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鹿死谁手未可知
十六笙12016-07-18 03:452,262

“因为你们的掌门。”

李诏儿一脸随意的扫了奇元一眼,而始终在操控着其他俩个老头的精神力却是高度集中,时刻打探他们下一步的动作。

杀人?栽赃?之前三个老木头已经有了详细的计划。李诏儿之所以没有动作其实只是为了将计就计。而现在这奇元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另有安排竟然不跟其他俩个老木头商量了。

莫非察觉到了什么?李诏儿心中疑问,但面上却丝毫不乱。

“你问这个问题没有半点用处,倒不如花点心思多研究研究阵法,这么大岁数了,还一事无成的,你丢人不。”

李诏儿一句一丢人不说的奇元老脸通红,可自己的实力真心不如她李诏儿,若是当初他能够掌握那抵御兽潮的阵法,何苦这般低微的来给别人当小杂。

虽然李诏儿说的在理,可被一个后辈这般羞辱,他几十年的脸面都被摔落在地。怀恨在心,对李诏儿的杀心更加浓郁。

“是老朽多言。”

饭菜上齐,奇元老头不再说话。和其他俩个老头专心致志的吃起饭来。

李诏儿看着饭菜略微犹豫,之前从俩个老头哪里精神偷取出来的便是他们三人要在这饭菜中下毒,进而加害自己。

无知可怕,但并不会知道究竟要面对的是什么。当你明明知道自己所面对的是毒药,还要亲口吃下去,这才是人难以面对的事情。

饭菜入口及其香甜,世间的事情也大都是如此,有毒的东西都是非常美好和吸引人的,真正能够帮助你祛病治灾的药却是苦涩难饮。

酒菜都已齐全,其实李诏儿是不赞成饮酒的,但这个时候的茶也着实难喝。倒不如这兑了水的酒,喝着能有些滋味。

牛饮了俩大口,估摸着药效也差不多即将发作。李诏儿装作醉酒模样,迷迷糊糊的倒了下去。

“李姑娘、李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耳边传来奇元老木头的声音,李诏儿知道他是在试探自己是否真的中了毒。只是旁边没有听到暮泽宇的声音,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中计。

装作彻底的昏迷,旁边的暮泽宇也是全无半点的动静。一桌的饭菜哗啦啦的掉了一地,而后自己的身体则被抬起放到桌子上。

“先把禁魂幡给搜出来,回去好给大哥个交代。”

一只老手在李诏儿的手上胡乱搜查起来,李诏儿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自己方才装作昏迷时解开了对那俩个老头的控制,只是迷乱了他们被控制时的意识。

现在稍稍得到解放,竟然立马开始进行报复打击。几个老头,没关系,她李诏儿忍忍。等知道了你们的能耐,看她李诏儿如何讨回来。

搜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禁魂幡,三个老头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心中一阵阵赌气,不曾想李诏儿竟然如此狡猾。可若是说真的放在了暮府里,这三个老头却也是不肯相信的。

“怎么办?这臭丫头身上没有,咱们杀还是不杀?”

其中一个老头开口,明显是询问奇元。李诏儿记得这个老头貌似姓楚,大部分的坏主意都是他想出来的。心中冷漠一笑,好你个楚老木头。

“杀!这几日我总是心惊肉跳,留她不得。”

一个杀字杀气十足,李诏儿的内心却是淡淡的失望。本以为他们会把自己和暮泽宇带回老窝交给‘洪’处置,不想竟然这般的安奈不住。

咻——

那是长剑出鞘的声音,李诏儿知道此时不能够在装下去了。手中始终捏着的阵石割破了手指,鲜血滴在上面,瞬间渗透进去。

“不可,若是就这么的杀了她,怎么跟掌门交代。”

然而,阵石还没出手,另一个老头竟然阻止了奇元。染了血的石头再一次被李诏儿攥回手心。掌门?‘洪’?他还有什么特别的吩咐?

“你我三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回去就说是他二人是跟那聂冰拼斗时双双死亡,谁能质疑。”

眼见着就要杀了这未来的潜力对手,不想竟然被拦了下来。楚老头出言相劝,企图改变另一个老头的想法。

李诏儿没想到在这关键的时候三人竟然会窝里反,想来平日这俩人对那掌门‘洪’也是阳奉阴违,唯独那个始终默默无名的小老头才真正的听从掌门的话。想来那‘洪’在这掌门的位置,坐的也并非怡然自得。

“聂冰虽说平日不喜解释争辩,可若是暮泽宇死了,随意门的门人岂能罢休,倒时那聂冰就算不解释,势必也会迁怒我等啊。”

随意门便是暮泽宇的门派,他生性乐善,不想给手下门徒太多约束,便取此名。

聂冰确实不喜欢争辩,江湖上盛传无赖在他身上的事迹。他并未多说,只是亲手屠灭了所有复仇之人,再去灭了那栽赃陷害之人。并且将那栽赃人的尸体抛诸生死门门前,无人敢去收尸发丧。最终野狗吞食、老鼠分之。

自那以后,江湖虽然还有栽赃陷害之事,却几乎没有敢打到他聂冰头上的,但凡这般做的人,最终都毫无例外的得到同一个下场。

奇元和楚老头也被这一句话吓到,他们三个老头在凰非皇是长老。可在人家聂冰面前却是连招架之力都没有半分,顶天算是几只蚱蜢,怎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我心中惊惧,实在是留她不得。大不了留下暮泽宇,交给聂冰亲自发落。杀了这臭丫头,无人给她复仇,那聂冰自然就不会来找到咱们身上。”

奇元恨恨的咬着牙,推开还要继续劝阻的老头。手中长剑不再迟疑,这一次是真的铁了心的要杀了李诏儿了。

那楚老头也是极为赞同奇元的话,轻松的拦住了想要阻止的老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等着李诏儿血染衣衫。

叮……

长剑遥指李诏儿,锋芒毕露。一丝杀气四溢出去,吹断了李诏儿的几缕秀发。吹毛短发、可谓是剑中极品。

然而、那剑却始终都没有落下取了李诏儿的性命。一道无形的力量阻隔在剑刃前,使他无法前进分毫。

“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不过这般伎俩,还想要我的命。做梦吧你。”

悠然自得的从桌子上坐了起来,李诏儿拍了拍衣衫,将一粒药丸塞入了暮泽宇的口中。目光入蝎的盯着奇元,和他眼中的惊愕且尚未退去的杀气。

“想不到,你还有些的手段。”

奇元眼中的惊愕不过几瞬便彻底的褪去,取而代之的慢慢的奸诈。不详的预感忽然在李诏儿的心头升起,最终,她李诏儿还是低估了这三个老头的实力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手遮天:任性女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手遮天:任性女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