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冰山掌门不讲理
十六笙12016-07-18 03:452,424

催泪大阵,李诏儿身处阵中却没有落泪。别说暮泽宇了,就是臭老头刚见到她时也是满目惊鄂。要知道,即便是阵法界的翘楚前辈,可以举手投足之间破除阵法限制,却难以控制自己不被阵法影响。

平常的幻境或许能够靠意志打破,而泪。除了拥有赤子之心和从未受到任何伤害的人可以不受影响,根本不会有第二种可能。

“我体质迥异,向来少泪。”

对于泽泽震惊的目光,李诏儿微笑回应。赤子之心、从小便经历冷眼、唾弃的李诏儿怎么可能拥有。而说体质迥异,也确实是体质特殊的原因。至于怎么个特殊法,臭老头又说不清了。

总之,按照臭老头那句话就是:这小身子骨,不学阵法,而去要饭太可惜了……

“泽泽,你惹到什么人啦?看如此轻易摆出催泪大阵,想来前面还会有更厉害的法阵等你诺。”

李诏儿嘴上问着暮泽宇,脚下也没闲着。不辞辛苦的跑到大阵的阵脚处将护阵石收了起来,这些天然晶石不但漂亮,还能够提供阵法运转的无限原动力。当然,在女孩眼中,还是前者更得欢心。

“怕是凰非皇的手笔,只是不知是谁如此恨我,一出手便是百两黄金的催泪大阵。”

凰非皇?是个人还是个组织?正待细问不想周围天色一变,原本晴空万里却忽然乌云密布,眨眼间滚滚雷电便劈了下来。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这布阵的人好生厉害,俩人明明没动一步,却硬生生的被这布阵之人给扯了进来。

“快躲开!”

李诏儿奋力的扑过去,电光火石之间推开了暮泽宇。一道雷滚滚而落,瞬间焦黑了地面。

泽泽看着地面的焦黑同样忍不住的抽了口气,看向李诏儿的目光中多了分感激,起身拉着李诏儿闪开一道有一道的雷电。而慌忙之中还不忘感叹:

“滚雷大阵,好大的手笔!”

滚雷阵法,说白了就是眼前这般。一道道雷有目标的落下来,如真似幻,若是一不小心被劈到了,轻则血肉痛、重则尸骨无存。而这阵法一波强过一波,雷电一段粗过一段。运转到最后,远远看去仿佛无数道雷电在阵法之内滚动放肆,滚雷阵也是由此得名。

“破阵不难,快帮我找到南方。”

虽然李诏儿还不能轻易摆出运转这滚雷大阵,也不能如同方才那高人一句咒语便破开阵法,但中规中矩的来破阵,她自信还是能够做到手到擒来。

泽泽慌乱避雷之中也不知道懂没懂李诏儿的意思,大手一挥,指了一处方向。

认准方向,便拉着暮泽宇东按照三北五的步字走起来,直到脚下出现一条若有若无的光芒。李诏儿迅速的抓起地面的土毫不保留的从暮泽宇的和自己头顶洒下。

暮泽宇没想到会直接把土给扔到脑袋顶上,一个不备眼睛瞬间就睁不开了。趁着他眼睛被迷住的这一会李诏儿毫不迟疑的施展开身法跑到重要的四个阵眼处。从口袋里掏出方才收起来的阵石,咬破手指分别点上鲜血再用力插入阵眼之中,用血祭之法毁了这阵眼。

当李诏儿回到暮泽宇的身旁,略带喘息,周围雷声声势渐渐衰弱,果然慢慢的止住了。

“泽泽,怎么样,我厉害吧。”

挑了挑眉毛,得意洋洋的跟暮泽宇炫耀,只是后者眉头紧锁没有半点要夸奖李诏儿的意思。眉眼之间还有些许沙土,略显凌乱。

“虽然止了雷,可不出阵法,雷还会卷土重来的。”

卷土重来?沾染了她李诏儿的血这主阵之人不手忙脚乱就不错了,还有工夫再来放雷?要是有那本事,想来李诏儿这十数年的阵法就白学了!

然而这个想法还没结束,轰隆隆的声音凭空而响,头顶熟悉的震动再次传来……

哈哈哈……就这么打脸……

远处天雷若隐若现,暮泽宇席地而坐,面上没有惊慌,没有惧怕。

“泽泽,你有办法出去了?”

暮泽宇淡定扫了李诏儿一眼,轻声开口:

“没有。”

“那还不跑,傻X呀你!”

使劲拉起坐在地上的暮泽宇,李诏儿顾不得自己是否出口成脏。啥都没有小命重要啊!

忽然,雷声大振,本来还稍有距离的雷电眨眼间便来到了眼前,完了!别说跑,现在就是走一步的时间都没有了。

万念俱灰的闭上眼睛等死,然而半天都没有雷电落下来。周围莫名寂静,李诏儿悄悄睁开眼睛,原来是碧峥举着宝剑挡在了前面。一剑、接下了所有的毁灭,也承受住了这所有的毁灭。

“我来迟了,主子。”

碧峥一手持剑,另一只手快速掐诀,几个呼吸间将符印捏好,按照雷霆之间特有的轨迹拍了过去,只听轰隆作响,我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但雷却是止住了,再也没有落下来的征兆。碧峥回头噗通的跪了下来,这时非但没有邀功,反而是先来请罪。

“无妨,起来吧。”

暮泽宇淡淡的抬了抬手,对于碧峥的请罪无动于衷,目光莫名的放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主子,此阵已破,无需多虑。”

阵法虽然还有残留,但确实是真的破开了。只是俩人这般的慎重,仿佛破了阵法不是什么好事,反而要招惹大祸一般。

能够听到隐隐的风声,李诏儿仿佛听到了幻音。一股凌冽的气息慢慢爬上了她的脊背,旁边的泽泽和碧峥的后背也是一僵,如临大敌般的警惕起来。

“我当谁人非要我性命,原来是聂大掌门,如此兴师动众,还真是让在下受宠若惊。“

聂大掌门?李诏儿虽然受伤卧病,却也时常能听到丫鬟小厮口中鼎鼎大名的一位掌门,姓聂名冰,相貌俊美,当世无双。但最出名的并非他的容貌,而是那狠辣暴虐的性子。比起容貌来更是让人触目惊心,难以忘怀。

李诏儿向着来人仔细看去,果然是相貌俊秀,过目不忘。一双似喜非喜丹凤眼,犹如一潭波澜不惊的潭水,让人无法捉摸。而那一双凤眸之中略带三分狠厉之气,神情流转之间,更是带着几分的果敢和……阴险?

李诏儿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为啥怎么看,嘴角的那一丝弧度都是阴险的感觉呢。

“暮宫主的命,值得本座亲自动手。”

人生的冷漠话也简短,但几个字却也足够的显示了他本身的自傲。而他的身份,自然是配的起他的自傲。

“主子,此时没有援兵,怕是我等打不过他。”

碧峥不着痕迹的凑过来,低声开口,却连李诏儿的耳朵都没有瞒过。

“我聂冰从来都是不讲究公平,你这心思,只有对那些自喻正道人士才管用的。”

聂大掌门对碧峥想要公平竞争的想法嗤之以鼻,只是嘴上说自己并非正道人士人,却始终都是他一人现身。

李诏儿望着那一双眼睛,仿佛一瞬间读懂了许多的含义,那眼睛内有鄙夷、不屑、甚至还有一丝的希望。希望?是希望一个能打败他的人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手遮天:任性女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手遮天:任性女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