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孤独的皇后
蓝盔十九2018-02-13 11:062,139

  听说朱由检来请安,张嫣从坤宁宫里迎出来,“五弟,你受伤初癒,还是小心为上,请安倒不急在一时。”也是一脸的关切,但是张嫣的关切与婉儿的似乎不同,好像长辈对晚辈,既关切又无奈。

  朱由检拜见皇嫂后,抬头打量这位历史上评价很高,又在北京城破时自杀殉国的张皇后,年青,顶多就是后世高中生的年龄。“蒙皇嫂平日照顾,给皇嫂请个安,顺便报个平安,免得皇嫂在百忙中挂念。”朱由检说的是真心话,张嫣身为六宫之首,平日要协助朱由校管理好后宫,又要与克印月、魏忠贤一党斗争,年纪轻轻的,压力可想而知。娘家又不是高官,关键时刻不能为自己撑腰。根据大明法律,后宫女子不能来自高官家庭,就是防止外戚干政,张嫣自然得不到来自娘家的任何支持。

  “五弟长大了,越来越会说话了。”张嫣微笑着,一脸的灿烂,既有南国女子的风雅,又不失端庄、得体,也许这就是母仪之风吧!可能为了给朱由检营造家的感觉,她没有穿戴凤衣凤冠,而是普通的宫装。水红色的丝质上衣,隐隐反射炫目的光华,腰身用一条浅蓝色的丝带束住,丝带的下摆就随着她的移动在空气中摇曳,下着一件白绸长裙,裙的下沿刚好着地,半遮住软底绣花鞋。“我光顾说话了,五弟身子初安,快坐下吧!”她不称本宫,让朱由检感觉很亲切。

  “谢皇嫂。”朱由检随宫女的导引在一张红木椅子上坐下来,另有宫女给他端来香茶。

  张嫣发现朱由检有点局促不安,便想调节一下气氛,她以为朱由检的身子初癒,精力不济,哪里想到朱由检是出初入皇宫的缘故?

  “婉儿平时对五弟的照顾可有不周之处?”对着和尚叫秃驴,张嫣当然不会这么没品位,她知道婉儿对朱由检照顾得十分周到,通房丫头不是一般的侍女可以可以担当的,她一生的幸福,都在主人身上。虽然张嫣微笑着在朱由检和婉儿的脸上扫来扫去,丝毫没有责罚婉儿的意思,但婉儿还是吓得不轻,她低垂着螓首,不敢吭声。

  朱由检也吓了一跳,虽然和婉儿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他能感觉到婉儿对自己的照顾有加,如果有人刺杀朱由检,相信婉儿会毫不犹豫地以自己孱弱的身子扑向凶手。“谢皇嫂关心。婉儿对臣弟照顾得很好,甚至臣弟没想到的事,婉儿都想到了。”说完不经意地看了婉儿一眼,婉儿羞红了脸,报以感激的一笑。

  张嫣也看了婉儿一眼,脸上挂着淡淡的笑,似有所悟。

  一番家常,不知不觉中,太阳就快到头顶了。

  “你皇兄说,今天过来用膳,五弟就留下来一起用膳吧!你皇兄可是十分关心你的伤呢!五弟既然痊愈,也让你皇兄高兴高兴。”张嫣依然是淡淡的微笑,漂亮的眼睛似乎比小嘴还会说话。

  朱由检正要和朱由校说去军营的事,他是王爷,又是未成年人,没有皇帝的批准,根本进不了军营,和朱由校吃饭,刚好找找机会,自然巴不得留下来,“如此,多谢皇嫂了。”

  “皇家人丁单薄,皇上连个子嗣都没有……皇室只有你们兄弟二人,你们要多亲近亲近。”张嫣脸上的平和逐渐消失,代之而起的是懊恼和哀怨。

  “皇嫂……”朱由检以两世的经验,对皇室的事情略知一二,朱由校是他的大哥,他的二哥三哥四哥和六弟都是未成年就夭折了。张嫣也曾经几次怀有身孕,都在阉党的暗算下“意外”流产,论起亲源关系,朱由检的确是朱由校最亲的人。想起自己的养母也是在阉党的打击下抑郁而终,朱由检不觉眼放凶光,但一闪而逝……

  张嫣摆摆手,没有让朱由检再说下去,脸上又恢复了平淡的微笑,似乎从痛苦中走出来了。多年的宫廷暗斗,让她养成克制自己情绪的习惯,即使想到夭折的孩子,脸上的痛苦也只有短短的一瞬。

  午膳只有三人,朱由校、朱由检、张嫣。众多的宫女,包括婉儿,都站在侧后,随时准备为主人分忧。

  朱由校虽然也很爱护这位未成年的弟弟,但他身为长子,从来都是群臣朝拜,前呼后拥,哪里懂得如何关心别人,倒是小家碧玉出身的张嫣,小心细致,时时以长嫂的身份给予呵护,“五弟平时读些什么书呀?”

  “回皇嫂,无非《中庸》、《大学》。最近喜欢上了宋人的长短句。”八股取士是明朝文官制度的根本,作为王爷,学问马虎不得。但学习之余,有些个人爱好,也无可厚非。

  “长短句?是李清照的,还是苏轼的?不会是柳三变的吧?咱五弟是不是怀春了?呵呵,陛下,赶明儿给五弟张罗一门亲事。”张嫣对着朱由校说,眼睛却直盯着朱由检,笑靥如花。在紫禁城中,张嫣是孤独的,她独自面对魏客一党的乱政,而朱由校对魏忠贤和自己的乳母克印月又非常的信任,除非涉及到她的安全,朱由校一般都偏袒魏客一党。只有今天,她才有家的感觉。她没有孩子,不知不觉中,就把自己的母性,挥洒在朱由检身上。

  “哪里,皇嫂见笑了。臣弟不仅看了宋人的长短句,还自己写了一首,编了曲目。”朱由检差点闹个大花脸,只好转移视线。

  “那唱来听听?要不,让婉儿唱?”现在的皇后,根本不像是统御六宫的主人,更像是童心未泯的小妹妹,今天,她真的感觉是在家里,一切宫廷暗斗,且放在一边,明天的风明天才吹起。

  “婉儿唱不行,此曲适合男人唱,才有气势。”朱由检急中生智,既然张嫣的好奇心给了他这个机会,他怎么能放过?

  “那五弟就亲自出马,让你皇兄看看,你有什么气势。”张嫣更加好奇了,一个未成年人,能有什么气势?

  “是,皇嫂。婉儿,倒杯茶。”朱由检索性拉开架势,就是不知道自己的歌会有什么效果。

继续阅读:第9章 密室之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晚明之我主沉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