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老奴多嘴
蓝盔十九2018-02-13 11:063,056

  姬鹏没料到朱由检留了一手,他闪过刀锋,却被从刀锋中破体而出的气流击中额头。趁他发呆的机会,朱由检的马刀向下一带,姬鹏的整条右臂被齐根切下。

  唐成顾不得地上的断臂,急急拉着姬鹏消失在夜色中。

  嘈杂的人群涌入旅店,朱由检在人群中看到了王慕九。

  “慕九,你怎么和顺天府一起来了?”

  “殿下,没有顺天府。”王慕九狡黠地朝朱由检笑笑。

  “没有,这不是……”朱由检发现不对劲,刚才太紧张,没有仔细观察,现在才发觉,哪有什么衙役捕快?来的全部是农民,有的农民的衣衫都没系好。

  “我刚才分明听到了马蹄声,哪儿来的战马?”朱由检也觉得奇怪。

  “殿下,没有战马,都是百姓的耕牛。用鞭子抽打,让耕牛猛跑,夜晚安静,和马蹄声差不多。”

  朱由检大概明白了王慕九的意图。后面王慕九的叙说和他的想像差不多。

  原来王慕九见朱由检独自对付两名黑衣人,自己却帮不上忙,便偷偷溜出了旅店,找到他在附近的朋友,在朋友的帮助下,发动了附近的百姓,假冒是顺天府抓逃犯。

  本来百姓胆小,如果知道逃犯是锦衣卫,就更不敢露面了。但王慕九对他们说,逃犯只是过路的小偷,又许诺参加抓逃犯的百姓,每人将得到一两银子的酬劳,附近的百姓大部分在梦里,对具体的情况不了解,听说只要跟着跑跑路,就能得到一两银子,许多人迷迷糊糊就打着灯笼、火把跟着来了。

  没想到这一帮百姓,还真的吓走了锦衣卫的两大高手。

  “慕九,你来得太及时了。如果没有你,恐怕现在被砍掉胳膊、甚至躺在地上的就是我朱由检了。”

  “殿下,说哪里话?保护殿下本来就是我的职责。再说当时在小树林,如果不是殿下,我王慕九也不能活到现在。”

  “好,咱们也别说客道话了,这些话回去再说。现在要兑现你的诺言,给每位百姓发放一两银子。”

  “殿下,还真发呀?那可要好几百两银子呀?”

  “当然发。为什么不发?做人要讲信用。”

  “可是殿下,我没这么多银子呀?”

  “放心,你是为了救我,这银子我来出。”朱由检在口袋摸索了一会,“不过,慕九,我现在没有这么多银子,让你的朋友先记好帐,回去后我一定兑现。”

  “是,殿下。”王慕九不再担心银子的事,他最担心的还是朱由检的安全,“不过,这旅店也不安全了,我们还是尽早离开为上。”

  “可这深更半夜的,能去哪儿?”朱由检一直长在深宫,对宫外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

  “殿下,如果黑衣人真的回来,这些百姓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不如暂时离开旅店,找一处荒山躲避一下,等到天明的时候再回城。”王慕九的说法不实没有道理,只要暂时能躲避可能回来的黑衣人。

  “好吧!这附近可有能暂息的地方?”说道地形,朱由检只能依赖王慕九了。

  “殿下,离此不远,有一处山坳,可以容纳数人,也可以遮挡雨露的侵蚀。不如先去那儿避一避。”王慕九是京师人,又是奋武营的千户,经常在这一带活动,城东的地形好像是刻在他的大脑里。

  “事不宜迟,我们这就走吧!”朱由检也不想连累这些手无寸铁的百姓,黑衣人要刺杀的是他信王,与百姓无干,再说这些百姓也阻挡不了黑衣人的利器。

  朱由检和王慕九很快消失在夜幕中。不久,他们出现在局旅店只有三里的一处山坳。山坳里有一个浅浅的洞穴,可以容纳四五人。因为王慕九受伤,已经没有任何战斗力,朱由检让他呆在洞穴深处,他自己坐在洞穴的入口,担当起王慕九的护卫。山中湿气虽重,但有石头、树木阻隔,他们幸好都没有湿身。

  天放亮后,朱由检和王慕九二人才离开山坳,向东直门走来。因为时间未到,守卫东直门的士兵还没有打开城门,门口倒是聚集了不少等着进城的百姓。王慕九不安地在人群中扫来扫去,就怕再遇到那令人心惊胆战的黑衣人。

  一直等到城门大开,黑衣人也没有出现。他们随人流进入城内,再向北,拐进勖勤宫。

  “殿下回来了!”

  婉儿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整个身体就僵在朱由检的面前。

  “怎么?不欢迎?”朱由检刻意装出一种成熟的微笑,婉儿却在他的脸上发现了一份不太熟悉的刚毅。军队的训练生活,让一个未成年人,无论在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会飞快地成熟起来。

  “哎呀,殿下,快进来!奴婢去打盆水,让殿下洗洗脸。”婉儿终于回过神来,发现朱由检脸上的灰黑,以为是沾了路上的尘土。她一溜烟小炮出去,很快就端着一盆清水进来,放到朱由检身前的小几上。“殿下回来得这么早?这位是……”婉儿发现朱由检身后的王慕九,不觉脸红起来,羞得头都不敢抬了,但她低头时却发现了新的问题:“殿下,你们的靴子上怎么沾了这么多露水和泥土,难道是走回来的?你的马呢?”

  “婉儿,说来话长。这是奋武营特战队的王队长,他受伤了,你赶紧通知太医过来。”朱由检顾不上向婉儿介绍昨晚的惊险,王慕九的伤口只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已经过了一夜,万一感染了细菌就麻烦了。

  “殿下,那你有没受伤?”婉儿不安地在朱由检的身上扫来扫去,却没发现什么异样。

  “我没事。你赶紧去吧!”朱由检有神功护体,只要休息一下,就能恢复到原来的生猛,但王慕九是常人,右肩又被刺了个对穿,必须得到及时的医治。

  乾清宫,朱由校大发雷霆,“五城兵马司、顺天府是干什么吃的?统统该杀。朕怎么养了这些废物?”这是朱由校第一次当着魏忠贤的面爆粗口,虽然骂的不是魏忠贤,但魏忠贤还是吓得跪在朱由校的椅子前面,为了掩盖脸色,他干脆将老脸贴在地面上。

  生气的朱由校拿起斧头,将一张刚刚制好的神龛劈为两半,又用力踩了几脚,怒火才稍微下降。

  “陛下,刺杀信王的事,发生在城外,五成兵马司和顺天府都管不着呀!”见朱由校的怒火下降,魏忠贤才赔着小心。

  “城外就不是京师的地盘了?这些豆腐,平时都做了什么?”朱由校又将一个蝈蝈笼子砍得粉碎,怒火才渐渐退下去。“忠贤,凶手抓到了吗?”

  “回陛下,有两名凶手逃亡,现在已经抓到一个。”朱由校如此震怒,不找出凶手是不会罢休的,魏忠贤只好弃掉卒子了。

  “凶手是谁?朕要灭他九族,将他全家挫骨扬灰。”朱由校咬着牙,恨恨地说。

  “陛下,凶手已经伏诛。原来是一群江洋大盗,准备趁夜色作案。无意中在城外遇到信王殿下,为防止泄露机密,这才准备灭口。万幸信王殿下无恙。”魏忠贤已经做好了准备,姬鹏已经被灭口,脸部被锦衣卫充水而浮肿,就是熟人也认不出来;他的胳膊也已经找回,和肩膀的切口能吻合,谁也不会怀疑他就是被朱由检砍下胳膊的凶手,现在就是朱由校亲自查看,也看不出端倪。

  “便宜他了。”朱由校缓了口气,“能确认他就是凶手吗?”

  “千真万确。陛下可以派人查验。”朱由校没有在凶手为什么是我的事情上做文章,魏忠贤就算度过难关了。

  “还有一名凶手,一定要抓紧时间缉拿归案。”朱由校余怒未息。

  “是,陛下。凶手一定跑不掉。”魏忠贤暗暗高兴,过一段时间,谁还记得那名逃亡的凶手?不过朱由检破坏的他的大计,他也不能让朱由检舒坦。“陛下,恕老奴多嘴了。”

  “忠贤,你想说什么?起来说吧!”朱由校的怒气完全消失了,又恢复了一贯温柔的样子。

  “陛下,如果信王殿下能安心呆在勖勤宫,凶手再凶悍,也不会有机会。”魏忠贤起身后,依然地着头,不让朱由校看他的眼睛和脸色。

  “嗯。”朱由校微微点头,“信王倔强,朕要亲自劝他离开奋武营。”

  小说上了新书榜,我只好厚颜了,历史小说上新书榜太难,现在已经是第12名了,又上升了一位,继续求点击、求收藏、求红票,蓝盔十九知恩图报。感谢安东野、巫小五、太极阴阳鱼,还有不知名的朋友红票支持,感谢朋友们的收藏.

继续阅读:第19章 放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晚明之我主沉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