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放松
蓝盔十九2018-02-13 11:062,665

  坤宁宫里,皇后张嫣也得到了朱由检遇刺的讯息。

  她喃喃自语:“难道是魏阉?魏阉能有这么大的胆子?自己支持信王是否错了?信王还太年青,根本不是魏阉的对手,千万不能害了他呀!”当她确信朱由检没收受到任何伤害后,才暂时安下心来,“五弟呀,你可千万别出什么篓子,否则我就是皇室的罪人。”

  张嫣转念一想,信王以十五岁的年龄,能在大盗的刺杀中全身而退,说不定他就是魏阉的克星。只是他哪来的武功?

  作为风暴的中心,朱由检在勖勤宫睡了个好觉,直到傍晚时分才悠悠醒来。“婉儿,王队长怎么样了?”

  “殿下,王队长没事。太医说了,王队长没有伤到筋骨,将息半月,应该可以无恙。他已经回去了。”婉儿简直是内管家,将王慕九的事情弄得清清楚楚,“殿下,你睡了大半天,要用晚膳吗?”

  “好吧,正好我也饿了。”打斗了大半夜,身体的消耗太大,必须及时补充营养。

  “殿下稍等,马上就好。”婉儿一溜烟出了朱由检的寝宫。

  自己府中的饭菜就是香,朱由检狼吞虎咽,好像婉儿和他抢似的。婉儿就站在他的对面,一动不动地看着朱由检。“怎么了?婉儿?”朱由检发现周围特别安静,气氛有点不对,他停下了筷子。婉儿那粉嘟嘟的小嘴,平时都忘了休息,现在却一言不发。

  “殿下,同样是府中的饭菜,奴婢以前从来没看见殿下吃得这么香甜。殿下在军营中一定吃了许多苦。”婉儿的小脸都变色了,晶亮的眸子似有滢滢之光,“殿下,以后别去军营了。”

  “婉儿,我是男人,是大明的信王,怎么能一辈子窝在这几间宫殿中醉生梦死呢?”朱由检本待和婉儿说说自己的理想,又觉得这样的话题太过称重。

  婉儿这个自小生活在皇宫中,连紫禁城都没出过的小女孩,哪里明白大明这前生后世的事情?况且朱由检也的确饿了,还是先填饱肚子。

  婉儿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目光欲拒还迎,在这只有两人的空间里,婉儿的羞涩好像淡了许多。

  “殿下,要不要洗个澡?”婉儿有当起管家婆的潜力,也许是习惯了宫廷的脂粉香气,她敏锐地发现了朱由检身上散发的臭汗。

  “你去准备下,我先练会功,完了再洗澡。”每天三遍功,朱由检雷打不动,不过大小周天早已突破,运起功来,纯熟流畅,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练完功,,婉儿已经放好了洗澡水,圆木桶内,热气腾腾,水面上漂着许多花瓣,各种奇异的香味直冲脑海深处。这季节,还需要这么多热水?婉儿大概是以为我在军营中从没洗澡,今天让我好好泡泡。在后世,朱由检的确喜欢泡澡、泡脚,这段时间在军营,太忙,太累,哪有时间泡澡?今天正好泡个够。

  朱由检脱光衣服,坐在木桶内,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他要好好放松一下。

  “殿下在军营这么久了,没人帮你,身子肯定洗不干净,不知身上有虱子没?”婉儿笑靥如花地出现在木桶前,她已经褪下了自己的外衣,只穿着粉红色短裤、米黄色短衫,衣裤的质地都很轻柔,完全不能遮挡身体上曼妙的曲线。其实,根本就没有遮挡,婉儿娇嫩的手臂、纤细的小腿,都是完全裸露在朱由检的眼前,只是浴室的光线有些昏暗,看不清晰。

  朱由检知道婉儿要给自己洗澡,在他的前身记忆里,婉儿就是经常给他洗澡的人,他身体早就让婉儿看个透了,所以就没有拒绝婉儿温柔的小手。

  “殿下,平日在军营里一定很累,看你脸色都变黑了,今晚要不要放松一下?”婉儿的声音小得似乎只要她自己才能听到,眼睛都不敢看朱由检了,微低着头,散乱的头发刚好遮住娇嫩的小脸蛋,却把一段雪白的颈脖露了出来,在热气的熏蒸,白里透红,如初开的梨花上浇了一场红透的春雨。

  “放松?”朱由检一愣,这是他们前身的闺房趣语,即使没有相互间的灵犀,以朱由检两世四十多年的人生经验,还能不明白小丫头的蕙质兰心?况且这桃花乱落的季节……

  在大明,朱由检的父母早逝,连养母,也已经过世了,大嫂大哥虽然对他疼爱有加,但他们都有自己的事业,宫内宫外的,连见面的机会都很少。

  真正对他最关心、把他当作天的,还是这可人的小丫头。真正的朱由检,已经和她通过房,他是朱由检的替身,心里上没有障碍。对着这样一位年青美丽贴心可人的小丫头,朱由检没法压制他雄性激素的快速上升。

  数声鸟鸣,打破了信王府的宁静,朱由检睁开眼,发现天已经大亮了,他要起来练功,虚极神功的外功。

  突然感觉胸口特别沉重,用手一摸,柔软的温玉。原来是婉儿娇嫩细腻的胳膊,细藤似的轻缠在她的胸口。婉儿还没醒,微闭着眼睛,也许昨晚累着了,小脸蛋歪靠在朱由检的腋下,呼吸比较沉重,好像是南山女妖在贪婪呼吸他的阳刚之气。朱由检这才想起昨夜的放松,说是放松,其实比军营练兵还累,难怪早晨醒得比平时晚。

  朱由检轻轻移动身子,不料早惊动了婉儿。天已大亮,而她还依在朱由检的怀里。她羞红了脸,低着头,快速地穿好衣服,转身一溜小跑,冲出房间。朱由检也穿好衣服,去后园练功。

  “婉儿,我想见见皇兄。”朱由检也将婉儿当成他的管家,有事喜欢和她说。他从军营回来,不是为了和玩婉儿缠绵,他想见见皇兄,看能不能拨些银子。

  要让奋武营士的兵吃得饱,就必须增加伙食投入,秦永年退出的银子已经花去大半,信王府也没多少现银,最好皇兄能从内府拨些银两,权当给他这位王爷逛青楼了。

  此外,他还想为奋武营配些火器,虽然奋武营的士兵练得很苦,假以时日,他们的战斗力会有明显的提高,但与关外的建奴还不能相提并论,即使占有人数上的绝对优势,京师军和建奴还无法在野外直接交锋。

  其实,大明比建奴的科技文化先进得多,与建奴作战,要发挥大明的优势,火器是不二的首选。现在大明的火器还无法战胜建奴的骑射,大明火器正处在蝴蝶化蛹的关键时刻,一旦羽化,就能轻松击败游牧民族的骑射,反之,大明在羽化时,也正是最脆弱的时刻,最容易遭到别人的攻击。朱由检现在要用他后世的经验,帮助大明迅速度过羽化期。

  “殿下,要见皇上,得等皇上退朝,再去御书房,现在去,怕是早了点。”婉儿有些依依的,她实在不希望朱由检昨晚刚回家,今晨就要离去,但她又不能阻止朱由检,毕竟,王爷考虑的是国家大事。

  “那我迟点再动身。”古代的皇帝真是很累,晚上要批阅奏章到深夜,又有大批的良田需要耕耘,一般睡得很迟。早晨天不亮就要上早朝,他们的辛苦不是一般人所能了解的,难怪明朝的皇帝都很短寿,很少有活过四十岁的。朱由检想,假如自己当了皇帝,一定要改革早朝制度,让自己一觉睡到自然醒。

  小说上了新书榜,我只好厚颜了,历史小说上新书榜太难,现在已经是第12名了,继续求点击、求收藏、求红票,蓝盔十九知恩图报。感谢朋友们的点击、收藏和红票。

继续阅读:第20章 火器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晚明之我主沉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