道,这是自己用以使兄弟们今后依然肯服从自己的关键,便也没有推辞:“好,各位兄弟稍等,我去去便来。”就与马越一同并肩往外而去。

  只有那郭四槐依然皱着眉头,对目前的形势没有太过乐观。但老大已经心动,下面的兄弟也没有了再战之心,他便是再有不同想法也只能忍下来了。只希望这个马越不是说大话把人给骗出去的吧,只希望这次真能有条出路!

  •••••••••

  马越并不知道的是,当自己在院中不断试图说服马贼们归顺朝廷之时,院外的情况已经发生了改变。现在外面真正有权下令的不再是他的父亲马腾,而成了刚刚赶来的太守李相如了。

  虽然已经同意了马腾的主意,但是李相如却为了保障自己而没有立刻出现。他可不希望此事结果一无所得,到时候被耿鄙向朝廷告上一状。直到确认真有马贼被围在这里之后,他才匆忙赶来,顺利地夺到了主导大权。

  当看到军士们对这小小的院落只是围而没有进攻之后,一心想要立下功劳的李相如便很不满意了:“怎么,现在贼人已成瓮中之鳖,你们还不敢攻么?”

  “大人容禀,只因为司马大人的公子突然进了院落,我等担心一旦进攻会使他身处险地,所以才没有急着进攻!不过这些贼人已无处可逃了……”一名算是此时军官里地位最高的军侯上前一步解释道。

  “什么?”李相如一怔,脑海里闪过了马越前一日与自己所见时的模样,想不明白这个少年怎么会突然进入这个院落:“他是被贼人劫持的么?”他实在不敢想象马越这是自愿进这院落的。

  “不是,他是自动随出来说话的贼人进去的。”一名屯长也随之说道。

  “寿成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相如的眉毛拧成了疙瘩,看向一直在旁却默然无语的马腾,语气里已经带了几分怀疑和不满了。

  “这个……还请太守借一步说话。”马腾苦笑了一声,知道这事不得不给对方一个解释了。李相如倒也没有拿大,依言和马腾走了几步,离周围的军士们远了一些,然后才似笑非笑地道:“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大人,犬儿如此行为,也是为了保障林家之人的安全。因为那马贼刚才派出一人说道,那林家父女便在院中,若我们胆敢强攻的话,他们便先杀人质,再与我们周旋到底。”马腾只得把林家父女拿出来当挡箭牌了。

  果然,一听他搬出林家之人来,李相如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他可不知道林家有与贼人交通一事。不过,这还不足以说服他:“这的确是你们不攻的理由,可马越进去却又是为的什么?这不是让马贼们多了一个人质在手么?”

  “其实下官本也不想让犬子进去的,只是他并不肯听从啊。他说自己有办法劝说马贼们归降,我自然不信。不想他却突然冲出,随那人进了院子……下官无奈,只得眼看着他身陷险地了……”马腾说着,满脸的担忧和无奈就完全显现了出来。

  观其脸色,听其说话,李相如已经相信了这应该就是事实了。他当然不知道,马腾还是有所隐瞒的,没有把马越对他所说的真实用意道出来,毕竟现在的他还得倚靠李相如呢,一旦让其发觉自己还藏着别样心思,可就太不利了。

  不过,虽然信了马腾的话,但李相如却并不认为马越真有能力说服那些马贼归降。要知道这一窝风可是纵横西凉多年的悍匪了,怎么可能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给说得投降呢?但事情到了这一步,无论是为了照顾马腾的想法,还是为了不得罪林家,他也不好下令进攻了。

  当此之时,又一个人赶了过来,正是刚才碰了一鼻子灰,大怒而去的耿鄙了。当他听说这里出现了僵局,而且马腾之子居然还随着贼人进去之后,就觉得这将是自己反击的一个机会了,便即赶了过来。他可不是什么君子,有仇当然希望立刻就报了。

  耿鄙一到,李、马二人只得把指挥之权让了出来。而他则是大喇喇地道:“贼人既然已经被困在此地,我们又有如此之多的人马,自当立刻攻进去了。怎么,两位一直拖延着,难道与内中的贼人有着什么关联不成?”

  这话说得可有些重了,让李相如的心陡然一沉。而马腾更是勃然色变,他知道此时自己再拿儿子的安危说事只怕更给对方对付自己的机会了,便黑着一张脸默不作声。

  见两人都不再说什么,耿鄙便是得意一笑,就要下令进攻了。他已经打好了主意,一旦攻进去,不但那些马贼是死路一条,就是马越也不能留。到时候,他便可以指马越是与贼勾结的,正可凭此把马腾这个眼中钉除去,顺便都能给李相如上点眼药了。

  众军士不敢反对,只得摆开了攻击阵势来。而马超,则急得满脸通红,只因为父亲之前嘱咐再三让他不得擅动,才硬是忍了下来。可看到官军就要冲进去了,他关切兄弟安危,实在是忍耐不住,就要随他们一起杀进去。

  就在这个蓄势待发的节骨眼上,那扇紧闭的院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拉了开来,两人也随之缓步走了出来。当先一人正是马越,而跟在他背后的,则是一条凛凛大汉,正是一窝风的首领王风了。

  当看到门外官军摆出的阵势后,王风心下更惊,更觉得自己之前的决定是对的。如果官军真个杀进来的,只怕自己这些人就要交代在这里了。而马越在看到这情况后,则是心里一紧,只因为他看得出来,目下的情况似乎已经不在父亲的控制了,不然军士们是不可能摆出进击之态势的。

  不过此时已经容不得他再多想了,当即大声道:“大家听好了,这位是一窝风的大当家的,他已经同意归降我凉州官府了!”

  @@@@@@@@@@

  大热天,四十度高温的居然停电了,直到现在才来电,发得晚了,望各位见谅

  另,继续求下收藏和红票,天时地利都不利路人的情况下,只能求下人和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马踏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马踏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