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东门 (五 下)
酒徒2016-02-23 16:214,083

  第三章 东门 (五 下)

  看着同僚们眼中射出来的,或是畏缩或是幸灾乐祸的目光。 程小九感觉到自己的脊背渐渐发凉,他心中又涌上了那股天黑时行路被野兽盯上了的感觉,脖颈上长满小疙瘩,手掌也紧紧地握成了一团。

  掌心处是佩刀的木柄,那是唯一能让他感觉到安全和值得信赖的东西,比起眼前的上司和同事的笑容来,刀柄反而更温暖些。

  林县令的目光仍然在游移不定, 小九知道他下不了决心。这个耳朵比蚯蚓还软的懦弱家伙,自己居然一直将他视作可以信赖的长辈!想与张金称谋皮么?谁出的主意谁去当使者!既然尔等将守卫馆陶看做程某一个人的责任,程某有什么理由替尔等去送死!

  这样想着,程小九慢慢地将头低下去。学着其他人的模样眼观鼻,鼻观心,如老僧入定般静坐不动。他听见窗外的啾啾鸟鸣,听见风徐徐地拂过林梢,听见同僚们紧张的呼吸和肚子里边咕咕的鸣叫……惊吓中度过了一整夜,大伙谁都没机会吃早点。最早抗不住饿的人也许会第一个站起来主动请缨去当使者,而程小九饥一顿饱一顿早已习惯了,一整天不吃东西也不会觉得头晕。

  窗外又响起了悠长的角声,已经快正午了。一声号角代表着迄今为止城头上一切平安。可怜那些坚守在城头上的乡勇,如果他们知道背后的上司就是这样无耻的一群,他们还有没有士气拿起长枪?

  但这些家伙从来不觉得自己形容丑陋,他们聪明地寻找着借口,将林县令看过来的目光一一“推”开。平时不肯让商贩们拖欠一个肉好的市署主事突然变成了不精于计算的蠢驴,平素耀武扬威的弓手蒋烨昨夜突然吐血,并且有很多人作证。贾捕头与杜疤瘌父女有仇,郭捕头的腿脚不便。董主簿是朝廷钦点的命官,进入敌营后会辱没天子的颜面……

  没人适合去做使者。虽然在议论出使的目的和细节时,大伙一个比一个聪明,一个比一个热切。“非卑职无勇,而是卑职怕耽误了阖县老小的性命!”借口一个比一个善良,一个比一个合情合理。唯一找不到借口的,只有呆坐于桌案旁的程小九。

  少年人感觉到无数目光集中过来,殷切地落到自己的头上。他是唯一的,也是最适合的使者。仿佛在进入军营的那一天起,上天已经安排好了这一切。所以,他不应该拒绝,如果拒绝就是不懂得感激林县令的知遇之恩,不服从冥冥中的天命!

  如果出使之人将城中的底细全交代给张金称,馆陶城恐怕半个时辰就会被流寇们攻破。那样,所有人都会死,无论其地位是高贵还是轻贱。就像王二毛先前所说,一把大火,烧个干干净净。这把大火中,还有自己在驴屎胡同那东倒西歪的茅草屋。程小九忍不住苦笑了一下,泪水慢慢涌上了眼眶。

  “程兵曹!”林县令的声音恰恰在此时传来,让少年人心冷如冰。他吸了吸鼻子,笑着站起身,“大人有事尽管吩咐,程某唯您马首是瞻!”

  “你初为兵曹,便屡屡立下大功,这,这些本县上下有目共睹!”林县令被程小九的目光看得心里发虚,咽了口吐沫,艰难地迂回。 “本县,本县所见过的少年英杰中,无人,无人能出你之右。若,若……”

  “呵呵!”一声憨厚的大笑打断了他的话。程小九一边笑,一边连连摇头,“大人不要夸我了。程某当不起英杰二字。但大人也不必为难,这出使之事,程某愿意担当!”

  “程兵曹——”林县令拖长了声音感慨,脸色难得地红了一次。“本县,如果你能完成使命,本县绝不会忘了你的功劳!”

  “大人言重了!”程小九继续笑着摇头,目光在瞬间变得古井无波,“既为本县兵曹,杀贼退敌乃程某的分内之事。只希望大人能答应程某几个要求,也好让程某去得安心!”

  “讲,只要本县能做到,肯定会答应你!”听对方提出要求来,林县令心中的愧疚立刻减轻了几分,抖擞着精神回答道。

  “程某饿了一整夜,想先吃顿饱饭!”程小九拱了拱手,淡然说道。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本县刚才忧心过度,竟把大伙的早饭给忘记了。孙主事,你马上去安排一下,到逍遥楼要一桌最好的酒菜来。本县要亲自把盏给程兵曹壮行!”

  “为了不被贼人看破城内底细,请大人再给程某准备身合适的衣装!” 程小九笑了笑,继续道。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你既为使者,怎能穿着这身血淋淋的衣服去出使。刘主事,你马上派人去市上看一下,有合适的衣裳和靴子多给程兵曹取一些来。要干净利落,莫让贼人看了本县的笑话!”仿佛唯恐程小九反悔般,林县令没口子答应。“还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本县一一安排人去办!”

  “若是程某回不来,请大人发一份俸禄给程某的老娘。”程小九的头慢慢低了下去,牙齿紧紧地咬住了下唇。他不想流泪,至少不在这些人面前暴露出自己的软弱。软弱在这里换不来任何同情,只能促使别人踏上更重的一脚。从今天起,他是馆陶县兵曹程名振,不再是驴屎胡同的半大小子程小九。他必须仰首挺胸地走出城去,不让任何人看笑话。

  少年人此去肯定是九死一生。拖到最后,张金称如果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也许会把他的心肝挖出来当众下酒。 所以其最后的要求有些让人为难,林县令依旧决定接受下来。“程兵曹大可放心。你若出使成功,本县定然在郡守大人那里保举你担任县丞一职。如果张贼胆敢起了恶心,本县一定想方设法替你雪恨。至于你家中的老娘,本县决不亏待了她,只要本县活着,你的俸禄便不会中断!”

  说罢,他摆出一副慈祥的笑脸面对程小九,希望能在对方眼中看到曾经的佩服与感动。但他很快便失望了,此刻程小九的眼里只有浓烈的悲哀。那悲哀如火,让林县令看了一眼便不敢再去注视。他心中有一种冲动想要收回前面的安排,站起身来号令大伙血战到底。勇气在嘴边滚了几次,终于还是消散了开去。“待会儿本县先命人支二十吊钱送到你家,算作预付你半年的薪俸。你还有别的要求么?本县尽量帮你办!”

  “如果没有确切消息,请县令大人不要将程某的事情通知给俺娘亲!”程小九突然又抬起头,以一种命令般的语调说道。“如果贼营突然出现了混乱,请大人抓紧机会。无论是战是走,都不要再犹豫!”

  “你要干什么?”林县令被程小九脸上凶狠的表情吓了一跳,颤抖着声音追问。他突然想起来了,眼前这个看似软弱的少年心志其实坚硬如钢,昨天半夜,就是他明知必死也持刀挡在自己面前!如果他试图去行刺张金称,万一失败的话……

  “大人尽管放心!”程小九的话继续传来,带着几分从容不迫。“只要和谈有一线希望,程某便不会采用非常手段。程某还想活着返回来继续在大人帐下效劳呢,绝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

  心思被人一下子瞧穿,林县令脸上不觉有些讪讪的。尴尬地笑了几声,点头承诺道:“本县期盼着你能平安归来。本县在边塞上还有些人脉,前几天已经把信发出去了,估计很快……”

  接下来的话,程小九左耳朵听进,右耳朵紧跟着就冒了出去。他没有心思再跟任何人虚与委蛇,他需要充足的时间来恢复体力。城墙外有一个未知的凶险在等着他,只有养足了精神,他才有希望活着回来。到那时他将不再于龌龊的衙门里边打滚。林县令今天答应的那二十吊买命钱足够他娶了杏花过门,最近的积蓄和杀敌的奖赏也可以拿出来,在闹市区租一间小小的铺面……

  逍遥楼今天根本没有营业,伙计们铁棍闩了门,躲在门板后听街上的动静。得知昨夜带领大伙杀贼的程兵曹下午要亲探虎穴,几个大厨立刻命人升了火,用尽全身解数整治出一桌上等好菜,趁热送了过来。几个轮换下城休息的队正也听说了县令大人的安排,义愤填膺地跑到了程小九身边,要求与他一同前往。对于大伙的美意,程小九都笑着婉拒了。安安静静地吃了一顿饱饭,然后又安安静静地将市署同僚从商铺中强征来的绸袍缎冠换好,腰上别了一把横刀,拱手跟大伙告辞。

  到了此时,即便一直将少年人看作眼中钉的贾、郭两位捕头,心中也涌起了几分佩服之意。带着众徒子徒孙,跟在林县令背后将他送到了栅栏边上。众乡勇默默将栅栏抽去一条,为兵曹大人开出一个小门,然后又默默站成了两排,看着昨夜与大伙同生共死的少年走向那条绝路。

  “兵曹大人!”旅率蒋百龄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哽咽着拦在了程小九面前。“大人且慢行!如果张金称狗贼趁机攻城,谁来带领大伙抵抗?”

  “对,兵曹大人不能去!县令大人,不能让兵曹大人去送死!”一向老实巴交的众乡勇们看到有人带头,立刻围拢了上前。“如果张金称狗贼不讲道理,大伙怎么办?谁有兵曹大人会打仗?”

  林县令被问得额头见汗,支吾着给不出答案。大伙的担忧他也曾经想过,但如果没人去敌营挡一挡张金称,馆陶城恐怕破得更快。况且两位捕头都相信张金称有信誉……其言而有信的名声,似乎比自己这位县令还要好!

  正尴尬间,林县令忽然听见程小九说道:“此事我已经跟县尊大人商量过,早有相应对策。蒋百龄,你昨夜表现最为出色,最适合接替我来指挥调度弟兄们。大伙别拦了,我去敌营探探他们的虚实,说不定转眼便能回转。届时咱们再一起守城,拿贼人的脑袋跟县令大人换钱花!”

  “对,对,程兵曹已经向我举荐过蒋旅率。他昨夜的作为,大伙都有目共睹!”林县令感激地看了程小九一眼,一连声地向众乡勇解释道。蒋百龄是蒋烨的侄儿,他来代替程小九指挥众乡勇,应该不会再引起两位捕头的猜忌。至于赏钱,那是早就答应好了,什么时候兑现都一样。

  “大伙送走了程兵曹,就可以到刘主事那里领赏钱。当天兑现当天的,绝不拖欠!”怕时间拖久了麻烦更多,董主簿接过林县令的话头,大声宣布。

  乡勇们先是一愣,转瞬便发出了齐声的欢呼。昨夜和今早两场血战,数以百计的敌人倒在了栅栏外。如果林县尊肯兑现先前的承诺的话,活着的众乡勇每人都发了一笔小财。在大伙兴高采烈的欢呼中,程小九笑着侧转身体,沿着刚刚拓宽出来的栅栏缝隙挤到了残墙边缘。他又留恋地看了看身后那一片茅草屋顶,笑了笑,纵身跳了下去。

  已经足够了,一跃之后,他便永远不再是驴屎胡同的半大小子程小九。他是程名振,敢效仿古人提一匕首入不测之地的程名振。可惜这里不是易水,没有人击缶,也没有人为自己拍剑而歌。

  “小九哥,等我一步!”背后突然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叫喊,猛然回头,程名振看见王二毛愣头愣脑地坐在残墙下。屁股上沾满了漆黑的血迹,脸上却带着坦诚的笑容。

  “我跟你一起去!”王二毛拍了拍手上的泥土,笑嘻嘻地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