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秦重的怒吼!
管笑2015-12-16 04:323,497

  面对黑甲武士凌厉的劈砍,秦重盯死对方持刀的右肩,猛地跨步贴上竭力拉近彼此的距离。一咬牙,用头部撞向对方的面部。

  战刀的劈砍在这么近的距离已然失去作用,而秦重悍不畏死的打法也让黑甲武士为之一愣,刹那间,秦重额角剧痛,也撞的对方眼前一黑,踉跄着后撤一步。

  未等秦重欣喜,黑甲武士重重的一脚踹中他的小腹,随着秦重呼痛躬身,战刀寒光一闪斩断脖颈。

  “打散、重组”

  秦重出现在最初的位置,摸了摸疼痛的脖颈,一紧手上的战刀,血红眼珠的扑向黑甲武士,即使知道这是虚拟对战,他也要拼着同归于尽让黑甲武士疼上半秒!

  “再打散、再重组”

  几次过后,秦重发现如果不是“一刀毙命”,战刀劈在身上只会失去战力,不会立即被“打散”,当然,敌人接下来还是会一刀劈上秦重的头,重新开始。

  上千次的挥劈,两人如困兽之搏,惨烈悲壮。

  终于,秦重用“牺牲”一条手臂的代价,换取对方战刀短暂停顿,狠狠的斩下黑甲武士的一条腿,盯着失去重心摔倒在地的敌人,秦重森然挥刀斩断黑甲武士的脖颈,第一次将敌人“打散”!

  胜利后的秦重热血上涌,高高举起战刀,发出进入武殿后最强的一声怒吼!

  似乎被激发了凶性,黑甲武士的身体刚完成重组,就迫不及待着挥刀扑了过来。秦重摸索了上千次,终于有点追上敌人的节奏,急退数步后长刀遥指,大喝道,“我要退出系统。”

  对战已经毫无意义,秦重需要休息,冷静的分析这场惨战带来的宝贵经验。

  未料,黑甲武士根本不理秦重的要求,闷声发力斜斜的一刀攻了过来。

  秦重临危不乱,一边挥刀格挡一边疾步退向殿外,最终腿上挨了一刀,踉跄着退出殿外。

  武殿似乎是黑甲武士活动的极限,秦重逃开的瞬间,黑甲武士怒视秦重,不甘心的退回“六芒星”,一阵闪耀的光芒消失不见。

  秦重在殿外拄着战刀剧烈的喘息,正想着如何离开系统,突地眼前一黑失去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刹那,秦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战舰内部,武殿内发生的一切都像做了一场梦,残酷悲壮。

  “这么快就结束了?”布布的声音清晰的传进耳朵,秦重一愣?下意识坐起身子看了看熟悉的布布,又抬起手臂看看手腕上的光脑,“十分钟?”秦重简直不敢相信,千余次的缠斗攻击,他觉得怎么也有近一天的时间,折算成现实却只有短短的十分钟?

  布布的声音有些急,追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感觉?”

  “还能有什么感觉,太欺负人了!”秦重拔掉太阳穴上的胶贴,哼声道,“那个黑甲武士浑身战甲,手上有刀盾配合,这仗怎么打?”

  布布笑道,“战甲只是看起来威武,根本没有防御作用。而且会按实际重量加在你身上,你觉得负重一百多公斤还可以战斗吗?”

  秦重撇嘴道,“就算我最后可以负重战斗,得到锻炼的还不是精神上的。”

  布布大度的解释道,“你得到的是宝贵的战斗经验,第一程序只是全比例的武士,击败他后才是真正的武者对战程序。”

  “你想锻炼精神力,系统里面有专门的学习课程。古族称之为念力,也是他们最诡异的攻击手段之一。”

  秦重想了想,这战斗经验确实很珍贵,每一刀的轨迹都在他脑海里,上千次的劈砍、修正已经有了些许进攻的雏形,试探道,“我每天对战,能达到流云斩项飞的那么强悍吗?”

  “不能!”布布逐条给秦重解释,“古族有自己特殊的战技和修行方式,而且古族占据的数百颗母星,都有他们称为‘灵气’的特殊物质,战技和修行方法都依此展开。”

  “重力也差别巨大,他们的星球平均重力是这里的十倍,培养年轻强者的试炼星球更是达到恐怖的三十倍重力!给你同等的资源,一百年你能达到项飞的武尊境界吗?”

  秦重没有急着反驳,仔细分析着项飞霸气的条件,极限重力、神秘的武技传承、灵气、类似火犀肉的进补,大批资源倾斜下堆也能堆出一名绝世强者。

  布布灵活的机械手臂拍了拍秦重臂膀,安慰道,“你的精神很疲惫,这样会为以后的修行留下暗伤。去找阿扎丽吧,她在外面给你准备了些好吃的,吃过东西去地下基地转转。回来后我带你去看些东西。”

  秦重对布布无私的帮助感到很欣慰,凭借“青王星号”子舰,它甚至不用分秦重一毛钱就可以占领夺特星,随意开采“天晶土”!秦重隐隐觉得布布有什么事在瞒着他,有时表现的幼稚,有时又透出些许沧桑。

  摇了摇头,秦重跟在布布后面出了试验舱,布布去主控室研究资料,秦重示意一下,戴上氧气罩走向舰外。

  庞大的透明护罩还在,阿扎丽在里面忙着烤肉,不时抚过额角垂落的青丝。

  秦重一愣,这么短的时间,阿扎丽不但弄好了烤肉,还换了一身白色的豹皮装扮,纯白色豹皮上缀着黄色的斑点,映着她小麦色的皮肤,惊艳绝伦!

  跨过感应门,阿扎丽看到秦重进来,笑着迎了上来,伸手接过秦重脱下的氧气面罩拉着他坐在兽皮上,关切道,“王子殿下说你的精神很差,是不是对战系统伤的?”

  看着微皱眉头蹲在一侧的阿扎丽,秦重突然感动的说不出话,这场景像极了下班回家的丈夫和妻子,关切中透着温情。

  秦重长出一口气,强笑道,“没事,一天的战斗浓缩成十分钟,精神有点疲倦。”

  阿扎丽咬了咬樱唇,小声道,“你闭上眼睛,不许睁开。”

  秦重不自然的咳嗦两声,听话的闭上眼睛。

  一阵清凉袭来,脑域从未有过的舒爽。时间不长,清凉褪去,秦重犹自沉浸在额头上“余温”,不肯睁开眼睛。

  看着秦重一脸陶醉的样子,阿扎丽脸颊绯红,心跳的厉害。在部落里哪个男人敢多看她一眼都会惹来一顿痛揍。不仅因为她身份特殊,还因为她有着惊人的战力,看惯了部落里彪悍粗野的勇士,每每想起文弱的秦重都让她脸颊发烫。

  “难道他就是大祭司摩罗婆婆说的那个光耀兽人族的男人?可他是人类,不是兽人族的勇士啊?”

  下意识扫了扫石片上的烤肉,“啊!”的一声,急忙抓起水晶刀翻转。

  秦重被阿扎丽的叫声惊醒,“唰”的睁开眼睛,眼神凌厉。好像又回到与黑甲武士对砍千刀那个狠人,透出无形的杀气。

  阿扎丽对杀气极为敏感,一紧手上的水晶刀,侧身回望。突地,全神戒备的两个人目光撞到一起,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阿扎丽放松身子,白了秦重一眼道,“吓人家一跳!”

  秦重也放开紧握的手,不好意思道,“听到你的呼声,一紧张就……”

  阿扎丽假装把注意力放在烤肉上,心里却甜的像喝了蜜糖一样,随手叉起一大片色泽金黄的烤肉放在骨质托盘里,切成小块递给秦重道,“这是‘六目羚’的腿肉,布布殿下说没有火犀肉那么狂躁,放心吃吧。”

  细嫩的肉质,化不开的温情,秦重和阿扎丽吃了一顿人生最美味的美食,口齿留香。

  留下阿扎丽收拾烧烤的器具,秦重一身轻松的戴上面罩走出护罩,想了想,还是走向不远处忙碌的机械人大军,他甚至不知道地下基地的位置,只好先找“人”打听。

  一条“冲压”金属垃圾成钢板的生产线边上,秦重拉住一个技师型机械人,技师发现是秦重,标准的举拳横胸,敬礼道,“指挥官阁下!工程大队T339报到。”

  秦重一愣,难道布布把自己的形象“发给”每个机械人,怎么随便拉住一个都认识他,而且还是指挥官的权限。

  学着T339的样子,秦重举拳横胸回敬了一个古怪的军礼,放下手臂严肃道,“我要去看看地下基地的工程进度。”

  T339的位置似乎不很重要,与身边的机械人交接一下,很快开来一辆像“秦”一样拼凑的小型工程车,亲自带着秦重驶向远处的地下基地入口。

  自从有了“银翼”,秦重很少坐这种轮式交通工具,静静的看着远处红色的天空和荒凉的红土地交接处,莫名的飘过一丝乡愁。

  布布选择的基地入口坐落在一处“环形山”内,半小时的路程还算平坦。只是工程车为搭乘机械人而设计,金属轮子,没有减震、没有膨胀物包裹的座椅,一个很小的小坑都让秦重颠簸的差点把刚吃掉的烤肉吐出来。

  巨大的环形山被工程机械挖开一个四车并行的缺口,外围堆放着源源不断挖掘出的红色“天晶土”,最高点甚至高过了巨大的环形山。

  工程车夹在几辆大型工程车中间,驶向倾斜挖掘的通道。

  进入通道,眼前豁然开朗,圆形通道的直径近两百米,一环一环留在洞壁上的痕迹,像是大型震荡波发射器留下的,不用再次加固

  秦重随口问道,“T339,通道挖掘的这么宽,王子殿下是准备以后通行运输舰吗?”

  似乎布布给每个机械人加装程序的时候都安装了“地球语”词库,T339发音古怪的回答道,“指挥官阁下,王子殿下设计的战舰垂直出口在另一处环形山,直线距离475北纬230西京447。”

  “这么远?”秦重知道T339说的直线距离是475公里,不由苦笑道,“布布王子是要把夺特星挖空吗?”

  (家里有事,保持一更几天,望大家见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机械公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机械公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