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长嫂如母
蓝盔十九2018-02-13 11:062,154

  清晨,天气格外晴朗,虽然太阳还没有出来,晚春的暖气却是非常明显。这时没有后世的污染,和煦的春风,清新的空气,令早起的人感觉十分舒畅。

  朱由检翻起身,发现身体上没有任何的异常。他穿起衣服,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正准备去练虚极神功。

  “殿下,你怎么下床了?”婉儿真是无处不在,好像自己的身体,在她面前都是光光的,没有任何秘密。

  “没事,我活动了一下,身体一切正常。我正要去练功。”朱由检,耐心解释,谁让人家是关心自己呢?咱不能小心眼,对关心自己的小丫头横眉怒目,况且,他不是真正的王爷,还没有王爷那种来自骨子里的威严。

  “不行,殿下,赶紧上床。”婉儿迎面冲来,小手环住朱由检的腰,把他向床上推。晚春的早晨,气候特别宜人,婉儿的动作,让人有无限的遐想。

  这可是大清早,你想干嘛?我可是君子呀,国事多艰,不赶紧工作,整天想啥呢?朱由检怒极而笑,笑容僵在脸上。再说,我可是病人,对病人要温柔一点点,你那么用力干嘛?但婉儿没有任何停顿,朱由检心里的抗议没有用,他的腰身被婉儿撞了一下,跌坐在床沿。

  “太医说,你还有两天才可下床。”婉儿因为生气,小脸铁青,粉红的小嘴唇被细密的糯米牙紧紧咬住,眼睛瞪得大大的,犹如秋天的葡萄,成熟得似乎滴出水来。

  看,连专家都抬出来了,不知道我的眼里没有专家吗?“本王的身体自己知道。”朱由检现在最关心的是练功,而且他没有发现身体上有任何不适。

  婉儿倔强,不依不饶,但小手已经松开腰,上眼皮低垂着,就站在朱由检的面前,一副自己不爱惜身子的怨怒表情。

  “你没有看到昨晚本王把蜡烛都击碎了吗?”朱由检坏坏地笑,跟我斗,你有发散思维吗?你有虚极神功吗?你会穿越吗?

  “殿下,我……你……”婉儿嘟噜着,心有不甘。也许是大脑转不过弯来,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只好低垂了头,头顶的两朵大白花正对着朱由检的鼻子,香,奇异的香。

  朱由检急切想知道虚极神功到底有多厉害,他千般哀求,万般讨饶,婉儿才妥协:“那奴婢在旁看着,随时伺候殿下。”

  开玩笑,虚极神功的要诀还没记会,本王要照着拳谱才能练。难道要本王告诉你,本王在穿越过程中才得到的拳谱?“你可以在门外候着,但不能看,更不要传出去。”

  朱由检来到后园,正中间有一片空地,周围是低矮而平整的花草,还有几株粗壮的大树,有几条小路直通花草深处。他没有心思去观测小路的去向,在这晚春的清晨,空气是那么清新,温度是那么宜人,正适合自己的晨练。

  差不多花了一个时辰,朱由检才学会了拳法中的“五龙出海”、“佛母开光”,只是未习大周天,真气不能到达四肢,出拳无力,最多只是惊动了晚起的飞鸟。

  从后花园出来,回到房间,婉儿就像影子一样跟着朱由检,给他端来了漱口的牙粉和洗脸水。原来,她一直在外面等着。

  牙刷很软,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牙膏,奥,没有牙膏,是牙粉,须用手涂在牙齿上,再用牙刷沾水,轻轻刷牙。好麻烦,但那时没有牙膏,就像没有电一样,谁让自己穿越了呢?

  洗漱完毕,可口的香茶已在茶几上,一定是婉儿的杰作。新茶就是清香,朱由检端起茶,不由得想起雾灵山的茶……

  “殿下,早点在这儿吃,还是去西厅?”见朱由检没事人一样,优哉游哉地评着茶,婉儿放下心来,刚才的生气也早丢爪哇国了。

  “就在这儿吧!”西厅恐怕还有许多太监宫女什么的,暂时不想见到这些闲人。婉儿算是混了个脸熟,特殊一点。

  “奴婢这就去安排!”婉儿一阵风去了,朱由检得到片刻的宁静。怎么说自己刚刚穿越,得给自己适应的时间和空间不是?

  “殿下,你真的没事呀?”婉儿又一阵风似的回来,脸上满是关切,嘤红的小嘴微张着。古人不是不露齿吗?丫的,还宫女。朱由检也不明白为什么不露齿,难道牙齿比嘴唇更诱人犯罪?

  “没事,真的没事,婉儿不用担心。”本王是什么人,穿越,你懂吗?

  “一会太医要来,例行检查。”婉儿小心地提醒着。

  又是砖家。不过还没来。朱由检思索着要做的事。根据昨晚的设计,自己得想办法进入军营,先控制部分军队,再不济也要训练一批铁军,在乱世,什么都是可以是放弃,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才是安身立命的本钱。

  太医来了,他先向朱由检请了安,再微闭着眼,给朱由检搭脉。突然,那双微闭的眼睛露出精光,黝黑的脸上也潮红起来:“殿下体格异秉呀!一夜之间,身体基本好了。”

  朱由检看向婉儿,满脸得意:专家的意见,咋也不能不听不是?来自后世的他,多少有一些平等意识,在心中,已经将婉儿看做亲人,奴婢奴婢的,只是称呼而已。

  婉儿听了太医的话,大为宽心。她迎着朱由检的目光,已是一片释然。无声的娇笑,一脸的光鲜。

  “殿下,既然身体好了,改天去给皇后娘娘请个安吧!”宫中的礼仪,刚刚穿越过来的“朱由检”当然不懂,只能由婉儿做主了。

  皇后是张嫣,是朱由检的嫂子,本来朱由检是不能拜会皇后张嫣的。但朱由检的养母庄妃去世后,因为朱由检已经接近成年,张嫣便没有为他指定养母,现在朱由检独自生活在勖勤宫。张嫣虽然住在坤宁宫,但对年少的朱由检照顾有加,是朱由检实际上的监护人。虽然皇帝大哥朱由校也是非常疼爱他,早早就封了他信王,但朱由校是皇帝,国事繁忙,加上醉心于木工制作,日常的琐事,哪里管得着?倒是张嫣主动承担了长嫂如母的责任。

继续阅读:第8章 孤独的皇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晚明之我主沉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