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红尘 (三 下)
酒徒2016-02-23 16:213,086

  第四章 红尘 (三 下)

  当日,老哥俩推杯换盏喝了个痛快,直到天完全黑下来,才醉熏熏散席。玉面罗刹杜鹃在父亲的驻地等到半夜,本以为杜疤瘌能仗着老脸从张金称那边求得些许帮助,最后却只等到了一只不省人事的醉猫,不由气得暗自垂泪。对着老父麻木的面孔哭了小半个时辰,扯了张毯子给对方盖好,叹了口气,径自去了。

  得不到后援支持,又不愿意嫁给八当家刘肇安,她只好把全部希望寄托在程名振的武艺上了。因此第二天一大早起来,连营中日常事务也不处理,径直打马赶赴湖畔小屋。

  离着湖畔还很远,便听见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喝彩声。杜鹃心里纳闷,用马鞭拦住一个匆匆赶路的小喽啰,低声问道:“谁在那边喧哗,拿咱们锦字营当集市么?是不是“豹”字营那边有人过来捣乱,你们怎么不拦住他?”

  “七,七当家!”那喽啰被问得一愣,抬起头,才发现问话的是顶头上司,结结巴巴地回答道:“小,小的也不太,不太清楚。好像,好像是程爷在那边练枪。弟兄们没见过那么好的枪法,所以,所以都赶去开眼!”

  听人夸程名振枪法好,杜鹃比被人直接拍马屁还要开心。顾不上女人家的矜持,笑了笑,低声叮嘱,“头前给我带路,别惊动其他人。让我也顺便开开眼!”

  “好,好咧!”见七当家非但不怪自己胡闹,反而肯于大伙一块开心,小喽啰脸上登时绽满了献媚的笑容。撒开双腿一溜小跑,很快就把杜鹃带到了芦苇丛中的一块新开出来的空地上。

  时令已是中秋,湖水只剩下往日的三分之二多。湖畔上,有大量的芦苇等待收割。摇摇曳曳,风景甚为可人。但杜鹃没心思看风景,一到湖畔,她的目光便被人群中那个矫健的身影吸引了过去,很久很久难以移开。

  经历了两个多月静养,程名振身上的外伤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长时间不为生活而奔忙,导致他的脸色愈发白净。再配上莲嫂巧手缝制的葛裤麻靴,软靠胡袖,整个人看上去犹如玉树临风。而手中长枪上那一大团红缨就像春天的山花般,热辣辣地牵扯着人的视线。

  “好,程爷好功夫!”喽啰们平时很少有热闹看,不断扯着嗓子为程名振喝彩。在他们眼里,对方手中的长枪简直使得出神入化。什么迎门一探,什么金鸡三点头,什么梅花七蕊,传说中的绝世枪术几乎都被程名振一个不落的使了出来。耍到兴头处,少年人的身影几乎和抢影融为一体,只见得一团团白雪包着一朵朵红梅,要多花哨有多花哨,要多好看有多好看。

  同样的一团枪花,看在杜鹃眼里却别有滋味。有道是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她师父郝老刀虽然不是艺出名门,但论起跟人交手的经验和对武学见识,整个巨鹿泽却无人能及。杜鹃曾经清楚地听师父讲过,真正的将门之后必然用槊,使刀的和使斧子的十有**是野路子,至于白蜡杆子缨枪,那玩意只是走江湖卖艺才用。真正在战场上,没有一个将领会拿缨枪跟人拼命。(注1)

  其中道理很简单,正所谓穷文富武,丈八长槊制造不易,造价奇高,小户人家根本用不起。而练武之人消耗的饭量、肉食都是远超常人,请师父的开销更不是普通人家所能承受。所以买不起槊的人家,基本上也没实力请到什么名师。久而久之,几百年传承发展下来,看一个武艺是否高超,看看兵器也就估计个差不多了。

  而现在,程名振手里拿的正是一杆卖艺人常用白蜡杆花枪。虽然抖得枪缨乱颤,但枪技中的稳、准、疾、狠四个要素却一个不沾。拿出来糊弄糊弄小喽啰们还凑合,真的与八当家刘肇安交手,恐怕三个回合都过不了,就得被人放翻在地上。

  没料到自己一直当做宝般的男人居然是个外强中干的大草包,杜鹃的眼泪禁不住又在眶中打转。但当众拆穿程名振的骗局,无异于自己抽自己耳光。她鼓不起那个勇气,只好偷偷地拨转马头,慢慢向营地外边走。

  莲嫂也一直在人群外看热闹,女人家心细,发现杜鹃刚来了片刻就转身离开,觉得有几分不妙,赶紧悄悄地追了过来。“七当家,你怎么不多看一会儿。程兄弟身子骨恢复得不错,估计再有一个月,便可以像从前一样结实了!”

  “那有什么用?”杜鹃唯恐被莲嫂看出自己刚刚哭过,头也不回地答应。“他先前受了那么重的伤,没半年时间怎可能完全养好。姓刘的又素来不知道容让,一旦伤了他,叫我,叫我……”

  说到这儿,她忍不住连连摇头。所有希望都几乎幻灭了,程名振根本不可能是刘肇安的对手。整个巨鹿泽的人都知道二人的赌注是什么,到时候让自己一个女孩子家如何下得了台?

  “七当家认为程兄弟一定会输?”莲嫂楞了一下,低声惊呼。她不懂武艺,但从杜鹃的表现上却猜了个**不离十。“程兄弟的枪法那么,那么好看。刘当家可,可是从来使不出如此好看的花枪!”

  杜鹃抽了抽鼻子,没有做更多的解释。沙场相博,讲究的是招式实用有效,好看起不到任何作用。想到自己就要不得不嫁给刘肇安,她就觉得头上的天几乎都塌了下来。那个人是标准的登徒浪子,这两年泽中的女人不知道被他骗了多少。哪个不是到手后几天就扔,对谁曾经有始有终过?

  “那,那怎么办?”知道了事实真相,莲嫂也一下子傻了眼。本来,随着程名振的身体康复,她对少年人的信心越来越浓,没想到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时,竟是如此的干脆利落。“他,他怎能这样不知道轻重?他,他不是那样的人啊!”

  “不管怎样,反正我不会让姓刘的顺了心!”杜鹃咬着牙抹了抹眼睛,恨恨地说道。如果嫁给姓刘的,还不如战死杀场。反正程名振从开始就没把自己当回事儿,是自己一厢情愿地想跟着他厮守到天荒地老。而他跟刘肇安比试只为了争一口闲气,压根儿没把输赢放在心里头!

  又回头看了一眼依旧热闹着的人群,莲嫂气得两眼直冒烟。这个程小九,白瞎了自己这么多天伺候他的精力。可他真的如表现出来的那样不堪一击么?联想到程名振近日来跟几位探视者虚与委蛇的情景,莲嫂心中无端又涌起一股信心,上前追了几步,低声向杜鹃说道:“他,他会不会是故意装出来的。咱们这人多嘴杂,肯定有人替姓刘的探听他的虚实!程兄弟心眼子多,八成是故意向姓刘的示弱!”

  话音落下,杜鹃的目光登时便是一亮。但很快,她的眼神又暗淡了下去,摇摇头,低声道:“他出招时脚步虚浮,下盘一点儿都不稳。招式可以装,步伐却是装不了的。要是底子打得好,怎么会一步三晃?”

  “可他分明阵斩了敌军大将!”莲嫂依旧不甘心,小声替程名振分辨。

  “乱军之中,很容易凑巧!”杜鹃叹了口气,摇着头评价。她万分希望程名振是在故意示弱,借以迷惑八当家刘肇安。但她实在无法掩饰内心的忧虑和虚弱。毕竟,她的终身就寄托在这场比试上,不像某些人,输赢都是无所谓。

  “那,那……”莲嫂又是一阵子语塞。“那你自己走了吧,比武之后,立刻趁乱离开!”心中猛然灵光一闪,她设身处地的替杜鹃谋划道,“让姓刘的找不到你,他自然不能逼你成亲。况且当初比武,你又没答应谁赢就嫁给谁,他们两个是你什么人啊?凭什么拿你当彩头!”

  正所谓一句话惊醒梦中人。听莲嫂说完,杜鹃的心情陡然变得轻松,“对啊,他们是我什么人啊,凭什么拿我当彩头!”她皱着眉,低声轻笑,却有两行清泪再憋不住,顺着腮边滚滚而落。

  “看你,这几月哭得次数比前边两年加起来都多!”莲嫂从怀中掏出手帕,递给杜鹃擦眼睛,“难受什么?他如果心里真的有你,你不见了,他自然会到处找你。如果他心里真的没有你……”轻轻叹了口气,她幽然道,“你就当自己做了个梦吧。人总得活着向前看,不能总沉在梦里边!”

  “嗯!”杜鹃轻轻点头,脸上的笑容愈发凄凉。如果他真的是个表面光鲜的牛粪团儿,自己就当做了个梦吧。虽然,人这辈子,同样的梦可能只有一次。

  唯一的一次!

  注1:南北朝和隋末是槊和陌刀称雄的时代,长枪真正成为战场主流是在北宋。所以郝老刀轻视长枪也很自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