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富贵险中求(下)
路人家2017-04-13 19:113,467

  马越这话一说,便让在场众人包括几位大人在内都感到大为吃惊。即便是马腾,虽然心里也是希望儿子能真个把那些马贼劝降的,可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但马越却还真就做到了,不但安然出来,还把马贼的首领也给带了出来。

  在怔了好一阵后,耿鄙才猛然回过神来,手一指随在马越身后的王风,下令道:“给我把他拿下!”顿时,在其身边的亲卫便虎扑而上,立刻将有些吃惊的王风给拿住了,结实的绳索更是绑住了他的双手,让其再难反抗。这让王风心里一惊,心陡然下沉,他只当这是马越安排下的呢。

  马越眉头一皱,又给了王风一个安慰的眼神之后,才对着耿鄙施礼道:“刺史大人,不知你为何要下令拿人呢?他不是已经愿意归顺官府了么?”

  “哼,他乃是穷凶极恶的马贼,本官可不会把他的话当真,谁知道他们这是不是在诈降呢?既然他自己送上了门来,那本官就把他拿下,到时自然可以用他来迫使其他的贼匪向我们投降了!”说着他手一招,已经命人将王风带下去了。

  “马公子,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王风见状更加感到慌张,立刻大声喝道。

  马越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了:“刺史大人,你这么做实在是太不妥当了。要知道现在院中可还有几十名已经想归顺官府的马贼,而且他们手里还……”

  他的话没有说完,已经被耿鄙身边的一个官员出言打断了:“放肆,你是什么身份,居然敢和刺史如此说话?刺史大人开恩不计较你之前与敌交通之罪已经是看在马大人的面上了,难道你还想生事不成!”

  马越听了这话,眉毛都立了起来。而马腾见状,却知道事情已经不在自己的掌控,儿子能保无恙便可,其他之事也不能计较了,便立刻给儿子打起了眼色,让他暂且忍耐。可马越却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如此一来,自己的全盘考虑就都白费了。

  先不说自己之前的计划,父亲可以握在手里的兵马会因此就烟消云散,也不提此事之后会给自己带来多少的负面影响——毕竟人是因为他去劝说才肯投降的,要是因此而被耿鄙所害,他就要背负一个失信于人的评价了。而在汉朝这个时代里,一个人的信用是极其要紧的,一个言而无信的人,一生都难以做成什么大事。

  而这些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如此一来,耿鄙就掌握了完全的主动。他完全可以借着马贼之口来给自己和家人定罪,到那时,马腾就是想退出官场都不可能了。这是马越怎么都不能接受的,他这么做是为了家族的崛起,而不是家族的灾难。

  所以这一刻,马越不得不把一切都豁出去,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耿鄙真把王风给拿走。打定主意之下,马越便即大声喝道:“慢着!耿刺史你要是这么做了,这后果可未必是你承担得起的!”

  见马越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敢如此和自己说话,居然还语带威胁,这让耿鄙心下更是着恼。他冷笑地上下打量了马越一番,这才说道:“哦?你居然威胁本官,看来你真的和这些贼人交情不浅了。今日本官倒要听一听你所说的后果是什么,若是不能给本官一个满意的答复,就休怪本官连你一起拿下了!”

  马腾的心随着这两人的对话而陡然一沉。他实在没有想到儿子竟会如此关心王风他们的死活,这实在是太不明智了。但这个时候,他再想打圆场也是不可能了,他和耿鄙关系本就紧张,现在出言只会让对方抓到更多的问题。现在唯一可以希望的,就是马越真能说出一番话来说服所有人吧,只希望这个儿子的能力比他想象中更加强大。

  马越此时脑子也在拼命地转动着,想着用什么说法才能打动对方。最终,他有了一个方向,只有当对方发现这么做对自己也有极大威胁的时候,才可能取信。拿定了主意,他便开口了:“刺史大人你以为拿下王风,再把这院里的马贼除尽,这一窝风就算完了么?事实并非如此,在这院里不过三十来人而已,而一窝风足有三百之众,这不过是损其皮毛而已。而且,一旦官府把他们的头领处死或是关押起来,就是在逼迫他们全力与官府作对,如此一来,我凉州境内恐怕就不得安宁了。”

  “哼,你也太高看这些马贼的本事了。虽然官军一时抓不住他们,那只是因为他们躲得好,而且官府没有尽全力去寻找他们而已。可一旦他们真对我凉州地界内的稳定造成损害,只怕再想安然躲藏是不可能了。而且,他们的头脑被我所擒,没有带头之人,他们凭的什么与官府作对呢?”耿鄙很不屑地说道。

  “刺史此言确也有些道理,但这只是在寻常时候的道理而已。可现在却不同了,如今羌人之乱已起,若此时这些本来只为求财的马贼也与之联合的话,对官府来说这威胁可就太大了!你不要忘了,现在整个凉州可不止一窝风一路马贼哪。

  “现在一窝风的头领在投降之后遭到如此对待,此事一旦传扬了出去,其他各路马贼会怎么想?他们必然生出兔死狐悲之想,只怕今后他们与官军交战必出死力,到时再想以怀柔之术收其而用就不可能了。”马越此时已经顾不了保密了,连军中尚未传开的羌人已经反了事情也说了出来。

  他的说法的确有些个道理,一些屯长等下级军官都深以为然。他们与马贼交手也有过多次了,说实话他们虽然不是正规的西凉骑兵的敌手,却也自不弱。一旦他们真个铁了心要与官军周旋到底的话,只怕也很让人头疼啊。再加上羌人之乱显然让人感到震惊,这就让众军士更倾向于劝降一窝风,而不是斩尽杀绝了。

  “你……”耿鄙勃然色变,不无愤怒地盯向马越。他没有想到,这个小子居然敢在众人面前把这个尚在保密阶段的消息给泄露出去。但一时他也无法发作,只得冷声道:“巧言令色!虽然你所说的看似有些道理,但本官却不信那些马贼真有如此之能!以我西凉精锐骑兵,很快就能平息羌人之乱的!”

  “是么?那我也无话可说的。”马越却是淡然一笑:“不过有一点我却是要提醒刺史大人。现在羌人已经朝我陇县杀奔而来,我们只有先挡住他们的锋芒才能再说平乱。而一旦陇县内部出了什么问题,致使城池失守的话,只怕刺史大人的处境就……”

  “我陇县兵精粮足,再有其他各郡人马为奥援,难道还挡不下几万羌人么?”

  “要是正面之战,我自然相信可以抵挡了。但大人可知道在这县内还有马贼隐藏么?而这些人,便是一窝风的手下,一旦你今日出手杀了王风,杀了他们的兄弟,来日他们的报复必然会来。到时候,他们与外面的羌人里应外合,便是城破人亡的下场。到那时,刺史大人丢城之罪可自不小哪!”马越完全没有顾忌地描述着大家倒霉的模样,直说的周围的兵卒也都变了脸色,心下多了一层担心。

  “你……竟在此时乱我军心,长反贼的志气……本官一定要问你的罪!”耿鄙顿时愤怒了,大声呵斥着,更想要人上前把人拿下。

  但马越却全无所惧:“我之所言,只是一个推断而已。是建立在刺史你下令杀死王风等人的基础上的。若你不这么做的话,这些人自然会为我所用,到时候以他们这些人对凉州方圆数百里的熟悉,足够对造反的羌人造成足够的打击了。

  “到底是希望我们获得一路援兵呢,还是希望在反贼之外多一路敌人,就请刺史大人自己定夺吧!”马越说完,便垂手而立,静等对方的取舍了。

  耿鄙的脸上阴晴变幻不断,他也在权衡这其中的轻重。若是依着他的心思,自然是想把人拿下,然后借此拿掉马腾,狠狠打击李相如的。但这可能出现的后果却也让他心惊,而且他也发现手下的兵卒显然是被马越给说动了,目光里没有了刚才的坚定。

  在这种态势之下,他只有选择暂且忍耐了。不过他相信这个把柄是依然在的,只要把羌人之乱平定了,那他还是有机会旧事重提,借此把马腾除去的。

  作出了决定,耿鄙便是一声冷哼:“好,算你说得在理。今日,我便信你们这一次。我们凉州准你归顺,不过这是你们唯一归正的机会,若有二心,必杀无赦!”这后面的话却是对王风所说了。

  王风此时才算定下心来,不禁有些感激地看向了马越,对这个少年,他已经生出很强的敬服之意了。

  “此事就交由马司马你来处置吧,我在三日之内就要见到一窝风全部人马来降。”丢下这句话后,耿鄙才转身离去。

  马腾见此也是放下了心头的大石,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凭着口舌之利把事情圆满办成了,这让他很是感慨和兴奋。同时他也有些庆幸,还好耿鄙没有想到之前自己大索全城之事,不然此事上还真不好有个交代呢。

  其实倒不是耿鄙忘了这事,而是他已经看出之前的事情只是个计策而已,自己若是出言而问,只会显得自己愚蠢,毕竟这事还是军队的事情,他刺史的手还伸不了这么长。而这一层,也在马越的计算之中,正因为算到了对方会有这样的反应,他才敢让父亲行此险招的。

  现在很显然的,一切都朝着马越希望看到的发展了。

  @@@@@@@@@@

  又比前两天迟了些,但没有办法,谁叫上午停电了,路人没有准备哪,再次厚颜求票,求收藏,尤其是后者,这可是各位对本书认可的一大关键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马踏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马踏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