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东门 (五 上)
酒徒2016-02-23 16:213,337

  第三章 东门 (五 上)

  衙门的差役们都是些欺软怕硬的家伙。看到林县令真的抖起了官威,气焰登时又矮了一大截。可就这么由着县令大人和一个半大小子瞎折腾,把大伙最后的活路给折腾没了,又实在让人无法甘心。互相之间用目光交流了很久,终于有人硬着头皮建议道:“大人有心保护我等家眷,我等自是感激不尽的。但想守住馆陶县城,属下认为咱们还是差了些实力!”

  “能守多久守多久。退路都被人断了,本县也没别的选择!”林县令看了说话的一眼,发现是衙门里边平素最听话的 牢头的李老酒,降低了几分声调解释道。

  “大人可知道我等要守多久,才能把援兵盼来?”李老酒又嚅嗫了几下嘴唇,畏畏缩缩地追问。

  林县令被问得心里直叹气,沉吟了一下,强做镇定的回答,“也许三天就够了吧。武阳郡的郡守元宝藏与本县素来有些交情,不会见死不救。其麾下主簿魏征魏玄成亦有多谋善断之名,定然尽早帮郡守大人拿主意!”

  这番话也就是能说给大伙壮胆儿,实际上林县令自己都不相信。现在武阳、清河、汲郡三地的形势非常复杂。有的郡城和县城已经亮出了旗号响应杨玄感,有的县城和郡城则大张旗鼓地支持朝廷。而夹在这两股势力中间的馆陶没被任何一方当做自己人。汲郡郡守元务本会因为馆陶没有听从张亮的安排,而将馆陶县上下都当做朝廷走狗。武阳、清河两郡那边则因为林县令与杨玄感二人之间的关系,把馆陶县当做了可能的叛乱之地。

  如何把林县令换在别人的位置,他也不会给馆陶发援兵。借着张金称的手除去一个潜在的敌人,大伙何乐而不为呢?至于无辜死去的百姓,那是张金称的罪业,与别人有什么关系!

  听了县令大人的答复,李老酒又陪着笑脸拱手。“如果援兵三天就能来,咱们未必非得跟张金称拼死拼活。贼人攻打馆陶,无非是为了城内的米粮财帛。大人胡乱答应给他们一些,让他们不要入城。岂不是双方都能满意的结果?!”

  “你竟然劝本县以粮资敌?”林县令怒气冲冲地喝问。“本县乃朝廷命官……”话说到一半,他又将其吞回了肚子里,目光盯着李老酒的脸上打转。

  如果张金称真的肯拿了粮食和财帛就走的话,自己又何必吝啬一点钱财?反正最后总能收上来,好过兵败了什么都剩不下。

  “大人,大人,小的没那个意思!”李老酒不明白县令大人的心思,被其脸上的佯怒吓得连连摆手,“小的意思是,先跟他交涉一番。讨价还价。贼人也不愿意蒙受损伤,特别是几家一起打仗,最容易彼此攀比。小人的意思是先派使者跟张金称谈判,看看他到底要什么。然后再慢慢谈,谈得时间越长越好,能多对付一天是一天,好死不如赖活着。如果拖到援军到来的话……”他滴溜溜转了转眼睛,其中之意不说自明。

  林县令听闻此言,愈发觉得心动。把宝全压在程小九一个人身上,万一其对付不了外边的乱匪,自己可就只有等死一途了。而一手准备抵抗到底,一手去跟张金称讨价还价,无疑避免灾祸的可能会增加许多。李老酒这人虽然窝囊了些,至少有句话说得在理儿,能多对付一天是一天,好死不如赖活着……

  想到这儿,他手捋胡须,低声沉吟着道:“嗯,形势危急如此。为了阖县百姓的安危,本县不得不暂且从权。拼着折损一些名声,也要跟张贼虚与委蛇一番。只是贼人的心思一直狡诈多变,真的会不会答应,着实很不好说!”

  “会的,肯定会的!”唯恐林县令继续按程小九的愿望硬拼下去,郭捕头连声回应。“以卑职这么多年跟贼人打交道的经验来看,越是大当家,越喜欢讲究什么江湖规矩。咱们在三个时辰期限到来之前先派使节去见他,他即便不答应,也会跟大人交涉一番。这一次次交涉下来,,估计拖上个两三天问题不大。如果于交涉期间我们再表现一点诚意……”他搓搓手指,摆了个讨要好处的架势,“张贼得了甜头,跟不会怀疑到我们的真正用心!”

  “哦?”林县令彻底被郭捕头的话说动,心里跃跃欲试。

  从上一刻毅然决然地宣布要誓死与贼人周旋到现在决定与张金称谈判,如此巨大的转变只耗了他半盏茶的功夫。不可谓不“从谏如流”。程小九听得气愤,有心再坚持劝谏几句,

  却看到了董主簿眼神里的不快的暗示。其他人都欲不战而降,能一边为战斗做准备,一边主动与张金称谈判,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如果两人继续坚持主战,能不能还得到林县令的支持不好预料,其他人肯定要上来扯后腿。

  没有县衙里边的同僚支持,仅仅凭着一个人的力量组织众乡勇对抗十几万流寇,无异于痴人说梦!程小九能读懂主簿大人眼里的意思,心里边轻轻地叹了口气,把遗憾地目光转向了窗外。

  这个临时征用的院子属于城里的一个中等人家。在正房的窗前种着几棵大槐树。六月的树叶生的正绿,无数不知道名字的虫儿吊着引线从树梢头坠下来,在阴影里边快乐地打着秋千。他们是幸福的,因为他们无知且短命,从来不用为冬天的到来而忧愁。

  “十五万人,每人每天消耗一斤粮食,就要消耗十五万斤!”众同僚的臊胍一阵阵耳畔后传来,听得人心里火烧火燎。

  “一千五百石粮食一天,想让他退兵,至少咱们得拿出两个月的口粮来,否则贼人怕是难以心动!”户曹主事丁无忧非常体贴地替贼人考虑。如今馆陶城内粮价飙升,一石粮食至少得七十个钱。贼人两个月的口粮,则是九万石粮食,或者六千三百吊钱。而乡勇们在城头杀了半夜零半天,连抚恤金都算上,总计也没花费县令大人三百吊。想想这其中的大方与吝啬,不由得人不气结。

  “光是粮食恐怕不够,还得让城中的商户们再凑一笔分子!总之,至少得让张金称和他手底下人心动!”郭捕头的声音再度传来,仿佛他已经是张金称麾下的账房先生一般。

  众官吏们商量来商量去,很快便制定出一个颇为细致的计划。首先,馆陶县要凑出一部分粮草财帛送到城外去,仿照玄皋犒师之策,让贼人明白馆陶城很富足,即便被困上半年,也不会出现饿死人的情况。其次,在犒师的同时,信使需要委婉地跟张金称表达清楚,县里的官吏不是怕了他们,而是不忍轻动刀兵,惊扰地方。所以希望他们只是路过馆陶,不要做更长时间的停留。当然了,这送行的盘缠馆陶县也会给酌情一些的,初步考虑是给足十五万大军的一个月米粮,对各位头领还额外有一笔抚慰金。如果张大当家还不满足的话,双方不妨开诚布公地谈一下,没必要非得刀兵相见。

  “只怕张金称拿了钱粮,更是把馆陶当做了头大肥羊!”程小九听得实在难过,忍不住低声插嘴。

  “他既然能号令那么多山寨,总得有个信誉吧!”林县令睁大了无辜的眼睛,期期艾艾地说道。

  “卑职从没听说过当贼还有信誉!”程小九气得连连跺脚。

  这话说出来,几位捕头大人可就不爱听了。纷纷出言证明盗亦有道,轻易不会出现无故毁约的情况。他们都是有着多年捉贼经验的老江湖,程小九自然说不过对方。各曹主事在心里计算了一下前后征集“寸头”和运送过程中“消耗”,哪里还顾得上管程小九说得有没有道理,陆续开口替郭、贾两位捕头张起目来。

  “贤侄毕竟经历的事情少!”县令大人见众幕僚已经基本达成了一致,笑着开口打断程小九的坚持。“岂不闻自古便有绿林好汉之说?况且本县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并没想着如实支付给他们好处。若是能拖到援军来时,贼人拿走的米粮财帛,少不得加倍给本县吐出来!”

  既然县令大人都如此说了。程小九也只好暂时闭上尊口。林德恩又以前辈长者的身份安慰了他几句,转过脸去,继续和众幕僚讨论犒师事宜。米粮可以暂时从县库里边支取,钱帛也可以由官府暂且垫付。反正这些支出都是为了保护全县百姓,最后少不得由百姓们再平摊。但由哪个担任玄皋一职,却着实让大伙为了难。那张金称是个有名的喜怒无常,一旦得罪了他,恐怕立刻被人将心肝挖出来做下酒菜。今后县里边再有什么好处,可就永远与“玄皋”先生无关了。

  “这个当使者的人,必须有勇有谋,职位还不能太低,还必须口舌伶俐,长相魁梧。否则定然让张贼看轻贱了,反而有损于本县形象!”贾捕头一边用眼睛瞄着程小九,一边皮笑肉不笑地建议道。

  “嗯!”林县令点头不语,心中好生为难。若说全县最有胆识,对自己最忠心的人,可能非程小九莫属。可万一程小九被张金称给当菜吃了,贼人再进攻馆陶时,谁来领兵迎战?

  若是不让程小九去敌营出使,两个捕头之中任何一个,见到张金称后都保不准会临阵倒戈。至于李老酒、蒋烨等人,不是形象猥琐,就是贪婪胆小,派到敌营中去了,恐怕更会误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