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
十六笙12016-07-18 03:452,252

“既然你醒了,也好亲眼见证自己死亡的过程,免得到了阎王殿,连怎么死的都说不清!”

奇元长剑未收,右手执剑,左手捏了个法决向剑上打去。剑身轻轻一颤,竟然硬生生被打落出许多的粉末状物体出来。

李诏儿还没有反应那粉末状的物体是什么,口鼻间飘来一阵若隐若无的清香。巨大的眩晕和痛处从身体上传入心底,瞬间打破了李诏儿所有的防御,从桌子上滚落在地上,碎裂的瓷片割破了李诏儿的身体,而她却浑然未觉。

“嗯!嘶……”

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发出痛呼,可从内到外的痛处根本无法抗衡。从头到脚、从内到外,万蛊噬心都没有这般的折磨。

一个人‘蹭’的冲了过来,李诏儿睁开眼睛却无法看清眼前的一切。伸手想要触摸,凭空却抓不到任何的东西。

“奇长老,既然她已中毒,暂时造不成任何的威胁,还是交给掌门最为合理。”

不是暮泽宇,是那个一开始就反对杀李诏儿的老头。李诏儿的手生生定在了空中,浑身的痛楚也比不上此时心中的失落。她明明已经喂了暮泽宇解药了,为何他还不来救自己?

“我杀意已决,难道你要武逆长老的决定吗!”

奇元一意孤行,非要将李诏儿杀之而后快。只是李诏儿此时已经没有了悠然的心情,真实的死亡敢一步步的逼近。方才自己还有一棋在手,此时却是只能任人宰割。

被一把兵器打败,被痛苦折磨的李诏儿大脑异常的清明。那剑奇元天天带在身上,可却从来没有想过竟然会有这般的玄妙之处。

不、不对!那剑经常砍杀拼斗,剑上有毒怎么可能保留完整。那毒!是他后来粹上去的!

老奸巨猾,她李诏儿将奇元支出去来控制其他俩人,不想那奇元竟然也有自己的准备。短短的几分钟,不但买了金疮药,竟然还有时间将毒粹好。

“要杀便杀,不杀了我,你这老木头他日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今朝她李诏儿败了,败在了一个根本不该败在的人的手里。李诏儿心中没有懊恼,只有深深的仇恨,正如她所说,若是今日不死,他日必定百倍奉还。

“赵擎,快点让开,我要杀了她!”

奇元红了眼睛,被李诏儿的话所刺激到,更是疯狂。而李诏儿则是记住了赵擎这个名字。今日,十死无生之时,便是他挡在自己的身前,不论是什么原因,这恩情,她李诏儿他日必报。

“我也是长老,奇元,你不要忘了。是谁让你有今天的地位的。”

赵擎一声冷喝,让疯狂的奇元恢复了一瞬间的清明。想起昔日旧事,在怎么无情的人也不能无动于衷。

“奇长老,昔日恩情换不了你今日的性命啊!”

那楚老头见奇元犹豫,瞬间添油加醋。再一次激起了奇元的杀心。是啊,再大的恩情也不能用自己的性命相抵。

一股强大的劲气掀开了挡在眼前的赵擎,奇元长剑直往,直接刺入了正痛的蜷缩一团的李诏儿的肩上。

冷剑入体,李诏儿没有太大的疼痛感受,除了一丝冰凉,已无其他的疼痛能够盖过现在她所承受的一切。只是这一剑、为何没有直接了断了她李诏儿的性命?

不止李诏儿好奇,就是奇元本人也非常好奇。明明是致命的一剑,为何关键时刻竟然会歪了?

四下寻找不到是何人出手相助,奇元将长剑拔出、对准了李诏儿的心窝狠狠刺下。

“好个放肆的奇元,我救的人你也敢动!”

一道威严霸气的声音平地炸开,带着巨大的怒气,震慑了在场的所有人。

砰——

一粒石子打在了奇元的剑上,硬生生的将他的长剑击飞出去。落在地上,竟然生生的断成俩截。

“聂门主。”

奇元正想回头辱骂来人,不想一转头竟然看到了一脸寒气的聂冰。气势瞬间弱了下来,恭敬行礼。哪里还敢去寻找自己断了的剑来找麻烦。

“你要杀她?”

聂冰依旧一脸的寒气,冷冷的盯着奇元,那眼神几乎能够打垮一个心理防御不够坚强的人。

“是,她威胁到了老朽的性命。”

奇元杀气无法隐藏,干脆的承认了自己的目的。想来这聂冰跟李诏儿素无交集,若是这聂冰只是随手兴起救了李诏儿一命,也不会硬要坚持下去阻止他奇元。

只是奇元这想法虽好,却不能如愿以偿。

“那么,你也在威胁我的性命。”

聂冰冷冷开口,语气中的寒气几乎能够冻死奇元。直到此时,奇元才知道,这聂冰来救李诏儿,绝非一时兴起,反而是已有预谋。

奇元浑身控制不住的哆嗦了一下,跟他聂冰对上,不管你什么地位,可都是一件吃睡不香的事情。

“聂门主说笑了,老朽贱命一条怎能威胁到您。”

“那她贱命一条,如何威胁到你?”

聂冰难得的多说几句,这一字一句竟然都是帮助李诏儿,而针对奇元而去的。

奇元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聂冰为何如此在意李诏儿这个在他看来毫无bei景和靠山的黄毛丫头。纵使自己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不敢说出一句来跟聂冰争辩。人家的意思都摆明了,你去争辩,不是自找难受。

“哼!”

聂冰哼了口气,委身抱起一身污秽血迹漫步的李诏儿、绝尘而去。

“啊呸!愣头小子,不过是仗着几下武艺,有什么好叫嚣的。”

楚老头见聂冰彻底走远,才碎碎开口。只是他一人不忿、却没有第二个人来配合他。赵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看着聂冰消失的方向,心中暗暗祈祷聂冰不会为难李诏儿。

最为郁闷的当数奇元,眼看着便就解决了心中的死结,不想在这种时候都会出现差错。

“罢了,把随意门的门主带回去也算有个交代。”

奇元好半天才放下心中的不甘,然而一回头却是更加震惊。那原本应该晕倒在桌子旁边的暮泽宇此时竟然也不见人影。

寂静的夜里,时不时传来蝉鸣、蛙叫之声。忽然客栈之内传出一声爆呵,打破了这一切的安逸和谐。

“是谁干的!”

一个聂冰他们三个对付不了,带走个人也就罢了,而此时暮泽宇被无声无息的带走,三人毫不知觉,这绝对是红果果的打脸。

这无疑是在挑衅这凰非皇的三位长老:任何人都可以戏耍三人于鼓掌之中。

这一晚,奇元几乎抓狂,可除了拼命摔桌子摔碗,没有任何其他的办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手遮天:任性女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手遮天:任性女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