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两大高手
蓝盔十九2018-02-13 11:062,801

  星星正和月亮争辉,他们都毫不吝啬地将自己的光辉挥洒在幽冷的大地上。野草正贪婪地吮吸天地的灵气,叶片上的露珠折射出一道道清幽的光圈,似乎将多余的能量反馈给旁边需要的两人。未名的小虫发出低弱的鸣声,瞬间被夜风掩盖,只有远处燕山中偶尔一两声狼嚎,才残忍地打破夜的宁静。

  朱由检终于恢复了一点力气。他缓缓站起来,观测着四周的情形。

  “殿下,我们走吧!”王慕九一直在为朱由检护法。

  “恩。”是该走了,这儿不安全。幸好马匹还在,朱由检和王慕九骑马回城。

  这时候别说皇城,连外城都进不去。城门早已关闭,除非有紧急军情,再通过东厂或者锦衣卫这些特殊的机构,才可能入城。朱由检虽然是信王,还没有这些特殊的权力。

  “殿下,属下有一个朋友在东城外,那儿有一小旅店,我们先去息息吧,等天亮了再回去。”无论京城内外,王慕九都比朱由检熟悉得多。

  “好吧。”朱由检的体力严重透支,他早就恨不得找个地方睡觉。如果不是安全问题,现在就是猪圈他也能呼呼大睡。

  二人叫开了旅店的门,吃了点面条,连脚都没洗,就各自上了床。

  朱由检却又睡不着,现在王慕九是个废人,自己的神功又是耗尽,正是最弱的时候。如果再遇到刺客,那就是笼中的鹌鹑,任刺客宰杀了。

  王慕九已经呼呼大睡,朱由检却是坐在床上,默默练功。只练了一遍,神功就像春天的竹笋,不断从体内自己意想不到的地方冒出,逐渐汇成溪流,溪流越来越旺,最终汇集成滔滔的汪洋。练了三遍之后,朱由检感觉着汪洋比以前更加厚重了。

  刚才明明很困倦,现在却没有了睡意。但神功每天只能练三遍,朱由检只得歪靠在床上,想想今天的遭遇。到底谁是刺杀自己的凶手?

  他找不到任何头绪,刺客好像是一个什么组织,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他又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也不知过了多久,无聊的朱由检才沉沉睡去。

  夜半,王慕九起来如厕。突然听到“轰”的一声,似乎一堵墙倒塌了。这声音本来不大,但在静谧的夜晚,却是相当瘆人。他沿着声音的方向悄悄摸过去,原来是马厩。就在他到来的时候,又一匹马倒下。王慕九揉揉眼睛,那正是他的马。难道这是黑店?还是刺客又追上来了?

  王慕九没敢出声,又沿着原路悄悄返回。

  “殿下,快醒醒。”

  “怎么了?慕九。”朱由检感觉刚睡下,难道天亮了?

  “殿下,情况不妙。”王慕九将见到的情况向朱由检说了一遍。

  “果然不妙。”朱由检还未回答,门外却传来了声音,“不过,你们现在知道也太迟了。”门被踢开,两名黑衣人并排而入。

  “你们是谁?为何和我们过不去?”朱由检边问边从床上下来,他可没指望几句话就能退敌。不知道来人是不是和原来的黑衣人同伙,还有多少人埋伏在外面。现在王慕九已经残废,所有的刺客都要朱由检解决了。

  “哈哈,要知道答案,阎王爷会告诉你。”身材稍微壮实的黑衣人根本不担心外面的人知道,看来店主是他们的人,或者店主早就被他们制服了。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朱由检期望对方是认错了人,那自己还会有一线生机。

  “你是谁都一样,惹了我们,只有一个结果。”

  “我们并没有惹你们呀?”王慕九还要分辨两句。

  “小子,这由不得你,我说了算。”

  王慕九换左手持刀,待要上前,朱由检拉住他,“你先息息,我来。”

  “别急,阎王爷在等着,谁先都一样。”

  言语已经没用,只有手上见真章。朱由检默运神功,随时做好准备。等王慕九退下,他一声大喝,马刀劈向黑衣人的头顶,正是虚极刀法的第一招“金玉满堂”。

  一直没有说话的黑衣人急退出门外,避过刀锋,壮实的黑衣人也是一惊:“小子,功夫不错。”

  两名黑衣人都避出门外,朱由检追上去,三人在门外大厅战成一团。朱由检的神功厉害,黑衣人不敢靠得太近。但他没什么套路,反反复复就是四招。

  “老三,这小子怎么就会四招?你怎么能输在这样的人手上?”壮实的黑衣人武功显然比他的同伴高一筹,在朱由检的神功面前,还能游刃有余。他一点都不着急,只要朱由检的真气耗尽,那时就是没齿的病虎,他不介意和这样的病虎玩玩。

  “二哥小心,他的内力太厉害。”这黑衣人正是锦衣卫五大高手之一的唐成,他的二哥也是锦衣卫五大高手之一,叫姬鹏。

  原来唐成被朱由检刺破面罩后,一时心灰意冷,却又不知道如何面对指挥使田尔耕。他正在闲逛,恰好遇到老二姬鹏。

  看到唐成垂头丧气的样子,姬鹏一再追问,唐成才说出刺杀失败的事。但此事关系太大,唐成并没有说起刺杀的对象是信王朱由检,所以姬鹏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对手是谁。

  姬鹏一贯心高气傲,在武功上,除了他们的老大,谁也不服。听说唐成落败,就一定要看看打败唐成的人。正好唐成没法向田尔耕交代,有姬鹏帮忙,或许能挽回败局。于是他们一路追着朱由检的足迹,终于在这个小旅店找到朱由检和王慕九。

  “再强的内力也有耗尽的时候。老三,咱们不急,陪这小子耗耗。”姬鹏嘴上说得轻松,心里也是暗暗着急,原来是这么一位少年,却有如此的内力。幸好他没什么招式,否则鹿死谁手,还真说不定。

  “好,就照二哥的方法。不过要快点,免得夜长梦多。”唐成加快了进攻的速度,但却是一击就走,充分利用了步伐上的优势,与朱由检游斗,绝不与朱由检比拼内力。

  朱由检暗暗叫苦。现在王慕九已经是废人,根本帮不上自己,对方两大高手又抓住自己的神功破绽,时间一久,自己非累死不可。

  刚刚摆脱了强敌,又落入虎口,朱由检十分不甘心。好不容易有了一次穿越,一天好日子都没有享受过,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在这个不知名的旅店。

  在雾灵山上只听说有风险,没说会送命。自己怎么这么倒霉,简直比吊死在景山还冤。想到这,朱由检的额头直冒冷汗。

  “老三,这小子不行了,咱们加把劲。”姬鹏立即发现朱由检的变化,他的长剑陡然加快了进攻的速度。

  突然,不远处传来嘈杂的喧闹声,后面还有不少马匹的“哒哒”声,当先一人大喝:“顺天府办案,闲杂人等一律回避。”

  三人齐扭头观看,果然发现大批灯笼火把,黑乎乎的衙役捕快,正朝旅店跑来。

  唐成大惊:“大半夜的,顺天府来干什么?”

  “管他呢,先拿下这小子再说。”姬鹏满不在乎,他们是锦衣卫,顺天府根本管不着。

  “二哥,不好,顺天府肯定冲着我们来的。”唐成知道刺杀朱由检关系重大,虽然顺天府管不着他们,但顺天府一旦知道是锦衣卫在刺杀朱由检,那他唐成有九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刺杀不成功没关系,千万不能暴露身份。

  顺天府的到来,朱由检精神大振,“哪里逃。”他反手一刀,却是虚极刀法的第五招“气冲阴阳”。原来朱由检知道自己的招数少,迟早会被刺客识破,反正自己和刺客周旋,靠的是神功而不是招数,所以一直只用了前四招。现在刺客要逃跑,正是使用绝招的时机。

  小说上了新书榜,请允许我厚颜了,今晚第三更。历史小说上新书榜太难,现在已经是第13名了,求点击、求收藏、求红票,蓝盔十九知恩图报。

继续阅读:第18章 老奴多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晚明之我主沉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