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机甲大赛提前?
管笑2015-12-16 04:323,537

  “跑步回基地?”布里茨不敢相信。

  秦重也是突发奇想,野战车保持六十公里的时速还要两个小时才能到达,奔跑一百二十公里,秦重自己都不敢相信。

  检查一下随身携带的通讯器和手腕光脑,至少体力不支在半路也可以呼叫援助。又返回星舰,在布里茨傻傻的注视下背上双肩包,装了两瓶纯净水、一只定位仪和两管合成高能流食,自信满满的走出星舰。

  秦重的自信来源于昨晚一整夜的修行,甚至消失在右手的“七夜”都给他以莫名的勇气和支持。

  做过准备活动,各个关节润滑充分热身后,秦重大吼一声,开始了自己的壮举!

  曾经晨跑过一段时间的秦重并不急着发力,先用慢跑控制呼吸,把四肢协调一致采用四步呼吸法,逐渐加速。

  跑了两公里左右,秦重开始双腿“灌铅”,又跑了一公里,呼吸开始急促,四步呼吸法不得不改成三步呼吸,坚持了几百米,秦重直觉肺部像挤扁的篮球,每吸一口气都要用尽全力。耳朵开始“嗡嗡”作响,头晕眼花,秦重知道自己怕是到了身体的极限,暗自后悔这次冒失的冲动。

  深吸一口气,秦重无奈的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到两条腿上,似乎这样可以给它们添加一丝力量。

  就在秦重觉得自己随时可能摔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时候,仿佛激发了身体的“自我”意识,突地感到下腹微热,昨晚运行了不知几千上万遍的行功路线“自发”的开始运行起来。

  秦重因为大脑缺氧有些迷糊,渐渐微热的左腿吸引到他的注意。

  “嗯?”秦重一愣,怎么“裂地”的行功路线没有像昨晚一样需要冥想就开始了,难道是消失的“七夜”做的?

  秦重洒然一笑,摇摇头甩掉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突地,秦重一脸震惊,自己怎么可以笑了?还有多余的体力摇头?

  模糊的记得上一刻就要体力不支的摔倒,怎么会这样?

  收摄心神,秦重先开始“检查”自己,诧异的发现体力在一点一点的恢复,还有精力和时间思考问题,不再为吸一口氧气而累的像“死狗”一样。

  终于,秦重发现“原因”是他的左腿,似乎整个身体都由左腿带动向前,于是右腿得到了休息退为轮换的支点存在,继而肺部、大脑、身体都赢得了宝贵的休息和恢复的时间。

  不自觉的秦重满怀兴奋,身体发飘,越跑越快,感觉自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狂奔在旷野,奔跑成为一种本能,成为自己的全部!

  灵犀一点,秦重渐渐进入“冥想”,大部分意识随着“裂地”的螺旋状行功路线疾速运行,只分出一丝意识注视前方,偶尔看看光脑上虚拟的定位仪修正方向。

  一心二用让秦重有种“思维”超脱肉体的感觉,似乎一个“自己”在飞一样的奔跑,另一个“自己”高悬其头顶,宛如昨夜端坐庙堂一般肃穆修行。

  “神游物外”?秦重不期然的想到了道教的神秘境界,一脸诧异,自己不是在学习古族的炼体之道,怎么会有这么玄奥的感觉?

  下一刻,秦重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一会“下沉”至疾速奔跑的自己,主导思维修正方向,一会“上浮”头顶至另外一个“自己”肃穆修行,不停转换中,兴奋的不亦乐乎。

  如果此刻创立“霸刀”的祖师看到这番情景,一定会老怀大慰,因为秦重在不知不觉中进入“武尊”才能领悟的境界“以神御物”!

  御己身,亦御物!

  “霸刀”这在古族相对普通的刀决,可以让初次接触武技连武者都算不上的普通人有如此深的领悟,怕秦重放在古族也算得上惊才绝艳之辈,而且绝对是几大家族争相拉拢的天才人物!

  一式“裂地”隐隐让秦重有了“鱼变龙,一飞冲天”的迹象。

  不知过了多久,秦重早已刻意的不去看时间,也不再用手腕光脑测自己的时速,天地间对他来说只剩下两件事,不停的奔跑、修行。

  不知过了多久,恍惚间,秦重一愣,不敢相信的揉揉眼睛,终于确定眼前的是什么,基地!

  “我真的做到了!”秦重高声欢呼。

  随手看了看时间,一小时五十分,他竟然比中速行驶的野战车还快上十分钟!秦重收摄心神,逐渐把双腿的频率降下来,减至慢跑、快走,直至身体器官的温度恢复到正常水平,他已经散步到基地外百米处。

  取出双肩包里的纯净水,迅速打开面罩小口的喝了几口润润喉,诧异的发现自己并不缺水。似乎除了开始的三公里左右满头大汗,余下的时间根本没留一滴汗。所有的水分和热量“密不透气”的在身体内自成循环,隐然达到了道家“先天内息”的妙境。

  经历了太多神奇的事情,秦重已经变得古井不波,放好水瓶,神色淡然的走进基地。

  基地除了车间被保留下来,其余空间大变样,占据一半基地面积的中控室宏大宽敞,各种新近制造的精密仪器林立,一切开始像正规化发展。

  秦重和执勤的几个技师打过招呼,走进基地唯一熟悉的机甲车间。基地的变化他看在眼里,心里高兴同时也对夺特星的未来充满期待。或许这里将成为他们进军宇宙的跳板,一个用珍贵战略资源与各个种族交易的平台。

  秦重自信的笑了笑,换上工作服,准备闭合“秦”左腿的装甲。

  “嗯?”经过一整夜修行和两个小时的“分神”运功,秦重已经对“裂地”的行功路线再熟悉不过,再次看到“秦”的能量回路,立即发现不妥的地方。

  取来光脑,把自己和“秦”的身体比例做出对比后,取消了过长的三分之一回路尺寸,减少几圈多余的螺旋处,再次确认无误后,才满意的闭合腿部装甲,等待布布的改良装置。

  等待是件很无聊的事情,秦重突地起了兴致,抓起一只大号扳手当做“七夜”,随手划出“裂地”的玄奥轨迹,配合螺旋行功线路,练起三招合一式的“裂地”。

  渐渐的刀法不再生涩,行功路线也很流畅,但总感觉像两个人在分开修行,各练各的,丝毫没有浑然一体的感觉。

  几番强行配合无果,秦重只好先放下腿部的能量的传导,集中修习玄奥的刀法。突地,手腕光脑发出提示,已经接受邮件。

  秦重停下挥舞的扳手,诧异的点开提示,“联邦政府办公室?这么早?”

  才是政府上班的前十分钟,似乎这是他们处理的第一件事。而且手腕光脑与私人光脑的联系有五百米的距离限制。

  秦重笑了笑,知道是布布和布里茨带着“鬼鸟”降落了。放下握得温热的扳手,在扳手碰到工作台发出金属脆音的瞬间,秦重一愣,一个念头划过脑际,“扳手?七夜?”

  秦重突然明白为什么刀法和行功决难以融合,症结在于扳手根本无法成为“裂地式”传导能量的“介质”,相对于“火热”的能量,钢铁制造的扳手更像是个“绝缘体”。

  想通了前因后果,秦重暗恨自己一时兴起把古朴战刀“弄丢了”,再次出现在手里,怕是要机缘巧合才可以。

  秦重苦笑的摇摇头,走出车间迎接专程来帮助自己的布布。

  看着走下星舰的布布,秦重突然有种错觉,似乎布布一直在成长,而现在更是颇具“领袖”气势。莫名的,秦重发现自己经过修行,似乎可以“看到”很多平时难以察觉的细节,感官敏锐!不由再次为古族神奇的功法感叹。

  随着布布走下星舰的是金黄色的布里茨,喜感的抱着金属箱和秦重打招呼,“主人,你的光脑提示收到邮件。”

  秦重对布布感激的拥抱一下,拍了布里茨肩膀说道,“你先带殿下去车间,我给联邦发条回复立刻过来。”

  布布点头,和布里茨走向基地。

  卧舱里,秦重看着桌上的光脑发愣,邮件竟然不止一封。似乎他的光脑已经三年多没有这么“热闹过”,重回人类社会的感觉让他欣喜。

  点开联邦政府的邮件,“以联邦议会的名义,特委派夺特星执政官秦重以地球联邦使节的身份与外星生命进行接触,务必表达出联邦希望和平的愿望。自今日起职位和薪金上调至驻外大使级,盼阁下不负众望。联邦议会办公室。”

  秦重洒然一笑,他要帮助的是整个联邦,希望自己的家园免受侵略者蹂躏,这些虚名根本不放在心上。

  随手点开第二封,“军部勒姆将军,特令直属执政官秦重不惜一切代价接触外星生命,并于第一时间汇报军部!联邦军事保密部。”

  秦重一抚额角,他这个执政官是政府和军部交叉管辖,身上是军队文职军衔,但汇报的从来都是联邦政府系,说他是政府官员也行,军部直属也可以,矛盾而真实。

  联邦政府可以先放一放,但军部的命令秦重不敢怠慢,想了想,把布里茨拍摄过的一组“鬼鸟”照片调出来,又跑到中控室自拍了几张合影,仔细挑了几张建立邮件发过去,随附,“外星生命热爱和平,赠送私人礼物星舰一艘,密切接触中。夺特星执政官,秦重。”

  想了想,连词句都未修改,复制一份依样发给联邦议会办公室。

  不怪秦重谨慎,对待复杂的联邦政府和军部,全盘汇报实情绝不会是最佳选择,只有环环相扣他才能为自己和布布赢得更多“主动”。

  点开第三封,秦重一愣,发件人是赛尔星“巨人杯”机甲大赛委员会?邮件内容让秦重心潮起伏,“由于今年参赛机甲众多,为配合联邦成立日在地球举办的总决赛,特将预赛提前至3058年5月1日,望各位报名参赛选手做好参赛准备。”

  “5月1日?”秦重下意识看向光脑的日期,失声道,“三天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机械公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机械公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